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解释、甩锅、做秀,一气呵成!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松,轻描淡写揭穿巫族筹划的轮回战略,将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之下。

并且,顺便评价了一二。

有想法,胆子也很大。

但要撼动整个妖族的稳固?

还不够。

远远不够。

说话的人很随意,听的人却一点都不舒服。

风曦坐在椅子上,只感觉如坐针毡,心底情绪复杂无比。

忐忑、不忿……

不一而足。

既有对大战略被外人知晓的不安,也有对自身谋划被轻视的不快。

他张了张嘴,就要说些什么——或是直接否认所谓轮回,亦或是反驳松的评价。

只不过当话到嘴边,终是没有说出口,反而是强咽了下去。

取而代之,是一声长长呼气,那是仿佛要将自己心中一切负面情绪给宣泄出去,以冷静心态去重新审视局面。

“呼……”

到了这时,风曦才悚然惊觉,自从这位“松”出现,两人就开始了一场无形心灵交锋……可惜自己之前一无所知,险些让从头到尾被牵着鼻子走,压制于无形中。

好在,眼下他反应了过来,能稳定情绪,铸下防线,重整旗鼓,再来战过。

心智一清明,很多问题就都不是问题。

风曦心态,立刻恢复成了稳如老狗。

一点都不虚,一点都不怕。

他风曦,是被吓大的吗?

‘你知道轮回战略……那又如何呢?’

‘我会担心别人知道吗?’

‘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敢想过,全洪荒的生灵都是智障……那些活过无量时光、见识过无数文明兴起衰落的老狐狸,会一个个全部都智商掉线。’

‘所以,这个战略的设计初衷,就是阳谋。即使现在看着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进行,好像见不得光……’

‘那也不过是为了进行的更顺利罢了。’

避免过早曝光,而非是惧怕曝光。

见光死?

对于轮回大计来说,是不存在的。

只要还有生灵在生老病死的苦海中挣扎,只要还有生灵感受黑暗时代带来的最深沉绝望……它们就会将希望寄托,寄托在轮回的奇迹上。

这是扑灭不了的。

毕竟,你总不能将人家今生的梦想都掐死之后,再把人家对来生的期盼也给消灭了不是?

以风曦的见识来看。

就妖族现在这情况……

‘嘿!’

‘想要不让轮回的梦,扎根在底层妖众?’

‘怎么可能?!’

‘当然,要是跳出个圣皇执政,以无上伟力、无上公心、无上智慧统摄洪荒……说不定会逆转局势,镇压轮回。’

‘可现在要是真出现一位至高圣皇?嗯……我巫族也不用打了。’

‘投了吧。’

‘那没法打。’

‘也没必要打。’

‘毕竟……那是我巫族的立族根基,喊出的口号。’

‘理想上,没有继续征战的理由;现实上,同样没有继续征战的借口。’

巫族的理想是世界和平,人道繁荣昌盛。

现实需求,是人族成为天地主角。

为何需要主角位格?

自然是因为主角能拿到最大的资源,有最好的发展,被外族所尊敬……同时满足了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

可若是这都能被解决呢?

整个世界资源不缺,分配合理,每一个生灵精神无暇,做事待人诚恳尊重……

到了这一步,已经不需要谈什么天地主角,立下象征标杆。

因为每一个生灵,都已经化为了主角!

……

轮回,是阳谋。

从来不惧怕被人知晓。

因为,能克制它的道路很少,要求也太苛刻了。

要来一位无论心灵、实力还是能力,都无双无上的至高圣皇!

这是被锁死了!

当然。

考虑着现实永远比想象更玄幻的道理。

风曦也做好了万全准备。

没看到他给那么多小号发号施令?

深入探索研究圣皇道路对轮回道路的克制,竭尽心力为后土祖巫的轮回大计打上补丁,牢牢设下防火墙。

虽然说,目前光看到了轮回缺陷,没想出什么太好的应对法子……但风曦坚信。

有志者,事竟成!

他一定能为后土祖巫的轮回大厦,打好最坚实的地基!

念头转动间,风曦的心态越发镇定从容。

一如曾经站在台上,对着台下不知道几个还是几十个大罗化身发号施令那样,淡然自信。

“松前辈误会了。”

风曦叹息一声,“什么用轮回计策,抽空妖族底层的战略……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这纯粹只是后土大人悲天悯人,想要做一件有利整个洪荒世界的大功德事件罢了……”他摆出一副很诚恳的面容,“您可千万不能血口喷人呐!”

风曦拒不承认。

在一位来意未知的大罗面前,他谨小慎微,务求一点差错都没有,省得出了纰漏,被人拿去做文章。

“我……血口喷人?”松挑了挑眉,无声轻笑,“可我怎么看,你们暗地里偷偷摸摸的宣传言论,都是在往这方面拱火呢?”

“还有,后土既然有心,为何不立刻去化轮回?也好让众生诚心诚意礼赞,千秋万代福报无边。”

“这些问题?”风曦一本正经,“您看呐……这建设轮回,总不可能是后土大人一拍脑门,想要建一个轮回转生之地,然后就立刻去建的是吧?”

“要轮回的,是渴求这东西的众生,又不是我们后土大人。”

“做为深刻贯彻‘以人为本’思想的我族,对用户体验非常关注……”

“所以在化轮回之前,先进行一下调研……不很正常吗?”

“看一看,广大众生都对轮回的设施建设有什么要求……这体现了我大巫族的慈善精神,要做就做到最好!”

“一开始就确定了施工方案、各项需求,建设的时候一步到位,岂不方便快捷?”

“相比草草建设完工,结果到后面发现,还要进行超大规模的改建重造……好了多少倍呢?”

风曦打着官腔,理由一套一套的,换个人在这里,说不得都被糊弄过去了。

“我们接受广大妖众的建议,聆听他们的心声……这是一种脚踏实地、实事求是的工作态度!”

“只是,可能这样过程中出了什么纰漏,竟让松先生觉得我们是在包藏祸心……对此,我深表歉意,回去之后一定详加核查。”

“如果有错误,我们必然会进一步改善。”

“而如果没有问题,纯粹是松先生的险恶用心……那么。”

“我们巫族,将对松先生进行诉讼、追责!”

风曦义正言辞。

“诉讼?”

“追责?”

“哈哈给!”

松听完之后,拍着桌子大笑,笑了很久很久。

似乎,风曦的说辞是很可笑的。

倏尔,笑声止住,松身形后仰,“凭什么呢?”

“凭这个时代是巫、妖的天下。”风曦沉声道。

他的话音并不响亮,但却有一种莫名的威势。

“凭我巫族有祖巫十二,每一位都是可纵横天地的大能!”

松惬意轻松的神色淡去。

风曦说的话并不怎么中听。

但却是事实。

风曦的实力,自然是不强大的。

但他背后的巫族,却是当今时代的天地双极之一!

除了妖族这样同样恐怖的阵营,哪个单体的大能敢忽视?

或许有那样的人物,可也不是“松”自身。

“你说的没错。”松点了点头,“巫族是有对我追责的能力。”

“但那可是远在天边。”松似笑非笑,“你我之间,却不过三尺之地。”

“那又如何?”风曦深吸了一口气,“我无惧生死——尤其是为了族群大义的时候!”

“未来战火连天,没有谁能保证自己全须全尾的走到时代落幕……可能随便的一场战争,就会让成千上万如我一般的巫殒落在其中。”

“可,巫固有一死,或重于不周,或轻于鸿毛!”

“曦虽不才,可也有忠肝义胆,和一颗野心……试问不周之重,其重几何!”

风曦慷慨陈词,“你我虽三尺之隔,实力有天壤之别……可我也不会堕了巫族声势,不会辜负了后土大人的厚望!”

赤胆忠心、深明大义如风曦,如何会惧怕他人的恐吓?

听着这一番话,松哑然,似乎是无言以对,不知道该如何分说。

与此同时,他一只手不自觉的摸上了悬挂在腰间的长剑剑柄。

若有若无的出鞘一线,落入到风曦眼中,那一线剑刃似有斩断古今永恒的至高锋芒,能击破有无、溃灭诸天!

‘我擦!’

脸色神情庄重无比的风曦,此刻心中直打鼓,乱跳不停,‘这位想做什么?’

‘难道是那种——‘你活着的时候我说不过你、所以我打算把你砍死了再继续辩论’的人才?’

考虑到个人性命,在虚名尊严和未来为族群做更多贡献之间的两难抉择,风曦觉得有必要悠着点,给彼此都搭一个台阶,让双方都能下台,不要将话给说死。

“巫族的名誉,不可玷污!”风曦继续庄严开口,“任何人敢污蔑,都要付出代价!”

“不过……”

“我巫族,也不是那种死较真的族群……我们认可知错能改的道理。”

“追责只是手段……让他人能在这过程中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发自内心的忏悔和改正,才是目的。”

“如果能痛改前非,并且做出相应的补偿……那么前尘往事,可以既往不咎。”

“而且。”

“我大巫族,求贤若渴,对一切有才能、并且没有异心的修士,都愿意敞开大门。”

风曦搭着台阶。

“哦?”松不置可否。

“尽管松先生,对我巫族误解甚大,怀疑我巫族居心叵测。”风曦眨着眼,“但是,您能想出用轮回存在,抽空妖族底层的奇思妙想……”

“实在是让曦佩服!”

他一张嘴,轮回战略设计者的大锅就被甩飞,直接往松的背后安装。

“虽然后土大人心地良善,有为洪荒子民带去福报的梦想……可是,她首先是巫族的一员。”

“若能有公心私意皆能全的两全妙策……我想,后土大人会很开心的吧?”

风曦起身,行了一礼,“松先生有大才,还请入我巫族,为实现洪荒美好的伟大梦想出谋划策,替后土大人圆满宏愿。”

“曦,愿意退位让贤!”

风曦做足了姿态。

连削带打,既保全着自己,还要反手将对面给套进去。

如此转折,纵使是过往经历太多的松,也为之愣了一下。

这神秘的大罗,此刻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

“你在跟我说……轮回战略是我策划的?”

松的眼角抽搐。

“天地良心,难道不是吗?”风曦做大惊失色状,“不管是哪位大能回溯时光过往,查阅过去信息……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关于这方面的话题,是您先开的头。”

“松先生之才智,令曦自愧弗如……不敢贪这份窃天之功。”

他语气诚恳恭顺,但那蔫坏的心思,却被松给看得清清楚楚。

一边吹捧,一边挖坑埋人,这种熟练的手法……

“啧。”松感叹一声,“我却是看错你了。”

“你胆子不是小不小的问题……而是你整个人都坏到了骨子里。”

“松先生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风曦脸上保持笑容,“我代表巫族驻扎昆仑的最高负责人,向来是持身以正,做的好事数不胜数……”

“开办学府,提供就业,慈善公益,拯救族群……此地多少妖灵提到曦,都要竖一个大拇指呢!”

“嗯,开办学府是为了加深与道门合作,提供就业是为了捆绑集体,慈善公益是为了舆论导向,拯救族群是为了让它们卖身卖力……”松连连点头,“干了那么多居心不良的事情,还让人夸赞,你的确值得表扬。”

风曦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

“既然你不想承认,那就算了。”松摇头,“我也不勉强你。”

“你百般狡辩,说轮回战略是我的锅……也无所谓。”松指节在桌上敲了敲,“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想跟你计较。”

风曦缩了缩脖子,不吱声,很乖巧。

“我会来见你,主要是想看看炎帝的小号,会是怎样一个人?”

“还有就是试着通过你,跟你背后的后土谈一桩生意。”

“不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对,就是你听的那样,是寻求合作的。”

“那松先生为什么不去不周山,跟我巫族的祖巫谈?”风曦睁大双眼。

“一是不方便,有个别祖巫看我不顺眼;另一个嘛……你巫族的大船有可能会沉,我怎么敢把自己彻底捆死在上面?”松很自然说着掉节操的话,一点大能风度都莫得,“我得做好随时撤资的准备。”

“所以了。”

“通过间接一点的手段来进行合作,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的。”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