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定是最特别的缘分……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这陌生而冰冷的世界,只有薅羊毛赚来的小钱钱,才可以给我带来家的温暖……’

‘现在,竟然有人跟我争夺财富?’

‘是可忍,孰不可忍!’

风曦很生气。

好不容易才把摊子给铺开,将昆仑山中的福利机缘事业折腾的红红火火。

可总是有些刁民,将爪子伸到他的囊中,窃取他的财富。

赚点钱,他容易吗?

这世道……太难了!

风曦勉强按捺住神情的剧烈波动变化,对着那只前来推销的妖微微颔首,欣喜之色开始溢于言表。

“竟然有这等好事?”

“还不速速告诉我在哪里!”

“让本赌神前往那处,大显身手!”

没有呵斥,没有咒骂,而是演绎着一个赌徒的形象。

那妖听了,面色便是一喜。

“您从这个方向,往前直走十里,十字路口右拐,再前进七里左右,能看到一个巷道……拐进去,打头的那家铺面就是了!”

小妖口齿伶俐,将具体的位置地点详细道来。

“好……很好!”

风曦深呼吸,拍了拍小妖肩膀,“我若是发了财,一定不会忘了你,给你包个大大红包!”

说罢,大摇大摆前行,按照那所说路线去走。

他要去考察现场。

看看又是哪个不怕死的家伙,折腾的这门生意?

‘过去几百年,又不是没有眼红过巫族福利机缘投注事业的妖,偷偷摸摸举办过类似形式的运气博弈……可是,最后呢?’

‘哪个挺过了一个月?’

风曦目光幽幽。

‘在洪荒世界,这个行业……可是准入门槛最高的啊!’

曾经有过那样一段时间,一些昆仑山中的强大族群、神朝,垂涎着这聚宝盆一样的行业,躺着都能赚钱,让他们迫不及待投身其中。

坐庄,揽客,瓜分市场。

可惜最终,这有一个算一个,都亏的惨烈,家底都被掏空了。

因为,这里是洪荒。

修为至上。

如果没有镇得住场子的强者,订立下的游戏规则再多,又有什么用?

参与的玩家,压根就不遵守。

你画个靶子,让别人射……可是,对上那些先射箭,再把靶子拆了、围住箭矢的狼人,也只能徒呼奈何。

风曦就是这群狼人中的一个。

那段岁月中,他曾化身千万,掀起了一场浩大的打击行动。

他的境界或许不是特别高超,但是bug一样的战力,兼之先天灵宝在手,保证了不遇到大罗,就是横行无忌的人物。

遇上那些还算遵守规则的庄家,他施展宙光秘法,绝对必中,让之亏损的关门大吉。

而一旦遇上不遵守规则的,他更欢喜——直接入侵,修改结果,让庄家瞠目结舌,赔的要上天台。

什么?

还有出门劫杀的操作?

那风曦也只能是抹着眼泪替天行道,将之背后的势力给击破,把它们的宝库都合情合理的搬空。

正是因为有孜孜不倦净化市场的行为,进一个赔一个,让昆仑山中的万族学乖了,血淋淋的经验教训使他们明白,如果背后没有像巫族这般背景,拥有诸多放眼整个洪荒、古今未来都是最巅峰存在的管理员——大罗,还是别往这坑里跳了。

这是准入门槛最高的行业。

当无数前辈们摔死在坑里后,后人吸取教训,从此昆仑山中天下太平。

而后两百余年,福利事业稳中有进,开开心心的吃着独食。

直到今天,才又有妖来挑战,欲要分一杯羹。

‘让我看看,是哪个小机灵鬼,这样的跳呢?’

……

那只小妖所描述的道路,并不漫长。

很快,风曦就抵达了目的地。

在那里,可见妖满为患,有的是在拼命往里面冲,有的是拿着票据往外挤……非常的热闹与混乱。

整幅画面所描述勾勒的核心,只有一个词——贪婪!

贪婪,使人狂热。

此地每一只妖,都在做着暴富的梦。

——不用辛辛苦苦的去工作、采集、种植,才能换取修行所需,只要运气来了,就能天降横财,获取无数的资源……为什么不参与?

殊不知,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想法,把自身坑上了不归路,最后跌入无穷深渊。

值得警惕。

风曦冷眼扫视狂热的妖群,而后便看向了此地的经营者。

有负责维持秩序的,正在奋力大喊,“别挤别挤,一个个来啊……”

有负责具体操作的,正在忙碌按照客人的要求输入具体号码,太多太多的客人,让它们连汗都来不及擦。

——极限的负荷运转。

可纵是这样,堆积在这里的妖群却不见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多。

太狂热了!

风曦随意读取着附近妖群的心念想法,便大致了然。

实在是因为,那成功的概率太高。

一万个可选目标,一旦选中唯一正确的那注,会中九千倍本金!

这是什么样的概念?

意味着,一万个目标,你去蒙九千个各不相同的目标,只要中了,就不赚不赔。

太让人心动。

想想看,谁会认为自己的脸那么黑,一万个里选九千……相当于十个抽九个,还连保底都不行呢?

那运气得差到什么程度啊?

所以也难怪,这里会热闹到这个地步。

大家都自信,自己的脸一点都不黑,相反还很白。

风曦有预感……不,不用预感,简单想想就知道——等发展的时间久了,这种模式超越巫族管辖的福利机缘投注事业,是必然的。

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所有参与者都遵守游戏规则的前提下。

这可能吗?

总有人想钻空子的。

比如说风曦,还比如说风曦……

“再好的想法,实力兜不住,又有什么用呢?”他摸着下巴,一颗搞事的心蠢蠢欲动。

“让我先摸摸底。”

“如果你们实力不够的话……那抱歉了。”

“过了今天,你们就得破产。”

风曦站在巫族的立场上,无条件打压一切竞争者。

他施展参悟烛九阴祖巫宙光秘典掌握的神通、气运功德系统自带的望气察运本事……一项项手段,让之能追溯这家店铺背后的隐秘。

从何而来?

有怎样后台?

靠山硬不硬?

不硬的话,就打死了啊!

一番手段审查后,风曦长长叹息一声。

一无所获。

宙光根源被错乱,天机窥视被斩断……纵使有先天灵宝加持,依旧什么都看不出。

可这样的结果,却已经无声说明了一种大恐怖。

风曦默默收回原本进去捞一把的心思。

那一双脚,像是被钉子给钉在地上,一步都不能前进。

嘴里发苦,感觉到事情大条,好日子或许要结束了。

“麻烦大了……最不想碰到的对手。”风曦揉了揉眉心,“背后是有大罗的影子。”

“而且,很有可能是代表妖族高层意志的大罗。”

一般大罗,敢在昆仑山这快被巫族彻底渗透的地方搞事、打擂台么?

就为了赚取一些对那个层次来说用处不大的资源?

风曦想来想去,也就只剩下一个能怀疑的对象了。

“若是这般……难怪敢定下这么高的中奖率。”他的头有些大,“恐怕压根就不是为了盈利来的,纯粹是为了堵截我巫族的发展。”

“生生折腾出恶性竞争的局面,损人不利己啊这!”

“本来我取之于妖族、用之于妖族,福利机缘投注行业赚取的每一点资源,都会提供给慈善基金会,到最后会转化成未来大战中对妖族的伤害。”

“现在直接掐住我们的关键命脉……简直就是朝大动脉捅了一刀!”

风曦洞悉这种行为掩藏的险恶用心。

成事不易,可要想坏事嘛?方法可太多了。

相类似的模式,很高的保本概率,一下子就给风曦手下事业予以重创,无声无息间压制。

“我该怎么做呢?”

“同样调高中奖率?”

风曦皱紧眉头,看着那吞吐大量妖灵的店铺,“真的这样做,妖族那边的高层也会笑……毕竟,他们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概率一调高,最后能赚取的资源同样的会变少。

只要风曦赚的少,妖族就满意了——巫族能够搞事的空间,被生生挤压到很小的程度。

不像如今,基金会是那么跳,将鼠族给收买后,还琢磨着向下一个目标伸手。

“调高是不行的……妖族高层可以一点利益都不赚,就为了添堵,我却不行。”风曦长叹,“唉,真是艰难。”

“妖族那帮坏水横流的高层,总是在我前行的道路上添加关卡。”

搞个培训平台,就造谣乱搞雌雄关系。

搞个福利事业,就用同类型的来冲击。

这见招拆招行为,让风曦升起一种想吐血的冲动。

就不能让他猥琐发育一阵子吗?

带着一颗纠结的心,风曦最后看了一眼那家店铺,悄无声息的退走。

凭他自己,是奈何不了这背后的主使者,需要找一些帮手参谋,向祖巫寻求帮助。

……

“会出现这情况,是因为对手变了。”

后土给前去询问的风曦,提供了最准确情报。

这位祖巫,在妖族顶层决策圈中有暗子,干扰大战略规划没那个本事——这需要足够的智商和够低的底线。

但是,旁听却不成问题。

此刻,后土祖巫对着谦恭静立的风曦影像说道,“妖族高层对昆仑山情报工作关注和处理的负责人,已经更换。”

“在此之前,负责这方面的,是白泽妖帅。”

“前段时间,你被造谣、被泼脏水……都是他手下策划的。”

“不过呢。”

“因为一直没什么成果,还让我巫族打开了局面,这位妖帅自觉有负众望,所以……他提议换一位高层来统领,打压我巫族。”

后土祖巫说着,面色逐渐变得阴郁,“工作交接,现在是羲皇出招落子——就在两天前。”

“伏羲大圣?!”

风曦惊呼出声,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头皮发麻,一股寒气从头凉到脚。

若不是要克制一二,免得后土祖巫知晓他暗地里在为轮回搭建防火墙的事,恐怕一句“阴魂不散”都要念出来了。

‘这世界是不是太小了?’

与此同时,他开始反思。

‘为什么,我总是能跟这位大人撞上呢?’

‘好几次了啊!’

第一次,在凤栖山。

第二次,小号见小号……那可怜的九九九,也不知道现在凉了没有。

估计是凉了——毕竟,跑人家小号地盘大开无双,想不死都难。

而现在,更是羲皇大号亲自下场,收拾风曦大号祸害的妖族烂摊子……

三次啊!

风曦都开始怀疑。

他跟羲皇,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最特别的缘分?

亦或者,是最特殊的关系。

这一寻思,让风曦顿生不寒而栗之感。

‘仔细想想。’

‘我的气运功德系统外挂,好像就是伏羲大圣给的?’

‘正因为有这外挂,我才能做到大号小号之间的互相沟通,知道可怜的九九九翻船的事情……’

‘同样也是因为小号的悲惨人生,才决定出去散心,而后最短的时间内知道羲皇入场……’

‘巧合吗?’

‘巧合个鬼!’

‘这特么是安排啊!’

风曦深切怀疑,自己被伏羲大圣给安排了。

从当初赠送外挂的那一刻,一切剧本用巧合来演绎,操纵着风曦的命运。

‘天意……天意……’风曦眼珠转了转,‘我背后有一个暗搓搓潜伏、该放手时放得比谁都果断的炎帝就算了,现在羲皇也插一手……下次就是蹦出个黄帝,我都一点不惊奇了。’

‘曾经寄托炎帝的算计,又被羲皇当棋子……’

‘我一个给后土祖巫打工的小可怜,何德何能被这么重视啊?’

‘估算一下我唯一有的价值……好像就是被后土给稍微器重、并且越来越器重?’

‘如果是这样的话,从唯一有价值的地方考虑……’

‘呃……’

风曦不敢往下想了。

越想越慌。

越想越怕。

炎帝,羲皇……搞不好都对后土有一点想法?

‘不……我不能这么自己吓自己。’

‘巧合……对!一定都是巧合!’

‘没错!一定是这样!’

‘差点忘了。’

‘我能联系上小号,除了气运功德系统的帮助外,还有先天灵宝的加持!’

‘没有先天灵宝,我连门槛都跨不过去。’

‘总不可能是连帝江祖巫都憋着坏、跟羲皇打配合,偷偷摸摸设下圈套,等后土祖巫一头栽下去吧?’

‘没可能的。’

‘不现实的。’

‘十二位祖巫同气连枝,都是盘古大神精血所化,彼此之间是兄弟姐妹,怎么会互相下暗手呢?’

‘又不是分家产,争夺家主头衔……没皇位给他们继承嘛!’

这么一想,风曦就镇定下来,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自己吓自己,真是能把自己给吓死。

风曦自我反省,‘以后不能再这么胡思乱想了。’

‘捕风捉影的事不可做,要脚踏实地,要从现实出发……’

他告诫自己,而后那到了嘴边的猜疑言辞一转,就被收回肚子里,不再向后土祖巫讲述。

没有根据的东西,乱讲是要负责任滴!

猜中也就罢了。

要是猜错了呢?

风曦觉得,都可以猜到后土没好气的批评——“我说你的小脑瓜,怎么那么能联想呢?”

“还有,你是这么自恋的吗?”

“谁给你的自信?就凭你这微末浅薄的修为,跳反背刺能给我带来伤害?”

“一万个你一起上,我一巴掌下去,你就全没了!”

“羲皇他们得多没脑子,才会选你来暗算我呀?”

……

‘所以,就当一切无事发生好了……’

‘三次撞到羲皇手里,全是意外……是真的意外!’

风曦抚平了心中的波澜,收敛注意力,静静听后土祖巫所讲述的一些关于妖族高层的内幕。

“……羲皇接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后土脸上少见的多了一点纠结,“这一位妖皇,非常可怕。”

“请祖巫示下。”风曦神色微动。

“妖族……算了,不说妖族。”后土斟酌着道,“这个阵营存在,不过是白手套而已,用来敛气运的工具。”

“先天神圣,这些根脚诞生于盘古开辟洪荒圆满前的至高者群体,才是最恐怖的阵营。”

“而就是在这样阵营中,羲皇的智谋算计,也是坐二望一!”祖巫凝重开口,“所以,白泽妖帅没有办好的事情,换这一位上……那可就不好说了。”

“这是能一位擅能创造奇迹的存在,阴谋阳谋娴熟至极,还精通下克上,懂乱中取利……越乱,他就越凶残!”后土似有赞叹,似有感慨,针对羲皇,“你在昆仑那里,切记小心行事,不要被之寻到了破绽……罢了,这些跟你说也无用。”

她摇着头,“羲皇无中生劫的能耐非凡,不是你小心防备,就能真的挡住的。”

风曦很尴尬。

后土的说法,像是在宣布他死刑一般。

根本不看好他这回能挡住羲皇的智策攻伐。

好吧。

风曦的确没什么好办法。

他玩人心逐利,羲皇就用同样的操作应对,整一个盗版逼死正版的节奏。

深思之后,风曦吐出一口气,“这样厉害的羲皇,还只是坐二望一吗?”

“那第一的是哪位大神?”

后土笑而不语。

风曦悟了。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