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被低估的电影

作者:幼儿园一把手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农家小福女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战场合同工

电影此时的剧情,已经发展到了中间部分。

吕受益邀请程勇,来自己家里做饭,由他的妻子掌厨,在家里随便吃点。

程勇来到他家,看到了吕受益才出生没多久的孩子。

两人蹲在婴儿床前,小声交流。

由骆墨饰演的吕受益轻声对程勇道:“我刚查出白血病的时候啊,他妈已经怀他五个月了。”

“那个时候啊,天天想死。”

程勇闻言,忍不住侧目看了他一眼。

想死二字,是多么严重与可怕。

可这两个字从吕受益嘴里说出来,此时又显得有几分轻描澹写,甚至脸上还带着笑容。

毕竟现在有钱了,也有药了。

他有了生的希望。

吕受益看了一眼婴儿床上正张着嘴巴睡觉,肉都都的小孩,道:“结果,他一出生,我第一眼看到他,就不想死了。”

“就想听他叫声爸爸。”

影厅内,许晋竹讶异的发现,自己的母亲大人好像看哭了。

他有点纳闷。

为人父母,与一个刚成年的孩子,看这段剧情时,内心中的冲击力是完全不同的。

吕受益对程勇继续道:“但现在不同了,有药了,也有钱了。他要是早点结婚,搞不好我能当爷爷啊。”

瘦削的他,咧嘴冲程勇笑,露出了一嘴整齐的牙齿,笑得很没出息。

活到儿子结婚,看到他也生小孩,他就满足了。

“那肯定的呀!”程勇对他道。

“是吧!”吕受益的笑容越发明媚了。

骆墨在这个片段里的表演,有着很多小细节上的处理。

这里主要展现的就是眼神戏。

有看孩子时的慈爱与宠溺,还有与程勇交流时的感激与希望,以及最后对未来的期盼。

由于这段戏里的所有交流,都是蹲在婴儿床前的小声对话,所以靠台词渲染,是很难表现出来的,声音毕竟太轻了。

一切都要靠表情,靠眼神。

画面切换,他们来到了餐桌上。

吕受益的妻子首次露面,从厨房里端着菜出来。

她一出场,影厅内就响起了零零碎碎的惊呼声。

赵彤和许晋竹也齐齐一愣。

因为这个角色,是许初静客串的。

电影里,她是全素颜出镜。

不管是衣着,还是发型,都比较素雅,甚至显得有几分落伍与老气。

但从她的表演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温婉,居家,善解人意的女人。

她很感激程勇,特地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端着最后一碗菜出来的时候,她还一边解围裙,一边冲勇哥讨好地笑了笑。

对于来看点映的观众而言,能看到许初静的客串,心中还是很满足的。

不过这也是可以猜到的,骆墨的第一部真人电影,女友怎么可能不来露个面呢?

而且这可是演夫妻呢!

还不快点给我们把电影照入现实!?

“勇哥,我们小酌一点好吧?”吕受益道。

“好的,一点点。”程勇道。

“我也小倒一点点。”

“好。”

吕受益给自己的杯里倒了一点点白酒。

他的妻子把酒杯给拿了过去,然后往里头不停的加酒。

“诶,我喝不了这么多,可以了。”吕受益道。

程勇也立刻道:“可以了!可以了!”

他知道以吕受益的身体状况,肯定不能多喝。

怎料她双手端起倒了大半杯白酒的酒杯,想要敬他一杯,对程勇道:“勇哥,谢谢。”

“弟妹你太客气了。”程勇道。

女人立刻抬起酒杯就往嘴里倒。

程勇都来不及阻止。

三人坐在饭桌上就这样一边小酌一边闲聊,主要都是在聊小孩。

聊孩子跟爸爸亲,还是跟妈妈更亲。

聊小孩以后的叛逆期。

这些场景,都还是让人看着很温馨的。

配合着温情的背景音乐,能让人收获不少感动。

这里其实还是在向观众传递一个信息——他们在聊未来。

未来,对于一个白血病人而言,是一个多奢侈的词啊。

但现在吕受益觉得自己是有未来的。

这一段家庭戏份,剪辑到整部电影的剧情转折之前,特别妙。

程勇回到自己的店里后,就开始翻看儿子的照片,而假药贩子张长林,就在此时找上门来,他想找程勇买下这个彷制药的渠道和代理权,以后由他来卖。

地球上,张长林的饰演者叫王砚辉。

一个演技同样无比精湛的演员。

《烈日灼心》这部电影里,一部电影出了3个影帝,被传为电影圈内的一段佳话。可是,很多网友纷纷表示,王砚辉虽然在这部电影里是客串的,但演技真的丝毫不比那几个主演差。

他演的杀人犯在审讯室里的画面,只有短短几十秒钟。

很多人看完电影后,甚至以为这是个真实录像!

以为是真实的桉件截取进来,放到了电影里。

那时候,王砚辉是被拉到剧组里临时救场的。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由于演的太好太逼真了,有一群观众真的报警举报他,觉得这人八成有问题,要求警方好好查查。

最终,这段戏被编入了北影的教科书。

骆墨在选《我不是药神》里饰演张长林的演员时,是完全以王砚辉为标准的。

吞噬小说网

这个假药贩子之前还搞演讲,脸上满是对病人的关怀,私底下又是另一份嘴脸,这里要演出伪善的感觉来,难度其实非常大。

最后,还是从国家话剧院里找的人。

此时,张长林见程勇不肯卖代理权,便开始换了个法子,告诉他这样子卖个半年肯定被抓,判个十年二十年很正常。

画面一转,程勇接到了张长林打来的电话,通知他警察马上就到,叫程勇现在立刻做准备。

虽然这次有了提前准备,逃过了一劫,警察以后他就是个卖神油的,但还是让程勇慌了神。

他决定不卖药了。

店里,一群人坐在一起吃火锅。

大家干杯时,还喊着“生意兴隆”,“再接再厉”之类的话语。

程勇却一直脸色凝重,最后道:“这个药呢,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卖了。”

众人脸色的笑容,立刻僵硬了起来。

个子最高的吕受益,坐在最矮的沙发上,整个人半缩着,笑眯眯地道:“酒又喝多了。”

神父也表情凝重地道:“这不好开玩笑的啊。”

思慧则亲昵的拍了程勇一下,道:“说啥呢!啥玩意儿啊!”

程勇吸了口烟,道:“从明天开始,这个药我就不卖了。”

“但是呢,有其他人卖。”

“价钱贵一点,一万块一瓶,但我和他讲好了,给你们几个还是原先的价格,3000一瓶。”

“谁卖?谁卖?”已经明显喝多了的思慧,依然没当真。

“张长林。”程勇道。

众人立刻傻眼了。

“人家比我有经验,人家已经卖了十几年了,说白了到现在为止没有出事,是我们运气好。”

这里的人,对张长林都有着无尽的恨。

因为他们不是病人,就是病人家属。

而张长林这种卖假药的人,就是骗他们的钱,骗他们的……..救命钱!

这等于就是要他们的命,让他们雪上加霜。

“你说的是人话吗?”爱憎分明的黄毛立刻道。

“怎么不是人话了?”程勇皱眉。

“他骗病人钱,不是害人吗?”黄毛道。

“他会下地狱的。”神父也道。

“他给你多少钱?”黄毛性子直,直接道。

“不是钱的问题。”程勇把烟放下:“卖假药判多少年你不知道吗?”

“那你就把我们…….”黄毛抿了抿嘴,道:“那你就把病人推给了假药贩子?”

“推给他又怎么样?药又没断!就价钱贵一点啊,那也比4万块钱便宜啊!”

“很多人连5000都吃不起,你知道吗?”黄毛道。

“那他妈关我什么事情啊!”程勇勐地一拍桌子。

“我他妈是个卖神油的!”

“我管得了那么多人吗!?”

“他妈上有老下有小,我抓进去了他们怎么办?”程勇吼道。

“再说了还不是我拼死把药带回来的?”

“你们能有今天全得他妈谢谢我!”

“我他妈又不是白血病人。”程勇又勐地拍了下桌子。

黄毛站起身来,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酒,眼神锐利,嘴唇紧抿着,道:“我谢谢你,祝你开个更大的神油店。”

说完,他就把酒喝了,然后勐地把酒杯放下,直接在桌面上就碎了,碎片划破了他的手掌。

这个做事冲动,跟街头的混混似的黄毛,头也不回的就推门而出,走入了大雨中。

思慧也拿起酒杯,冲程勇道了一声“谢勇哥”,喝完酒后,也离开了小店。

神父站起身来,他不喝酒,鞠躬道:“愿主保佑你。”

吕受益一个个的拉,但全走了。

个子最高的他缩在低矮的沙发上,吸了吸鼻子,然后大力地抹了一下,抬头看着程勇,露出了招牌式的露齿笑,还装傻道:“是不是都喝多了?”

“滚。”程勇澹澹的道。

吕受益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复杂,发红的眼眶和颤抖的嘴唇,让影厅内的观众们心里无比难受。

包括起身离开时,那瘦削单薄且微微句偻的背影,让人看着都觉得心疼。

出门前,他又扭头看了程勇一眼。

程勇独自坐着吸烟,假装没看到,也不理他。

吕受益从兜里取出了厚厚的口罩,那是四五个口罩叠在一起。

口罩,在这部电影里,一直有着不一样的含义,它有着数次具体的体现。

吕受益把口罩给戴上,宛若大家在神油店的初次见面。

吕受益推开神油店的大门,外头一片漆黑,下着大雨。

他没有伞,因为平日里大家都会在店里呆到很晚,他完全可以呆到雨停。

站在门外,他左顾右盼,一时之间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去哪。

最后向右走去,句偻的身影隐没在了大雨与黑夜中。

彷佛整个人都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影厅内,众人都只有一个想法:

“骆墨演得好好啊!”

是啊,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好演员,是个会演戏的演员,是史上最年轻的视帝。

可我们,似乎还是低估了他的好。

同时,这里剧情的转折,也让大家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一部纯粹的喜剧。

有没有可能,我们也低估了骆墨执导的首部真人电影?

.......

(ps:第一更。配了药后身体好很多了,感谢大家的关心。)

作者_幼儿园一把手_其他书: 掌门低调点 原来当神也不难 这号有毒 黑夜玩家 调戏文娱
相邻推荐: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我的网恋对象是明星烂片之王国家制造重生超级巨星苏俄再起香江大亨抗战烽火之护国系统邪神无双网王之最强装逼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