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找上门

作者:爸爸无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霸体巫师 破灭虚空 农家小福女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男的和苏峰长得很像,只是嘴上留了胡子,看起来是一个比较有魅力的男人。

挽着男人的手进来的女人是个很年轻的女的,长相姣好,不论妆容还是衣品搭配,都相当精致讲究,整个人看起来光彩照人,一进门后就把房间里其他的女人都压下去一头。

陈牧看着那男人,心里暗想这应该就是苏峰的哥哥了,也就是女工程师的前夫,人长得还是可以的,气派也有,想象一下女工程师和他站在一起的情形,还真挺相配的。

只可惜,现在已经离婚了……

陈牧正沉吟着的时候,那两人已经和房内众人打了个招呼,然后走到了齐益农这边。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男人朝着齐益农点点头,问道。

齐益农说:“我是听说的,今天你生日,就过来看看,和你说句生日快乐。”

“有心了。”

男人笑了笑,又说:“坐吧,好久没和你一起喝酒了,今天既然你来了,那我们不醉无归。”

齐益农摇了摇头:“今天就是过来看看,和你说说话儿,不能喝太多,明天还要上班呢。”

男人怔了一怔,随即脸上的笑容变得淡了一些,点头说:“也对,你现在每天都要在步里上班,可不同我们,别喝得醉醺醺的回去受批评。”

齐益农笑了笑,没再吭声。

两人之间顿时变得有点不对起来,男人看了一眼齐益农身边的陈牧,仿佛有点没话找话的问道:“这位是谁?”

齐益农说:“他是陈牧,我的一个弟弟。”

微微一顿,他又转头对陈牧说:“陈牧,这是苏峻,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你可以叫他苏峻哥。”

陈牧连忙主动伸手:“苏峻哥你好,我是陈牧。”

“好!”

苏峻和陈牧握了握手,一边打量陈牧,一边说:“随便玩……唔,你看起来很面熟,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陈牧还没说话,倒是苏峻一旁的女人先说了:“你就是那个在西北开育苗公司的陈牧?”

陈牧转眼去看那女人,点点头:“是,我就是那个陈牧,你好!”

“育苗公司?”

苏峻还有点没回过神。

那女人已经向男人介绍了:“之前我们不是看过一个新闻吗?在异色裂有一架飞机被劫持了,去了苏丹,后来不是有一个我们夏国的人解救了人质吗?”

“噢,是他!”

苏峻一下子就记起来了,看着陈牧说:“原来你就是那个解救了人质的人啊,这可真是幸会了!”

“不敢!”

陈牧连忙摆摆手,演一下谦虚。

那个女人又说:“最近很火的那个小二鲜蔬,也是陈牧一手创立,前几天你吃了他们的果树,还说这公司不错呢!”

“哦?”

苏峻目光一亮,总算是把陈牧和他脑子里所知道的一些信息联系了起来:“这一下我总算记住你是谁了。”

一边说,他一边又伸出手来和陈牧握了一下:“我前些天还说呢,你这个公司有前途,如果有机会以后我们合作一把,怎么样?”

人家都这么开口说了,陈牧当然不能反着来,点头道:“好!”

“不错!”

苏峻很高兴,点点头,又看向齐益农:“你带过来的这个兄弟很对我胃口,坐吧,都别站着了。”

说完,他主动坐到了齐益农的身边,和齐益农、陈牧说起了话儿。

那个女人自然坐在苏峻的身边,把原本那两个陪酒女都挤走了,无奈的坐到了远处的角落里。

因为和对方都不是很熟,所以陈牧尽量让自己少说话。

苏峻和齐益农一直在闲聊,虽然没说什么正事儿,可陈牧还是从他们的话语中过滤出很多信息。

苏峻和齐益农的父辈显然都是空调人家,两个人从小的时候开始就在一起玩了,很要好。

只是后来齐益农走上了从正的道路,苏峻则经商去了,两个人开始渐渐疏远。

不管怎么说,年轻时候的交情还是在的,今天苏峻生日,齐益农就不请自来,只为了和他说一句生日快乐。

过了一会儿后,齐益农看了看时间,主动提出要离开。

“才十点多你就要走了,也太早了吧?”

苏峻看着齐益农,皱了皱眉。

齐益农说:“没办法,明天早上有个会,挺重要的。”

那个女人在旁边插嘴道:“益农,我们给苏峻准备了生日蛋糕,你还没吃就走,也太着急了。”

齐益农看了那女人一眼,没搭话儿,又对苏峻说:“生日快乐,兄弟,我真的要走了,蛋糕就不吃了,你玩得开心。”

说完,他朝身后的陈牧打了眼色,就径自走了。

苏峻眼神微沉,没吭声。

陈牧连忙也对苏峻说:“苏峻哥,今天很高兴认识你,之前也不知道是你的生日,所以也没准备什么,在这里只能祝你生日快乐。”

苏峻转眼过来,看向陈牧:“陈牧,你也要走吗?不如留下来继续玩吧,让益农自己走,我待会儿让人送你回去!”

陈牧笑道:“谢谢苏峻哥,不过今天很晚了,我家那位还等着呢,所以就先走了。”

微微一顿,他又很得体的说:“下次有机会再和你见面。”

“好!”

苏峻点点头,笑道:“以后我们再找个机会见面,谈一谈有没有什么可以合作的。”

“好的!”

陈牧随口答应。

他和苏峻不是一个圈子的人,估计今天一过,就没什么机会再见面,所以他也没当一回事儿。

很快,陈牧和齐益农就走出了青葱大门。

陈牧一边坐上齐益农的车子,一边忍不住打趣:“齐哥,你说的找个场子招待我,就这?”

齐益农说:“有酒喝,又有妹子陪,关键还是全程免费,你还想要求些什么?”

“……”

陈牧无语,齐益农说的都是事实,可偏偏这些事实加在一起,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齐益农说道:“唉,走,我再带你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会儿,刚才那里人多,太吵,我现在特不适应那种地方,多待一会儿都感觉不舒服。”

两人开着车,来到一家比较清静的小酒吧,找了个位置坐下。

齐益农说:“刚才那个苏峻,是我以前的死党,这两年我和他已经不怎么来往了,具体为什么呢,我也说不清,主要是我到步里工作以后……怎么说呢,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好好的,可后来就不怎么联系了,再加上他娶的这个老婆和我有点不对付,就真的很少来往。”

陈牧想了想,说道:“我认识他的前妻。”

“嗯?”

齐益农有点错愕:“你认识昭华?”

“是。”

陈牧把自己和女工程师认识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才说:“我之前见过那个苏峰,所以就猜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昭华这一段一直呆在望西,怪不得你认识她。”

齐益农点点头,说道:“既然你认识昭华,那有些事情我也可以和你说了,当年我和苏峻常到青葱玩,有一次认识你嫂子和昭华。

你嫂子和昭华是闺蜜,后来我和你嫂子走到了一起,苏峻则和昭华走到了一起。

前几年,苏峻在外头做生意,认识了现在这个叫做张蔷的女的,就和昭华离了婚。

这个张蔷吧,一直觉得你嫂子和昭华是闺蜜,原本就对我看不太顺眼,之后她跟着苏峻在一起做生意,有好几次跑来找我办事,那些事情如果是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也就算了,能帮我一定帮,可偏偏每一桩都是要我违反原则的,所以我只能拒绝。

后来,也不知道她在苏峻跟前说了什么,总之苏峻跟我就生分了下来,渐渐变成这个样子。

唉,我和苏峻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这女的起码有一半的功劳。”

陈牧刚才就觉得齐益农不太爱搭理那个叫做张蔷的女人,现在看来,果然没看错。

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故事,真是爱恨交缠了。

齐益农又说:“苏峻这人不是什么坏人,可耳根子软,倒是张蔷的心思挺多的,我刚才看她的样子,好像已经盯上你了,你自己注意点。”

陈牧想了想,点头说:“放心,齐哥,没事,我不傻,知道该怎么做。”

这种人,当然是敬而远之。

反正又不是自己的朋友,而且还没有多少交集,以后不见面,不让他们有机会黏上就是了。

陈牧看得出来,齐益农今天有些郁闷,大概是因为和最好的朋友变成陌路人的缘故。

所以他陪着齐益农闲聊,尽量聊些轻松点的话题,算是把这事儿给绕过去。

两人在酒吧里坐到一点多,才离开。

一夜无事,维族姑娘继续忙着。

陈牧则轻松了下来,亲自到小二鲜蔬的京城分部走了一趟,看看他们的经营情况。

过了一天,张新年告诉他,竟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是润耀集团的总经理苏峻和副总经理张蔷,想约他吃饭。

居然找上门来了?

陈牧有点讶异,真是想都没想到。

人家没有他的电话,也不知道他的行程,能够这么快就找到他住的酒店,并把电话打过来,这就有些厉害了。

不过,陈牧之前听了齐益农的话儿,觉得还是尽量不要和苏峻、张蔷有什么瓜葛,所以他对张新年吩咐:“如果再有电话打过来,你就告诉他们我这两天很忙,没有时间……唔,就是尽量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张新年领会了老板的意思,连忙记录下来,照着老板的吩咐去处理这事儿。

可是又过了两天,张新年打电话告诉陈牧:“老板,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去和那边说了,可是他们有点不依不饶的,今天早上送过来了一张卡片,还有一份礼物。嗯,谭晨发现他们已经派人过来盯梢,估计如果我们还继续住在这里,很快人家就会堵上门了。”

陈牧想了想,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儿,那你帮我和他们约个时间见面吧,吃饭就不必,在酒店里面的咖啡厅约着见一面好了。”

“老板,你准备约什么时候?”

“就今天吧。”

“好!”

张新年答应下来。

晚上,陈牧见到苏峻和张蔷夫妻。

同时过来的,还有苏峰。

“陈牧,你可真是忙啊,想约你见一面不容易。”

苏峻一来就笑着说道。

陈牧点点头,语带抱歉道:“这一次的确事儿比较多,对不起了,苏峻哥。”

苏峻点点头:“明白,阿娜尔院士能成为中科苑院士,是一件大事,你事儿多一点也很正常。”

真是做足功课……

陈牧明白对方是有备而来,很多事情都提前查清楚了。

苏峻回头看了一眼弟弟苏峰,又说:“我听小峰说,你们之前见过面?”

陈牧看了看苏峰,点头:“是,在L市,那一次戚工也在场。”

三言两语,陈牧交代了一下自己和女工程师的关系,算是做了个小说明。

苏峰主动说道:“不好意思,上一次我可能有点误会,说话冲了点,你别介意。”

“没事。”

陈牧摆摆手。

苏峰笑了笑,不再说话。

之前他找人查过陈牧,基本上得到的信息和陈牧说的一样,陈牧就是和嫂子在业务上有往来,所以才有所接触。

至于之前在街上看见他们,只是凑巧。

之后陈牧和嫂子就没有太多的接触了,苏峰也把这事儿放下。

否则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找陈牧麻烦。

至少要找人警告陈牧,没事离他嫂子远一点。

张蔷一直没说话,这时候插话道:“陈牧,我早就听说过你的事情了,你们公司的业务做得很好,就连国外都有人知道。”

一边说,她一边给陈牧递了名片,说道:“我们润耀是做贸易的,国外好几个朋友都问过我你们牧雅林业的事情,我想我们以后或许有很多机会合作的。”

陈牧接过名片,看了看,然后假装很郑重的收起来。

他之前听齐益农说过苏峻的这个公司的情况,虽然说是做贸易的,其实有很多业务走的是灰色地带,甚至是踩线的。

主要还是依靠着父辈和家里留下的人脉,在做着生意。

像这样的公司,小打小闹还可以,要是敢往大了做,最后肯定翻车。

之前齐益农劝过苏峻,可苏峻赚这种顺风顺水的钱太容易,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思路,两人也算是人生理念不太合。

陈牧应付道:“谢谢嫂子夸奖,看看吧,有机会一定合作。”

张蔷看见陈牧说话滴水不漏,转过头看了丈夫一眼,示意他来说话。

苏峻想了想,终于开口进入正题。

相邻推荐: 长生密钥你是我戒不掉的甜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斗破之丹王古河洪荒之圣道煌煌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