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子母河;云中君!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这……这么会玩的吗?”

“姐妹?”

“姐妹花!”

“帝俊……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看不出竟然有这样的胆魄,让我等羡慕嫉妒……啊呸,是深深唾弃!”

诸神的目光视线掺杂了太多太多种不同的情绪。

有人鄙夷,有人憎恶,有人敌视……当然,这其中并不缺乏想以身相替者。

这这这太会玩了!

还有,那说的是人话……哦不对,是神话吗?

什么叫“如果是一对姐妹,应该就不成问题”?

“唔……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方法诶?”

一些尊奉伏羲大圣为领袖的八卦团体嘀嘀咕咕,评价起帝俊的说辞。

“是极是极……两个毫无瓜葛的神女被迎娶,那就非常考验当事人一碗水端平的能力……一个不好,迟早哪天就翻船了。”

伏羲大圣笑容玩味的摸着下巴,“姐妹嘛,就不存在这种问题了……人家之间的关系,是多么漫长岁月培养出来的亲情,比什么爱情都靠谱多了。”

“没有帝俊,她们自己都能玩得很开心,姐友妹恭。”

“只要帝俊不傻到故意离间她们之间的关系,连表面上装一碗水端平的样子都不做,特意找死……这铁锁连舟的成双好船就是如履平地,都不用成为时间管理大师。”

“妙啊……妙啊!”

羲皇击节赞叹,“我怎么就事先没有想到呢?”

“唉,这回我算是承认了,洪荒代有才人出,一代更比一代秀……帝俊能作为帝皇天团的一员,他的确有这个资格。”

“资格个屁!”

女娲鼻子都气歪了,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兄长极度不满,“帝俊这提议,简直是胡来!”

太过激动的娲皇,都不使用传音的方式交流了,直接就喊了出来。

“哦?那不知娲皇道友有何高见?”帝俊也不生气,笑眯眯的反问。

“一男配姐妹,何谈阴阳平衡,贪得无厌,非是正道!”女娲拍着桌子,叫嚷不停。

“这不是没办法吗?”帝俊一脸无奈,随即挂上舍己为洪荒的最高尚表情,牺牲光环疯狂加持,“局势所迫,我这都是为了人道苍生着想啊!”

“难不成,娲皇道友还能想出更高妙的法子?”

“怎么想不出?”女娲昂首挺胸,“而且相比你这想得美的无节操法子,颇得世人非议……我的方法就不同了,会被世人祝福!”

“咦?”

诸神诧异。

有吗?

在太一明言拒绝,伏羲置身事外的关头,还有合适的选择吗?

女娲的回答是——

有的!

“我行!”

“我上!”

娲皇拍着胸膛,“不就是要让两个神女,以联姻方式借用皇者权威,一改纪元风气,抬升坤道女修的地位吗?”

“你们三个男性的皇,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换作我,就不成问题了!”

“我来娶两个神女!”

女娲说着让诸神眼睛掉一地的话。

“啊这……”帝俊终于是不能淡定了,眼角抽动,“这有些不妥吧……女女搭配,与阴阳相生相化的至理不合吧?”

“哦?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操心这样做法的后裔问题?”女娲大气的一挥手,“放心放心……你也不看看我主修的大道是什么?”

“是造化!”

百合无限好。

还能生得了!

女娲表示,这样的爱情是一定会受到祝福滴!

尤其是当前面有帝俊那超不要节操的提议,羡慕死一大堆大罗中的单身狗、爱情败犬……这帮人肯定看热闹不嫌事大,本着自己没那命享受的前提下,索性支持成全娲皇,不也是挺好的吗?

帝俊的面容微妙的扭曲了一下,心底暗叹,‘女人……真的记仇,哪怕是女皇。’

‘这么上蹿下跳的折腾,是在报复回击之前我棋子的率先挑事,突然入魔去砍杀人族使者……所以特意上眼药来了?’

他嘴角抽搐,心情虽然蛋疼,却没有怎么慌乱。

“娲皇此言差矣。”帝俊长叹一声,“我知晓娲皇玄功造化,妙参无中生有……别说使女子成孕,便是男身,拿眼瞪过去,也是登时便会怀孕的。”

“不过,这场婚姻,可是要起到苍生观念导向的……生育繁衍向来是头号问题。”

“下面那些小修士,可没有娲皇这般造化手段……女女成婚什么的,还是不要了吧。”

他极力打消娲皇作妖的心思。

但,女娲又怎么是好打发的?

前不久,她的心腹大臣可是刚刚在生死边缘走过一遭……她要不出头给找找场子,以后还怎么当老大?

毕竟,尽管有那东华帝君横空出手,但终究不是她主使。

“哈哈哈!”

娲皇酣畅大笑着,悠然起身,出席踱步,环顾四方,目光炯炯,刺到诸神的眼底,锋芒之盛,让人不想与之对视。

“帝俊道友的说法有那么一点问题……如果把生育问题放到第一位,那岂不是把天下女修都当成了生育的工具人?”

“那这场联姻的本质,究竟是提升女修地位,还是号召多娶多生?”

“我认为,两者并行,却也无碍。”帝俊淡淡道,“洪荒的永恒存续之事业,正是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道苍生去付出。”

“生灵数量多了,终究是好事,总能出好苗子。”

“如果只是繁衍的问题,那又何须婚嫁?”女娲眉梢一挑,似笑非笑,英姿勃勃,伟岸皇者气象十足,“我执造化,自有无上神通,重定宇宙规则。”

“诸位且看!”

她随手一抽,便在太华西真元君无奈的眼神中,摘下了她的玉簪,而后信手一划!

初时,先是一片沉寂,什么异常都没有。

逐渐的,有轰鸣声响起,从微弱到洪亮,最后激荡天地,上至周天星空,下至大地山河。

“轰!”

那是浪涛声,在诸神的耳中勾勒出了一条沛然无可阻挡的大河。

事实上,真的有那么一条大河出现!

之前全然未有,全凭娲皇莫测的神通成就。

那河流起于虚无,蕴含玄妙大道气息,垂挂天际,流淌四野,纵横无疆。

有古神大圣,第一时间透彻此河之奥妙,然后不能淡定了。

“这……”

这一刻,他们心中是万马奔腾,又如羊驼呐喊。

“嘶!”

曦探头探脑的,偷偷摸摸的掬起一捧河水,打量几眼,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最后搜肠刮肚了半天,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也只能憋出“娘娘威武”、“娘娘霸气”之类的字眼。

不能怪他这般。

实在是……实在是……

“这条河,我给它命名为子母河。”

女娲笑吟吟的将玉簪放回到西真元君那里,再悠然环顾诸神,“如此一来,你们所担忧的生育繁衍问题,便不再是问题。”

“饮此泉水,无分男女,皆可感孕成胎,诞生子嗣……如何?”

如何?

‘不如何!’

一些古神大圣举手掩面,表示有生以来头一次感受到了女娲的会玩程度。

此时此刻,他们有许许多多想要说的东西,最终却又只能欲语还休。

这手段太狠了!

简单点说,喝口水都能怀孕;复杂点说,坤道女修真正站起来了,不再需要另一半了,自己就能撑起人道的天。

当然,后半部分有些夸张。

毕竟压在女修头上的天,还有那么一座暂时无法逾越的大山——

盘古!

这位开天辟地的祖神,出现在世人眼中的形象是以男性的姿态,奠定巩固了男神们的地位,是一种巨大功绩的凝聚,是盛世成就的根源。

“小妹,你有些本末倒置了。”伏羲于此刻出言,“人道之重,在生在养,还在教。”

“男**阳,各司其职。”

“一个完整的家庭构建,当有合格的父母,才能最容易将子嗣引入正途,成为对纪元时代有所帮助的人才。”

“如果单单只是生育繁衍的数量,便能决定一个时代是否昌盛……那一些顶尖族群会想哭的。”

“所以啊,你这子母河可以有,但绝对不能成为正统……否则纵有一时之盛,却是在根子上就扭曲了未来,终有一天会尝到苦果。”

“我只是给人道苍生一个选择而已。”女娲微笑,“也算是给帝俊道友的问题一个回答。”

“他要繁衍,我就给他繁衍的途径,仅此而已。”

“如此。”

“婚配不成问题。”

“繁衍也不成问题。”

“还有什么需要解决的地方吗?”

“大可提出来,我看看能不能解决。”

娲皇笑着走回自己的席位,淡定坐下,将问题重新抛回到帝俊身上。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

重点只在于,有没有足够的力量,以及愿不愿意去解决。

帝俊语塞,心中感慨,那好事实在多磨。

不过这会,伏羲实在是足够给力。

“小娲你为广大坤道女修谋福利的想法,我是深感佩服的。”

“都愿意去牺牲自己,打算迎娶两位神女,实现天庭顶尖序列的阴阳平衡。”

“但是啊……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不是吗?”

伏羲微笑,“已经先有帝俊道友,愿意宣布为这件大事负责与埋单。”

“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妨看看他能不能办妥?”

“你放心。”

“有我们这些神格公正、品性崇高的神圣在此,绝不会让有仗势欺人的现象发生。”

“不存在帝俊裹挟苍生意志,让一对姐妹神女为了人道大义而不得不委屈自己,不然便会被众口铄金批评成自私自利,不知道为广大坤道女修着想。”

“婚嫁嘛,就是讲究个你情我愿。”

“如果帝俊谈不妥,那便该轮到小妹你上了。”

“否则,人家姐妹都自愿嫁过去……再破坏,就有些不合适了。”

“大家觉得如何?”

伏羲主持公道。

帝俊听了,连连点头,“正是这个道理。”

女娲却是不说话,目光游移,似乎在斟酌着要如何发言反驳。

当然,更准确的说……这应该是在拿捏架势,等待对面开价收买。

帝俊闻弦歌而知雅意,目光微动,眼神示意。

立时,太一有所动作,神识流转倾泄,似乎是与女娲交流了些什么。

而后。

女娲一改之前的杠精姿态,眉开眼笑又端庄雅淑,一本正经的开口,“唔……兄长说的也是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的确,男女婚嫁迎娶,讲究的是你情我愿,我们不能强迫结合,也不能拆散一对佳偶。”

“如果,帝俊能得到一对神女姐妹的欢心,心甘情愿的许身于他,那作为本时代女性神圣的领袖者,我就只好深深的祝福她们。”

“我可以给做媒,祝愿他们之间的爱情天长地久。”

女娲一脸神圣,让诸神侧目。

“这……帝俊是许给了娲皇什么好处?达成了怎样不能见光的交易?竟然让娲皇都改口了?”

“你问我,我问谁?”

殿堂中的大罗议论纷纷。

只是这其中内幕,便鲜有人知晓。

不过,曦却是有几分猜测。

“曦啊……你要做好准备。”

女娲传音给他。

“娘娘请明示。”曦心念转动,恭敬请示。

“接下来呢,你会挂名到太一那里,担任职位,听调不听宣……有想法呢,就去天庭的兵部观察钻研,没兴趣呢,就挂名领一份定时薪酬就好。”

“啊这……”曦眨眨眼,又眨了眨眼,“我能问一下,那是什么职位吗?”

“嗯……是云中君!”女娲传音道,“云中之君王,可龙驾而帝服,位格马马虎虎吧,也就是清贵,但实权不怎么大。”

女娲说的轻巧。

当然,她也不太看得上,只是想着给手下一点心理安慰。

不过,曦琢磨着这“云中君”,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一个有些忌讳的名字。

缙云氏!

这可是传说之中,跟后土娘娘顶头上司的人物大有牵扯的存在哩!

只是,曦也不是个喜欢作死的人。

这想法,只是在心头一转而过,没有传音回去玩心跳、找刺激。

与此同时,他看着帝俊的眼神也变得微妙。

“帝俊……姐妹花……”

“这让我想到了另一个同样这么干的大佬……”

“舜……娥皇、女英……”

“而这几个……湘君……湘夫人……”

“啧……”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