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心神不宁

作者:雪盛月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霸体巫师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我能升级万物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诸天信条

苏浅浅为燕绥说话:“他只是在外面太忙了,等有时间的时候就会打电话。”

“嗯。”看到苏浅浅维护燕绥。

燕回没再数落下去,他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嗯!”

和燕回分别,苏浅浅回屋了。

因为她这几天肚子越来越大,彭秀秀也不让小满和苏浅浅睡了。

苏浅浅一个人睡。

曲清澜也是,苏九还是个小朋友,万一晚上翻身,不小心踢到曲清澜的肚子怎么办?

彭秀秀带着两个小的睡。

还好两个小的比较安生,半夜不闹她。

这天晚上,不知怎么了,彭秀秀做了个噩梦,吓的自己一身冷汗。

她已经记不得梦的内容了,只依稀记得很恐怖。

早上的时候,彭秀秀就心神不宁的。

苏浅浅看她心不在焉,问她怎么了。

彭秀秀只说是昨天没睡好。

苏浅浅让彭秀秀再回去睡会,彭秀秀没去,她端起桌子上的茶,结果杯子一下掉到了地上,摔成两半。

“没事,等下我让燕家的人来收拾了。”

苏浅浅怕彭秀秀伤到,她的肚子不方便处理。

彭秀秀叹了一口气,又去倒第二杯睡,结果还是一样的,还没喝到嘴里就掉到了地上。

见状,苏浅浅拿一边的塑料杯给她倒了一杯水。

这次彭秀秀终于喝到水了。

喝完水,她又不知怎么了,心慌,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苏浅浅让她进去休息休息,可能是昨天没睡好的原因。

彭秀秀听了,进去睡觉。

结果没过多久,彭秀秀又被惊醒,她不记得梦见了什么,只记得很恐怖。

苏浅浅听到声响进来看,看到彭秀秀大汗淋漓的坐在床边。

彭秀秀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出来,总算是好多了。

她不知道她今天怎么了,总是遇到奇怪的事情。

老一辈的人比较迷信,彭秀秀去找燕回,问他有佛经吗,她抄抄佛经。

燕家自然是有这些的。

燕回将她带到了书房。

随后,又点了一根安神的檀香,“你且放心的在这里抄,这间屋子挂的有观音像,门口还有门神,没什么事情的。”

“嗯。”

苏浅浅不放心彭秀秀,陪她在这里坐了一会儿。

见彭秀秀恢复正常才出去。

她去找了燕回,问:“我奶奶她为什么会这样?”

燕回道:“有些老话说,当你精神恍惚,感觉一下丢了什么东西,八成是家里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说完,燕回又道:“当然这都是老话,没什么可考性。”

“你奶奶今天心神不宁,可能和晚上没休息好有关系。”

“嗯。”

苏浅浅应了一声,她在想,难道苏家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苏惟和苏怀瑜在科研院,她和彭秀秀还有曲清澜在燕家,苏以恒和燕绥在国外,会是他们有事情发生吗?

见苏浅浅思虑过重,燕回安慰道:“你也别多想,没什么事情的!”

“嗯。”

苏浅浅几天前就没去教书了,她的肚子不适合。

曲清澜今天也是去上最后一节课,这里的英语课以后有宋意来上。

宋意也是从帝都大学外语系毕业,算起来,曲清澜算是她的直系学妹。

下午,曲清澜来找苏浅浅,她道:“苏怀瑜说要来接我们回去,他的车能开进这里吗?”

“我去问问。”

苏浅浅去问燕回,燕回道:“开在山脚吧,我送你们下去。”

苏浅浅去问彭秀秀要不要回去。

彭秀秀顿了一下,道:“叫曲清澜和苏怀瑜今天先别走,后天再回去。”

“好。”

苏浅浅过去找曲清澜,道:“车子不能开过来,只能在山脚等我们,奶奶叫你们今天先别回去,后天再回去。”

曲清澜赶紧和苏怀瑜打电话,谁知,苏怀瑜非要说今天回来。

以前苏怀瑜是不会拒绝她的话,今天居然会拒绝。

曲清澜觉得奇怪,问道:“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叫我们回去。”

苏怀瑜:“……”

“你不说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苏怀瑜终于说了:“实验药剂泄露,……染上药剂了。”

那两个字苏怀瑜说不出口。

曲清澜知道了,她目光有些错愕。

科学院的药剂,能是什么安全的东西。

苏浅浅觉得事情不对,她接过电话,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你爷爷染上药剂了。”

“是那种会让人发生变化的药剂吗?”

“嗯。”

“实验室哪里来的那种药剂。”

“是上面给了我们一份样品,要我们化验分析,你爷爷做了分析,却也不小心染上了药剂。”

“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我不知道,我把他带回家,锁起来了 ,如果放在科研院,肯定会被抓走!”

苏浅浅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良久,苏浅浅道:“我和你回去,姨姨和奶奶还有小满小九在这里。”

“我怕……见不到最后一面。”

“没事的,我见过那些沾染药剂的人,不会失去理智,也不会死。”

苏浅浅将手机还给曲清澜。

曲清澜从苏浅浅和苏怀瑜聊天的只言片语,猜测出事情不简单。

苏浅浅嘱咐她:“留在这里照顾好奶奶和两个小孩。”

“浅浅。”

曲清澜叫住了她:“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万事小心!”

“嗯!”

最后下去的人只有苏浅浅,燕回开车将她送下山。

山脚下,苏怀瑜在车边等着。

许久不见苏怀瑜,苏浅浅发现他此刻发型凌乱,满脸沧桑,只有身上的衣服是刚换过的。

燕回嘱咐了几句,苏浅浅就和苏怀瑜离开。

路上,苏怀瑜对苏浅浅道:“我走的时候,你爷爷让我把他锁起来,他还是有意识的。”

苏怀瑜发现的早,在看到苏惟手背上沾到开始发生异常的时候,他先一步将苏惟带走。

【讲真,最近一直用咪咪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mimiread.com 安卓苹果均可。】

实验室没有一个人知道苏惟沾染了药剂。

“为什么会给爷爷检查呢?”苏浅浅想不明白。

如果是化验化学类药剂的话,找郭霞或者她不更好。

苏怀瑜道:“上面指名要你爷爷来,说只有你爷爷他们信的过。”

还能这样?苏浅浅越发觉得事情有疑了。

相邻推荐: 光影文娱吃鸡之金牌劝退师重生农耕时代重生之东汉皇后东汉最后一个暴君神弑诸天重修之唯魔独尊亮剑从准备狙击山本特工队开始科技手札违规者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