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借你的锅,做我的饭,左右横跳,唯我……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卧底的工作,向来是充满了风险的。

尤其是像少阳帝君这样的做法……一旦被曝光?

妖族高层愤怒下,周天星斗大阵必然展开,有死兆星在头顶闪耀!

风曦琢磨着,那个时候估计是妖族四皇齐至,十大妖帅就位,三百六十妖神隐没,将十洲三岛给围得水泄不通,一只蚊子都休想跑出去!

一尊大能,冒着一旦事泄就会被打死的风险,为巫族鞠躬尽瘁做卧底……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自带干粮的精神巫族人吗?

是那种对巫族理念,抱有十万分支持的理想主义者吗?

是那种对眼下残酷时代不满意,想要竭力教化人道、有最完美品德的伟大神圣吗?

风曦此刻用最尊崇目光,表示自己的敬佩心情。

纵然往日里心中有沟壑若深渊无尽、腹中有黑水若沧海无穷的他,都难免被感动到了。

不过,感动着感动着,风曦敏锐的察觉到一些微妙之处。

正所谓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要是这一位少阳帝君,真的做成了这件不可思议的大事后,凭着手中掌握的仙族,到时候直接跟妖族妥协了呢?

有一句话说的好。

三年又三年,我都卧底到对面的核心了……我寻思着对面的待遇好像更好,索性跳槽算了?

没能彻底抽空妖族中层,少阳帝君干的事情在妖族高层眼里,自然是十恶不赦,是需要被千刀万剐、活活打死的。

可真要让他成功了?

凭借为中层代言的权柄,怎么说话语权也不小了,在整个妖族中都算很重要。

就算事泄,只要表露谈判的想法,彻底跟妖族混……搞不好就混过去了!

毕竟,妖族的高层也会算账的。

干掉一尊顶峰大能,连带着扫灭其在妖族中插手痕迹,将仙族彻底覆灭……要付出多大代价?妖族整体要动荡多么漫长的时间?会不会给巫族捡了便宜?

而要是将其吸纳入内部,不仅仙族的力量还在妖族管辖内,连带着还多了一尊大能。

虽然这位大能,很有些小心思……但是特殊时期,特殊处理嘛!

等干掉了巫族,再来清算……不也可以?

巫族能玩得了大战线的统一,妖族高层又如何不会暂时性的搁置,那并不是最重要的矛盾?

风曦谨慎的使用最险恶用心去揣测,顿时间看什么都怀疑有问题。

‘这一位帝君,说是跟我巫族结盟……但随时局变化,未必就会跟我们走到最后啊?’

‘甚至于,有可能还会玩一手——借锅做饭!’

借巫族的锅,做自己的饭!

单纯凭借少阳自己,想要在妖族里另起灶炉,将中层抽空,转化成仙族,这难度太大,甚至于根本就不可能——少阳自身都承认。

可若是有了巫族在一旁的助攻,明面上的牵制,暗地里卧底的配合……真的有希望成为最高仙王!

这样成就,是少阳帝君直接加入妖族都无法得到的。

毕竟,是抢了太多妖神的饭碗……可能刚有所动作,就被联手抵制了。

‘届时,这位帝君手握仙族,自可待价而沽……不像如今这般,虽是大能,却没什么势力。’

风曦越是寻思,越是觉得其中耐人寻味之处颇多。

逐渐的,眼神也带上几分诡异。

少阳帝君与之对视,眉头微挑,先是有些迷惑,而后很快便明了,洞悉风曦心中所想。

“你在担心?担心我临阵跳反?关键时候翻脸不认人?”

帝君似笑非笑,“你这小子,心思倒还挺多。”

“但可惜,终归是被眼下的地位和格局限制了……纵然有点聪慧,却显得小家子气。”

“要是换成你的上司后土在这里,她怕是二话不说,直接就同意了。”

“怎么会?”风曦惊疑出声。

“因为呐,从领袖身份考虑问题,第一关键不是忠诚与否,而是得失的计算。”少阳微笑,“忠诚这东西,是最不靠谱的。”

“很多时候,看着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价值不够。”

“与其看忠诚,还不如看得失……选择人选,去处理这一件事,做成了如何?失败了如何?”

“像我这一件事……成功了,就是巫族战略上的大胜利。”

“而失败……不管是因为出了差错也好,还是本人最后被策反也罢。”

“那会比现在的局面更糟糕吗?”

“不会了。”

“毕竟说到底,我要折腾的仙族,本身就是人家妖族的东西……再了不起,妖族多一位大能——我。”

“巫族亏了么?谈不上。”

“妖族赚了么?也谈不上。”

“而若是发展到那一步……我才是最亏的啊。”

少阳帝君感叹,“必然面临巫族十二祖巫的集火……这是在找死啊!”

“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阵很恐怖,但巫族的都天神煞大阵又岂是易与?”

“你说,我是疯了吗?”

“会选择这样的死亡方式?”

风曦看着双目清澈晶莹、散发智慧理性光辉的少阳帝君,连连摇头。

他很确定。

这位帝君没有失心疯。

所以,应是不会选择那样惨烈的作死方式。

都天神煞大阵,至高盘古真身……

讲道理。

闯一闯妖族周天星斗大阵的幸存率,都比直面巫族镇族大阵的幸存概率高。

毕竟。

一个是领域群攻型的,一个是单体打击最强!

“我可是很惜命的。”

帝君叹息。

“所以,这种不损人只损己的事情,万万不会去做。”

“你尽管告知你的上司领导,让后土祖巫知晓。”

“我相信,她经过慎重思索、权衡利弊,一定会做出让双方都满意的决定。”

少阳帝君平静话音中,带着自信。

他像是很确定,后土祖巫的思维方式,最终会做出怎样的抉择。

“我明白了。”

风曦郑重的点了点头,对自己作为传声筒、工具人,并没有丝毫不满。

“此事,事关重大。”他起身,看了看周围从双方交谈开始,就被屏蔽隔绝的时空,“贵在效率,且容我暂且告退,上秉后土大人。”

风曦表情严肃,一派尽忠职守的样子——当然,也只是样子。

其心底,已然是欢呼。

‘终于……’

‘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从这位大能的身边离开……’

“好,你去吧。”少阳解开了时空封禁,又抬手一点,一道仙光落在风曦身上——那是一道印记,“带着这个印记,后土自然知道是我本人。”

“届时,她若是有想法,自当请教于我。”

“帝君……您其实可以直接遣化身,跟后土祖巫商谈。”风曦建议。

“我不要面子的吗?”少阳瞥了他一眼,“主动送上门?”

“没要她三顾十洲三岛,我已经很给她面子了……”

“现在走走流程都不愿意的话……那我真的要用心考虑一下,巫族方面过河拆桥的决心有多大?”

风曦干笑两声。

对于这些大人物之间的恩怨纠葛,他实在是没有立场也没有资格去干预,去说些什么。

做好自己的传声筒,就足够了。

他轻手轻脚的走动,就要离开这家茶楼。

不过,没走出几步,风曦就被喝止住。

“站住!”

“咦?帝君有什么吩咐吗?”风曦一头雾水。

“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少阳反问,“你不去结账……难不成要我结?”

风曦脸上露出尴尬神色。

实在是刚才短短时间内,经受的头脑风暴洗礼太多。

让他一时有些迷糊了,跟过往经历混淆。

——想他风曦什么人?

在昆仑山的日子里,因着位高权重,向来只有别人请他喝酒喝茶,何时轮到他请别人?

不过现在嘛……

在一位帝君和善的眼神注视下,风曦很从心做出了最正确选择。

而看到账单的那一刻,纵使豪富如风曦,都有些肉痛的感觉。

少阳帝君,挑最贵的点,那价钱可不低。

只是,转念之间,风曦心态就平静下来。

‘不慌。’

想到身上的帝君印记,想想与少阳谈话涉及到的大事……

那可是关系到整个巫族未来的战略规划啊!

这样一来……不就成了公事吗?

那么,他风曦为了公事,请人喝茶……事后,走一下集体的账务,也是正常的喽?

‘唉。’

‘我真聪明。’

风曦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心底无下限,万事尽从容。

……

少阳看着满血复活的风曦背影,摇了摇头。

这位要干大事的帝君,此刻并没有急着离去,反而还是在原地坐着,悠然品茗,仿佛一切红尘喧嚣都远离他而去,享受大自在,大宁静。

直到半晌后,这份宁静才被打破。

有两尊气质超然的仙神,联袂而行,径直在少阳的对面落座。

他们所过之处,时光凝滞,岁月断流,这片时空都被切割出了常规常理之外,不在天意注视之中,是命运、是天机的禁地。

如斯鬼鬼祟祟的行为,一看就能知道,是要谈些什么不能见光的生意。

“伏羲。”

“白泽。”

少阳帝君率先开口,道出来者的神名,“你们来了。”

那两尊仙神,赫然是整个妖族中最尊贵的那批人!

羲皇!

白泽妖帅!

这场面很惊人。

在少阳帝君要确认跟巫族合作关系的时候,又跟妖族的领袖者见面……

风曦若是还在这里,说不得汗毛都要竖起——被惊的。

“你先前神念邀请,说是有大事相商,我们如何能不来?”白泽笑道,“就是不知道,少阳道友不在十洲三岛享福,如今又策划了怎样的大事?”

“自然是关于巫妖大劫的大事。”少阳帝君漫漫而谈,“若非如此,如何会邀请两位呢?”

“而两位可知否?”

“如今妖族,看起来是阵营庞大,底蕴深厚,不可一世……实则已到了最危险的关口,有破灭之危!”

少阳沉声道。

“道友说笑了吧?”羲皇眸光微闪,“为何在我看来,眼下妖族稳的不得了?”

“抓着一手好牌,占据着最大主动权。”

伏羲反驳少阳,白泽听了,在一旁连连点头,表示他也是这么认为滴!

“两位道友,何必故作不知?”少阳微笑,“不要跟我说,以两位智慧,看不透妖族内部的重重隐患。”

“的确,隐患是有一些。”羲皇淡然道,“但是,并不致命。”

“是啊,并不致命——可放在特殊的时候呢?”帝君摇头,“有巫族在那站着呢。”

“他们走得是正确的道路,进行最高效的发展,更何况除此之外,还在不断寻求出击的机会。”

“轮回战略,抽空妖族的低端力量,并且往中等盘面掺沙子——想必你们都已洞悉。”

“如果巫族持之以恒的耐心发展经营,不断扩大盘面,逐步构建大区域同盟,攥紧出一个凝聚无比的拳头……妖族还能收拾得了他们吗?”

“当然能。”白泽妖帅冷声道,“妖族那么多年的底蕴积蓄,并不是摆着观赏用的。”

“就算巫族发展的效率更快,可我们纵然只是吃老本,依旧能维持最强地位。”

“更何况。”

“我们也不会给巫族那边一直平稳发展的机会——即使不爆发大规模对抗,从一些侧面领域敲打敲打,难道还做不到?”

“成事不易,坏事却不难。”

白泽妖帅与伏羲大圣,一个个理智冷静,丝毫不受少阳帝君的话术影响。

纵使他说的天花乱坠,只要没有见到兔子,两位做妖族战略规划的,根本不撒鹰。

“……”少阳哑然,“也是。”

“你们的牌面太好了些。”

“不过,跟那样耐心种田到最后的巫族开战,你们纵然能确保妖族的胜利。”

“可是,最后的胜利果实,还跟已经算残兵败将的你们有关系吗?”

“你们真的愿意,从此之后,就屈从于鸿钧的领导下?”少阳帝君的语气意味深长,“你们要建妖族的天庭,还得找鸿钧去申请报建。”

“为什么,不考虑圣心独裁,把天道给扳倒?”

“用最快的速度、最小的损失,将巫族给踢出局,然后跟鸿钧打擂台……岂不美哉?”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