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妖蟒之毒

作者:空谷水云生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战场合同工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陆尘脚下青光已是暗淡,显然是田赋加在他身上的“御风术”已经快要失效,他的速度也是慢了下来。在他身后的田赋趁机一跺脚,笨重的身体竟然腾空而起,准确的落在陆尘前面,伸开双手挡住了他的去路。

“田赋你让开!”陆尘瞪了他一眼,上前抓住田赋的肩膀用力一推,却发现田赋站的很稳,竟然没有推动。被这胖子所阻,陆尘也没有发火,冷冷看了他一眼后,又往一旁跑去,想要绕开他。

“陆尘,你听我说!”田赋身子一动,又死死地挡住了他,冲他大声道:“那人连阳哥都对付不了,你去就是白白送死!而且他的可怕远超你的想象,你不是修真者所以你不明白,我面对他时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蝼蚁在仰视巨龙,这个家伙绝对是可怕的大神通修士!”

“不错,我不是修士我不懂……”陆尘突然大笑了起来,眼中却隐隐带泪。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我就不能成为修士?从小到大,都是大哥和父亲在照顾我,而我却是那么没用。如今大哥有性命之忧,我却只能远远看着!”陆尘用力抓着田赋的双肩,歇斯底里地吼道,“我又何尝不知道我去只是送死呢,可是我也不想我大哥死啊!”

“田赋,你知道吗,虽然大家都说我是陆家的废柴,我自己却从来不认为我是个窝囊废。可是到今天我才发现我真的很没用,哪怕是你都能为我加持一个御风术,而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上!我从未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无能!”

“陆尘,你……”

田赋看着和平时完全变了一个样的陆尘,本想说点什么安慰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想要拍拍好哥们的肩膀,却突然脸色大变,因为他看到一条红色的艳丽小蛇不知何时已经攀上了陆尘的肩头!

田赋刚想祭出他那木剑法宝,却已经来不及了,小蛇已是张开了满口致命的毒牙,朝着陆尘脖颈之处一口咬下!

“这是什么鬼东西!”陆尘吃痛,转头便是看见肩头有一条三寸小蛇,正朝他吐着猩红的舌头。下一秒,他便觉得头晕目眩,眼前一花,晕了过去。

“陆尘!”

远处的陆阳远远看见陆尘倒下,心急如焚。他转头狠狠盯着玺天,“阁下放出那条蛇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用它对陆尘下手!”

“没什么,那只是一条血妖蟒而已。不过是条小小的妖兽,连真正的妖都算不上。”玺天饶有兴趣地看着脸色狰狞的陆阳,悠悠道。

“不过,它是我的师尊从山中捡来的,从幼年到现在一直食用老师的精血长大,那可是一代烛龙大巫的血!就凭这小蛇的脆弱身躯,它能够承受得了,也算得上是妖兽中的异类了……”

玺天沉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怀念其师。又道:“正因如此,它的毒液现在有着不可思议的毒性,就算是你们人族如我一般的合体期修士,它的毒液也会有作用。若是你那毫无修为的弟弟的话,估计只用一刻钟,他的灵魂便会被烛龙血脉里的时间之力吞噬,慢慢变小,直到消失于世,之后他便会变成一具毫无感情的傀儡。”

“他不过一个凡人,还是个孩子!你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我看你们烛龙一脉当年被赶尽杀绝,也是你们咎由自取的!”陆阳怒极,冲玺天冷笑道。

“满口胡言!”陆阳此番话似是刺到了玺天的痛处,其语气忽转暴怒:“我烛龙一脉才是当之无愧的巫道皇族!你又如何知晓,当年我们烛龙一脉统御的巫族是何等风光!又哪里会像如今这般衰弱,甚至需要和你们这些假惺惺的人族修士结盟!”

“那又如何?烛龙一脉的领袖地位早已被帝江取而代之,甚至连族人也被赶尽杀绝。烛九阴和他的时间之力,早已成为历史烟云!”陆阳哼道。

听到陆阳此言,玺天一言不发,片刻才道:“那一年,年轻的我正跟随师尊到这洪荒世界到处游历,何曾想过如日中天的烛龙一脉竟然会被灭族!直到帝江巫王宣布巫族从再此无烛龙一脉那一天,我才不得不相信了这个事实……你知道当时我有多想杀回九阴岛上,为我的族人报仇吗?可是师尊他拦住了我,他说我们可能是烛九阴最后的族人了,不能去白白送死!”

“于是我忍辱负重了一千年,一千年啊!”玺天黑袍之下苍白的脸上尽是疯狂,他继续道:“这一千年来我忍辱负重,疯狂修炼,终于修炼到了涅后期大成,只差一步就能达到混元之境,成就绝世大巫!可是因为我心里仇恨太深,心魔作祟,始终卡在了那最后一步。老师说我千年苦修,需要外出游历一番,寻找机缘。可就是因为这一次出关,老师竟然被龙族之人寻到,而且他们还逼着老师施展了血预言禁咒,耗尽全身精血而亡……”

玺天声音一颤,“我现在可以算是我族唯一的幸存者,我背负着全族的仇恨,所以我只能让自己变成这样毫无感情的复仇机器!你知道吗?刚刚你小弟明知会送死还要来救你的举动,让我想起了当年的自己,不然我早就让他尸骨无存了!”

“所以我必须赶在龙族到来之前得到那样东西!”玺天眼神恢复了冷漠,“那可是连一向贪婪自大的龙族都眼馋的至宝!我得到了它才能迅速强大起来,我烛龙一脉才有复族的希望!”

“小子,你就乖乖成为我的傀儡吧,趁现在一刻钟还没过,你小弟还有救。你若答应心甘情愿的让我炼成傀儡,我便答应你为你小弟解毒,放他一条生路。如何?”

陆阳听了玺天的话,沉默了半响,开口道:“原来你竟是烛龙一脉的唯一幸存者……让我答应你也行,只不过你要保证放过这石岛之上的所有人,特别是我小弟,我要看到他安然无恙才能安心!”

“如此甚好。”玺天转头看向石岛内部远方,“你大可放心,我对杀死这些凡人也没有什么兴趣,不过我要先在这岛上寻找一番。至于你小弟……”玺天一把抓起不能动弹的陆阳,身上紫色遁光一现,下一刻,已是到了昏倒的陆尘身前。

玺天一招手,将本是蹲在陆尘身边的田赋推出很远。可怜的小胖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感觉一阵腾云驾雾,重重摔到了远处,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我现在就帮他解毒!”

玺天看了看陆尘旁边的血妖蟒说道。那条小蛇顺势爬到了他的肩上。

“只要我看到我小弟恢复如常,我便立刻放开心神,任你处置!”陆阳看着全身已经开始隐隐发黑的陆尘,急道。

“你放心,这毒对外人来说虽然可怕,可对我烛龙一脉却不算什么。只要体内流有烛龙的血,自己都能慢慢好转,甚至还是大补之物。可惜现在我们一族也只剩我一人了……这毒可以说世上唯有我能解了。”

玺天自嘲一笑,然后用手上黑剑往自己左手腕一抹,一滴晶莹剔透的紫色血液缓缓流出,玺天法力一引,那滴血液便要飞入陆尘的嘴中。

“且慢!”正在这时陆阳却喝止道,“我早就听说你们巫族修炼到大成,肉身血液都是强大无比。而且你可是涅大巫,你的血液虽说能解毒,但是里面的能量也足够撑爆他了!”

biquge.name

“哼!”玺天抬头看了陆阳一眼,冷笑道,“小子你是信不过我吗?我要杀他还用这么费力?”

“你说的不错,我的血液却实有着他所不能承受的威能,不过我早已将能量都去掉了!你若信不过我,我不救就是!”

陆阳和他对视了片刻,点头道:“希望阁下能是个言而有信之人。你快动手救他吧!”

“哼!”玺天冷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会他,左手腕轻轻一抖,那滴紫色血液便飞入了陆尘嘴中。

片刻后,陆尘全身黑色慢慢退去,脸色也恢复如常。但仍旧昏迷不醒。玺天看着他,心中却是暗道:

“你叫陆尘对吧?我那滴精血虽说是帮你解了血妖蟒的毒和里面的致命的时间之力,而且也除去了蕴含的能量。但我有一点我没有告诉你哥,我巫族的血脉本就特殊,就算只是血液本身,对其他种族也足以致命,当初那血妖蟒能够活下来,便是因为其身体发生一些异变……这一次能不能活下来,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相邻推荐: 仙武帝祖我徒弟都是仙帝什么是快乐足球啊金手指缔造者太上仙歌幻恋仙歌踏月仙歌大道仙歌穿越明朝当大厨从斗罗开始缔造女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