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皇落幕

作者:空谷水云生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战场合同工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能升级万物 攻约梁山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想到此处,老者突然自嘲一笑,摇头道:“这临死之际,连我也有些心乱了。我当年被那神秘之人重伤,险些陨落。本就是为了研究这天地至理,长生大道,为后人修道开创先路,才苟延残喘活了这么久。如今既然道路已断,我也是将死之身,便将这事交给后来人吧……”

“古往今来,有多少天骄并起,而人生一世不过弹指!想我一代人皇,也敌不过这天意啊!我辈已老!我辈已老!哈哈哈……”青帝突然洒脱大笑,笑声之中,却又藏着一份不愿屈服这天意的不甘。

老者笑罢,双掌一收,黑色大日急剧缩小,里面隐约的龙形身影也随之消亡,再没有了半点痕迹。而那定海罡雷珠如若有灵,已远远遁去,似是对这寂灭之力忌惮异常。

然而青帝也没有功夫再去理它,焚天之眼本就是其诸多神通中的一式杀招,威力极大,却也极耗法力。如今他的法力已经近乎干涸,大道之伤不受压制,正不断恶化。

老人身子颤抖,低头看向云层之下,目光穿过无边祥云。

只见那荒海已经恢复了宁静,暴风雨刚过,阴云尽散,一轮明月挂在天际,皎洁月光投到海面,海风拂过,银光点点,美不胜收。

他怔了片刻,收回目光,眼神收敛,古井无波,似是做了什么决定。

仓颉并指如刀,右手点向眉心,法决一引,眉心竟被切开,取出两个七色流转之物。

黑色的血液流下,然而老人也不在乎,只是呆呆看向掌心的两颗流光溢彩的石子。竟是那造化之眼!

“你也算是我一生的证道之物吧……老朽一生也曾拥有无数至宝,却都是一些身外之物,尽皆毁于那天劫之中。”

“唯你不同,我从弱小之时便孕育你于身,你随我出生入死,陪我血战妖族……你我可谓形影不离。死前还要抛弃你,还真有点舍不得啊!”

原来那造化之眼并不真是他的第二双眼睛,而是他先天蕴养于身的一对法宝!

青帝手中的两粒小石似是听懂了他的话一般,灵光由明转暗,像是在向他抗议,为何要抛弃自己一般。

“你又何苦如此!”却在这时,一重天之上,徒然响起了一声婉转悦耳的叹息。仓颉指尖,那两粒小石光华一闪,竟是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虚幻红衣身影,苗条婀娜,似是一名女子。

虽然看不清红衣女子的样貌,不过仅凭她望向青帝那道柔肠百转的目光,也可想象出此女的绝代风华。

“不过就是一死吗?有什么大不了了!当年的我,便已经死过一次了……是你用尽心机把我救了回来。如今,你的大限也快到了。我正好陪你上路!”

xiashuba.com

“好了,我心意已决!”看着红衣女子的虚幻身影,青帝平静的双眼泛起了点点涟漪。

他颤抖着伸出手,想要轻轻抚摸那女子的脸颊,可却和那张绝世容颜交错而过……

青帝身躯一颤,缓缓收回了双手,看着那道近在眼前又似乎远在天边的倩影。

“都已经和我一般年纪了,你可不能老是这样孩子气了!”老人摇头一笑。

那道红衣身影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青帝大手一挥,化作一粒星芒,注入了他掌心的造化之眼处。

看着那道光芒,老人的眼中满是柔情,喃喃自语:“我仓颉虽然身中大道之伤,可它想要我这条老命,也不是这么简单的!”

“我还有一法,可以尝试化解此劫!不过此去九死一生,我可不想带着你涉险。把你留在此世,便是为我留下一点念想,这样我纵然万劫不复,只要想到你还在人间,我便又有了无穷的求生之欲!”

青帝又对着这对法宝自语了数句,便手指连点,向其中注入了一道法力。“这造化之眼乃是无上至宝,我现在将他留在洪荒大世界,便难保会被其他强大修士寻到,所以我暂且将你的灵魂封印在此宝的最深之处,这样一来,除非那人的修为比我还要高出许多,不然就算他暂时将造化之眼认主了,也不会发现你的!”

老人沉默了一会,猛然咳嗽起来,被道伤侵蚀成了黑色的血液顺着他的嘴角留下。似乎封印那刚才的女子,又花去了他无数的精力。

他摸了摸手中圆润如珍珠的两粒造化之眼,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左手掐诀,眉心之处闪过一道混沌清芒,又覆盖到两粒小石之上。

“我想了一下,还是留下一道法力化身来帮你寻找合适的‘主人’吧!最好是能选一个天资了得的小家伙,能够继承我之道统。日后你苏醒了,也可指点他一二。”

“以其让你落在那些和我一样棘手的老家伙们手中,我觉得还是那些修为低微的年轻小子捡到你要好一些!”

仓颉自嘲般的大笑道。

他又恋恋不舍地看了自己的法宝一眼,随即神色一正,眼中浮现无数光字,金光四射,缓缓飞出,如同天地大道显化,诸道齐鸣,神乐阵阵。

金光缓缓汇聚,组成一篇巨大的光文,像是记载这大道至理。在光文完成的瞬间,连四周的灵气都在刹那间全都一退而开,仿佛再对这篇大道经文朝拜一般!

光文一分为二,涌入两颗小石之中,两颗石子闪动迷离的七彩光芒,衍化一片混沌,如同天地初开,蕴含无边造化。

仓颉默默注视着手心里的两粒小石,良久不语。半晌过后,微微一笑,“这造化决是我毕生心血所得,不该随我而去了。既然如此,便留给有缘人吧!如今人族式微,希望还能为后人留下一颗希望的种子……日后你若是苏醒了,也可代我将此法诀发扬光大。”

他又看了造化之眼片刻,然后长叹一声,右手一挥,将那两粒石子撒向下方无边无际的茫茫荒海。

两粒小石在空中放出震耳的悲鸣之声,但青帝却只是默默看着它们如两颗流星一般坠落九天,没入无边荒海之中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老人长舒了一口气,右手指天,随即放声大笑,目中含泪,笑声响彻整个一重天!

“我仓颉一生为教化万民,渡尽世人苦难。可既然天不渡我,又何以渡世?天道无情,修道更是难如登天。今日老朽便以微不足道之身,完成一生中的最后一场造化!”

“既然这天道如此不开明,便让老夫来教化你好了!”

长笑声中,仓颉冲天而起,所剩无几的生命精元被其点燃,周身的大道伤痕皆被暂时压制,满天白发竟是刹那变黑,脸上苍老尽去,如同时光倒流,短短片刻,青帝一扫衰相,竟变为一名俊朗的青年,黑发如瀑,剑眉星目,双目炯炯有神。

一代人皇燃烧生命精华,回复巅峰,一身通天修为尽数展开,神威如狱,震动诸天!

“我且看看,这三十三重天之上,可有那虚无缥缈的天道存在!”黑发仓颉大笑中,极速而上,如一把利剑,本来极难打开的诸天壁障,如同纸糊一般被一层层破开。

仓颉势如破竹,转眼间便来到第三十三重天的界面之处。三十三重天之上,无边无际的混沌气流翻滚,望不到尽头。

传说这洪荒大世界,三十三重天便是天之极尽,而第三十三重天之后,只有无边的混沌气流。虽然也有不少大能出于好奇进入混沌之中,欲要探寻天之彼岸的世界。可是不管这些进入之人修为如何通天,却均是在这无边混沌气中迷失,有去无回,无一例外。

因此这片混沌气流便成为了修道者们的禁地,被称为“混沌海”。

然而,未知的事物总是能激起人的征服欲,上古年间,也有许多大能前赴后继进入其中。这片混沌海如同梦魇一般,吞噬了无数能人异士,后世之人又称其为“不归海”。

仓颉站在混沌海前,庞大的神识扫入其中,却只前进了数十里,便失去了联系。

“这‘不归海’果然名不虚传!混沌气本就可以分解万物壮大其身,就算强行以法力抵御这分解之力,在此地却不能吸收灵气,任你法力滔天,也总有耗尽的一日。”

黑发仓颉剑眉一抖,笑道,“不过这也难不倒我,我这造化决本就可以创生万物,自然也能化解万物,想来与这混沌气流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若是能够吸收这混沌之气恢复法力,穿过这‘不归海’也不是没有可能!传说中,若是能够穿过此混沌之海,便可到达虚无缥缈的众神之界。上古众神手段高明,想必解除我这一身大道之伤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可惜我燃烧生命精元,现在已是强弩之末……”青帝目露神光,随即微微摇头,道:“不过就是葬身于此也没什么,古往今来不知多少雄才葬身于此。既然天地万物皆是孕育于混沌,那老朽死后便回归混沌好了!”

“老家伙们,我仓颉这就来陪你们了!”青帝大笑,身形一动,化为一道流光,极速射入那混沌气的海洋,混沌气海一阵翻腾,不久便恢复如常。

一代人皇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于一片混沌之中,再无半点痕迹。至于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只有那亘古长存的“不归海”知道了……

而就在仓颉气息消失的同时,那一重天之上的某处,定海罡雷珠光芒闪动了片刻,一条金色小龙从中钻出,竟是那碧玉龙王的元神龙魂。不过小龙灵光暗淡,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显然是受了重创。

小龙谨慎地打量四周,确认仓颉确实已经离去,不知所踪。方才长舒一口气,随即暴跳如雷。

“该死的仓颉老儿,下手如此之狠,差一点就栽在了他手上。还好我之前为免意外,留了一道龙魂在这定海罡雷珠之内,不然今天就真的神形俱灭了。”

“不过这老货的神通真是可怕,那种寂灭诸天的力量简直无孔不入,根本难以抵挡。”小龙想起之前大战的一幕幕,身子不禁一阵哆嗦。

相邻推荐: 仙武帝祖我徒弟都是仙帝什么是快乐足球啊金手指缔造者太上仙歌幻恋仙歌踏月仙歌大道仙歌穿越明朝当大厨从斗罗开始缔造女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