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龙之道,帝俊压龙族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哼!”

共工冷哼,没有再说什么。

只不过,他出手攻伐的力量更强盛了几分,卷动浩荡天河,轰杀而出,几让万道成空。

天河,那也是河嘛!

既然是河,肯定是要给共工这水之祖巫三分面子,听其号令,助涨他的气焰。

然而,太一为天庭之东皇,又怎会简单?

哪怕那混沌钟被他信手挥出,守护天河水军,仅剩其自身,也是强绝到极点。

太一的真身显化在星海之中,让那万古的星空都因此变幻轨迹,围绕着他而旋转。

他袍袖飞舞,上面纹绘着千灵万妖的图案,此刻像是一同活了过来,生动形象,跃然在天地中,演绎非同寻常的法理。

妖的道,质朴、纯粹,阐述天理,野蛮中又总是带着恰到好处的精致,契合着天道的运转。

妖有天赋,有神通,实则就是道之一面的具体描述,是法则变化的详实呈现。

而在此刻,那千灵万妖的浮现,就仿佛在叙述一种至高的法理,包容世间一切法道,共朝东皇!

人道……在加持!

论及立意。

人道可比天河要高大上许多。

哪怕这人道被分摊出去了诸多份,对太一来说也足以化去天河的锋芒,甚至尚且剩余几分余力,能对共工下手。

太一轻笑着,抽出了随身的佩剑,往共工便是一斩!

“锵!”

惊世的撞击声炸响,天宇晃动的更厉害了。

一剑一钩,杀气盈野,震古烁今。

当碰撞之后,长剑微微弹起,再斩不下去。

而共工却也不好过。

“喝啊!”

一声怒喝,祖巫的身躯晃动,倒退了三步,踩踏在天河中,不知破碎几多星域,几方寰宇。

共工落了一点下风。

这却是非其实力境界有差距,只是在外力加持上稍显逊色。

水之祖巫。

妖之东皇。

名字一听就知道,前者在画风上便吃亏了。

“人道……呵!人道!”

共工的眸子变得赤红起来,隐隐显得三分狰狞,又有三分兴奋,“如今这人道,只得这般水平了么?”

“你要是最古最初、无上无暇的那种进取人道,今日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可换作现在的这妖族为主的人道,我却有法子破你!”

共工说着,蓦然长叹了一声,“可惜……可惜!”

“当年我……不,是苍龙的对手,换成你这样的人道该多好?”

“化龙之道,也不会棋差一着,导致最终满盘皆输。”

“龙族,没能成为上个时代的最大赢家。”

共工感叹着,“没有想到,相隔了漫漫岁月,龙之道还有再战人道的一天……只是物是人非。”

“你这人道,破破烂烂。”

“我这龙之道,也不过是从龙族苍龙始祖那里学来的二手货。”

“可惜!实在是可惜!”

这位祖巫,嘴里说着可惜。

但实际上,动作一点都不犹豫。

只是刹那,苍茫天地的本源中似乎传来悠远的呼喊声,相隔着漫漫时光降临。

“龙!”

“龙!”

“龙!”

这一刻,不再是天河激荡。

而是整个洪荒都在若有若无的共鸣!

跨越了时光,跨越了古史,是一个完美融合族群与文明的强大意志在呐喊。

恍惚间,洪荒天地中的众生都生出了错觉,隐约间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一个崭新的人生道路可以开启。

那是进化!

那是升华!

天地间一切有意识的生灵,都能有同一个终极指向的生命进化之旅。

那最终要修成的,是至上至极之真龙!

不管最初的出身,是怎样卑贱和低下。

但只要能满足进化路上的所需,你便能成为真龙,遨游天际,纵横八荒。

也正是因为如此——进入门槛低,成就极限高,这龙之道,早已镌刻在了洪荒的本源里,彻底成了一种大势。

就看那山川河流……哪个成了气候的,不被世人评价为有龙脉孕育潜藏其中?

神朝国度,其中法令制度实质化的力量,亦是被冠以龙气之名。

太过非凡了。

这是一种认可,潜移默化间成了主流。

尽管如今的龙族,委委屈屈的缩在四海湖泊河流中,甚至有许多族人都被抓去充当了脚力……可那份认知意识上的底蕴,却是无比沉凝厚重的。

只要这份底蕴一直在,龙族便永远不会灭亡,永远都能输得起……哪怕被清洗一千次、一万次。

转过身没多久,它们就又能活蹦乱跳了。

那其中的祖宗人物——苍龙,天然就能享受龙之道的源源不绝红利。

当然在今天,这份红利似乎不再被这位龙祖所独享。

有共工祖巫,像是从龙族那里学会了这核心技术,驾驭着龙的道,去征战东皇太一。

宇宙似乎被举动,苍生似乎在归附……这一刻的共工,极尽高大和伟岸,作为指引生命进化的灯塔照亮了前路,书写最壮丽的史诗。

伴着那史诗,是无尽时空无量众生意志的共鸣,献上自己微不足道的心念,在与之一起征伐!

恍惚间,宇宙黑暗了一瞬,若是化作了一汪深潭。

紧接着,深潭炸开,光明喷涌,有通体纯白无暇的圣龙一跃而出,镇杀向太一!

太一的神情,此刻彻底凝重了。

他双手成环,似要环抱宇宙,环抱永恒……在这环中,有虚幻的钟影在出现。

那钟影,乍看像是混沌钟,实则又有所不同。

上面的图案雕刻清晰醒目,是在书写演绎人道永恒之景,万族昌盛之画,天庭镇压宇内,妖皇统辖人道。

纵然有生命进化跃迁又如何?

只要不能妖妖皆龙,便有高下之分,便有分工合作……有人身居其下,有人高高在上。

一切,皆是为了逼迫潜能的开发,在这过程之中剔除弱小的,壮大优秀的,优胜而劣汰,在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前进中,通过内卷而升华,刺激灿烂的明珠绽放光彩,加速到最终踏上永无止境的路。

这是一种冷酷又的确有效率的道路。

对个体,是有些悲剧。

但对整体,确是大有裨益。

这,便是妖族所践行的人道。

太一的这一手神通,能调动多少人道的力量,暂且不好说。

但是那战力发挥的效率,却是抵达了一个峰值。

当那钟影凝实,镇压向纯白圣龙……两者间爆发了最明净的光辉,照亮了浩荡岁月长河。

……

这个时代,但凡是在活跃着的大罗,便没有一个不关注天河中的战斗,对之品头论足。

共工祖巫的龙之道,让他们赞叹感慨。

东皇太一演绎的妖族道路,亦是引起了许多深思,论证其中的可行性。

当然,能保持这么愉快心境的,多是一些中立或没有决策权的大罗。

那些真正的巫妖大佬们,却是一个个的剑拔弩张,做好了恐吓对面的准备。

十大妖帅气机勃发,欲要插手战局,将在天庭地盘中撒野的共工给拿下。

那祖巫集团便神念静默,除后土外的十大祖巫各自锁定着一位妖帅,如刺客一般游走,等待刹那的辉煌爆发。

祖巫,各自执掌一条洪荒根基支柱法则,拥有最高解释权……这先天就是刺客的材料。

他们的存在,让一些妖帅感觉自己的脖子哇凉哇凉,一时也不敢随意走动,担心漏了破绽,被抱起攻伐的祖巫给逼入下风。

妖帅不动了。

但是还有几位妖皇。

不过,那做为东皇兄长的天庭天帝——帝俊,却并没有显得多么慌乱,像是对其胞弟抱有巨大信心,又似乎另有筹码,知道什么。

他尚且有闲心,召见了同样被邀请到天庭中的东海龙王,跟之叙话。

“龙王啊……你们龙族,是不是对我天庭有什么不满呢?”帝俊笑着询问,含而不露的锋芒却让东海龙王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天帝说笑了。”东海龙王赔笑道,“我们龙族,向来都是奉公守法的正经龙,哪里会对天庭表示不满、甚至跟天庭作对呢?”

“不存在的!不可能的!”

东海龙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如此表示。

“那……你怎么看这巫族的共工祖巫,这么轻松自如挥洒你龙族的根本底蕴?”帝俊幽幽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东海龙王沉默了一瞬,便再度开口,“关于这个,我想我可以解释。”

“当是苍龙始祖念着盘古祖神开天辟地的巨大牺牲,因此对巫族高看一眼……当共工祖巫上门求教的时候,顺手就把这门技术给教授出去了。”

“只是始祖也没能料到,巫族后来却会跟天庭闹得这般不愉快。”

“所以始祖他最近都不出门了——这是在惩罚自己,要关自己禁闭,以示忏悔之心。”

好一个龙王。

他死死咬着大义道理,核心技术的传授全是出于对盘古的敬仰,绝无谋反之意。

至于什么人族和龙族之间不可告人的交易……那更是谣言,是外人的挑拨离间,要让妖族中的一大强族与天庭离心!

“是么?”帝俊不置可否。

“这样说来,这共工祖巫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啊!”

“我看他施展的这龙之道的威能……就算是苍龙亲自到场,也未必能超过了吧?”

“这是个好学生。”

“苍龙,也是个好老师。”

帝俊嗤笑了一声。

东海龙王垂着手,不说话,以沉默应对。

“关于这事啊,我有一些小小的想法。”帝俊道,“既然你们说——龙族上下都是正经龙,对天庭拥护的紧。”

“那么,我让龙族为洪荒更加美好而出一点力……想来龙族上下也不会推拒吧?”

“只要天庭的意思合情合理,不违公义……我龙族自然不会推拒。”龙王谨慎道,“若是天庭太过分……这天底下有的是明眼人,公道自在人心。”

“呵。”帝俊意味不明的笑笑,“我天庭,自然是讲道理的。”

“我对你们的要求,也并不是太高。”

“只是想让你龙族协助我天庭,在四海中驻扎一些军……商贸保护的队伍。”帝俊一只手在桌上翻了翻,取出了一份玉简,“毕竟最近下面有妖族子民回报,通往不周做生意实在危险,有剪径的强人出没打劫。”

“这不行啊!”

“所以我天庭只好劳碌一下,转一部分天河水军下去,帮助维持道路的安全。”

“然巫族霸道,阻挠之心甚坚。”

“思来想去。”

“还是先取用龙族的地盘使使……这当是得到妖族上下子民认同的。”

“毕竟,龙族也是曾经签过名,成为我天庭的一员。”

帝俊目光雪亮,锋芒咄咄逼人。

东海龙王先是沉默,之后才道,“这,我需要回去请示一下始祖。”

“你尽管请示,我想他会理解的。”帝俊淡笑,“等这一战出个暂时结果,妖族之道战胜龙之道,以龙祖之性子,认赌便会服输。”

“陛下似乎对东皇大人的实力很看好。”龙王沉声道。

“因为这里是天庭的主场。”帝俊只是道,“共工来这里,也就是闹一闹,逞下个人威风。”

“可要是战到最后,他不可能赢。”

“别说赢。”

“能不被打个头破血流就不错了。”

“我们有一千一万种方法给太一加持,而不让巫族那边隔断……若不是这样,如今的巫族又怎么会是战略防守呢?”

“希望龙族能清楚,如今是谁的势大,该做怎样正确的选择。”

帝俊带着几分警告。

龙王张张嘴,“那照陛下所说,这可是一个把共工祖巫留在此地的大好时机,可断巫族一臂。”

“我倒是挺想。”帝俊失笑,“可惜啊。”

“有的人,会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拿着最正确的东西,来阻止这场战斗,让两边点到为止。”

“让共工最多也就是灰头土脸……看,那人已经来了。”

帝俊微微抬头。

……

圣龙。

钟影。

两者碰撞交锋,激烈无比。

一时间,谁都无法压过谁。

只是正如帝俊所言。

这里是天庭的主场!

太一能得到的帮助,远远比共工要多太多。

不过,就在最关键的时刻。

有一个救星出没,隐隐拉了偏架。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