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圣皇有敌,墙角开挖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遵命!”

风曦眨巴着眼睛,信心满满的答应了后土。

他一点都不担心做不到后土的要求……不就是要嘴巴甜一点吗?

别说是甜。

他向来都是小嘴上抹了蜜,擅用话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不然,他纵然有实打实的经天纬地才能,也不会那么快便取得眼下的成就。

能力和交际都点满了,才有他现在这样的后土祖巫心腹干将的地位嘛!

……

时光,悄无声息的流逝,推动着洪荒一点点前进。

风曦成道大罗,晋升大巫,也算是在天地中出了一阵子风头。

不过,在这个巫妖并起的大时代中,他似乎不是什么主角人物。

所以很快,他就被淹没在了纪元大势的洪流中,逐渐有成为普普通通一员的趋势。

风曦也不在意。

甚至,他巴不得自己能更低调一些,最好是根本没有人会惦记他。

不然?

跳的太欢的下场……

就是搞不好等到哪天,巫妖疯狂血战,会有妖族一方的大能人物亲自出手来砍他,小命堪忧。

浪,是要有前提的。

什么时候能屹立巅峰了,才是风曦横着走的高光时刻。

在此之前,猥琐发育才最是最重要的工作。

“可惜啊可惜……”

“我太有才能了,是经天纬地的不世奇才……哪怕如今都这么低调了,在一些人的眼中还是闪闪发光,属于有机会便要除之而后快的目标对象。”

一座殿堂中,风曦感慨自身命运多艰。

他就像是夜空中的萤火虫。

虽然比不上皓月一般的诸位祖巫。

但是,他也是放光的一员……而且比之普通大巫仿佛星辰一般,纵有光辉却近乎定格不动,即使闪耀却容易让人习以为常的忽视。

他,风曦。

时不时就旋转、跳跃、蹦跶那么一下下。

对于放眼天地、胸怀宇宙的妖族顶尖大能来说,自然是把皓月放在心中首位,这“萤火虫”不会太过在意。

可是对于负责实际事务细节处理的普通妖神而言,尤其是那些要跟巫族产生关联、打交道的妖神……风曦可就太扎眼了。

风曦不用去看。

只需要闭上眼睛,回忆自己当上大巫后的千万年时光工作成果,想想在里面做下的政绩……猜都能猜出有多少普通妖神对他深恶痛绝,被恶心的够呛。

不下百位。

可这也不能怪他。

谁让他业务能力极强?

那仿佛都算是一种特殊的才能,在合纵连横的领域上有精深造诣,仿佛在不可追溯的岁月中有过实际操作,处理过好大的基本盘……虽然最后遗忘的干净,却留下了一种深入灵魂的本能,让风曦在这里面游刃有余。

他可以拍着胸膛说——

他风曦,将后土安排的工作,做得很完美!

事实上,有多少妖神对他感到头痛,那就有差不多同样数量的大罗妖神,被风曦以利益输送的手段给影响到。

成果斐然。

哪怕那些妖神,能成为大罗者,个个都心智通明,对自己立场拿捏把握的无比准确。

但风曦就是有本事,去叮这些无缝的蛋,一点一点的暗中渗透,从小细节开始影响,靠着巫妖两方之间的一桩桩大规模商品贸易,逐渐与那些妖神建立起纯洁的、仅限于金钱上的友谊。

大家有财一起发嘛!

那些妖神,不是没有人义正言辞的表达过自己忠心立场,对大妖族死心塌地。

不过,气运功德这种东西……它、它、它实在是太香了。

比所谓的什么心魔,感染能力还要强上无数倍!

尤其是,对面那浓眉大眼的风道友,他在帮着你发财的时候,也未曾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不要求诸如出卖妖族情报之类的行为,只是很简单、很纯粹的达成“生意上的伙伴关系”,在大宗的商品贸易上彼此建立心照不宣的默契,并且从不留下点滴手尾……

试问这样下来,被利益输送影响到的妖神,如何能不眉来眼去的跟风曦达成纯洁的、纯粹的私人友谊,如同是跨越种族的爱情一样,超越了阵营的束缚和隔阂……是君子之交!

当然,这效果虽是显著,可风曦也明白——不能在这上面抱有太大希望,谈什么策反。

因为,一个个大罗都太理智了。

很多时候,他们追逐利益,又不会让自己被利益的圈套给束缚,成为利益的奴隶。

他们会判断形势。

一旦他们觉得,巫妖大战巫族必败……哪怕跟风曦建立过再多的“纯洁友谊”,也会立刻翻脸不认人,全当作利益输送是不曾存在过的。

打铁还要自身硬。

单纯的阴谋,想要能彻底收买大罗不现实……这一个个都精通墙头草之道,过河拆桥玩的不要太溜。

不过,风曦也不太在意这个。

巫族输了,那桥拆了就拆了,他也没机会去计较了。

而若是巫族胜利?

那么这些曾经建立下来的友谊,便会让诸多妖神在找下家的时候,很轻易就被他给影响到,甚至于是投入到他风某人温暖的怀抱……或许,会让下一个时代中他的话语权大增。

非谋一时,而是在谋万世。

况且,这些水分很大的“纯洁友谊”,也并非是彻底没用了。

虽然让他们现在站队巫族不可能。

但是在一些旁枝末节的小问题上,为他敲敲边鼓,适当的抬一手……却是不难做到的。

比如说——都运会!

这些年来,这个赛事越发盛大了。

这都多亏了许多妖神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刻意放纵,却也没有特意打压。

并且,越来越多的妖族中坚族群加入……即使口号是宣扬妖族雄风,针对狙击巫族的参赛选手。

可是,巫族选手过得艰难,风曦却并不艰难。

毕竟在这赛事上,双方有一点微妙的割裂。

风曦是都运会的倡议人,创始人,是这里面坐庄的!

对于庄家来说,不存在亏损的问题。

参与的成员越多,那流量就越大。

流量越大,都运会的核心精神就越是深入到人道苍生的心中,引起共鸣,达成共识。

对风曦来说,这便足够。

他的道行在前行,福德与阴德大道,都在随着都运会载体的扩张而扩张,吃到了巫族和妖族两边的红利……真正的脚踏两条船。

若非阴德上,轮回还未彻底落成。

若非福德上,云修行还有一位大能——红云的制衡。

他或许会迎来一次巨大的飞跃提升。

想到修行,风曦就有些苦恼。

“唉……大道之争!”

“真的难搞。”

“偏生我这么跳,这么作……要是实力不够,搞不好哪天就被人集火打死了。”

“除非成为巅峰一员。”

“可是我这五德大道,五德圣皇……简直就是天坑啊!”

“当年,我为啥脑子一热,就被忽悠着上了贼船?”

风曦满肚子牢骚。

真正成道大罗,真正了解了这个境界,才知道当年想的天真。

五德大罗好证,可是要想成为五德圣皇……却是太难。

非得压制所有相关的道争者。

“阴德大道,我要对上后土娘娘……好在娘娘她已经说了,可以在这方面给我让路。”

“福德大道,都运会按部就班发展不成问题……可是当年因为局势无奈,让红云进来分了羹,现在想收回太难了。”

“他要是坚持不给的话……那红云不死,我道难成。”

“道德大道……没跑了,我得跟道德天尊分个高下,要压他一头。”

风曦头都大了。

“夭寿啊……这怎么搞?”

“想要盖过这位古老的天尊……我手里的本钱够吗?”

“好像传说中,也就是黄帝能在名义上压着……黄老之说。”

“最可怕是,人家是三兄弟……压了老大,那老二和老三会做坐看吗?”

“我……我太难了!”

风曦想到三清,想到道门,眼眶就有些湿润。

这都是什么对手啊!

而这,就是难度的上限了吗?

不!

并不止!

真正的大恐怖,是圣德大道。

这条道,才叫做丧心病狂……因为,上面都是什么人在走?

风曦放眼洪荒,环视一圈,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四大妖皇!

十二祖巫!

这全是他圣德大道上的竞争对手。

除非有朝一日,这妖皇和祖巫都差不多是死绝了,他风曦成为了巅峰的统治者,才有机会让这圣德大道圆满。

“让祖巫和妖皇都殒落,失去统治的位格……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风曦愁眉苦脸,感叹道途太不易。

算来算去,最后也就是功德大道轻松一些。

这是伏羲大圣所开辟的道,并且现在将归属权都送给他了。

只要这位大圣未来不反悔,重新跟他争……这却是最稳的。

“唔……也不见得?”

风曦想到了什么,手掌一翻,出现了一枚后大头,在掌心中摩挲。

“女娲娘娘,功德至圣……还有后土娘娘,现在大力推行的后大头。”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在说明她的追求……若有朝一日人族胜利了,成了功德颁发的制定者——”

“有利人族,便有功德;有害人族,便有业力。”

“这功德大道的实际掌控,不得大半落在女娲娘娘这人族创造者的手里?”

“搞不好伏羲大圣说话,都没有女娲娘娘好使。”

“看来,我还是得加紧忽悠……啊不,是加紧巴结女娲娘娘才成。”

“到时候,我不仅要做轮回公司的最高董事长,还要去担任天地银行的行长。”

风曦心底的算盘敲打的噼啪响。

通盘考虑下来,他深刻感受到五德大道提升的艰辛。

绝对配得上那最终的成就——是直指盘古而去。

毕竟,这一条路上要面对的障碍太多。

除了一个红云菜点。

剩下的对手都是些什么啊?

三清,伏羲女娲,巫妖双方高层……对抗这些对象、并且胜出,怎么可能会不盘“古”?

“要是硬上,我会被轰杀成渣的吧?”

“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吧?”

风曦稍微想了一下,他一个人独战这十几位大能的景象,便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那样的局面,或许连有个体面的死法都是奢望。

“还好,很多问题不一定非要用战斗来解决。”

“像是女娲娘娘……这就有商量的余地。”

“她对我还有安排——尤其是风后计划。”

“做的好,大大有赏。”

“啧……”

“黄帝啊黄帝……不是我诚心要坑你,要卧底到你那里。”

“我也很无奈呀!”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大罗,我能怎么办?我也莫得办法啊!”

“被别人卡着命脉,只好抛弃一些宝贵的节操了。”

风曦挠了挠头。

“正好。”

“我现在实力也稳固,熟悉了大罗的世界,从萌新晋升成为老司机,达到当年后土娘娘的要求。”

“是该去凤栖山了……”

“唉……这就是生活的无奈啊。”

轻叹声中,风曦的身形淡去。

当他重新显形,却已经到了凤栖山,登门拜访至高娲皇。

……

在凤栖山,晋升了风曦眼下却是能理解当初后土为何会说——嘴巴要甜点,没有坏处。

只因为……

‘女性的大罗好多……’

风曦正襟危坐,很正人君子,只是心中活络开了。

‘我这是闯进了女神窝吗?’

他给女娲娘娘请安问好,表面上说着客套话,代表后土的诚挚心意拜访娲皇。

而女娲也很配合,演的很真,仿佛她跟后土全然无关,在套娃之道上造诣非凡。

一切,都在按着流程走,按照彼此心照不宣的剧本进行。

在问好之后,在例行公事的商讨一些凤栖山一脉和巫族的物资批发交易后,女娲用需要仔细斟酌的借口,让风曦暂且客居在凤栖山。

实际上,正戏才刚刚开始。

“你且在凤栖山暂居……可以游玩一番,见识见识风景。”

女娲笑道。

“遵命。”风曦郑重道。

而后,他被一尊女性的大罗引领着,意外又不意外的卷入到了一个圈子中。

那是女娲的班底。

当然,还包括一部分伏羲大圣的班底。

——妹妹挖哥哥的墙角的事情,那能叫挖墙角吗!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