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摄魂夺魄

作者:盛妆武步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战场合同工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劳二爷?”

葫芦强忍着不适, 看着面前之人劳志通。

劳志通的脸上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 开口道:“葫芦小兄弟, 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哦。”

葫芦很快就明白了劳志通的出现绝非善事,他极力隐藏起脸上的惊讶之色,直起身体, 想要掩盖自己身体不适的状况。

“劳二爷, 你怎么会在这里?”

饶是葫芦的声音听起来并无异常,劳志通还是笑得意味深长, 他走到葫芦的跟前, 扔掉手里的木棒, 说道:“葫芦小兄弟,我之前真是低估了你了, 没想到你的身上还有这么多有趣的事情, 有意思,有意思……”

劳志通眯起眼, 眼中露出了几分兴奋之色。

“你在说什么?”随着劳志通的靠近, 葫芦觉得自己的头越发地疼了, 那种好似被外力牵扯脑仁的钝痛让他的嘴唇都微微发抖了起来。

看着劳志通的脸, 葫芦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他咬着嘴唇, 神色凝重看向劳志通道:

“你做了什么?”

劳志通哈哈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陶罐。

葫芦只觉得仿佛一股气浪顺着那陶罐直冲自己的头部,随后便是一阵剧烈的震荡疼痛。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伸手抱住了自己的头。

劳志通将那陶罐盖子打开,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葫芦闻到之后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一股眩晕感伴着恶心袭来。

劳志通小心翼翼地将那陶罐放在地上,兴奋地搓了搓手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葫芦低头看着那陶罐,里面似乎装着一些黑漆漆的糊状物质,从形态和气味上分析,应该是鲜血搅拌了什么其他东西而成。

葫芦迟疑了半晌,缓缓开口道:“万古中天木,百年流河沙,云间无根露,雪底芙蓉根,加上蛊心的毒物,还有四十九人的血。”

闻言,劳志通的脸上露出了惊诧之色:“你怎么知道?”

葫芦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冷笑,说道:“劳家的离魂蛊术,只在典籍残本中看见过一次,没想到还真的有这种东西。”

劳志通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道:“可惜了,若是你能逃过这一劫,我还真想坐下来和你聊聊,就凭你这过目不忘的本事,也值得和你交个朋友。”

葫芦抬眼看着他,冷声开口道:“如果我没记错,这种离魂蛊术需要在特定的环境下才能施展,而且……它还需要融入目标对象的精血,你是什么时候拿到我的……”

笔趣阁

劳志通看着葫芦,捻了下嘴角的胡须,得意开口道:“葫芦小兄弟哦,虽然你知道的事情不少,不过还是有个地方搞错了,我对你施的蛊术,并不是离魂蛊,而是它的反蛊,招魂蛊。这两种蛊术看似相似,实则相反,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取你身上的血,因为……”

劳志通意味深长地笑道:“因为你的魂魄根本就不是这具身体的。”

葫芦的心猛地一沉,他轻咬着牙,盯着劳志通的脸。

劳志通见到葫芦没出声,继续说道:“还记得我们在云南那山洞的时候,棺材里的那根羽毛吗?”

葫芦眉头微皱,想到当时看见插在燕凌尸身胸口处的那根朱凤翎,心中隐隐明白了几分。

劳志通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惊叹之意:“没想到楚先生的猜测这么正确,起初我还以为他是异想天开脑子出毛病了呢。他取出了那根羽毛腔体里的鲜血,告诉我备齐所有蛊料之后来海市试蛊。”

劳志通拿起那陶罐,伸到葫芦的面前。

葫芦的脸色惨白,那小小的陶罐之中仿佛散发出一道道无形的绳索,将他的身体压制在了长椅之上,与此同时,他觉得头一阵绞痛,仿佛是脑中有什么东西在挣脱着要出来一般。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当时楚明梵的反常原因,山洞崩溃之后他并没有继续纠结燕凌尸身的去向,而是迅速地离开了昆城,想起了楚明梵几次对自己的试探,葫芦知道了其实从很早时候起,楚明梵就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了,否则他也不会如此大费周折地设计这一切。

楚明梵一直在找自己,是为了什么,龙鳞吗?

葫芦咬紧牙关,心中涌起了几分悲凉的怒意,活着的时候为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为什么连死了都还不能放过自己……

劳志通笑道:“那根羽毛并不是寻常的羽毛,据说是一件上古宝物,它的腔体里装着的,也不仅仅是血液,还有楚先生爱人生前没有离体的一魄。楚先生如此疯狂,不惜一切代价,就是为了召回他爱人的所有魂魄。他告诉我,试蛊之时要在你的周围,说你必定会有反应,之前我以为他是不是疯了,但是没想到他说的居然是真的。现在你一定觉得很难受吧?葫芦小兄弟?哦……不对,或者我应该称呼你为:燕先生?”

葫芦抿着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脑中的剧痛反倒让他清醒了许多,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劳志通,开口道:“你想要怎样?”

劳志通笑道:“你放心,我并不会对你如何,正如你所知,这招魂蛊的施展需要环境因素,要在极热之地才能将蛊术的效果完全展现出来,想要收全附着在你身体里的三魂六魄,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楚先生交给我的任务只是试蛊而已,其实你刚踏入海市之时,我的蛊就开始有动作了,只不过前几天不知道为何突然没了动静,所以我们今晚才会特意赶到这里,看你现在的反应,就已经可以确定楚先生的猜测没错了。我现在只是有些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身死之后竟然能够借尸还魂,这简直不可思议。”

葫芦冷哼了一声,开口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对血腥味一向很敏感,难受也是正常的。”

劳志通的脸上多了几分阴邪的笑意,伸出手,摆了个怪异的手势,口中念念有词。

葫芦只觉得一阵钻心刺痛从脑中迸发而出,宛如钢针刺入天灵盖一般,疼得他打了个哆嗦。

劳志通笑道:“既然你还这么嘴硬,那我今天就索性再抽走你几魄,也算是试炼一下我这离魂蛊的威力。”

一边说着,他的手势不停地变换翻动着。

葫芦痛苦地双手抱头,他感觉到仿佛头顶被凿出了一个洞一般,阴森冰凉,脑中似有汩汩精烟沿着那头顶的缝隙绵延而出……

葫芦想要挣扎,想要开口求救,但是身体却是仿佛被完全石化了一般动弹不得。

感觉到那一股股的魂烟从自己体内被丝丝抽离,葫芦张了张嘴巴,目光逐渐涣散。

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逐渐模糊,似乎痛感也在缓缓地减轻,直至消失。

他努力地想要集中思绪,想要反抗,却完全无用。

他的视线逐渐变的模糊,直到闭眼前的一瞬间,葫芦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泽少,他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丝念头:

不能就这样任人摆布,不能就这样死了,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

还不知道当年害死自己的人究竟是谁……

还不知道那四件宝物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力……

还不知道泽少和秦御天到底是什么关系……

还不知道秦御天到底是不是阳痿……

……

葫芦用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咬破了舌尖,一口鲜血猛然从口中喷出,射入到了地上那陶罐之中……

葫芦身体仍是童子之身,加之融合了龙鳞的天罡气息,血性炽烈无比,喷入那陶罐之中,立刻引发了一阵灼烧之势,血光乍现。一旁的劳志通发出一声怪叫,随后脸色发青。

蛊术对于配物的要求非常高,重量、毒性都要精确到分厘不差,葫芦的一口鲜血完全打乱了原有魂蛊的配比,让劳志通功亏一篑,他惊讶地看着面前的葫芦,脸色及其难看:“你……你……竟然……”

只见那陶罐里面升起了一股袅袅青烟,随后迅速收回,下一秒仿佛瞬间失去了活力一般,瞬间变得死寂。

劳志通的口鼻涌出了一股黑血,他强撑着身体,晃悠着盘膝坐在了地上,抖着手将那陶罐的盖子扣上塞回怀里,随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找人过来。

葫芦缓缓闭上眼,他觉得自己好累好累,看见劳志通被蛊术反噬,他知道自己暂时安全了,起码不会魂飞魄散,他不知道劳志通的这番举动对自己会造成什么样的损伤,但是目前这种状态下自己也是做不了什么事情。

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觉,情况再差又能如何呢?大不了再死一次。

然而转念之中,他又不希望那样。

希望等到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在秦家客房的那张床上……

毕竟比起深山坟圈子,秦家的别墅里还是更舒服一点。

更何况,那里还有自己惦记的人。

等到醒过来之后,一定要问问秦御天……

葫芦迷迷糊糊地想着,直至意识消失,沉沉昏去。

相邻推荐: 从执教皇马开始巨星从荒野求生开始唐奇谭太上老祖从坟墓里爬出来了我给地球打mod仙武帝祖我徒弟都是仙帝什么是快乐足球啊金手指缔造者太上仙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