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妥协的办法 于海棠的好奇

作者:毛遂爱吃糖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霸体巫师 诸天信条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战场合同工

这时候的于丽家,她的哥哥妹妹全都回来了。

一听到于丽说的这个情况,她妹妹于海棠当即就不干了。

非要去他们家大闹一场要个说法,然后和阎解成离婚。

于丽的哥哥于强,由于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老婆的交代。

他当然不敢顶着老婆的的想法来呀,所以于强反对于海棠的办法。

于强;“大妹的事情阎家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但是不能去闹。”

“要给大妹争取的实惠的东西在说其他的,骂一顿是出气了。”

“但是大妹的婚姻状态也改变不了呀,谁说也是离婚了的,“

”真实情况就算咱们说出去,那也要别人也要相信才行呀。”

“所以先把最大的利益争取到手在说,最好能让阎解成把工作给大妹顶了。”

“那时候就算离婚了,大妹这一辈子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于海棠仔细想了想也对,要是能把姐姐正式的工作解决了,比什么都强。

于家的四口人合计一下,连晚饭都没吃就集体朝着四合院来了。

于海棠是个咋咋呼呼的性格,刚进四合院的大门就开始喊。

“阎解成~阎解成你给我出来。”

院里的人一看,这不是昨天送亲的那个妹妹吗?

这是媳妇的娘家人杀过来了,看来阎解成太监的事情实锤了。

这一下子大家都精神了,晚饭也顾不上吃了。

拖家带口的全围在院子里面,并且中院和后院的人也开始往这里赶。

三大爷两口子一看这个情况,马上就开始难受了。

他们刚刚还说着这件事呢,话音刚落人家娘家的人就找上门来了。

不管怎么说先把人让进屋里来,这事要是在外面喊起来的话。

那就一点脸面都没有了,两口子对视一眼连忙来到外面。

三大妈:“儿媳妇你回来了,亲戚也都来了呀,这是舍不得妹妹吗?”

”放心在我们家绝对让于丽和在娘家时一样,来来咱们进屋说话。“

说完强拉硬拽一样就把于海棠给拉进屋了,三大爷这边也让着于强两口子进屋。

三大妈还把阎解放和阎解睇给打发到门外守着,防止邻居偷听他们的谈话。

四合院的邻居们明知道阎解放兄妹两个,在外面是为了防止他们偷听,

但是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忍受的住呢,于是又端着碗在外面吃饭的,也有把针线活那出来做的。

反正前院的人数非常的多,大家的耳朵也基本上全都竖起来了。

于海棠的脾气最糟糕,在外面还时不时的听到她的咆哮声。

隐约间好像是要去教育署告三大爷骗婚,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

院子里的人不有自主的把身体又往前一定了一点点,距离阎的更近了一点。

三大爷现在心里那个苦呀,这都叫什么破事。

去教育署告自己骗婚,那怕是一丁点几率他也不敢让于海棠干这个呀。

上次他学历造假的风波,可是花了不小人情和代价才压下去。

这要是在来一下子,自己的饭碗能不能保住都在两可之间。

三阎解成是一声不吭的在一旁坐着,脸上还时不时的淌着疼痛带来的汗水。

三大妈还理会到于海棠话中的危害,还一个劲的在劝说这她们这一家子。

“我们现在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呢。”

“海棠是吧,不要着急有话咱们慢慢说,这要是让外人听到那叫什么话呀。”

于海棠:“谁和你们是一家人,今天这事要是没有一个完美的交代,不光教育署那边我要去,就连钢铁厂我也要去告,我还不信没个奖励的地方了,都新时代了还敢有人拐骗妇女。”

三大妈看着她一直发飙,就把目光转向了于强夫妇两个这边。

但是于强虽然说话没她妹妹那么暴躁,但是这方面可是在家里就说好的,哪能轻易改嘴。

按计划于丽的嫂子就出来打圆场,黑脸、白脸都要有人来唱是吧。

可是当三大妈一听到要阎解成他的工作的时候,马上就不干了。

你们开什么玩笑,只要她儿子有工作,那怕不能人道也不会缺媳妇。

当下说话就开始不好听了起来,于海棠的脾气也是一下子就上来。

”那我们就不要说了,明天我就是碰死到教育署和钢铁厂,也要给我姐姐讨个公道。“

”我就不相信统帅都带领我们走向新社会了,还有人拿封建残毒来坑害妇女,这样的人也配称作为人师表?“

”哥~~姐~~我们回家,你们什么不要管了,我明天就去往上告。“

三大爷这时候把于家的兄妹们劝住了,拉着三大妈和阎解成来到一边开始说起来。

三大妈一听最坏的结果竟然会是怎样,当时心里就有点害怕了。

儿子现在的工作没了,他还年轻以后再慢慢找呗。

但是他家老头子的工作要是丢了,他们家可怎么过呀,下面还有两个孩子呢。

三大爷还补了一句。

“解成这件事请如果闹起来了,你以后都不好娶老婆了,没有人愿意守活寡的。”

说完两口子这时候把目光全都看向了阎解成,这事还要他自己拿主意。

阎解成一百二十不愿意,你们这是要牺牲我一个,成全一家人呀。

当下就提出了许多反对的意见,并且把事情往好的方面上说。

三大爷直接打断阎解成的话。

”解成我支持你的想法,不过就算把工作让给于丽,也不能马上和她离婚。”

“起码要一起过两年掩盖一下别人的耳目,要不然就算你想再娶也没人会嫁给你的。“

阎解成马上就不干了:”我什么时候说要把工作让给她了,凭什么呀?“

三大爷:”解成呀,要是让于家的继续闹下去,你的工作我不知道。“

”但是我的工作估计是够呛了,因为有上一次的事情在那摆着呢。“

”真要到了那一步的话,我们家就全靠你一个人了。“

”我们和你妈的的生活好说,只要饿不死我们就行。“

”但是你弟弟妹妹现在还要上学,将来还要结婚嫁人,这一切全靠你了。“

”你要是做不到的话,我就去你们厂里告你不孝。”

“你好好考虑一下吧,毕竟是你自己的事情。”

“而且你现在还年轻,就算暂时把工作让给了于丽。”

“工作的事情以后也可以慢慢找呀,不是我们全家都会帮你找的。“

”另外你身上的病,我们全家都会帮你一起找医生的,只要是病它就能治好。“

”你要是把病治好了不管是离婚还是继续过下去,我们都会支持你的。“

”你要是不想离婚,那时候工作在你或者你老婆手里还不是一样吗?“

不管事道德绑架也好,还是家庭的实际情况也好,阎解成现在算是被三大爷那捏住了。

最后由三大爷和于家的人搞价还价,当他把条件一说出来。

于海棠坚决不同意这个办法,什么叫不暂时不能离婚,还要姐姐继续住在这里。

但是人家随后说出来的话让她无法反驳了。

三大爷:“既然能结婚那就是两个人有缘分,解成这也是和人打架受的伤。”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安装最新版。】

“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给解成找医生治疗的,等治好了以后他们不还是两口子吗。”

“为了让儿媳妇安心,解成同意把工作让给她。”

“但是解成毕竟是家里的老大,所以于丽上班后的工资,必须往家里上交一部分贴补家用。”

于海棠:“那不行~阎解成要是一辈子治不好,难道就让我姐守一辈子活寡吗?”

三大爷:”就算现在马上离婚,于丽也是二婚人士了,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给他们两个人一个共同的机会呢,三年、三年以后解成要是还没治好的话,我不反对他们离婚。“

于海棠当然不干了,三年以后自己姐姐就多大了,那还能找什么好人家呀。

当她叽叽喳喳的反对玩以后,只见三大爷阴沉的一笑。

”小姑娘不要那么年轻气盛,你们也知道我当了一辈子的老师。“

”家里多少也有点积蓄,别逼着我给儿子马上娶一个老婆。“

”到那时候直接娶一个怀孕的也好,或者借腹生子也罢,我们家都能承受的起。“

”你好好想想那样的后果,最轻的就是你姐在家当一辈子的老姑娘。“

三大爷的话直接把于海棠给吓到了,她一个小姑娘实在没有想到人竟然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于海棠的嫂嫂一听到这马上就不干了,这不是开玩笑吗,好不容易挤兑出去一个。

转眼间要是成了老姑娘,那不就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吗。

她用胳膊怼了一下自家男人,两口子急忙上前同意的三大爷的说法。

但是不能空口白牙的光说,必须要白纸黑字的写下来。

于海棠还是有点不甘心,说自己要经常来这边看着他姐,防止有人欺负她。

三大爷:”只要掏饭钱你们全家都来也可以。“

于海棠...........。

条件既然达成了,只剩下把这些东西写下来,签字画押就齐活了。

于强夫妇两个走了,但是于海棠非要坚持留下来。

在院子里等待的大伙当然看到这一幕非常的失望,也就逐渐散开了。

于海棠和于丽住在一起,至于阎解成被赶去和阎解放一起睡觉了。

三大爷一家坐在一起全都是愁眉苦脸的,现在只能希望儿子的病早点治好,要不然他们家可就真的亏大了。

当然现在还不能停下来难受,还要找人运作于丽顶班的这件事。

接班的制度至从1953年1月开始,到1986年7月结束的。

但是想要无缘无故的顶班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中间必须有人帮忙。

三大爷看了阎解成一眼,深深的叹了口气往中院来了。

一大爷正在家逗槐花玩呢,听到阎老三这样的要求,同样表示无奈。

可能年轻人不太理解阎老三的用意,但是作为同龄他能够体会到他的无奈。

但是在帮于丽顶班的事情上,他也不敢和人家打包票。

一大爷:”这事我只能尽量帮忙,但是要百分百的办成我不敢保证。“

”毕竟解成的工龄是个大问题,而且理由要用什么呢?难道就因为挨打了吗?“

”实话不能说要不然,解成以后就娶不到老婆了,不说实话真的非常难。“

三大爷也知道去找许大茂是最合适的,但在阎解成方面人家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了。

没办法只能拜托一大爷和自己去一趟许大茂家,希望自己的老脸还能有点用。

两个人都没注意许大茂家的情况,出了门才发现他家根本就没有开灯。

不用说今天人没在家,一大爷心里其实送了一口气,自己的人情都快让阎老三家用完了。

一大爷:”既然大茂没在家,那我们就改天再找他吧,反正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

三大爷回到家里面把情况一讲,他们家的气氛再度低沉了一个层次。

许大茂这时候正在阿姨家里面吃好喝好呢,别说他不知道阎解成家里发生的事。

就算知道他也不想往前凑那个热闹,对于他那种无药可救的人看一眼都是多余的。

在这方面阎解成和刘光天差的太远了,别看刘光天经常按刘海中的揍。

但是人家对自己非常的恭敬,以前借的钱也还了,还搭上了半斤硬糖。

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自己帮了阎解成,连口水都没喝到。

事情刚有一点不对劲,他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做妖。

他要是真的太监了还好点,要不然等着吧~时间长着呢,呵呵~~

第二天他到督查办的时候,老人照例开每天的碰头会,新人不能够参加。

最后刘丰留下来,把昨晚阎解成家发生的事情讲了一边。

许大茂也只是安静的听着,心中想着三大爷是如何化解这种情况的。

等大家都去忙了,许大茂拉着小桃子开始继续画画。

四合院和阎解成的事直接被他扔到脑后去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周晓白来了,不但来了还带了两条大鱼。

所以她成功的混到一顿酸菜鱼,吃完饭许大茂带着小桃子先一步回到督查办。

阿姨和周晓白在家里面收拾残局,等他们回来的时候许大茂液晶抱着孩子睡着了。

两个人在一旁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

反正周晓白回到家里面以后,开始缠着周夫人要学做菜。

周夫人摸摸女儿的额头,这也没发烧呀,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不管怎么样,女儿想要学点家务这是好事,当妈的当然全力支持她了。

许大茂今天下班以后。在街上逛了一圈后才回到了四合院。

已经两三天没在家了,再不回来怕别人说闲话,毕竟自己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悠闲的回到家中洗漱换衣服,然后茶也不喝了,桌子上直接放上酒菜。

小酌一番晚饭的问题解决了,自己还能赢得微醺的状态,也能够更好的驾临西欧大陆。

刚开始喝秦京茹就带着小当和小丫过来了,把两个孩子抱过来。

去橱柜里面拿出个布兜,里面装的和桌子上的才一样,让秦京茹回家去了。

他一边喝酒一边逗着两个孩子,当然每人一瓶北冰洋是少不了的。

吃菜碰杯三个人是玩的不亦乐乎,可是总有人破坏你的心情。

这时候一大爷和三大爷再次联手而来,虽然他们也带着酒菜。

可说实话许大茂压根看不上他们那点东西,但是人已经来了总不能往外赶吧。

“两位大爷来了呀,快点请坐咱们一起简单的喝点。”

一大爷:“估计你也在喝酒,我们两个来到时候带了点酒菜,咱们拼个桌,”

三大爷:“大茂对孩子们还真是没得说,这两个小丫头遇到你也是上辈子积富了。”

许大茂:“三大爷说笑了。我毕竟是小丫的干爹,秦姐家就两个孩子我总要一视同仁吧。”

“我这以后要是没有孩子的话,还指望着他们给我养老送终呢。”

三大爷:“可别说那种丧气话,大茂你的条件非常好,想找一个还不简单吗。”

“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给你介绍一个,我们学校今年刚来了个老师长得非常漂亮。”

许大茂:“谢谢三大爷的好心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没有时间考虑那些东西。”

“冶金署、军乐还有文化司那边,一直希望我多出几部作品,我现在的时间一点都不够用呀。”

许大茂这个牛吹的直接把两位大爷干懵了,特别是一大爷现在更后悔跟着阎老三过来了。

大茂现在可是真厉害了,直接的人情要是攒下来,将来用在直接孩子身上那多好呀。

所以一大爷这时候更加的沉闷了,连三大爷给打的眼色都假装没看到。

原先他还指望着老易面子大能打个头阵呢,现在没有办法只能自己上了。

三大爷:“大茂呀~现在这么忙那更要注意身体呀,要不让你三大妈做碗汤过来。”

“经常不喝汤那可不行呀,我这就去让我家那口子做碗汤端来。”

他说完就要起身,被许大茂直接拉住了。

“谢谢三大爷的好意了,不过我真的用不着,刚才秦姐他们家就要给我端,我同样没要。”

“现在不是冬天,喝不喝汤无所谓的。”

他可不敢无缘无故的接受阎老抠的东西,那怕只是一碗可以照见人影的汤。

见许大茂执意不肯,三大爷也就不在让了。

三个人就开始喝酒,期间秦淮如听到声音,过来把两个孩子接走了。

酒过三巡以后,三大爷看到老易这边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终于开口了。

“大茂呀,大爷想麻烦你帮个忙,绝对是你的举手之劳。”

许大茂直接打断了,一脸酒意的样子说:“三大爷按说您开口了,我应该帮的。”

“但是我真的不能帮了,你知道厂里的领导们都怎么说我吗?”

“有眼无珠、自作自受,看人没有准确过在帮别人忙的话,我怕我以后的升迁之路断绝呀。”

三大爷:“这会死怎么说的,你们领导也太不会评价人了吧。”

许大茂:“三大爷我和您数数啊,我刚当上主任是不是就提拔了傻柱。”

“但是傻柱是怎么对待我的,他想拿凳子一下子敲死我呀!”

”结果我结婚的时候不来帮忙就算了,还把巷子里面领导的自行车铃铛给偷了。

“这不光是给我上眼药的问题,还同样给咱们大院乃至整个巷子抹黑。”

“后来找买腿的进去了,是谁不计前嫌的出钱让他出来的。”

“还有他用150块钱就把雨水给卖了,还是我出的钱。”

“虽然说他算是把房子卖给我了,但是我要他那个房子干什么。”

“说给的租金一分钱没给过,还不是和他自己的房子一样吗?”

许大茂揉揉好似快要醉倒的脑袋,接着说:“还有你们家的阎解成。”

“这些事情加在一起,别人就差没当着我面叫我二傻子了。”

“要不是刘丰和大牛在帮我撑着场面,我现在都没脸见人了。”

“不管了~一般二般的事情不要找我了,我累了........~。”

说完许大茂往桌子上一趴,整个人好像已经醉倒不省人事了。

三大爷推了许大茂两把,看着对方没什么反应。

这才转过身来和一大爷说话。

“我说老易你刚才怎么也不帮我一块说一下呀,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他已经醉了。”

一大爷:“阎老三,我感觉大茂说的对呀,换成我帮助这么多忘恩负义的我也伤心。”

“更别说这个可能会影响到人家的升迁了,反过来想一下,换成你你还会帮忙吗?”

说完以后一大爷掺起许大茂,把他送到卧室里面休息去了。

“阎老三,你自己喝着我就回去了,你走到时候帮大茂把门带上就可以了。”

喝~这个情况还喝个P呀。

三大爷很罕见的没有收拾桌子上剩下的菜,转身带上门也回去了。

回到家把情况和三大妈一说,三大妈决定明天早上自己亲自出面求一下许大茂。

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刚好被旁边的于海棠听见。

然后她就问三大爷这个许大茂是什么人?为什么一定要找他办呢?

三大爷........。

相邻推荐: 邪神无双网王之最强装逼系统[网王]王者立海斗罗之云璎从正阳门下开始正阳门下四合院,我成了韩家老六罗马战记汉朝人在罗马荣耀归于罗马矛与盾与罗马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