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魔祖:我要改过自新,将功赎罪!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是那个剑阵么?”

截运和末运两位道主大能,彼此对视后,异口同声的反问。

“不错。”

风曦淡漠回道,“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值得我取用的。”

“也是。”几位道主都很赞同的样子。

看来,他们很认可“气运道主”的强大。

“这,简单。”

截运道主轻笑一声,“等下一次,或者是下下次的紫霄宫分赃大会上,那鸿钧道祖愉快开心、喜极而泣的把所有先天灵宝分发下来,我拿到那东西……道友随时可以来取用。”

风曦听得一愣。

鸿钧道祖喜极而泣?将自己的财产宝贝全分给别人,还会那么开心吗?

毕竟,这可都是先天灵宝诶!

每一件先天灵宝,都是一位大罗全部的道果精华,是一道先天不灭灵光!

换作是风曦,肯定是不会那么大方的……谁敢染指他的小金库,绝对要跟之玩命。

了不起,用这些先天灵宝所代表价值,成立一家庞大无比的天地银行,然后把先天灵宝放在保险柜里,做为压箱底的财富,亦或者是银行信用的最坚实担保,从而运转洪荒的整个大市场……

可道祖鸿钧,却能这么舍得……

‘吾不及也!’

风曦心底暗叹。

只是,他刚刚感慨了不过刹那时光,便看到其他几位道主个个忍俊不禁的笑容表情……

他顿时明悟了。

这背后,一定是有着什么他所不知道的故事存在,牵扯到一些顶尖大能众所周知、普通大罗全然不知的秘密。

就如风曦现在所在的这片时空禁地,镇压魔祖罗睺。

‘或许,这会涉及到天道、道祖、古神大圣之间最深的牵连羁绊?’

他隐隐有些猜测。

可惜,不得不憋在心底,好好扮演前任气运道主,语气很低沉说道:“我不是简单的借用。”

“而是要它展现出,最完美的姿态。”

截运道主错愕,而后眉头皱起,“这个,我就不太行了……还得看末运道友的。”

他看向末运道主。

这位神似罗睺魔祖的道主略微沉吟,“你是想要我研究出来的那部分最核心技术?”

“怎么?不行?”风曦淡淡道。

“倒也不是不行……”末运道主连连摇头,“只是有些奇怪道友的行为。”

风曦心脏漏跳半拍,担心自己演戏演穿帮了。

“那剑阵虽然说攻击力强大,但再怎么样也是比不上完全体的开天神斧……”末运道主有些困惑样子,“以道友身份,大可借来三件开天至宝,重铸开天斧,展现至高神威。”

“何必需要一座只有在无量量劫那样终极毁灭加持下,才能与之较量、一较高下的剑阵?”

末运道主说的话,每一个字都如惊雷般,在风曦心头激荡不休,听得他头皮发麻,难以自己。

‘前任道主,排面那么大的吗?开天至宝都能说借就借,开天神斧说重铸就重铸?’

‘这真正管钱管经济的,就是了不起……这都快跟盘古大神肩并肩了吧?地位身份丝毫不比道祖差,真不愧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大佬牛逼!大佬霸气!’

风曦是很服气的。

同时,也让他这个顶班上岗的,有些心虚,有些惶恐。

只是,一颗大心脏还在支撑着他,让他继续演下去。

好在,风曦是天生的演技派,各种演技信手拈来,能化解眼下的危险局面。

于是,几位道主便听到这“气运道主”有三分感慨、三分怅然、三分无奈,最后再加一分往事随风去、莫在留恋之的解脱放下语气,话音很轻很轻的说着——

“不用开天斧,自是有我个人的原因。”

复杂万分的情绪,浓缩起来就是——

你们去猜吧!去脑补吧!

几位道主都懂了。

至于他们懂什么,风曦就不晓得了。

他只能看到这几位大能露出深深同情的脸色,不时叹一口气,像是很能设身处地站在风曦立场上,对往事感慨万千,话到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无言以对。

风曦斜眼看着他们,心底暗暗的揣测和评估,‘嗯……这都跟我一样,也是在演。’

‘这一个个惋惜同情的表现,都没怎么深入眼底……能有个五分的真诚,都是了不得了。’

‘唯一一个多点的,心有戚戚然的,就是截运道主……剩下三个,不说也罢。’

塑料般的友情。

这是风曦对五运道主之间关系的评价。

当然他这个假货,是万万不会戳穿的。

他只是保持着原本的情绪和语气,缓缓说道,“至于剑阵的威力……届时,自会有最合适的舞台,供其发挥。”

“如果,有用到它的那一天。”

风曦幽幽轻叹,“无量量劫……呵!”

“道友何意?”

几位道主的脸色都变化了。

风曦只是道,“很多人都以为,这劫数或许很遥远……我却担心,它很快就要到来。”

“所以,预先准备一手……也不为过罢。”

“嗯?”杀运道主皱眉,“道友你竟然对巫妖分赃火并的行动,抱有这么悲观看法?”

“可是……也不应该啊?”劫运道主跟着说道,“无量量劫的说法,还是我们这帮人默契造的谣言,放的风声呢……就是为了诈唬提醒人道苍生,还有那些普通的大罗——远虑在此,且行且谨慎!”

“都说无量量劫,洪荒毁灭……但真实情况,洪荒宇宙本身便是一颗完美无瑕的大罗道果,贯穿了有无,超拔于永恒!”

“也因此,才能自发衍生无穷尽时空维度,造就无量广阔诸天世界,具有极度不可思议的威能!”

劫运道主一气说了许多,给风曦长了太多见识。

一整个洪荒天地,便是一尊大罗!

风曦只感觉毛骨悚然。

若所言不虚……那这样的大罗,得恐怖到什么程度?!

跟盘古相比,如何?

他突然对自己身上背负的所谓使命怀疑起来。

‘羲皇、帝江祖巫……他们究竟是怎么个意思呢?’

‘难不成,是算计我,到关键时候给后土祖巫两肋插刀?’

‘可是不对呀?’

‘如果后土大人是女娲娘娘,羲皇不就是她兄长?哪有哥哥把妹妹往死里坑的道理?’

‘唔……也不一定?’

风曦回想着平日里,后土祖巫偶尔的言辞,对妖族的羲皇有特别的看法……

他沉默了。

此时此刻,风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合适。

而几位道主,还在讨论着。

“洪荒天地最大的秘密,就在这颗大罗道果上……”劫运道主继续说,“正是因为有它的存在,才有了大家拉帮结派争霸的行为。”

“否则,谁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天天跟这个干架,跟那个火并?”

他唏嘘慨叹,“没有足够利益,就算组织阵营战,大家伙也没动力,一次两次就是极限了……”

“即使真有什么理念不同,大不了自己开世界,自己玩经营养成……随便往诸天时空中圈地,能碍着谁?”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颗大罗道果,才真正拉开了一场场血与火惨烈大劫的帷幕……”

“谁掌握它,谁就有希望追逐盘古的成就!”

劫运道主说着,双目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显然,他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大罗。

“同样,也正因为洪荒宇宙便是大罗,无量量劫也就成了虚幻……谁能击杀这样的一位伟大存在?”

劫运道主说着,突然就顿住,眉头皱起,“也不对。”

他看向其余的几位道主,他们也看向他,赫然都是想到了什么。

“大罗不灭,但会失我……说是无量量劫也不算错了。”截运道主眸光变幻,“洪荒是大罗,而这大罗的自我为何?便是人道,便是苍生。”

“天地主角的存在,便是帮助明确三观定位。”

“众生有这凭依,才真正入了我们的眼,一定程度上与我们这些超脱者算是同类。”杀运道主点点头,“我们才会考虑带他们一起玩,这是‘一线生机’的真意!”

“但是灭尽苍生……谁有这胆量?”他眉关紧锁,“要知道,我们这些大罗,其实也是归属人道的一份子,被其承认,拥有巨大股份。”

“换而言之,杀尽苍生还不够,还得能将世间的诸多大罗都给打入失我沉沦的境地……这样就能篡夺洪荒的大罗道果,一人为之代言。”

“可是这也说不通啊?”

“真有这实力,哪还需要用这样暴戾手段?”

“只需要吱一声,大家便都一起高喊‘天帝圣德,光耀永恒’了!”

杀运道主看向风曦,认真询问求解,“现在的洪荒,有这样丧心病狂的人物吗?”

“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风曦沉默。

片刻后,他才缓缓道:“我也不太确定。”

“只是想预先留这一手,以备万一……怕有些人不太讲究,做下这等劫难。”

他意有所指。

不过,到头来也没有说出是谁。

只表明自己的态度和需求。

“所以,我要剑阵,静待那位入阵。”

“好。”

末运道主点头,“剑阵的最核心研究成果,我可以给你。”

“但……我也有一点小小的要求。”

他伸手比划了一下。

“说。”

风曦很高冷。

“咳咳……”末运道主左右看了一下,并且干咳几声以作示意。

“好好好……”杀运、劫运、截运三位道主立刻明了,并且很识趣的表态,“既然是你们私下交易,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正好,大家该谈的生意都谈的差不多……下次有空,再见也无妨。”

他们挥了挥手,做出告别的样子。

而后,一个个身形虚淡下去,将空间留给了风曦和末运。

这,让风曦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独自面对灭世大魔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别人如何,风曦是不清楚。

他只知道,自己整个人都进入了最小心谨慎的状态,务求不有半分破绽。

“那个……”

末运道主深深吸了一口气,正色道。

“我们就不打机锋了……可好?”

“好。”风曦语调平稳依旧。

“这么多年的劳动改造,我彻悟了!”末运道主面庞抽搐,硬是挤出了点水来,然后把手一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好生凄惨,“当年,是我做错了!”

“背离了组织的要求,被个人欲望所支配,没有顾全大局,没有为组织事业牺牲的心理建设……”

风曦初时有些懵,不解其意。

不过听着听着,他脑子转过了弯来——

这是在念检讨书啊!

末运道主……实质就是罗睺魔祖,向前任的气运道主表态,深刻的检讨自己过去的种种不对。

许是太羞耻,注定是黑历史,才支开了那几位道主。

“为组织背锅,为组织奉献,那是我的福气,是我的荣幸!”末运道主泣涕涟涟,“当年我年轻气盛,“当年我年轻气盛,不愿意为了洪荒大集体做出奉献牺牲,并且妄图动用不正规竞争手段打压同僚……最后被诸神联席审判,由检察官处置,在规定的时间、确定的地点内,就所犯错误如实招供,并且判决无量量劫之日才可出来,执行最后的大毁灭……”

末运道主说着,蓦然间悲从心起。

无量量劫……这是什么概念!

洪荒天地,是一颗圆满无暇大罗道果。

其实是没有无量量劫的。

换而言之……这是无期徒刑啊!

坐牢坐一辈子!

太丧心病狂了!

风曦对此,深表同情。

“在牢里的这些年,一日复一日的劳动改造,我悟了……”

“我明白了自己曾经错的有多离谱……现在特地申请戴罪立功!”

“我想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末运道主很恳切的说道。

“你现在,不是已经出来了吗?你还要怎样?”风曦语气淡淡。

“出来是出来了……但我不想永远的躲躲藏藏!”末运道主说着,“那个……我想恢复被剥夺的政治权利!”

“起码,诸神联席的会议上……能让我吱个声!”

“这……”

风曦装作沉吟的样子。

“鸿钧,你们都能放出来,让他将功赎罪,只是用几千件先天灵宝监视……难道我就不行吗?”

末运道主大悲。

“我好歹是为组织背了很多很多的锅啊!”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