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六大道门

作者:八月飞鹰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战场合同工 破灭虚空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诸天信条 农家小福女 我能升级万物

紫阙真人看到对方,目光一凝。

这个年轻道士,正是当年曾经到访他们玄冥观,指点他修行的那个人。

“古木道兄,好久不见。”紫阙真人起身,徐徐说道。

对方年龄远比他小,但学无前后,达者为先,是以紫阙真人仍以“道兄”称之。

古木真人来到他面前:“好久不见。”

紫阙真人看向一旁的天禄真人。

对方微笑:“实不相瞒,贫道先前,已经联络过古木道兄。”

紫阙真人颔首:“古木道兄能回来,实在是再好不过。”

“二位有心自强,贫道才能帮得上忙。”年轻道士淡然道:“朽木,不可雕。”

三人落座后,紫阙真人问道:“对长安城,道兄怎么看?”

年轻道士言道:“野心无穷之辈,东唐只是他们的.asxs.,接下来,他们一定会向东疆其他地方伸出魔掌。”

紫阙真人和天禄真人,都神情严肃。

年轻道士则继续说道:“此外,有个纯阳仙魂转世之人,眼下正在长安。”

他面前二人,都目光一凝。

年轻道士微微颔首,继续开口:“青云观,正是因此而与长安起了冲突,因此遭难。”

紫阙、天禄二人,都心中暗自警醒。

“道兄先前云游海外,探索遗迹仙府,才让长安钻了空子。”

天禄真人说道:“如今道兄既然重返东疆大地,相信一定不会让他们继续得逞。”

古木真人言道:“这座长安城还是过于神秘,内里详情,贫道亦不知晓,当前且先观察,再做决定。”

他目光扫视面前二人:“如果对方实力强横,贫道亦不会勉强,当早日联络师门。”

紫阙真人和天禄真人闻言,微微放下心来:“道兄这是持重之语,言之有理。”

“二位道友接下来,不妨助贫道,多多收集长安相关。”

古木真人,说罢告辞离开:“贫道先行一步。”

紫阙真人和古木真人齐齐送他离开。

目送其离去,玄冥观主紫阙真人言道:“他似乎猜到几分长安城的来历?”

“说不定,和他来自同个地方。”天禄真人像是在轻声自言自语。

紫阙真人默默点头。

他呼出一口浊气,同天禄真人告别:“贫道也告辞了,道友保重。”

“道兄保重。”天禄真人目送对方离去,并非立即返回自家宫里,而是望着远方天地,久久不语。

那道号古木的年轻道士,在离开三星宫,离开东晋王朝后,很快来到东晋以南的南陈王朝境内。

他足踏紫云,飞行于数万里的高空上,地面完全无法察觉。

紫云一路南下,最终在南陈王朝西南方向的一座山脉上空停下。

然后,年轻道士直接出现在山脉主峰上。

这里,不见道宫道宫,不见庙宇楼台。

只在山顶上,有几间简易的茅草屋。

但其中流露出浓郁的自然妙谛。

这里,也是一处道家名门圣地,在南陈王朝境内闻名遐迩。

甚至南陈以外其他王朝的领土上,也有许多人听过抱玉山的大名。

不同于青云观、忘真观、三星宫、选贞观、玉泉峰等其他道家名门那般广收门徒,抱玉山上下,历来只有寥寥几人。

但抱玉山传人,个个才华出众,不同凡响。

随便一个门人下山行走,便是杰出的道家高手,引发四方关注。

年轻道士落在山顶,四下里打量。

其中一间茅草屋中,有个中年男子走出来。

男子身穿粗陋道袍,但自有一派仙风道骨。

“原来是古木道兄,好久不见,别来无恙?”道袍中年男子当先行了一礼。

古木真人微微点头:“贫道云游四方,没什么好不好的,只是前不久刚刚接到东唐青云观和东晋三星宫的消息,知道东疆出了乱子,所以回来看看。”

他上下扫了中年男子一眼:“几年不见,倒是葛道友修为日渐精纯,眼看元神已经在望,可喜可贺。”

身着粗布道袍的中年男子,正是南陈道家名门抱玉山的当代掌教葛心。

“多亏之前道兄指点,贫道修为才略有长进,让道兄见笑了。”

葛心先向古木真人道谢,然后又继续说道:“东唐王朝的事情,贫道也有所耳闻,不过俗世间统治者为谁,贫道并不介意。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如果真能善待百姓,那长安城主取代东唐、南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贫道无心干涉人间事,每日里便只教导门人弟子修行悟道,然后再帮道兄寻找些许纯阳遗物,便于愿足矣。”

“现在看来,长安也志在纯阳遗物。”古木真人言道。

葛心闻言,微微皱眉:“这是何故?”

“贫道眼下,也没有答案。”

古木真人微微摇头:“至于说善待百姓,古往今来,从未有过毕生之明君。

权力集中于一人之手,最终的结果,永远是独夫民贼。

哪怕一时之贤明,随着时间推移,也将痴迷于个人享受与放纵。”

葛心闻言,沉默良久,最后化为一声叹息:“我辈修道人,树欲静而风不止。”

“当前对长安的了解,还太少,不宜过早下定论,但需要多加关注。”古木真人言道。

葛心打了个稽首:“道兄所言甚是。”

古木真人点头:“贫道先告辞了,道友保重。”

他辞别葛心,便即离开抱玉山,该向西南而去。

紫色的云朵离开南陈国境,飞入南梁王朝地界。

不过,紫云并非停留,而是一路继续南下,直到离开南梁大地。

年轻道士眼前,再次是碧波万顷。

离开南梁王朝土地,向南也是大海。

紫云在海面上飞行了大约三四百里之后,前方出现一座岛屿。

岛屿周围的海水一片平和,海面平整如镜,仿佛完全静止的池水。

紫云来到岛屿上空落下。

岛上布满竹林,竹林间则有一些屋舍阁楼。

其中一座楼里,走出一个身着纯白道袍的老道士。

老道士踏着白云,飞上半空,迎接古木真人:“道兄驾临天一教,本教上下,蓬荜生辉。”

此地看似不起眼,但其实乃是天一教的总坛。

此教地处南海大洋之上,信徒遍布南海诸岛和北边海岸沿线,乃南梁王朝境内,执道门之牛耳者。

在南海上,他们甚至可以算是事实上的霸主与王者。

北边海岸上,南梁王朝还有一定势力。

但只要出海后,就完全是天一教的天下,仅仅名义上奉南梁为主。

海上渔民行船前,都是向传说中的天一道尊祷告。

天一教教主空海真人,在南海一带乃是万千百姓信奉崇敬的神仙人物。

不过,空海真人此刻面对那足踏紫云的年轻道人,则表现恭顺。

几年前,南梁王朝还在持续不断打压天一教。

正是因为得了眼前这个年轻道士指点讲解道法,才让从前的空海道人,突破境界,成就真人之境,从而在南海彻底站稳脚跟,叫南梁王朝无可奈何。

是以虽然数年不见,天一教不断壮大,但此刻再见这年轻道士,空海真人仍不敢有半点怠慢。

“好久不见。”

古木真人微微颔首。

空海真人邀请对方到自己的竹楼内。

招待对方用茶后,他取出一枚玉佩,交给面前的年轻道士。

古木真人接过玉佩,一入手,玉佩上就微微闪动光芒。

光芒温暖,如朝阳初升。

“确实是昔年纯阳宫的法器。”古木真人颔首。

空海真人微笑:“道兄喜欢便好。”

古木真人自衣袖中,取出一只小瓶,放在对方面前。

“谢道兄。”空海真人取过小瓶,将瓶口打开。

顿时有一道水流从中自动上浮,然后在半空里凝结成一个拳头大小的水球。

水球表面不停浮动,空海真人见了,目光中流露出赞叹:“天一生水,这才是真正的天一生水。”

他将水球收回小瓶中,再次向古木真人道谢。

“贫道随身只有这么多了,道友先将就一段时间。”古木真人言道。

空海真人闻言,心中微微一动:“道兄太客气了,贫道会吩咐门人,留心更多纯阳遗物,以报道兄厚赠。”

年轻道士微微颔首:“东唐青云观,曾有发现,可惜为旁人所劫。”

空海真人点头:“是那长安城吗?贫道有所耳闻,只是了解不多。”

“这段时间,不妨留心一下。”

年轻道士站起身来告辞:“南海虽远,远不过对方野心。”

他说罢离开,空海真人则神情凝重。

紫色的云朵离开天一教总坛,一路向西北而去。

他下一个目的地,位于西楚王朝境内。

与此同时,大明宫内,张东云正跟沈和容、敖空二人对坐。

“北齐玄冥观、东晋三星宫、南梁天一教、西楚紫城山,再加上西周离阳观。”

以何先生身份兼掌天闲殿的沈和容娓娓道来:“这几家道门传承,都类似这边的青云观,在近些年实力有所增进,很可能都是应笑我暗中扶持,用来帮他搜索纯阳遗物。

南陈王朝那边,目前还无确切消息传回,似乎没有近年来突然强势崛起的道家宗门。

不过那里有一处抱玉山,素来低调,难以判明是否受应笑我影响。”

作者_八月飞鹰_其他书: 仙魔编辑器 史上第一祖师爷 我夺舍了魔皇 星空之主
相邻推荐: 男富江的女权生活女权世界的小男人女权世界之重活一世隋末第一狠人超梦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