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天庭动杀机,人教不干政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道德天尊炼化紫气,提升权限,立身圣人之位。

一朝功成,他再看那洪荒山河,便与上一刻截然不同了。

这虽是外力,但其中依然有巨大玄妙,助他更进一步。

天尊从容起身,眼观岁月,神照诸天,自有一种高远无上的气度。

只是,他并不多么高兴,甚至于还嘴角抽搐,心态濒临炸裂的边缘。

‘这……真是够给老道我面子啊。’

道德天尊看到了什么?

就在不周山门口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坳中,树林里是几十号大神通者扎堆,里面有妖皇,有妖帅,还有顶尖的妖神人物。

除此之外。

不多不少,三百六十位妖神站着,手里握持星斗阵旗。

这阵仗……

无怪道德天尊需要评价一句,实在是太给他面子了!

‘幸好!幸好!’

天尊心底油然而生庆幸之感。

庆幸他对于成圣足够的果断,而不是考虑回到昆仑山再晋升。

不然?

走出不周山的那一瞬间,就是一段惨烈人生开始的时刻!

那么多强人扎堆……说是想请道德天尊吃饭,谁会信呐?

也不对。

或许,真的是请客吃饭……只不过是像罗睺魔祖那样的待遇。

在牢狱中请客,让他吃的是牢饭。

而那一请,搞不好便是无量量劫,永不见天日。

对此,罗睺魔祖多半会大笑——

吾道不孤矣!

……

天尊庆幸,从鬼门关那里走了回来。

另一边,天庭里出动的妖族大能们则是惋惜不已。

“道德……算他命大。”

东皇太一提着混沌钟,摇了摇头,“够机警……不然,我们就直接拿他开刀了。”

“杀一个预备圣人,给剩下那几个长长眼……同时还可以跟道祖讨价还价一番。”

“是啊!”帝俊长叹,而后冷笑一声,“我们妖族,势力最大,底蕴最深,本来胜算是很大……奈何!”

“打小算盘的太多了!”

“巫族那边且不提。”

“就是道祖,虽然支持我们,可心底算盘却也敲打的噼啪响。”

“他谋划、推动圣人的出现,便是为了另辟蹊径,想要在我们之外再拥有自己的一支力量,等着什么时候能奇兵突出。”

“不过也是有趣。”帝俊眸子眯起,“这些圣人的预备人员,眼下看来也是各怀心思,对他根本谈不上多少忠诚。”

“忠诚,本就是一个伪命题。”白泽妖帅笑着道,“大家都是要走到了巅峰的人物……到了这地步,再谈忠诚不说做梦也差不多。”

“就算有忠诚。”

“那也多半不是忠诚于某个人,而是忠诚于一种理想,一种信念。”

“志同,则道合。”

“道不同,则不相为谋。”

“即使因为利益而一时串联在一起,但终有分道扬镳的一天。”

白泽说着,微微昂首,目光深邃,“这个道理,我想道祖他应该也会看得很明白。”

“但他最终还是欣然授予圣位……多半是考虑过取舍得失,能通过这一行为达成某种目的。”

“哦?白泽妖帅有何高见?”帝俊微笑询问。

“高见谈不上,只是一点个人猜测罢了。”白泽摆了摆手,并不自傲,“你们说,道祖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

不等他人回答,他便自己接续下去,“应该是他的实力了。”

“这一个纪元时代,当之无愧的洪荒第一!”

“那是需要集合我们三千大罗才能压制的最强大战力,单纯的妖族或巫族对上,都难免溃败的结局。”

“所以,他被‘主动’的身合天道了。”东皇道。

“是啊,道祖要合道了。”白泽点点头,眸光微闪,“但是,合了天道之后,就一定不能从那种状态下解脱出来吗?”

“他发下了大誓。”另一名妖帅摇头,“跟无量量劫绑在了一起。”

“嗯,我知道。”白泽脸色变得郑重起来,“可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

“或许,他能通过一些取巧的法子,绕过这限制……像这些圣人,他们出现的主要责任是什么?”

“一方面,是肩负教化人道苍生的义务;另一方面,也是协助天道处理工作,减轻压力啊!”

“圣人,某些程度上是道祖意志的延伸……也因此可能会衍生出一些奇妙的操作。”

白泽意味深长的道。

在场的大罗,一些人懵懂,不解其意;有的似懂非懂,感觉明白了什么又如雾里看花。

还有的,则是眼中闪过恍然之色,像是参透了其中的未尽之意。

“李代桃僵么?”帝俊眼底闪过一抹深沉的光芒。

“金蝉脱壳?”商羊妖帅沉吟道,“圣人做壳,顶替受到的束缚,道祖从中抽身而出,能在关键时刻干预战局,或者是敲打战胜巫族后膨胀的我们,将军权收归于掌握之中?”

“鸿钧的帝王心术,会有那么强大吗?”商羊有疑惑。

“这我就不知道了。”白泽耸耸肩,“我只是推测出一些可能,然后分享给你们,让大家多长一些心眼。”

“至于事态如何发展……那还得走一步看一步。”

这里一时之间陷入了寂静。

直到半晌后,帝俊才打破那种气氛,“好了,此事我们注意但不用太在意……只要我们对付巫族胜得干脆,胜得利落,道祖就算有想法又如何?一样要与我等共治天下。”

“我们现下该考虑的,是面对人族这不断增速的发展,既要有方法去压制他们,还要能给天庭固本强元,提升根基。”

“压制他们……有道德天尊表演的这一出戏,短时间内没有太好的法子。”计蒙妖帅谏言,“倒是关于妖族,我们可以做一些小调整。”

“大战要开始了。”他竖掌成刀,狠狠挥下,“在此之前,我们要把力量由分散状态攥紧成拳头!”

“攘外必先安内!”

“一些现在在分散我们力量的大能,该请他们看清楚现实了。”

“如果他们不同意……那就杀!”

“就像眼下一样,集中力量,围攻圈杀之!”

计蒙妖帅的话音中有杀机在汹涌喷薄。

“掌握云修行、能调度底层人道生灵力量分配的红云。”

“隐隐能干涉我妖族子民思想状态、做出足够影响的鲲鹏。”

“那运行地仙福地平台、提升各种资源使用效率、积累了不小人脉的镇元子。”

“推行‘天地神人散’五仙职业培养体系,度过了艰难转型期、开始结出果实的东华帝君。”

“……”

计蒙妖帅点了当世许多一等一的大能名字。

并且,还罗列了他们的事业成就。

不算不知道。

一算吓一跳。

这些人物如果抱团起来,计算他们的总量体积,对妖族的影响力太大了!

“将他们收编,我们妖族的凝聚力至少可以提升五成。”

计蒙妖帅总结道。

“的确……”帝俊点头认可,感叹了一声,“没想到不知不觉中,我们竟然有那么多的旁枝末节,被游离在外的大能给掌握。”

“虽然妖族的根本还在我们手里,但看看那纸面数据,还是挺吓人的。”

“是时候,该割一下这些大韭菜了。”

帝俊饶有兴趣的说着,“把他们的这手牌握在手里,用以对巫族进行输出。”

“以诸位的看法,我们如果要动手,首要的目标应该是哪些人呢?”

“我觉得,这个红云……有必要列为第一个打击的目标。”计蒙幽幽道,“毕竟,他那云修行的平台中,积攒了太多属于众生的财富。”

“要是被转移走了,又或者是修改、删除、增添数据,留下一堆烂账,我们事后即即使让天地银行去处理,怕也是困难重重。”

“所以,不下手则已,一下手就要快、准、狠!”

妖帅说到这,杀机越发凌厉。

“红云要是上道,跟我们天庭合流,同意让天地银行对之进行监管,那自然是大家都好。”

“他要是不识趣?”

“那我们就一边最快速度击杀他,一边将之资产彻底冻结,莫让之后手发作,能逃之夭夭。”

“有道理。”几位妖帅认同的附和道,并且做出补充,“鲲鹏之流,看起来危险加恶心,能干预人道精神……可只要我们给他来一手断网,就什么大浪都翻不起来了。”

“那镇元子,虽然人脉广大,但他说到底只是一个平台,换了个人上去照样能经营。”

“东华帝君,素来与我妖族亲善,大可放到最后一个处理。”

“唯有这红云神圣,修持云之道,有聚散无形、变幻莫测的本领,是最难处理的,也是最需要处理的。”

这些妖帅,很热心的提议。

帝俊扫了他们一眼,突然就笑了,“众卿之意,我已明了。”

“既然这样,回去之后我们便布置一二,等待时机约谈红云道友……”

……

道德天尊上岸的速度够快,让天庭的大能人物深表惋惜。

只是,跑了一个合理避难的圣人,他们又把主意打到了其他大神通者身上。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人族如今高速上升势头给妖族高层带去了压力——先后两个圣人的作秀表演、拉广告,让人族疯狂的加速,跑步前进,让天庭开始有些激进的行动起来,要将所有的力量都攥成一个拳头。

对此,做为直接导火索的道德天尊、太上圣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还在老神在在的处理自己这刚立下的人教事宜。

坦诚说,这人教立下,只是这天尊为人族打的广告、做的宣传。

实际上,他并没有多少收徒授道的想法。

在以要巩固修为的借口,挥散了前来听演讲的万万亿生灵后,道德天尊跟人族的领袖们一番相谈,各自交底,达成了共识。

人族的智者们从实际出发,不想道德天尊的人教做大,徒子徒孙满人族比遍布。

他们的理由很充沛。

“人教,已经挂了一个人字在前面,又有了之前的作秀,在世人眼中多半会将之视为一种人族思想上的正统。”

“的确,这思想是好的,是可以成为主流的……但我们并不希望看到一个所谓代表了正统解释权的山头在人族内部出现,那会让我们很困扰的。”

“思想的解释权,只能是归于领袖来掌握……若是被任何一个学派执掌,并且以此牟利,打造出什么所谓的清流,堂皇正大的干预重要决策,并且将帝王架空和蒙蔽?”

“那就是一种灾难。”

人族领袖们考虑的很长远。

没有人能保证,道德天尊传下的道统一定不会变质,未来徒子徒孙会不会有作妖可能,胆大包天到将天尊传下的道理给扭曲得不成样子,再以此抢夺话语权,为自己牟利。

就如同是某位书写“仁义”大道的圣贤,本来是提倡“以德报怨,何以报德”的正确道理,结果硬是被人刻意忽视后面半句,堂而皇之就宣传前面那句“以德报怨”,误导世人。

若是那圣贤有感,想必绝对会被气得揭棺而起……摊上那样的徒子徒孙,谁能不气?

对于此,道德天尊表示理解。

“诸位贤者的想法,老道我很认可与赞同。”

“你们大可放心。”

“即使我立人教,但此教绝对不会干预人王执政……除非是山河破碎,人道凋零,本着一颗公心,会有所行动。”

天尊给人族的领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而后,他又笑了起来,“况且,我只留经文,不传下主要道统,正是为了见见百花齐放。”

“一个思想流传,被一个又一个后来者用自己的智慧去解读、延伸,最后会成怎样呢?”

“我很好奇。”

“毕竟,上善若水……我要做那瀚海,有最广阔的胸怀,去容纳一条又一条思想的河流。”

“看看到最后,会有什么样的奇迹成就?”

道德天尊如是道。

“那我们便祝愿道友道途通畅,前路远大!”

人族的领袖们大笑。

他们相谈愉快,达成了各自都很满意的结果。

最后,在人族领袖的招手作别中,道德天尊骑在了青牛上,一道无穷广大深邃的紫气蔓延,席卷宇宙,就此离开了不周。

登天外,辟玄黄!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