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白家危机

作者:盛妆武步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战场合同工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在魏成功的引路之下, 归途顺利。

几天后, 一行人回到了保护区边缘, 和魏成功成功汇合,隔天,大家顺利抵达了昆城。

秦御天小分队到达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酒店里睡了一天一夜, 连日来的紧张和疲倦一扫而空, 大家终于放松了精神,好好的休息了一下。

相比之下, 楚明梵队伍中的几人明显要忙碌得多, 楚明梵回到昆明之时, 杨隽就带了一大堆的公文来给楚明梵审阅签字,楚明梵将pad扔给于刚, 告诉他所有事情全权委托给他, 转身就和劳志通一起进了会议室中。

魏成功回来之后,则是直接告知楚明梵:你丫的把燕凌的尸体藏到云南雨林, 还把老子骗的团团转帮你卖命, 老子不和你玩了。

随后, 魏成功收拾包裹, 直接定了张澳洲半月游的机票,走人了。

临走的时候给霍吉发了条消息:“少来烦我, 你也没那个本事找到我,等我心情好了会去找你的。”

霍吉一天后醒来,看着那消息,有些哭笑不得, 随手回了一条:“遵旨。”

不出五秒便收到回复:“说了别来烦我,去去去。”

霍吉摇了摇头,收起了手机。

霍吉带上耳机,呼唤着队友们:“醒了吗?听说昆城酒吧街很有特色,一会儿咱们出去转转?好不容易来一趟,品味下风花雪月的滋味。”

过了许久,耳机才陆续传去来回复:

桃桃:“霍吉哥,我不去了,说好了要带大黑尝尝云南汽锅鸡盒豆花粉来着,我们俩在外面吃呢。”

葫芦:“我和秦哥在买普洱茶,秦哥说这个养胃,叫我多喝一点,酒吧我们就不去了。”

黄毛:“哎呀,我的腰直不起来了,昨晚和露露小别胜新婚,搞得有点激烈……休息休息,火鸡你自己玩去吧。”

霍吉的心凉了半截,但是依然不死心,继续道:“林泰?林泰呢?”

黄毛懒洋洋道:“都说了叫你自己玩去了,林木头那小子啊,昨晚根本就没在酒店住,白大小姐家里来了一个车队,直接把俩人接回白家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是留下当压寨女婿了。”

霍吉的心彻底凉了……想当初他在国外,走到哪不是一堆仰慕者围着转,哪里会出现这种泡个吧都找不到伴儿的萧瑟局面。

真是心酸。

霍吉起身伸了个懒腰,在耳机里说道:“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自己去了。”

他的话音未落,旁边的手机就叮咚一响,霍吉拿起来一看,魏成功发来信息,两个字:“你敢!”

霍吉:“……”

他嘴角勾了下,躺回床上,给魏成功回复着短信。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该冒险的时候全力以赴,该放松的时候也尽情享受,秦家的团队都很懂得这个理儿么。

这场云南的雨林之行,表面上看起来秦御天的队伍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但是每个人此刻却都很乐呵,一对儿一对儿甜蜜蜜的。

相比之下,看似目的达到收获颇丰的楚家团队,就明显没那么舒服了。

楚明梵和劳志通在会议室里待了许久。

楚明梵的神情凝重,脸上胡子啦喳,神色有些憔悴。

“劳二爷,你的意思是,这离魂蛊要在极寒之地才有可能炼成?”楚明梵问道。

劳志通点头,随后说道:“楚总,您是想要离魂蛊,还是招魂蛊呢?这两者炼制方式截然相反,如果你想要练的是反蛊,那这地点就要在干燥炎热之地。同理,离魂蛊需要四十九个阴时阴刻出生之人的脐下血,反蛊则是需要四十九个阳时阳刻出生之人的喉间血。光是要找齐这符合条件的四十九人,就需要花费好一番功夫,何况还要去他们的喉间血,弄不好可是要闹出人命的啊?”

楚明梵开口道:“这个不用你费心,我自会想办法,其他还有什么药引需要准备。”

劳志通继续道:“万古中天木,百年流河沙,云间无根露,雪底芙蓉根。这几样虽然罕见,但是也却不是不可得之物,最难的还是蛊心的五毒之物。离魂蛊不像是寻常的蛊术,这炼蛊的毒物毒性必定要极强,不说是见血封喉也差不多了。”

楚明梵继续道:“就这些吗?”

劳志通眯了眯眼,说道:“还需要练蛊之人的精血融入其中,这就是反蛊的危险所在,一旦失败,非但想要之人的魂魄无法找回,就连蛊主的魂魄也会被一并反噬,弄不好就是魂飞魄散。”

楚明梵开口道:“还有呢?”

劳志通看了楚明梵半晌后,叹气道:“楚总,虽然我很想赚您的钱,但是出于基本的职业道德,还是要你知道,这种招魂蛊术不过是在古文典籍之中有记载,我们祖上三辈都没有人实际炼制过,我不能保证这个方法一定有效。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一般这种招魂之术都是针对刚死之人,传说刚刚死去的人魂魄未散,还会停留在尸身周围,短距离的情况下,招魂蛊会将那魂魄吸入蛊中,实现招魂之道。如果逝者死去的时间过长,魂魄早已离体,不知道散向何处,这种方法是没有用的。燕先生已经去世这么久了,他的魂魄可能早已消散了。楚总您这又是何必呢?”

楚明梵目光坚定,看了看放在桌上的那根翎毛,说道:“他的魂魄一定还在,我就是要逼他出来。”

葫芦和秦御天两人逛完了茶市又逛花市,买了一大堆的普洱茶和干花,葫芦本不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东西,但是秦御天却是非要买,说是家有喜事,买点花喜庆。

葫芦满头黑线,抱了一大堆的花,一路飞奔。

跑到酒店里直接冲进电梯,到了楼上,电梯门一开,葫芦往前一冲,花遮着视线,一下子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手里的花洒落在了地上。

葫芦一愣,抬头一看,正对上楚明梵的脸,身后还站着劳志通。

葫芦脸色一沉,站在原地没有动。

楚明梵看了看葫芦,蹲下-身子,一朵朵将地上的花捡了起来。随后他站起身,将那束花递给葫芦。

葫芦低头看着那捧有些破损脏了的花,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冷冷的说道:“已经脏了,不要了。”

说罢,他径直走过楚明梵的身边,朝房间走去。

身后的秦御天看了看葫芦的背影,朝着楚明梵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楚明梵看了看手中的花,问道:“这是你买的?”

秦御天点了点头,笑道:“在店里看见他挺喜欢,看着喜庆,买来送他。”

楚明梵的神情有些酸楚,看着手中的花,似乎在喃喃自语道:“我好像从来没有送过他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

秦御天拍了拍楚明梵的肩膀道:“明梵,节哀。”

楚明梵脸上的神情恢复了正常,点了点头道:“谢谢御天,这束花,既然他不要,就送我了吧。”

秦御天笑道:“没问题。”

说罢,秦御天和楚明梵约好了晚上所有人共进晚餐,随后便告辞二人,回到房间。

楚明梵却依然捧着那束鲜花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脏了……不要了。”

葫芦回到房间,一整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殆尽了。

等到秦御天回来之后,葫芦抬头对他说道:“秦哥,我们回海市吧。”

秦御天点头道:“明天就出发。”

葫芦点头,就在这时,秦御天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是白芷兰打来的。

秦御天有些疑惑,还是按下了接通键,刚一接通,手机里就传来了白芷兰焦急的声音:“秦大哥,不得了了,你快来救救林泰。”

秦御天闻言,立刻开口道:“林泰怎么了?”

白芷兰的声音中带上了几分哭腔道:“他死活不肯留下来和我结婚,我爷爷和爸爸要打死他。”

秦御天:“……”

白芷兰继续说道:“我派了车子去酒店接你们,你们赶快过来,我爷爷脾气很大,我真怕再僵持下去,林泰会受伤。”

秦御天立刻给黄毛和霍吉打了电话,桃桃还没回来,秦御天给他留了言,叫他直接去白家。

白家坐落在距离昆城十几公里之外的一座山上,确切的说,是整座山都是白家的宅子,宛如一个山寨。

来接秦御天的车子经过了十几道安检,终于到达了主宅之中。

虽然之前秦御天几人也略有耳闻关于滇南白家的一些事情,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所见排场竟然如此之大。

黄毛一边看着窗外两侧一字排开的百米人墙,一边说道:“这阵势,果然是滇南的地头蛇。林木头这算是嫁入豪门了?还有什么好不从的。”

车子在山寨子里绕了十来分钟,到了一个庭院之中,中缅合并的建筑风格,整个屋群金碧辉煌,如同皇宫一般,金灿灿的各式圆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闪得人睁不开眼。

黄毛低声对霍吉说道:“看见没,听说这白家的屋顶都是纯金镶钻的,随便敲一块下来都够普通人吃喝几年了,啧啧啧,林木头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还是啥不从的,我看白家小姐也不错,胸大腰细腿又长,就是有点女汉子作风,不过这样配林木头也刚刚好,俩人这一路上不是挺有共同语言的么,怎么现在见了家长了反倒宁死不屈了。”

饭团看书

霍吉摇头道:“林泰和我们不一样,他从小和御天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则比兄弟情分还近,相当于秦家的半个养子,再说了,林泰的思想观念很传统,你看他长这么大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这短短几天,就让他娶媳妇了,他能接受了吗?又不是谁都和你一样。”

黄毛点头道:“也对,换成我估计也不行,其实我也恐婚,还好露露开明,从来不和我提这些乱造的要求,要不然啊,我也是头疼。”

霍吉笑道:“露露啊,就算你求着她结婚,估计她都不肯呢。”

几人说话间,中庭的大门打开,一个身穿缅式管家制服的中年男子出来,恭敬地迎接秦御天一行人。

双方彼此作揖打了个招呼,秦御天几人便跟着那管家一起进入了中庭之中。

一进大厅,秦御天就看见了被反捆着双手,按做在椅子上的林泰。

林泰的神情看起来很坦然,身上也没有见到什么伤口,挺直腰板,坐在那椅子之上。

反倒是一旁的白芷兰,眼睛都有些肿了,抱着中央沙发之上一个白发苍苍老爷子的一条腿,哭的梨花带泪。

“爷爷,你要为兰兰做主啊,我爸爸非要打断他的腿,兰兰反正这辈子是非他不嫁了,你是想要我嫁个瘸子吗?”白芷兰哭道。

老爷子脸色铁青,但是神情明显不是很坚定。

一旁一个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指着白芷兰道:“你这个臭丫头,就是平日里太由着你胡来了,你都已经和楚家有了婚约,去了趟雨林回来就像是鬼迷了心窍,这个臭小子有什么好?你看看他,说起订婚结婚,连头都不肯点一下,我们白家的女儿怎么能这么有失身分,还要去求着一个穷小子不成?你给我站起来,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打断他的腿。”

白芷兰抬头看着那中年男子,开口道:“我不喜欢楚明梵,他也不喜欢我,我们俩都说好了,随时可以解除那婚约,爸爸,你就不要再给我乱点鸳鸯谱了,我就要林泰。”

“你……你这个不孝女。”中年男子指着白芷兰,暴跳如雷,转身就要去动手打林泰。

白芷兰见状,立刻对那白发老人大哭道:“爷爷,我不管,爸爸要是敢伤了林泰,我今天就死给你们看,到时候一尸两命,叫你们后悔死!”

白爸爸:“……”

林泰:“……”

秦御天等人:“……”

黄毛低声道:“厉害了我的木头,这才几天,媳妇儿和娃都搞定了?”

“咳!”坐在椅子上的白老爷子轻咳了一下,压低嗓音对白芷兰说道:“差不多就行了,演得用力过猛就没人信了。”

白芷兰嘟起嘴,嘀咕道:“要是你们不答应,反正都是迟早的事情。”

白老爷子捋了捋胡子,对白爸爸说道:“力霆啊,这件事我们先坐下来聊聊,正好秦家也来人了,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毕竟你也就这一个女儿。”

白力霆怒道:“我没这个不孝女,丢不起这个人。”

白老爷子慢条斯理道:“前两年我记得你说过,只要兰兰能找个男人,不管什么样的都行,现在这个愿望也算实现了,难道你还非要逼着她去把你的几个小老婆都勾引过去吗?”

白力霆:“……”

黄毛惊呆:“厉害了我的白大小姐,连她爹的后宫都不放过?男女通吃啊,林木头果然不是她的对手。”

白老爷子继续说道:“好不容易她有个喜欢的男人,你就别再横挡竖挡的了,要我说,这小伙子也不错,刚才一个人撂倒了二十来个人,身手了得,也够资格做我们白家的女婿了。”

白力霆依然怒意未消:“让他和兰兰订婚他都不答应,我白家的女儿,居然他还挑三挑四的。”

白芷兰急的开口道:“他哪里是不答应,他是不爱说话而已,反正我不管,我都已经是他的人了,非他不嫁。”

白芷兰的话一出口,林泰的脸上立刻泛起了一丝潮红。

白老爷子抬头,朝着秦御天几人摆了摆手,说道:“可是秦家的大公子?”

秦御天恭敬拱手道:“白老爷子好,正是秦御天。”

白老爷子的眼中此刻挂上了几分威严之意,脸上却是依然带着笑容,询问了一下秦家长辈的近况,两人客套地寒暄了几句,终于拐上了正题。

“这位林小兄弟和你是和关系?”白老爷子问道。

“林泰是我秦家的养子,从小和我一同长大,和我形同兄弟。”秦御天回答道。

“哦?”白老爷子眯着眼,继续道:“刚才的情景你也看看了,女大不中留啊,我这孙女儿任性,让秦公子见笑了。这么闹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希望秦公子能给个准确回话,如果林兄弟对兰兰确实无意,那我白家也不好勉强。”

秦御天点了点头,对白老爷子说道:“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老爷子海涵,不知可否先松了我兄弟?”

白老爷子摆了摆手,后面的人上前,给林泰松了绑。

秦御天走到他的跟前,看着林泰道:“睡了人家?”

林泰脸一红,没有吭声。

秦御天继续问道:“喜欢?”

秦御天点头,开口道:“娶了。”

林泰终于开口:“好。”

秦御天随后转身对白老爷子说道:“白老爷子,我这兄弟不善言辞,刚才想必是有所误会,若是您们无异议,我这就通知家父上门为林泰提亲,定会给一个白大小姐风风光光的婚礼。”

白芷兰高兴的从地上蹦起,窜到林泰的身边搂着他的脖子道:“不用不用,先订婚就好,我要先把这个木头绑在身边。”

白力霆看见白芷兰的样子,气得掩面不语。

于是,从来没有交过男女朋友的林泰,一夜间就成了他们几人当中第一个有婚约在身的男人。

白芷兰跟着秦御天和林泰离开了白家,临走前她看见白力霆那张依然臭臭的脸,忍不住凑到跟前道:

“爸,你就别嫌我丢人了,刚才我都是气你呢,林泰是正人君子君子,我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天,他根本就没碰过我,都是我缠着他,所以呀,你要是真想抱孙子,还得等一阵子呢。”

白力霆一愣,脸上的神情明显缓和了一下,怒意消退了一些,他抬头看了看林泰,对方依然是那副木讷沉默的模样。

白力霆不由得再次怒上心头,对白芷兰说道:“在一起缠了这么久,人家碰都不碰你一下,还说不够丢人?我们白家就没有你这么窝囊的……”

白芷兰:“……”

相邻推荐: 从执教皇马开始巨星从荒野求生开始唐奇谭太上老祖从坟墓里爬出来了我给地球打mod仙武帝祖我徒弟都是仙帝什么是快乐足球啊金手指缔造者太上仙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