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杀鳌定地,炼石补天!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这一刻,炎帝便是全洪荒最靓的那个崽。

因为,他不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整个天地宇宙一切生灵、无论是死还是活的祈愿和追求,近乎等同于人道泛意志在出击!

“轰!”

无边无垠的混洞在旋转,伟力无穷无尽,代表着一种极尽,就像是真正的盘古出手!

“嗡!”

无尽时空被击破,一种又一种法则被泯灭,又重新创造诞生,向着果断战略转移的青帝与黄帝镇压,封堵他们一切的生路,直到避无可避,不能不直面。

“怕你不成!”

青帝止住步伐,不再逃避,转身以对,双眼中闪过诡异的光,嘴上却是淡淡道,“盘古一击?”

“好像我没有做过盘古一般!”

“能困我一时,难道还能困我永远?”

“终有时限!”

“正是……正是!”

黄帝执剑斩去,剑光照亮永恒,撼动了混洞的稳定,可惜终是差了一些,无法彻底击破,“我有整个人族的支撑,最能持久……你纵然献祭自己,踏上失我的道路为代价打出这一击又如何?”

“刹那光辉,终会散去,连一时半刻都未必能争取出来。”

两大天帝存在,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他们一个有过盘古的经验,一个是盘古之下的最强者,炎帝燃烧一切的一击虽然强大,可要说真的将他们镇压永封?

根本不可能!

更不要说,还逼迫他们去零零永恒,在火云洞中面壁思过。

“我也没想过单凭我自己,便能做到这壮举……”炎帝的身形此刻崩解虚幻到快不存在了,几乎只剩下一个影像,但他仍然是在笑,“我的目的,也就是拖延你们一点点时间罢了……为女娲争取到最关键的缓冲。”

“等她补天定地完成,并且以轮回红利安抚苍生小民,消弭怨气……那她的盘古真身必然能够顺利降世。”

“还是裹挟人道力量的盘古。”

“到那时,帮我将火云洞加固一下,还不是轻而易举?”

“那个情况,哪怕青帝你的最强主身——辟天开地太昊皇也走到台前,也别想能改变什么。”

炎帝淡笑道。

与此同时,“火云洞”在他的最后催动下膨胀、覆盖,向被彻底封锁住的青帝与黄帝落下!

紧接着,炎帝的先天不灭灵光也是一动,融入了火云洞之中,作为这招神通的关键。

想来在他的灵光黯淡、自我沉沦前,都能发挥作用,不让两位天帝杀出来。

——这是一位位观战的大罗天意,合情合理脑补的。

不脑补不行。

毕竟,这招火云洞的神通太强,集合了人道的最关键生死权柄,还有一位天帝人物的献祭牺牲……哪能是轻易看透的?

就算一旁的女娲都不行。

以她的无边神通,也只是能听到碰撞声、对话声,真实战况是看不到的。

在其中,有青帝在喊杀,有黄帝在怒喝,有光是声音便能粉碎诸天宇宙的大爆炸声……似乎那两位天帝都在动用最强大的神通和战力,要击破囚笼,从其中杀出。

想象一下,都能知道其中是如何惨烈……让人担心炎帝的那道先天不灭灵光,能不能经得住祸害糟蹋?

女娲眼角有了一点点的湿润。

她在感动。

太感动了!

对比一下作为她兄长的青帝,对待她是满腹的心机算计,各种压榨打工,高举“为你好”的旗号,一次又一次的惦记她的小家当,各种套路是层出不穷,让娲皇愁白了好几根头发……她不就是富有了一点吗?不就是垄断了洪荒大部分的渠道财富吗?不就是一个心情不好、整个洪荒的人均财富就要暴跌个三五成吗?

她可是凭自己的努力,成就了洪荒的财富神话,真正的资产本钱巨鳄……这也要被无良兄长给剪羊毛,说什么奉献洪荒,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合该把娲皇的小金库给祭天,造福人道苍生!

她女娲,并不是什么没良心的大能,本质上也是拥有回馈天地、回馈苍生精神的崇高道德素养,公益事业不知道做了多少,为人道的良性发展贡献众多……可这不代表,愿意被人强制压榨,得要她心情舒畅的时候自发打赏小钱钱!

兄长无良,满腹坏水;零存整取,天台见面……女娲苦羲久矣!

有这样的反面教材后,转身再看看炎帝……

那样的无私贡献,为娲皇的事业鞍前马后。

像是轮回的工作,从头到尾都是他在操劳……女娲只是有这么个想法,炎帝就自动自觉、自带干粮的进行详细设计,从规章制度、营销推广,不知道流了多少汗水。

最关键是,最后轮回建成,哪怕炎帝在里面的贡献太多,都超过了提议人后土。

可是炎帝却一挥手表示——轮回所有人的名字,全写后土!

后土最高,后土最伟大……这是炎帝的态度。

轮回的一切权限,全都是后土的——包括且不限于后土哪天突然有了想法,一拍脑子就对原本的轮回规划进行改造,甚至是把轮回六道中的“人道”也改成“畜牲道”,直接干扰人人族的根本。

这种精神,这种行为,深深感动到了女娲……最终,她摸着自己的良心,并没有对炎帝做出什么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行为,反而是提拔其为轮回的总经理。

甚至于,要在巫妖大劫彻底落幕后,封其为轮回的第二任董事长。

劳有所得,一份付出一份回报……女娲对这个道理很认同。

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

到目前为止,炎帝的一切行动表现,让女娲都很感动。

第一次,她心底深深感慨。

‘兄长就不能像炎帝学习吗?唉……要是我能有小炎这样的哥哥就好了。’

‘唔……不对。’

‘哥哥这种东西……要不得。’

‘家庭中地位,必须是我最高。’

‘所以……小炎若是我弟弟就好了。’

女娲轻叹一声,宣泄心中情绪。

而后,立马行动起来,扑了出去。

——炎帝牺牲自己,才为她争取来宝贵的时间,如何能浪费?

必须要抓紧!

在青帝和黄帝两人打破火云洞之前,完成补天定地、消泯怨气,让主号降临!

到时候,就不是什么盘古一击的问题了……而是一个甚至更多的盘古镇压,将青帝黄帝打一辈子的工!

女娲一边悼念着炎帝的牺牲,一边心中在发狠。

发狠的女人是可怕的。

尤其当她还是一位至高天意,一尊恐怖的大神通者。

面对这一刻的娲皇,白帝和黑帝一点直面的想法——别说眼下他们的战力受限,上去打下场会很惨烈。

就算拥有巅峰的状态,也会发怵,心中要几经思量,才能做下选择。

现在?

算了吧。

他们遵从心中的选择,很迅捷的游走在时空岁月中……那矫健的步伐,那风骚的走位,让娲皇冷冷看了一眼之后,终究是没能提起多少冲过去打死的心思。

大事要紧。

于是,她选中了那群之前打起旗号、叫嚣着要造反、并且还跟黄帝冲杀的大罗……其中不乏大神通者。

而后,痛下杀手,大开杀戒!

“逃!”

那群大罗,在看到娲皇进击的时候,一个个头皮发麻,手脚冰冷,很果断的就做出决定。

可惜……

“弟兄们,随我杀,为女娲大人创造机会!”

后土的警卫队长——尤,本来被黄帝重创,此刻又行了。

他发号施令,命令全体手下出击,死死咬住对手。

“啊……尤你个混蛋啊!”

有大能气急败坏的叫骂,“别看你现在叫的欢……风水轮流转,迟早有你倒霉的时候!”

“哈哈哈!”尤豪迈大笑,“在其之前,你得先殒落……看来这风水,现在是在我这。”

“而且以女娲大人的智慧手腕……那风水敢走吗?”

“你就去问问开创这风水大道的鲲鹏——女娲大人若有令,他敢说什么?他敢对着干吗?”

“所以,我倒霉?”

“不可能的!”

尤很确定的道。

而从他旁边扑出过的女娲,则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拼了!”

作为尤对手的大能,眼见逃生无望,却也没有求饶,反倒是很硬气的对女娲发动了决死冲锋。

只是,并没有什么用。

大罗和大罗,那是不同的!

大能和大能,也是不一样的!

那位大能,尽管放在大神通者中都很不错,都演化出了太初的奥秘……可是面对女娲?

不堪一击!

“金鳌,受死!”

女娲没有废话,直接就是下杀手。

可怜一尊大能,还是在防御上颇有建树的大神通者,却连三招都没能撑过去,便被击碎了元神,镇压了不灭灵光,徒留肉身空壳。

女娲将那神圣殒落后显出的本相原型捞过来,看都不细看,挥起天晶剑,手起剑落,熟练顺畅无比,四条鳌足就被剁了下来。

之后,剑光再一转,如流水潺潺流淌,无孔不入,在鳌身中扫过……瞬间而已,壳肉分离。

整套流程,行云流水一般,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流畅自然美感,且还很快捷,不过是眨眼的功夫便处理妥当,没有耽误多少时间。

手抓鳌足,收拢鳌肉,女娲对剩下的龟壳看都不看一眼,径直离开。

留下大尤一巫,看着坠落向沧海中的鳌壳,额头有些冷汗渗出。

……

娲皇行动能力爆表,战斗力也强横的可怕。

短短时间内,差不多是踏遍了洪荒天地。

一边挖掘什么,一边顺路斩杀造反的大罗……顷刻而已,造反大军便崩溃了,四处逃散,避开女娲的前进方向。

女娲没有去追杀——因为有一个词叫做“秋后算账”。

“等我补天定地,让主号归来,这一个个都得死!”

“现在,姑且让你们跑上一会儿!”

女娲眸光冷厉。

她挖掘了诸多天材地宝,并且还开启自己的私人库藏,补全计划中的缺失……至于实在没有的,理论上都不存在的东西?

娲皇直接施展最高造化神通,无中生有硬是造了出来。

最后,万千神材齐备,她将一口泛着温润油光的大鼎祭了出来,全丢了进去。

开炉,炼宝!

一边炼宝,女娲还一边将四条鳌足抛出,落向天地四极,先将塌下来的天穹撑起,将有崩溃趋势的大地定住,弥补被黑帝折腾的秩序缺失。

同时,大鼎的火光灼灼,扩散在天地中……或是焚烧大荒,化作土灰,以遏水祸;或是干脆蒸腾水汽,输送沧海。

女娲,神通无穷,法力无边。

哪怕天上破了那么大的窟窿,天河浩荡无尽,仍然是轻松遏制住。

当然,随着这过程,随着时间的流逝,火云洞那边也越发不安稳了,将要炸开、解体。

炎帝牺牲献祭,化作囚笼,终是不能永封青帝和炎帝。

也正是因为有两个大大绊脚石,才让女娲不能选择更轻松的补救方式……否则一个定向读档,一切都会回归原状。

女娲稍微一想,就有些狠的牙痒,心中的小本本上,又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

两边都在赶时间,都在竞速。

只是最后,似乎女娲更胜一筹。

大鼎散发烟气,流转五彩光辉,却是宝成的异象。

鼎中,有五彩之物,时为石状,时为液体,时为烟气,飘渺莫测,变幻无穷。

女娲双眼大亮,直接拖着鼎就到了天穹破损处,进行最关键的修补。

五彩光辉照耀天地,这一刻像是永恒。

人道苍生,注定会铭记这个瞬间,成为经久不息流传的不朽神话!

“女娲娘娘大慈大悲!圣德无边!”

众生虔诚叩首,发自内心的祷祝。

而就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下,有几道身影出现,看着女娲补天,一个个若有所思。

昆仑山的杠把子。

须弥山的老大哥。

道德天尊、元始天尊、灵宝天尊。

接引古佛,准提古佛。

这都是洪荒一流教学机构的大boss。

接引与准提,这两位古佛,此刻望向了女娲补天中的残料,那凝固坠落的五彩石之一,互相低语几句。

道德天尊,则先是扫了五彩石一眼,而后看向天穹上的女娲,眸光深邃,无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