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洪荒诸神最崇高,伏羲一力挽天倾!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罗睺魔祖,神通广大,用心险恶。

轻描淡写间点化数百上千的大罗遗留——先天不灭灵光,让这些战死在本纪元中的天意再现,且是以魔道生灵的面目!

更可怕是其用心,一个个使用跟现今还存活先天神圣颇有关系的名号,俨然要以假身取代真主行走世间……令神发指!

本来,跟曾经的战友生死相向,已是让在场诸神伤透了心。

眼下再来这么一手……

无怪元始天尊那般愤怒,不复原本有道真修风度,视死如归的去疯狂搏杀。

这是赌上了责任、友情、荣誉、自我的终极一战,是对毁天灭地极恶魔祖的最坚决抵御和抗争!

而元始,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道德天尊、灵宝天尊、女娲至圣、鲲鹏大圣、红云神圣……尽管他们状态都不好,可现在却是全都置生死于度外,血战群魔!

道德天尊,敌住了太上天魔主。

须弥山的主人怒目,血拼大自在天魔主。

鲲鹏大圣的翅膀没了,被一种诡秘的力量抹消,但他仍然挣扎着鼓捣出一双血翅,与尸鲲天魔主厮杀。

……

到最后,即使连出气多、进气少的少阳帝君,都仿佛是诈尸还魂,靠一点执着念头站了起来,拖着伤残破损的躯体在征战,拖住了一位天魔主。

尽管在交手的刹那,他就被击飞,神血洒落星海,每一滴都是那样晶莹,美丽而又让人伤感。

目睹这一幕,那些还勉强在纪元大劫中苟活下来的生灵,一个个都泣不成声。

他们看着,少阳帝君倒下了,又重新站起,来来回回一千多次……何等的悲壮?

众生在衷心祈愿,那守护洪荒世界的神圣们,能战胜邪恶的大魔头,取得最辉煌的胜利。

当然。

有战况焦灼如道德太上、元始原始这样难分上下的对手组合,也有像少阳帝君这样凄惨悲壮处境的大能,自然也有光辉灿烂、展现神威、书写胜利华彩的无上巨擘!

比如说——

女娲!

这位往日里尽显慈悲的专注洗地、不参与霸权争夺的大能,此刻真的是神威无量,风采无双。

她虽是女神,可战力却是让世间九成九的男神都汗颜。

太能打了!

以一敌二,压制两位魔主——黑日天魔主、造化天魔主,并且连出重手,将其中的那黑日天魔主打得狼狈不堪、左右逃窜。

造化天魔主见势不妙,立时对黑日天魔主施以援手,想助其脱离险境。

可惜,女娲至圣料事如神、料敌机先、足智多谋,一切局势变化都是胸有成竹,造化天魔主的行动全在她计算中,反还趁着这机会让两位魔主作茧自缚,最终重创黑日天魔主!

这样的闪耀瞬间,可谓是对整个战局的最大鼓舞,让诸神看到了曙光。

“大家不要放弃,胜利必将属于我们!”

女娲至圣看了一眼跟罗睺魔祖死战、无力他顾的鸿钧,当仁不让承接此地诸神的领袖工作,“这些魔物是被混沌魔神诡异神通转化而成,战力虽强,可却是在大罗权能运用上有缺陷,时间空间的细致处理有不足!”

娲皇功参造化,聪慧无双,最短时间内破解了部分混沌魔神神通的奥秘,于关键时刻有关键发言,为诸神指点迷津,扫清了通往胜利前路的阴霾。

“拉扯对手,将战线延展时光,分割击破……大家注意互相支援!”

一位位历经诸般血战后,至今还活着的大能精神一震,顿时很有默契的互相配合起来。

“我来打开时光根源,堆叠变数!”烛龙大神蛇身曲折,首尾相连,恍惚间有奔腾的时光长河显化流淌在苍茫宇宙,淹没了红尘世间。

这一刻的洪荒天地,陷入了最奇诡的境地,过去现在未来重叠,无数种时光可能拥挤在一起,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上演和发生。

以烛龙大神在时光领域上的造诣,以此大道成为当世最顶尖的强者之一,放手施为下,即使大神通者都不能忽视,要被影响。

当然,这影响的时间不会太久——实在是对面的阵营太豪华,八十一位天魔主一旦共同发力挣脱,一个烛龙无论如何也挡不住。

可是,他还有队友!

“嗡!”

一位在虚空领域登峰造极的大神通者出手,一片片虚空延展、褶皱、断裂,苍茫洪荒形象大变,虚空寰宇膨胀至极,主宰了战场,分隔天魔主、魔君之间的联系。

时间、空间,双重领域的完美配合,覆盖打击……这显然是听从了女娲的指挥,欺负对面在大罗权能上的应用瑕疵。

大罗者,无尽时空永恒自在。

可如今的那些魔物本质不变,使用上却是新手,因而有了破绽。

有了破绽……是会致命的!

“呼!”

幽幽清风吹拂而起。

鲲鹏大圣嘴角溢出鲜血,但面容坚毅依旧,有一种大义凛然、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神采气魄。

他化作人身道形,那袍袖鼓动间,便是清风的来源。

这风,初时还很缓和平静。

可一眨眼,清风就变得凶残、狂暴,到最后,裹挟浩瀚岁月伟力,化作无边巨浪拍击而下,拉扯诸多魔主、魔君,让这些魔物在被一时切断了联系后难以做出最果断攻伐行动,直接用恐怖力量一起轰击岁月长河、虚空寰宇,打穿枷锁囚笼。

实质上,这等若是以自身为牺牲品,替代烛龙和那位虚空道的大能吸引火力,在对数百魔君、八十一为天魔主大喊——

“向我开大!”

他的要求被满足。

只是刹那,鲲鹏大圣立身之地的时光、虚空,便被上千道追溯因果的绝世杀招湮没,化作了绝对的虚无。

纵然鲲鹏是一尊顶尖大能,直面这样火力,也只有不得好死的下场。

那绝强的伟力,即使鲲鹏大圣将大罗权能玩出花来,游走无尽时空,化解杀伐……也无用。

全被追溯着,击灭了自我意识,直接失我!

一位大神通者,惨烈战死当场!

鲲鹏大圣的先天灵光彻底黯淡,神圣真身法体也显露出来……那叫一个惨。

大半鲲身都没了,只有一个失去了生命活力的残缺鱼头,圆睁双眼,瞪着高空,至死也没有瞑目。

看着这幕的神圣大能,一个个面带悲伤。

这是在为战友的殒落而伤感!

情感丰富如女娲至圣,眼角都有泪光垂落,一直垂落到嘴角……最终,她摇了摇头,闭上了双眼,像是不忍心再看到这样的惨烈画面。

最终,在诸神哀伤的心绪下,那岁月的浪花轻轻一卷,鲲鹏大圣的残骸消失。

那鱼头,也不知道去向了何方。

先天神圣,与混沌魔物的争锋,就是如此的残酷。

纵然是大神通者,也不过是这棋盘中兑子的筹码。

不过,鲲鹏的牺牲付出并没有白费,给诸神争取到宝贵的战机。

时间长河,虚空寰宇,一位位先天神圣将自己的权柄附加其上,进行加密。

三清天尊携手,一个书写开辟,一个演绎存在,一个奏响终结……他们本身便代表了岁月的一种宏观的表现,让时光的变数于此激增,让被封锁在其中的魔主魔君们杀出来的速度大大减缓。

红云神圣演绎他的云之道,聚散无形,变化莫测,让变数的存在更加模糊,介于有无之间。

……

擅长信息攻防博弈的大神通者们,率领着上千的普通大罗,封镇诸魔。

他们搭建出了一条时空上的伟大长城造物,还是闭合成环的,在这圈子中欺负攻城手段稍逊的魔物们。

与此同时,那些有另外特长的大能也没有放松,各自展现玄奇手段,攻伐降魔。

“嗡!”

一团明净佛光闪耀,照见本心,镇压魔念……一个宝相庄严的光头神圣盘坐于虚空中,身躯上有焰光在灼烧照射。

佛光灿灿,对魔物有专攻特效,一些普通的魔君,几乎被净化当场。

“唵呐嘛……”

对抗时空封锁、忙碌着解密的几十位天魔主中,有人见此面露忿怒,冷冷念诵出诡异魔咒。

——大自在天魔主!

他的每一个音节,都引动了苍茫洪荒天地的诸多大道,并且引导着坠向黑暗与邪恶。

浩瀚山河、无尽时空,这一刻有太多生灵自发坠入了魔道,疯狂肆意的行诸般大毁灭之事。

光头神圣见此,目露慈悲,脸上泛着大觉悟、大解脱的光芒。

“我做佛时,天地为净土,使一切众生得享福报……”

幽幽轻叹声里,这位神圣的形体由璀璨逐渐虚幻,内中隐隐显出十八颗光灿明亮的舍利宝珠。

宝珠迸射光华,照彻无穷远尽时间空间,刹那的炫目,净化了大自在天魔主扩散的魔念,让洪荒中遍布的邪祟为之一清。

“呃……咳噗!”

大自在天魔主神通被破,顿遭反噬,大口咳血,双眼目光时而涣散,时而迷茫。

当涣散和迷茫散去后,不知怎的他身上燃起了火光……那是佛焰。

佛焰在他的身上,越烧越猛,无论怎样都无法熄灭!

“好你个接引……竟是盖过我一筹。”

大自在天魔主冷哼,“不过,我还会归来……有朝一日,我必踏上须弥,与你论个佛魔高低!”

“我若赢了,当血洗你须弥净土,复刻罗睺魔祖上演的千佛寂灭!”

“贫僧随时恭候。”接引古佛虚幻的双手在胸前合十,话音无悲无喜。

相比心底犹有不甘的天魔主,这位踏上了寂灭道路的古佛是那般镇定从容,恬淡自如。

当身上的佛光将熄灭,不朽的金身被焚烧一空,只剩下十八颗舍利子后,他虚幻的面容上露出最后一抹笑意,拿捏着舍利子,往那时空长城上一抛。

顿时,这座长城更是流转至高气息,永恒不磨,能承载更强大的力量打击。

一位又一位擅长战斗、攻击力强横的大能,如金母元君、斗姆元君……都立身在这长城之上,凭借绝对的主场优势,对其中的魔物进行分隔、运动绞杀。

牺牲了一个个战友,才奠定了这优势……他们怎么敢有半点辜负?

一时间,个个都杀到疯狂,普通大罗借着主场优势拖住对面的天魔主,大神通者彻底放下颜面,下重手斩杀对面的魔君。

但见金乌展翅,托举大日坠下,立时焚杀两尊顶尖魔君……

有古神面容沉毅,高举长弓,满弦而射,裂杀一位魔君于虚空……

战到疯!

杀到狂!

魔君殒落以百计。

就连天魔主,也有二十几位在神圣大能的联手合击下,受到了严重的伤势。

当然,天魔主们自然不甘心局势的逐渐恶化,在酝酿着组织反击。

——随着时间越久,他们像是越适应大罗本身的权能,从之前的生疏期过渡过去,走向了圆满。

最重要的是……

罗睺魔祖看不下去了。

他本是在疯狂拆家,指望摧毁洪荒世界,让自身毁灭大道彻底圆满……可奈何鸿钧的实力丝毫不比他差,更有多到让其羡慕嫉妒恨的先天灵宝,各种手段繁多,硬是牵制住了他,让他寸功未立。

前脚才拆了十分之一,对面后脚就给修好了……这还毁灭个鬼!

于是,他便将希望寄托,等待手下驰援,打破僵局。

奈何,手下不太给力。

被先天神圣阵营给圈踢——真·圈踢。

魔祖微微变色。

要是这些手下完蛋了……

下个被圈踢的,不就成了他?

不可容忍!

因此魔祖拼着受了鸿钧一击盘古幡,抄起了一根色泽黝黑的战枪,用力一掷!

“哧!”

无坚不摧的锋芒,弑杀诸神的霸道,名为弑神的战枪射向了宏伟壮阔的时空长城,要将之击穿摧毁!

“咔嚓!”

在诸神痛苦和绝望的目光中,战枪锋锐无边,所过之处尽皆破碎瓦解。

与此同时,感应到契机出现的魔主魔君们,面色大喜,毫不犹豫的动用最强大神通,要杀出一片新天地!

里应外合,战局崩溃便在眼前!

而也就是在这一刻。

在这最关键、让看戏的风曦都紧张起来的一刻。

不周山中有一位神圣走了出来。

他披着最绚烂的华光,璀璨而耀眼,静静挡在了神枪的前进刺穿道路上。

如同是一位……

最完美的救世主!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