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自圆其说,风大忠臣,平步青云!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这孩子,最争气,最努力,最有志向……”

留言的声音里,是满满的温暖笑意。

提到后土,这一位主导了风曦诸般意外遭遇的幕后者,那情感显而易见的不同。

那仿佛是对自己最钟爱女儿的吹嘘赞赏——

自家的小棉袄,一定是最棒哒!

“她很器重你……而且,在她创业打拼的过程里,我也不好强势主导她的意志。”

“所以呀,只好选择一个勉强合适的人选,默默的站在她背后,去辅佐她。”

“她想要争天下,那我就送出半份攻略,给她打造一个最坚实的后盾……”

风曦恍然间明了。

因为有后土器重,并且参与轮回阴德之道的建设,因此他才侥幸有了这一番天大的机遇。

一位大神,疑似是那开天辟地的盘古,对自己的女儿后土呵护备至,用心至此……真可谓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风曦的脑海中,那画面感顿时有了——

一个慈祥的老父亲,暗中宠溺看着自己活蹦乱跳、有雄心壮志要闯出一番新天地的女儿……

并且,考虑到帮助她竖立起最强大的自信心,从不当面指手画脚,而是在背后安排好各种准备与铺垫的工作。

——就为了有朝一日,当女儿后土志得意满跑到自己面前吹嘘个人成就时,含笑望着她,然后默默将做过的一切事情罗列出来。

给一个惊喜的同时,顺带进行一次注定记忆无比深刻的人生教育。

这叫什么?

这叫父爱如山!

充分体现了一代大神人物的教育观念,先进开明,没有一丝一毫的封建大家长作风。

风曦此刻动容感叹——等后土祖巫事后知道了实情,还不得激动的语无伦次、热血上头?

“可是……五德之道,玄奥无穷,恐非我所能圆满。”

风曦忧心忡忡。

他怕。

怕自己耽误了后土祖巫感受父爱和受教育的机会……那就是罪莫大焉了。

“何不暗中安排,巧合之下使此道为后土大人所得,让她能用此道成就伟业……不一样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

风曦很诚恳道。

不过,这个建议给否决了。

“小后土有自己的道,终极成就不比五德并举差丝毫。最关键是,她快要走完了……再改道,得不偿失。”

“而且就心机性格而言,她不太适合当皇者……未必能成就五德圆满。”

“唉……这五德的道路要求,也不低。”

“为小后土效力的人才,适配的没几个;而放眼洪荒,或许适合的人选不少,但却没有对小后土的忠心,并且能站稳族群立场——心不诚,何以称圣为皇?”

或许,正是因为经过了诸般考核筛选后,从矮个子里挑将军,风曦才脱颖而出,担当重任。

这些年来,他干的实在是不错。

有那么一点领袖皇者的心机性格,将厚黑发挥到极致。

况且再怎么说,风曦也不是没有背景。

那样大一个炎帝……不是不存在的!

风曦挺直了胸膛,斗志昂扬,面对上级领导的父亲的审查和表扬,立下军令状,将来必然肝脑涂地,为后土大人效死!

“大神请放心……曦定然不负厚望!”

“呵……但愿如此罢……”

那幕后主使者的声音,终于是彻底沉寂下去了,再未响起。

“大神?”

“盘古大神?”

风曦试探的呼叫着。

但,他拨打的电话已被挂断,且再没有接听。

或许,这很可能是盘古的大神,也是很忙的。

种种说法,盘古殒落在开天辟地过程中……不过那等境界高深莫测,死了活、活了死都不足为奇。

只是既然有那样说法流传,可见此中定有隐秘,难以现身长存。

“呼……”

风曦彻底放松了自己紧绷的神经。

虽然这一次,他收好处收到手软……但是,承受的压力也一点不低。

“好在,我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处境是怎么回事……从此之后拨云见日,不用再那么自责和纠结了。”

曾经,风曦以为自己被设计,疑似踏上一条背叛后土的道路。

毕竟,看羲皇给优待、帝江给关照,身上来历不明的外挂——像那莫名奇妙成就的盘古法相。

风曦终日里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然后现在好了,事情真相水落石出,一切问题都有了答案,有了解释。

很可能就是盘古的伟大存在,默默营造了这一幕幕,全是为了后土好!

——如父亲对女儿,怎么会有危险用心呢?

风曦认真脑补着,揣摩一个个牵涉到此中成员的定位。

“帝江祖巫,显然是知道这些内幕的……做为后土大人的兄长,他领悟了其父亲的意志。”

“而且跟盘古大神同样心思,怕妹妹/女儿生出别苗头的心思,只是暗中配合。”

“羲皇……也应该是知情的。”

“毕竟这位皇者是以天机术数,从而举世闻名……而天机是什么?”

“洪荒世界,还有比盘古大神的意志更大的天机吗?”

“想来这位圣皇,洞悉了盘古大神的意志,于是顺水推舟,做了一回工具人……”

“唔……至于那气运替死的秘术?”

“当是防范娲皇的……亦或者是炎帝?”

“整体看下来,应该就是这样没错了。”

风曦回首往昔岁月,却是觉得曾经的一切迷雾都散去,有豁然开朗、一览无遗之感。

真相,便是如此!

自觉洞彻了真相的他,从此之后再不会用犹豫、纠结的心态,去面对后土了。

他是忠心的!

是得到了认可的!

问心无愧!

‘从今天开始……’

‘我将甩脱一切心理包袱,轻装上阵,全力以赴!’

‘不就是五德并举吗?’

‘如今三德都准备好了,只差阴德与福德……甚至后土大人鼎力支持轮回工作,让我看到了阴德的一片衣角。’

‘此事,大有可为!’

‘何况就算失败,也没太大后果?’

‘成功了,直接走上人生巅峰!’

‘公事、私事完美融合在一起,个人抱负和族群需求的高度重叠……’

‘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推诿呢?’

风曦脸上泛着神圣的光彩。

整个人更有动力,更有激情,为了巫族、为了人族的事业而奋斗!

路过看到他的小巫,一个个都有些莫名奇妙。

“这家伙,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吗?”

玉宸看向侯冈。

“不见得……也有可能是吃错药了。”侯冈表情郑重。

“你们少在这里议论了。”西灵施施然从不远处走来,“这家伙许是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又或者是猜到?”

“知晓自己马上就要高升,所以现在在傻乐呢。”

“诶?高升?”画师从一个角落中溜达出来。

“自然。”西灵道,“当年,后土祖巫在洪荒的地图上选中了昆仑,批准认可风曦在这个地方执行特殊行动模式,并且为之背书作保,调动各方面的资源和人力配合。”

“要是出了问题,祖巫脸上无光,风曦更是得被打上眼高手低标签……可一旦成功,做为对等风险的回报,收获权势利益也很正常。”

“这一次,妖族被迫率先动用周天星斗大阵,证明‘都运会——轮回’战略的正确性,是在巫妖双方博弈天平上有一定份量的筹码。”

“既然如此,做为整个战略规划的起草人、主要执行人,他肯定要被请回去总结心得,将成功经验书写,用以在未来指导相关方面的工作。”

“为了匹配话语权,升职不是很正常的操作吗?”

“从此以后,他负责的就不是一个昆仑的战略,而是整个洪荒的同类战略,进行调控规划……这权柄上,差不多等同一般大巫了。”

西灵总结。

“处理整个洪荒的问题……哪怕只是做为顾问,也不是他能够彻底玩转的。”侯冈眸光一动,“怕是要先在大本营中熬个几年,先挂个虚职,多看多听,培养高屋建瓴的视角,有足够的大局观。”

“你说对了。”西灵有些讶异,随后微微点头,“风曦身上,不是还有个商盟之主的头衔吗?”

“回去后,用这头衔做跳板,会给安排一个高层认可的正式身份,去透过各地的物资走私……不,批发情况,深入了解洪荒的大形势。”

“毕竟一定程度上,经济基础是决定上层建筑的嘛!”

“卧槽……好羡慕!”侯冈双眼有些红。

蓦然间,他对那些族内上蹿下跳、要彻底摸走商盟之主权柄的家伙感到悲哀。

折腾了半天,笑到最后的却不是他们。

西灵耸耸肩,没有多在意,只是道:“等这都运会结束,来表彰风曦功绩的人,差不多也就到了。”

“等他走了,以后昆仑这里的工作就落到我们身上。”

“那都是小事。”侯冈兴致缺缺的回道,“照着流程来便好……多大点事?”

……

当妖族的高层不再做无用功,都运会的画风立马就变得正常起来。

没有动辄出现的超进化,没有根本不讲道理的顿悟……参赛人员的表现,全都被幕后大黑手给安排的妥妥的。

风曦,笑到了最后。

当都运会闭幕的钟声敲响,他长长吐出一口气,露出得意神情。

“巫族参赛成员的表现很优异,无比良好!”

他兴冲冲对着自己的小伙伴们说道,“全部赛事的最高奖项,我们占了绝大多数!”

巫族,本身便是敢以一族,抗衡整个洪荒所有顶尖妖族的强横族群。

当这样力量,投入到昆仑山中……哪里是这一地的顶尖妖族族群能抗衡的?

打出绝对优胜的成绩,并不足为奇。

没给把所有冠军都给包圆了,也是因为这里的顶尖妖族的确有几分刷子,守住了最后的一块遮羞布。

只是大局势上,巫族也已经达到了目标。

“我们已然展现出巫族足够优秀的地方,让很多族群崇拜——最起码是不可避免的被我们影响,接受我巫族的文明浸染,三观熏陶。”

“除此之外,暗中拱火大获成功,让原本互相敌视的族群更加敌视。”

“至于背地里的轮回战略实施,更是使种子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总体而言,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

风曦语气激昂,近乎是呐喊。

奈何,台下应者寥寥,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疯狂加班、日夜操劳后的疲惫,半点都不想搭理上司领导。

风曦略默。

而后,他大声道。

“为了表彰大家做出的贡献,今年的奖金我私人决定,按一百倍来发!”

“现在就发!”

“还是那最顶尖、高层通用的奖金!”

风曦“吭吭哧哧”的搬出一口箱子,随手打开,顿时璀璨金光充斥了所有人视线。

呼吸,在此刻停滞。

咽口水的声音,此起彼伏。

下一个瞬间,欢呼声响彻了殿堂。

“风曦领袖最伟大!”

“风总长英明神武,功盖千古,德传万世!”

“风大总长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千秋万载,一统洪荒!”

“……”

大殿之中,一时被喜悦的气氛给充满。

很多小巫口不择言,根本不过脑子,想到什么好话就说什么好话,各种各样的溢美之辞都往风曦身上套。

——连一统洪荒都出来了。

风曦瞅着目光泛红泛绿的员工们,暗地里摇头感慨,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批判。

‘唉……这一个个,都钻进了钱眼里!’

‘刚才还没精打采,现在一说奖金,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般模样……’

‘这让我感到何等心痛!’

‘就没有一点舍己为族群、彻彻底底热爱工作的无私奉献精神吗?’

‘看看我!’

‘我都决定了,余生为人族事业奉上一切,励志要为人族铸就永恒根基……’

‘这是怎样思想精神上的差异?’

‘天壤之别啊!’

风曦心底悲叹,是对族群不良风气太盛的哀伤。

——绝不是心痛要收买人心、导致小钱钱没了太多的悲伤。

钱财,乃身外之物!

他风某人高风亮节,又岂会因此失神痛心?

‘唔……’

‘等我回去之后,就去找后土大人报销……也不知道她给不给通过?’

风曦看着自己撒币后剩下的可怜小金库,如是决定。

而很快,他就等来了机会。

大巫“牧”站在殿堂门口,含笑看着他。

“风曦。”

“来……”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