145.有忠有奸(第5更求订阅求月票!)

作者:八月飞鹰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战场合同工 破灭虚空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诸天信条 农家小福女 我能升级万物

“原因。”

对于慧明突然请求留下,张东云语气波澜不惊。

少年僧人双掌合十一礼:“龙北郡之外,是东唐治下,贫僧先前去往辛原郡途中,和到了辛原郡以后,都有留心当地民间状况。”

他叹息一声:“东唐,相较于长安治下,确实相去甚远。

贫僧虽仍不希望兴起战事,但必须承认,长安争取将河西郡纳入治下,虽有铁血兵戈,可是却拯救了当地东唐百姓。”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张东云静静看着对方,没有说话。

慧明双掌合十:“恳请陛下允许贫僧留在长安,为挽救东唐百姓出一份力。”

张东云开口,语气平静如故:“留在长安,就要守长安的规矩。”

“贫僧明白,谢陛下恩典。”少年僧人向张东云一礼。

“下去吧,乌云会为你安排。”

张东云目送小和尚离去。

佛门修行,见心明性,重心境,重精神,由内而外,是以有顿悟之说。

所谓一朝开悟,就见菩提。

一个佛家修行者,突然一个念头通透了,修行境界直接坐火箭提升也不奇怪。

当然,有这般天赋的人,世所罕有。

对了,他们叫慧根。

天才,具有慧根。

没有,便是蠢鸟。

相当简单明白。

刚刚离开的慧明小和尚,无疑天资极为出众,否则不会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第七境。

他现在只是一些道理还没有揣摩通透。

等他开悟之后,修为境界立马就会飞速提高。

至于那时候他还会不会留在长安……

张东云笑笑,那要看谁点化他了。

某城主本人修行,不适合佛门,但依托无敌城,他能点拨血影老魔这等魔道修行者,同样也能点拨走佛家修行路的慧明。

张东云一边投影乌云先生帮慧明小和尚在城中安顿,一边则让沈和容带着敖瑛进来。

沈和容进了大殿,一板一眼向张东云行礼。

敖瑛跟在一旁,也学着她的模样向张东云行礼。

她抬头看向上方,但看不清张东云的面孔。

沈和容站在她身边,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

“请问,是杨伯伯吗?”敖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张东云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朕是杨厉,你很高兴?”

敖瑛答道:“爹爹当初清醒时曾说,昔年被结义兄长背叛,他说,除了害他的那个叛徒,其他人跟他一样,都是受害者。”

张东云和沈和容闻言,都默然一叹。

显然,“猿龙王”敖空,即便经历当初仙迹事变,还是愿意信任昔年结义兄妹。

“你父亲口中的叛徒,看来不是杨厉。”张东云淡淡说道。

听他口吻,敖瑛心中疑惑越来越强,神情明显戒备起来:“陛下,我……”

张东云平静说道:“当年背叛我们的叛徒,不止一个,杨厉也是,只不过你父亲不知道。”

通过系统,他可以轻松判断对方所言真假。

不管敖空是否知情,但面前的少女显然对当年事还很懵懂。

“杨伯伯……不是,杨厉是叛徒……”敖瑛抿了抿嘴唇:“您不是杨厉吗?”

她看向一旁沈和容。

沈和容没表明自己身份,只是笑道:“姐姐对不起,当初在辛原郡,是我有心试探你,我家陛下当然不是杨厉那奸贼。”

她轻声道:“姐姐有没有从猿龙王那里,听过邪皇这个名号?”

“邪皇明同辉?!”敖瑛先是一惊,继而一喜:“明大伯是爹最敬重的人啊!”

她惊喜转头看向上方张东云,不过很快脸上喜色消失。

虽然少女竭力控制,但目光中还是流露出几分迟疑之色。

张东云和沈和容都哑然失笑。

小姑娘先前被骗怕了,以至于现在疑神疑鬼。

张东云并不多解释,只是淡然问道:“害你父亲的人是谁?”

敖瑛略微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答道:“应笑我!”

“老九……”张东云徐徐点头。

沈和容在一旁,暗自叹息。

从感情上来讲,她何尝不是跟十一哥敖空一样,希望其他人不再有叛徒?

但理智告诉她,当年仙迹事变,内奸绝不止一人。

悲哀的是,理智是正确的。

“他害了我爹两次。”

敖瑛清丽的面孔上,少见带上几分怒意和恨意:“三十年前一次,十年前又有一次!”

感受到张东云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敖瑛深呼吸几下。

“三十年前,应笑我在仙迹背叛,我爹就被他暗算打伤。”

敖瑛说道:“十年前,我爹无意中碰上他的转世身,因为第一时间没认出来,又遭到他偷袭。

爹爹现如今只能施展搬山魔猿之变,并且经常失控发狂,就是因为十年前遭应笑我第二次暗算,留下旧伤一直没好。”

全是真话……

张东云暗自点头。

敖空没有转世,一直是原先的容貌,应笑我能先一步认出他然后偷袭,并不出奇。

照这么看来,排除敖空骗自己女儿的可能,他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而十二阎罗中排第九的“纯阳谪仙”应笑我,则是跟老十“天狼”杨厉一样的叛徒。

就是不知道他们两人,是各有打算,还是相互勾结?

“应笑我眼下在哪里?”张东云问道:“他的转世身,是谁?”

敖瑛摇摇头:“我不知道,我爹三十年前的旧伤本就没好彻底,十年前又被应笑我再次暗算,伤上加伤,好不容易才甩掉对方。

连我娘亲都跟我们分开了,此后我们也未再见过应笑我,我爹不知道他转世身具体身份,只知道还是道士打扮。

爹爹专门给这道士画了像,我见过,可以在这里画出来。”

“迟点不急。”张东云若有所思。

一旁沈和容则貌似无意的问道:“姐姐,令堂是哪位啊?现在在哪里,我们能去找她吗?”

敖瑛摇摇头:“我也好久没见过娘亲了,不知道她在哪里。”

假话……

张东云心中暗自一笑。

不过,小姑娘倒是没有恶意,顶多算是稍微保留一点。

怪先前沈和容用杨厉试探她,她现在其实暗藏戒心,也算情有可原。

不过,这其实反映了个问题,和敖空生下一个女儿的女子,并非普通凡人。

“十一弟专门为你找了一头幻天龙取血?”张东云问道。

魔道修行的本质,便是人身融合妖血修练。

但魔道修行者虽然都变化大妖之身,但他们变化妖身取血,不能供普通人修练,只会让他们当场疯狂而死。

同时,魔道修行者的血脉,无法遗传。

两个魔道修行者之间,不会诞生子嗣。

他们只能跟非魔道修行者结合,产下子子女,同时子女血脉为人,不含妖血。

这造成魔道修行者的子孙,如果也想踏上魔道修行道路,就需要自己重新采妖血,从头开始,经历脱胎换骨的蜕变。

“不是。”

然而敖瑛的回答却出乎张东云、沈和容意料之外:“我的幻天龙血脉是爹爹遗传给我,我从出生起就有。”

张东云、沈和容对视一眼。

两人心中生出同一个念头。

仙迹碎片!

敖空当年,很可能有一块仙迹碎片。

张东云视线划过沈和容面庞。

沈和容微微摇头。

当初在叶川郡碰上失控发狂的敖空时,感觉不到对方身上有仙迹碎片。

张东云先前通过青天眼观察,也是相同结论。

眼前的敖瑛身上同样没有。

那仙迹碎片可能在她母亲手里,又或者被应笑我夺去了。

当然,也可能敖空自己悄然埋藏在某个地方,没有随身携带。

“你天资不错。”

张东云看着敖瑛点评道。

敖瑛先前在青霞山庄庄主云漠面前异常狼狈,修为看起来只有第五境左右。

但那是因为她跟老爹一样,有伤在身的缘故。

她一直拖着受伤之躯,慢辛原郡找敖空。

其真实修为,实则是第七境,已经开始饲养真魔。

魔道修行,从第一境血种开始,在体内炼化妖血,形成种子。

这时依妖血不同,人身便开始有各种不同的神异变化。

然后第二境生脉,血种发芽,生出脉络,遍布修行者全身,使修行者力量大进。

是以魔道修行和武道修行者一样,都是前几境便开始形成可观战斗力,并且一步一个台阶,提升明显。

至第三境洗髓,妖血脉络深入骨髓,影响造血,开始正式改换修行者自身血脉。

到这个境界,修行者已经可以开始具备血脉对应妖族的一些神通,并加以运用。

到第四境换骨,则人体内部构造,已经开始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向血脉对应妖族靠拢。

但整体还脱不了人形,只是局部会产生变化。

例如生出羽翼,或者鳞片,或者利爪,或者尾巴,等等等等。

要到了第五境,脱胎,魔道修行者才可以彻底摆脱人身束缚,变化成对应妖族的模样。

当然,也可以换回人形,并且不像第四境时,又是局部变化会突然失控呈现,显得人像怪物一样。

而第六境,则是合窍。

人身原本所有穴窍成千上百,合为一窍,便是合窍境界。

这一幕,是为第七境饲魔做准备。

饲养真魔之力,便是在这终极一窍里。

接着再向上,便是结成魔魂,继而魔魂壮大分化。

敖瑛十六岁年纪修成魔道第七境,跟当初血影老魔多年苦功一致。

这其中固然有她从娘胎里就带童子功的缘故,还有他老爹敖空这个魔道巨擘教导的功劳。

但即便如此,敖瑛的天赋也绝对顶尖。

张东云轻轻打个响指。

淡淡光辉从天而降,落在少女身上。

少女顿时感觉伤势,完全康复。

她呆了一呆后,向上方张东云行礼:“谢……大伯,不是,不是,谢陛下……”

张东云不在意她的称谓:“看你伤势,是十一弟造成?”

“是啊……”敖瑛苦笑:“我爹他那时候,发狂了。”

“你们约定,给你过生日的地方,在哪里?”张东云问道。

作者_八月飞鹰_其他书: 仙魔编辑器 史上第一祖师爷 我夺舍了魔皇 星空之主
相邻推荐: 男富江的女权生活女权世界的小男人女权世界之重活一世隋末第一狠人超梦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