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 妖族天赋,妖皇论盘外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太一眼神古井无波,冷静阐述着自身看法。

“我天庭的全套战术体系,当然是可以学习——因为这是真实无虚的智慧结晶。”

“可惜。”

“外人学习,最多能学到的也只有表象,得不到神髓。”

“跟我们这本体系的顶端者来说,永远都会差一线。”

“这是平素里看起来不起眼的一线。”

“可真正征伐到最后,就会发现这是事关生死的一线,是决定天平倒向的最重要一根稻草。”

“学习。”

“是要交学费的。”

“是要将当年师傅经历的磨难,用另一种方式再走一遍。”

东皇语气幽深难测。

“然也!”帝俊颔首道,“我天庭的战术体系建立,往玄了说,是蕴藏了整个妖族的哲学智慧、思维模式,是形而上的总结书写;往实在了说,是上一个古老时代的累累白骨铸就下道路,从龙凤两大领袖统帅部下彼此征伐血战,到对抗罗睺作乱,这惨烈无边的一场场大战,将许多特性一点点铭刻在全体妖族血脉深处的传承因子中。”

【推荐下,咪咪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mimiread.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妖皇脸上蓦然露出了一个血腥残酷的笑容,“那个时代的记忆,虽然被时光的力量葬下了很多,不见文字,不见传承。”

“但是终归还有那么一点点漏网之鱼,是岁月也没有办法消磨。”

“最惨烈、最深刻的记忆、潜能,是纪元中前行者对后人的馈赠,是宝贵的沉淀财富……平时不显,可却始终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整个妖族的思维方式、行事手段,成为了天经地义一般的道理,再升华内化成了我天庭治理宇宙的思想、哲学。”

“就像是龙族……祖龙开龙之道,行大一统之策,成万川归源,君之宰之。”

“这刻进了整个龙族的魂,是根本不需要宣之于口,全体龙族成员便会自发的往那条路上狂奔……哪怕时局艰难,龙祖躺尸,连族群都被撕裂破碎,陷入群龙无首的困境。”

“可过不了太久,便有龙杰应势而出,以‘分久必合’勉励自身,振奋才智,重凝族魂,平定四海,喝令千万兆亿水族,让它们颤栗臣服,唯龙首是瞻。”

“东、西、南、北……四海龙王。”

“虽然他们眼下在我等眼中表现的唯唯诺诺,一副油滑无比的样子,一点没有做为大神通者的威风霸气……可当年,他们却都是一等一的狠角色。”

“龙族最动荡的阶段,东海龙王只手提剑,横扫沧海,杀伐无算,硬生生稳下了大局,因之执东称王,祖龙之下最尊最贵。”

“北海龙王起于微末,时值北冥海鲲鹏大圣活跃,爪子伸的有点长。其登高而呼,后携棺而行,统领弱小本部北上,无畏生死,要拿自身性命去打出整个北海龙族的风采。率一十八亲卫,玄黄龙血祭乾坤,不管胜负都会有最惨烈代价……这让鲲鹏在北海界线外转悠了很久,最后寻思着不值当,做做样子就退走了。”

“同样的,那西海龙王还有南海龙王,亦有惊人出彩行径,堪为当时纪元中一轮皓月当空……龙族里面凡是统率海域而称王的,便没有一个好相与。”

“龙族几经沉浮,有兴有衰,却硬是守住了当年苍龙起家时的本钱,还有不小扩张,兼并四海万亿水族,都归于龙族统帅之下,从上到下只有龙族这一个族群的声音!”

“其因何在?”

“正是铭刻在龙族最深处的本能,分久必合。”

“龙族如此。”

“我妖族,更是如此。”

“自有思想智慧,贯穿整个族群上下,成为了一种真正的‘天赋’。”

“这是单纯学习不能学到的东西。”

帝俊长长吐出一口气,眸光深邃,“尤其是人族,眼下是一片空白。”

“空白,固然是好作画,能让娲皇拉出队伍,鼓捣十二祖巫,书写自己的信念理想,向着那个目标去努力前行。”

“但是,它也意味着一种天赋的空虚。”

“尤其是在战争方面,没有足够的时光沉淀,没有无数生命重量的牺牲去铸就道路……就很要命。”

“妖族曾经在这里面流过的血,太多了。”

“哪怕人族有顶尖智者,能参透我妖族一应战术体系原理……但是到头来,他们会发现——知道了也用不到最好。”

“因为,这已经不单是个人的智慧,而是族群的智慧。”

“它需要的是一整套妖族的思想哲学,还有妖族漫漫岁月走来所沉淀的‘天赋’。”

“这般,才能与我天庭站在同样的档次。”

“否则,他们便永远是在妖族制定的战争规则中与我等争锋较量,先天低我等一头。”

帝俊哂笑一声,“这要想破局,其实倒也简单——让人族也走上一遍妖族曾经走过的血肉尸骨之路,那便可以了。”

“自研自产,打造出完美契合自己族群智慧、哲学、实况的战略战术思想,而不是单纯的引进和学习。”

“说白了——这就是前期便用无数族人的性命去开道,为后期打造一个圆满的体系。”

“但是……人族能拿得出那么大的决心么?”

“最重要的是,有决心也不一定有用……打造出来的体系,多半跟我天庭只在五五之数。”

“甚至一个不好,前期牺牲太大,直接就崩盘了,压根没有后期。”

“还不如抄一抄天庭的战术体系——好歹前期能大幅度减小损失,哪怕付出后期疲软、积重难返无法跳出枷锁的代价。”

“这是慢性死亡。”东皇总结。

“是啊,慢性死亡。”帝俊淡定的点头,“他们学习我天庭战术的过程,也是族群思想被属于妖族思维逐渐暗地侵蚀同化的过程,一点点从军团延伸到其他方面。”

“我让你给娲皇一个云中君的职位,别人可能是觉得我示弱了,退让了……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剂毒药呢?”

“况且。”

“有娲皇这么大一个反贼头子坐在那里。”

“我天庭的战术体系也并非就能真的保密,丝毫不泄露出去……与其让这位折腾什么小动作,还不如拿一个虚衔出去,把她旺盛的破坏精力给收束起来,好针对性的提防。”

“透过云中君的动作,我们好歹可以知道,人族那边抄写了天庭的哪些战术不是吗?”

“如此一来,还能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将局势一点点拉扯到我们的节奏中。”

“温水煮青蛙。”

帝俊悠悠道,“巫族不好啃,被逼急了他们没有选择,只能拿无数族人的性命去趟一条路……万一翻船就不好了。”

“就算没翻船,我们赢了也会大吐血……道祖会笑得很开心的。”

“我觉得还是表现出求稳的架势比较好,运营优势,逐步削弱,堂皇正大,稳中求进,才是正道。”

“对于体量太大的对手。”

“拖着他们。”

“吊着他们。”

“一点点的放血、同化、诱导、衍变……才能炮制出最美味的佳肴。”

“吃下佳肴,消化彻底,我们就有了一次跟道祖上赌桌,赌一手‘主客颠倒’的机会。”

不想当盘古的大罗,就是没理想的咸鱼。

帝俊表示。

他这位妖皇,对他顶头上司——道祖鸿钧,有那么一点点的想法。

跃跃欲试,打翻天道上位,将盘古的桂冠戴到自己头上。

‘那我的神生,可就真的圆满了。’

‘家有一对姐妹花。’

‘外是盘古大神尊。’

‘爱情事业双丰收。’

“我觉得,有些过于理想了。”

关键时候,太一给他的兄长泼了一盆凉水,“这治标不治本的道理,我们都一清二楚……巫族那边,会一无所知吗?”

东皇沉吟着问道。

“怎么会?”

帝俊摇头。

“巫族的几个头头,我觉得没几个是简单的……抛开那后土不说。”

“其余的那些祖巫,搞不好在上个纪元就是鼎鼎有名的一方统帅,喝令千族万部、谈笑间划分宇宙疆域,天上地下肆意横行。”

“像那共工,跟龙族之间的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瓜葛。”

“还有句芒……句芒神殿的建材,怎么看都是梧桐木,敢说凤凰一族没有在其中有投资?”

“再看烛九阴。”

“古老时代中最有名望的宙光大神,可是烛龙——烛神!”

“这些背景板,可都曾经纵横一方,有极度出彩的神生履历。”

“而今,他们扎堆了,抱团了。”

“鸿钧都需要认真的看上两眼。”

“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帝俊评价,非常郑重。

“既然不是省油的灯。”

“人族,又或者是巫族的情况,他们自然是心底有数的……身体素质强大,战斗意志坚定,从心灵到肉体上其实都没有短板。”

“唯一扯后腿扯到蛋的,就是族群沉淀,这是硬伤。”

“对付这个缺点,解决的方法只有两条——要么是迎难而上,硬生生补足;要么是转嫁,从别处地方弥补。”

帝俊给太一说着自己的猜测,双眼逐渐眯起,有神光一闪而逝。

“看这云中君,这么辛勤的复刻我天庭全套战术体系,一副要饮鸩止渴的姿态,明知道是慢性死亡也接受……多半是背后另有一套幺蛾子准备着。”

“的确。”

“战争,是最直接、最明确宣布胜负结果的手段。”

“但是,通往胜利的道路并不只有这一条。”

“还有别的方法,用战场之外的盘外招取胜。”

“我看巫族那边的打算,多半是前期架住天庭主力,拉扯战线,不至于速败,而后等待时局变化,一些早先准备好的盘外招在合适时机进场。”

“巫妖的较量,不一定是比谁更强,也有可能比烂。”

“我们先倒下,对面再菜却笑到了最后——这一样是胜利者,能捡我们的尸体发财。”

“是这样么?”东皇轻叹。

“应该差不离……”帝俊眸光幽暗,“本来我不太确定。”

“可最近东华跳的欢快,一些隐秘的线索让我串联起来……”他神情凝重,嘱咐太一,“他日上了战场,你切记小心些。”

“巫族那边,恐怕是在策划最恐怖的刺杀,直接奔着指挥部而来,进行斩首。”

“被端掉了最高指挥部,剩下的战术体系、基层指挥再优秀,又如何架得住一群战略层面高手的绞杀?”

“我已明白。”东皇肃然,“会注意提防的。”

“兄长你也需要当心……你坐镇中枢,才是最拉仇恨的那一个。”

“对面稍不讲究。”

“哪怕奈何不了你。”

“但绝对会对你的亲信、血裔下手,扰乱心神。”

“越往后期,越接近大劫收尾,对手便越容易行事激进。”

东皇忧虑。

“这你大可放心。”帝俊微笑,“他们不会有后期的。”

“???”东皇懵然。

“你没有听明白吗?”帝俊笑声稍大了些许,“我只是要‘表现’出求稳的架势,靠着运营在正面战场上打出统治力,一点一点给对面放血,在后期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但是,这只是我释放出去的信号而已。”

“中期……在对手判断的中期。”

“我就要收盘了!”

“兵行诡道,出其不意!”

“真到了后期,对面准备好了,鸿钧也准备好了,我们积累的优势最大,却也最难打开局面。”

“唯有中期,封盘绝杀,才是最合适的。”

“这……”东皇有些失语,“这很难。”

“我知道很难……所以,我也准备了一些战场外的小小手段。”

“就比如那所谓的……域外天魔!”

帝俊的笑容,此刻很灿烂。

“人族,跨越时空而来,可不只是成就了巫族。”

“还有一些,对我来说非常有用的棋子呢。”

“他们好的东西,没有学到多少。”

“但耍起坏来,一套接着一套。”

“这些棋子中,有许多饱受妖族思想的教育,潜移默化的转变了思维……虽有人魂,却是妖心。”

“我已经暗中运营了许多。”

“让它们一点一点的反渗透回人族之中……偏生他们还不自知,觉得自己学成而归,给人族带去福音。”

“这些人,将成为最凌厉的暗箭,等待合适的时机绽放。”

“云中君这小家伙,鼓捣了一下我妖族的后勤,就觉得自己很优秀了?”

“呵。”

“我有必要给他上一课。”

“让他知晓,什么才是真正的——”

“敌在腹心!”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