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山色秀丽

作者:琅玡王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农家小福女 攻约梁山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看过原着的周念通自然知道他爹正被黄药师给关在桃花岛的山洞里呢,而且要不是因为有了他的存在,瑛姑早就独自一人四下打探周伯通的下落去了,后来瑛姑为了救周伯通还独闯桃花岛,结果差点被困死在桃花大阵中。

周念通只不过是借着打探周伯通行踪的由头跟郝大通他们挑明自己和周伯通的关系,借此拉近自己与全真教的距离,这样他想要借阅重阳宫中那些道经典籍开口也更容易一些。

几人聊了半晌,郝大通他们师兄弟便出去敦促弟子练功习武去了。毕竟如今突然有了欧阳锋的消息,重阳宫上下不得不做好准备,时时保持警惕。现在才开始加紧练功虽然有临阵磨枪之嫌,但也聊胜于无。

临走之时,郝大通告诉周念通,如果他呆的闷了可以随处逛逛,不必拘束,并吩咐身边的随侍道童,一定要照顾好他们这位周师弟。

周念通虽然对重阳宫中收藏的那些道家经典比较感兴趣,但此前已经赶了大半个月的路的他更想先放松一下略有些疲惫的身心。

于是周念通在道童的指引下,信步走出重阳宫。

站在山门之外,周念通放眼望去,但见四周山势险峻,峰峦叠翠,确实是难得的秀丽风景。出了重阳宫以后他便打发了随侍的道童,自己一个人四处游览起来。

要说这终南山身为道教发祥地之一,可是有着“洞天福地”的美誉,不但山色钟灵毓秀,还有着各色的道家景点名胜,如楼观台、仰天池、宗圣宫、太乙宫等等,只不过这些名胜离重阳宫都有些远,就算是最近的仰天池离这儿也有二三十里的距离。

虽不能遍览那些道家名胜,但这千里茸翠的终南山色也足以让周念通赞叹不已了。

周念通渐渐西行,不知不觉转到了终南山的后山,蓦的发现,这里与前面的景色已是大不一样,此处地势缓和,没有了险峰峻岭,而是由群山环绕出一个幽深山谷。谷内鲜花遍地,芳草丛生,与前山相比,别有一番风味。

周念通不禁心下赞叹这终南山的丽肌秀姿,真是千峰碧屏,深谷幽雅,令人陶醉其中。于是他来了兴致,拿出随身携带的竹箫缓缓吹奏起来。

他所奏的曲子名叫《南山》,正是根据唐代诗人王维的诗作《终南山》所编的曲目。

原诗有云:“太乙近天都,连山接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欲投人处宿,隔水问樵夫。”

曲调节奏与诗中意境相合,开始时曲音平缓清幽,宛如这山势连绵不绝。行到中途音阶开始上扬,越来越高,恍若那险峻的山峰直插入青天。待到最高处时曲调陡然下降,开始婉转起伏,如同山间天气阴晴多变,最后箫音渐弱,曲调复又趋于平和。

“你这是什么曲子啊,还真是好听,我可从来都没有听过呢。”这时一个清丽的声音传了过来。

周念通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往去,只见山坡下面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正看着自己。周念通觉得有些眼熟,回忆了一番,想起这不就是那天晚上跟在小龙女她师父旁边的那个小姑娘吗?如果当时自己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后来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女魔头——赤练仙子李莫愁了。

周念通只顾着回忆这赤练仙子将来的“光辉事迹”,一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这却让李莫愁颇为着恼:“喂,你这人可真不知礼,人家问你话呢,你怎么都不理不睬的?”

周念通这时回过神来,看到眼前这未来的女魔头正气鼓鼓的瞪着自己,不禁好笑,随口逗她说道:“你这般貌美,如仙女下凡一样,我都看呆了,哪还顾得上答话啊。”

其实李莫愁虽然是天生丽质,但现在尚且年幼,还没有完全长开,放到现在顶多是个初中小女生,周念通看到她就想起了自己那个沅君妹妹,就像哄小妹妹一样逗起她来。

beqege.cc

“哼,登徒子,花言巧语的,师父果然说的没错,天下间的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李莫愁小脸一红,跺着脚愤愤的说道:“本来那天看你对我师妹照顾有加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呢,我真是看错你了。”

不过她虽然语气愤愤,但听周念通夸自己貌美,心中还是有些窃喜的。

周念通倒没想到不经意间自己差点被人发了张“好人卡”,再一想人家虽然是个孩子,但自己刚才言语确实稍嫌轻佻,于是他躬身道歉:“是我孟浪了,还请姑娘原谅则个。”

“那你把这曲子教给我,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李莫愁本来就不是真生气,反而觉得这曲子好听,一心想学。

这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于是周念通又吹奏了两遍,李莫愁便在一旁用心默记。

等到第二遍曲终,李莫愁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支青绿竹笛试着独自吹奏起来。

按说笛箫本一家,而笛音还比箫声更清亮,李莫愁想要用笛子演绎此曲倒也正常,但她不知周念通的箫是由罕有的柯亭竹所制,音域比一般笛子都要广,等到中间曲调上扬之时,她的笛子竟然无法吹奏出那高亢之音。

李莫愁试了几次都是如此,心急之下她收起笛子,运起轻功几下飞纵,来到周念通身边,一伸手,说道:“拿来。”

“什么?”周念通不明所以。

李莫愁也不多说,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竹箫,继续尝试了起来。

喂……我说李大魔头你怎么也不顾及一下男女之嫌啊,周念通摇了摇头,终究没法跟一个孩子计较。

这回那段高音终于顺利演绎过去了,不过李莫愁经过刚才那几次的耽搁,后面的部分却是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接下来的部分该如何吹奏啊?”李莫愁询问道。

周念通一指竹箫,心说它在你手中叫我怎么给你示范啊。

李莫愁正要把竹箫递给周念通,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竟然用了眼前这个男人使用过的东西。虽然她只是放在嘴边吹奏,并未接触,但现在总觉得鼻腔中似乎都是这男人的气息。

于是李莫愁的小脸上瞬间就像抹多了胭脂似的变得红彤彤的,她现在只觉得脸上如同沾了越椒一般,火烧火燎的,脑袋里面也像糨糊似的一片混乱,几乎无法思考。她顾不得再去想什么曲子了,把竹箫胡乱的往周念通手里一塞,全力运使起古墓派的轻功,眨眼之间就不见了人影。

周念通拿着竹箫哭笑不得,自己这算不算是零损耗击退了女魔头?

他抬头看看此时天色已是不早,于是也回转重阳宫去了……

相邻推荐: 福妻满满福妻安康名福妻实重生之南宋射雕射雕之盗帅啸傲射雕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天道神殿我儿快拼爹离婚后的我开始转运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