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利诱威逼,‘变’‘易’之道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两位从妖族天庭而来的使者,露出了獠牙,利诱与威逼。

人族的贤者寸步不让,丝毫不放松警惕。

“妖族,想得忒美了些。”

大贤昊英暗中嗤笑,“以为我们很好对付么?”

“先是连唬带骗,然后言辞恐吓……关注?”

“凭着这些,就想让我们退步?”

“他们的美梦,也做得太好了!”

这位人族的贤者,性格稍有些火爆激进,明面上不说,暗地里已经是骂翻天了。

其他与之并列的智者则是老神在在的附和,给他点了个赞。

“妖族的把戏,说来说去也就那些。”允婼淡定传音,“两个使者,带着嘴过来,浪费些口水。”

“要是能用语言直接忽悠瘸了我们这领袖层,让人族直接加入妖族……天庭自然是乐疯了。”

“如果我们能保持清醒,没有漏洞给钻,那他们便举起别的口号,试图蛊惑我等下面的人族子民,将包藏祸心的观念输送过来。”

“宣传那天庭中的香甜气息,却只字不提妖族里的弱肉强食,有妖被按在底端永世不能翻身,只配做他族口粮……以利诱之,让我等族人心生向往,从而跟我们离心,剥离集体和个人的纽带,埋下肢解分裂的导火线。”

“嘿!”

“当我们态度还是丝毫不退让,滴水不漏,他们就要开始武力上的威慑,还是那种站在道德高点上‘我揍你我有理’的威慑,想以此敲开缺口,打开入侵的阀门。”

大贤允婼的语气很平静,波澜不起。

他的眸光睿智沧桑,有一种看淡红尘万象的神韵,像是一位曾经统摄浩瀚宇宙的至高天帝跨越时空转劫降下,洞彻世事,阴谋也好,阳谋也罢,全都不萦于心。

眼底隐隐有一缕火光闪耀,明亮却不喧嚣,静静的长燃,恍惚间似乎以纪元为薪柴,燃烧一段历史……双眼开阖间,是文明的光辉绽放。

他有很非凡的气度,在这群人族的智者中形象风采亦是出类拔萃,对比看过去,很多人都恍惚间矮了其一头,只有少数能与之比肩。

自然,允婼说的话也很有份量,让其他贤者会认真聆听与思考。

“既然是如此,那我们该如何应对?”

贤者“黄熊”请教询问,同时看了看远处。

在那里,是被几位人族领袖支开到一旁观赏不周独特风景的妖神使者……为剩下的智囊团队做决策争取时间。

“无需特意应对,一切不合理的要求否决掉便可,不用去妥协,再注重思想上的建设和防御……剩下的,走好人族自己的路便可以了。”允婼沉稳道,“现在有巫族牵制妖族,并且道祖鸿钧还没有彻底退隐,整个时代虽然到了战争爆发的边缘,但最顶层却不会轻易打破平衡,因此局势似危实安。”

这位大贤判断局势,下了那样的结论。

“就怕大打不会,擦枪走火的小摩擦会有……”魁隗蹙眉,瞳孔里有刀光剑影,金戈铁马,“对妖族算是小摩擦,但对我人族……便会是很可怕的压力。”

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妖族太强了!

哪怕它们在对峙巫族,九成的精力都被拉扯。

可剩下的力量,哪怕是只伸出一根胳膊,对眼下还在蹒跚起步的人族而言,都如同是狂风巨浪。

“我人族不会擅起战争,可妖族如果要打,那我们就奉陪到底,寸步也不会让!”栗陆眸光冰冷。

“那会有巨大的牺牲,不知道多少刚诞生不久的族人将因此长眠……”有巢有些伤感。

“牺牲,总是难免的。”曦回应道,“不趁着现在战争其实还勉强可控的时候,磨砺爪牙,锤炼精神,为我们这刚诞生的人族注入最强烈的自信勇武意志,难道等以后?”

“到了以后,都放开了手,踏碎了底线,才是真正的危险!”

“难得有机会练兵,顺带着打出我人族的风采……告诉世人,也告诉我们的同胞。”

“我人族虽是新生,但亦不可欺,能堂皇正大行走在天地间,不需要向他人卑躬屈膝,可以挺直脊梁去行使权利,参与到打造繁华洪荒、决定未来大势的工程中!”

曦语气郑重而肃穆。

“我承认,现在的妖族很强大,一旦跟我人族摩擦起来,我们损失会不轻。”

“但是,也无需过度去神化他们,视之为不可战胜的对手。”

“在战术上,我们对妖族再重视都不为过……可换到战略上,我人族其实是可以轻视他们。”

“因为天庭虽强,却臃肿、腐朽……即使名义上他们秉持着妖族的概念,将整个人道苍生都涵盖在自己的统治范围下。”

“可在实际上,那只是一些强族、霸族的权利游戏而已,底层的妖民根本没有多少出头空间,只能去战场上用血肉拼搏一点希望。”

“多少万年了?普通的妖众一直被压榨价值……所以天庭固然统治无尽山河,力量强势无边,可从全局、从长远考虑,它不得人心,底层的妖民对之都谈不上有多热爱。”

“事实上,那些真正热爱妖族的,大抵也不是什么底层,当是从那天庭规则中获取到利益……普通妖?那也配爱妖族?”

“谁让妖族的核心便是遵天循命,弱肉强食?”

“因为力量而上位,所以关心自己永远是放在第一位,从而延伸出压制竞争对手和弱者,让文明陷入怪圈。”

“天下苍生,苦其久矣!”

“苍生万灵,一直在渴求‘变数’,希望自己能活得轻松些……这其实是符合大道运行规律的,伏羲大圣都为此专门出版过书籍,阐述‘变’、‘易’的道理。”

“这位先天而生的至高神圣,观察一切天地、人文,总结出了‘易’,道明万事万物的发展——何为‘易’?如何‘易’?”

“正是由于人道需要变化,因此腐朽会给新生让路,哪怕那新生的力量再弱小。”

“因为,弱小也会成长,会变得强大——只要迎合了数量最多最大的苍生万灵心中渴望,自然而然便会得到支持,闪耀文明的灵性光辉,集弱而成强。”

人族的贤者曦指出。

现在妖族强势的很,可实际上是在走着钢丝,用强大的武力去镇压内部诸多问题。

可是,这种镇压,并不是万能。

只要人族能站出来,挥动一杆特殊的旗帜,将他们如何从一无所有成长到伟大的经历演化成一种精神意志,传播扩散出去,点燃一颗颗火种,便可叫妖族后院起火,再不能如眼下这样强横霸道。

人族的前路,是艰辛的。

但,也是充满希望的。

“说的好!”

允婼轻轻鼓掌,对曦很是赞赏,“你的立意对我人族与妖族的长期战争来说,立意足够高远和契合。”

“过誉了……”曦摇摇头,“我这些立意,其实多半还是借鉴了天庭那边的羲皇的思想……不得不说,这位以‘易’立道的大罗神圣,真是了不得。”

“借鉴便借鉴了,无所谓。”允婼轻笑一声,“他虽然是天庭的皇者,但也仅仅是这一届,以后就说不准,可能哪天便退休。”

“但他女娲娘娘兄长的身份嘛……却是千世万代,能绵延无量量劫。”

“从娘娘那里算起,我们跟伏羲大圣关系挺近的,起码是甥舅。”

纵使女娲娘娘没有表态过,给人族多大的支持。

可她只要不站出来明言反对,那对人族便已经是天大利好……打着娲皇旗号,天然就有许多人脉。

单凭这个。

人族放到妖族里,身份地位都注定了不一般。

若不是人族牵涉到了人道理念之争、洪荒格局之争、盘古成就之争……如果没有那么多纠纷缠绕在一起,人族真的是一诞生便是在享福,站在无尽种族梦寐以求的重点。

一个招呼下去,就可以直接享受无数底层妖族的供奉,是稳定的妖族核心成员之一。

可,这些都被放弃了。

转而是要从筚路蓝缕的情况下,开辟出一条通天大道。

这条路不好走。

因为,那是要死人的。

哪怕刚刚诞生没多久,都得背负起可能和妖族刀兵相见的巨大压力!

不过。

人族的第一代领袖人物,智者贤者,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面对妖族若隐若现的逼迫,当先有允婼道出执行方案、再有曦阐述总结未来路线后,他们很快便下定了决心,确定了态度。

……

“人族的诸位,你们不再考虑考虑?”

妖神“危”叹息,“不要一条路走到黑啊!”

“你们问过广大的人族子民吗?考虑过他们的意见吗?这么孤注一掷的选择高风险模式,我天庭监管天地、治理万族,实在是看不下去啊!”

“这么做,你们对得起盘古大神对人道苍生寄予的厚望吗?”贰负妖神亦是悲天悯人,“他开辟一个如此浩大无边的天地,甚至最后不惜以身化天地,造就万物,这样伟大情操……为的是什么?”

“正是希望人道苍生能够过上美好的生活呐!”

“你们如此做,难免让盘古祖神伤心伤神。我妖族,做为你们的前辈,在诞生时间上算是你们的兄长……都看不过去了!”

妖族的使者巧立名目,打着兄长的旗号,要掌握合情合理的训斥教育权利。

长兄如父,是大家长。

对叛逆的“弟弟”,当然有教育的资格!

“到底是谁让盘古伤心伤神……”允婼微笑反驳,“可不全是天庭说了算。”

“毕竟,盘古大神也是有血脉传下的不是?”

“巫族都还没说话呢,你们便给我人族下定论,是否有些不太好?”

“唉……”允婼说着,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我们已经派遣人手,去邀请巫族的大能过来……只是啊,我听说一些流传的小道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巫族的成员一个个脾气火爆,很多时候不动脑子,做事全靠莽。”

“到时候,两位道友千万要小心……要是那过来的大巫一冲动,直接搏杀二位,就不太好了。”

这位大贤直接反过去威胁了!

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

——这人族,不是没有后台的,不是你放一句狠话就会怂会弱的。

这威胁,似乎立竿见影。

那两位妖神也不再伪装了,充当一副为人族好的样子,神情平静冷漠。

“没得谈了?”

“对。”曦走出来,颔首道,“没得谈。”

“你们在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在谈判桌上也别想拿到。”

“想要让我人族签订一些不公平的协议?”

“也不是不行。”曦语气变得冷漠,“摧毁巫族,再摧毁人族,便可以了!”

“真的动手,你们人族就是能赢,那也得死上不少。”贰负慢条斯理道,“再说了,你们不是要发展吗?我们妖族可是很热心肠的帮助你们呢!”

“不谋全局,何以谋一地?不算万世,何以全一时?”曦直接反驳,“冷酷些说,一时的牺牲换换来之后漫长时光的红利,如何不可?”

“没有力量,没有凶名,谁会跟我人族公平交易,尊重我人族的发言?”

“而发展么……我们也不是不要。”

“但决不接受被人摆布方向和命运的发展道路,不会放开口子,让人得寸进尺!”

“我人族的地盘,就要听我人族的!”

曦代表诸贤表态。

退让,是不可能退让的。

他不会去猜对手会不会贪婪无度、得寸进尺,总想要的更多。

天知道。

今天妥协了,默许了精神上放开口子。

明天妖族是不是会想要的更多,对人族敲诈一番?

与其那样,还不如真刀真枪的打上一场,也好过被持续放血,温水煮青蛙。

不过。

说到了这个严重的地步后。

他话锋又是一转。

“当然。”

“如果妖族的朋友,能够以诚待人,不耍心机手段……我想,我们还是能建立平等友谊的,实现互利共赢。”

人族,也是需要加速发展的。

“以诚待人?”贰负眯了眯眼,“我妖族也不是做不到……但我反倒是担心,你们人族不守诚信啊!”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