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志在昊天,渔翁垂钓!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你们觉得呢?”

元始没头没尾的问道。

做为不知道多少年的兄弟,道德和灵宝却听懂了。

“我们觉得可以。”

“不过,前提是他们得闯过眼下这个小关卡才行。”

道德天尊补充。

“也是。”

元始沉吟着点头。

忽然,他笑容灿烂起来,“我还是很看好他们的。”

“哦?”

灵宝天尊疑惑。

“我在想啊。”

元始的笑容逐渐古怪,“我们这事后聪明人,猜测祖巫构成背后的黑幕,少不了太易大罗或明或暗的支持和默许。”

“那……五方天帝呢?”

元始意味深长,“莫要忘了。”

“这可是将五位祖巫各自压制的狠角色。”

“炎黄神神秘秘,青帝作壁上观……可还有白帝和黑帝。”

“他们会跟在场的哪些人,扯上关系呢?”

“再说。”

“当年东华帝君来我昆仑山拜访,使得游离巫妖阵营外的顶尖大能构建了暗中同盟,核心宗旨既不太偏向天庭,也不是很偏向巫族,名义上是自保,各家产业串联,保障各自的利益……可背后,却是对人族很青睐嘛!”

“且东华在大司命的位置上,给我们道门各种行使便利,说到底也是在给人族助攻。”

“即使如今,这位帝君似乎倒向了天庭,赤胆忠心的模样,约谈龙祖……但没有把我们这集体当做投名状上交,啧啧!”

“有‘心’人啊!”

“你们说,关键时候,会有怎样奇葩的事情发生呢?”

元始传音笑问。

灵宝天尊眨眼,再眨眼……不知怎的,他突然的想起了自己加入的某个难见光组织——五运道主同盟!

‘里面的那个气运道主,不仅是羲皇,也是青帝!’

‘青帝,真的做壁上观了吗?’

‘如果不是……那这一次,谁会是他的棋子呢?’

这么想着,他不禁对那片惨烈火热的战场期待了起来。

道德天尊亦是如此。

……

羲和与常羲联袂而行,杀入战场,立时引起了连锁反应。

她们也不太讲究,二打一模式开启,直接对上西王母,解放了飞廉、飞诞两大妖帅,让金母抱怨“塑料姐妹情”。

“见谅!见谅!”羲和笑嘻嘻的道,却是看不出太多歉意。

“哼!”金母不怎么高兴,闷哼一声,战力狂暴。

她本就是能一人牵制两位妖帅的强者,虽然还没有立身在太易大罗的层次,但是距离也不算太远了。

相比寻常的祖巫、妖帅,还要强不少。

此刻全力施为,顿时让羲和常羲两位女神感觉到巨大压力。

但她们也不太慌。

便见羲和取出一枚日轮,常羲取出一枚月轮,两件流光溢彩的灵宝流转超然光辉,合璧共鸣,神威惊世!

日月精轮!

此刻,日月之光,浑化混沌,气象太非凡了。

日月轮转,是时光。

日精月华,是生机。

日月盈昃,是阴阳。

……

一种又一种大道,因此演化而出。

到最后,一道生万道,诠释了一个完整宇宙所有应有的法则道理,造化出一片广袤无边的诸天万界,要仿照帝俊太一压制女娲一般,困锁住金母!

如斯惊艳,吸引了许多古神大圣的目光,让他们酸溜溜的惊叹,帝俊这厮真的走了狗屎运,能娶到这般优秀出彩的姐妹花。

日、月的道理,许多修士都有涉及。

哪怕是大罗层次的高手,洞察其中奥妙的都有许多。

像是那刚刚承受了妖生难以承受之痛的夔牛妖神,他的根本道路修持六象,演化风雨雷电日月,便有这两种道象。

但是,就像“人和人是不同的”真理一般。

在日月之道的造诣上,大罗和大罗也是不同的。

两位女神,本就是出身在太阴星上,天然亲和此道,被影响的太深。

兼之婚礼既定,帝俊也很是大气,太阳星都当成了彩礼,很痛快的开放大日根本权限,予了羲和,让这位女神实现阴极转阳的修业,从月神改换成了日神——不亏是能收获姐妹花的成功人士,这份大方就让人学不了。

凭亿近人!

羲和常羲,因此在日月之道上有了非凡提升。

当她们执此道上的最强灵宝——日月精轮,再靠着无数年时光积累的姐妹同心之默契,让西王母都变色,一时半刻难以破解。

她无奈的站在这片囚笼的中央,悻悻然的叹息,“你们两个,坏了大家的姐妹交情啊!”

“此刻之举,我在他日,定给你们一番报应!”

“那可是很有难度的。”常羲歪了歪头,吐了一下小舌头,“想要报应我们,那你可要踏破九重天,打碎金銮殿,才能杀到我们的身前。”

情理之中。

想要报复这对姐妹,难度跟击杀妖皇都差不多了。

“那可不一定。”西王母淡然道,“恩怨因果,找不到你们身上,也能找到你们的后裔身上。”

“父债子偿嘛!”

“你们两个呢,要是有了儿女什么的,可要让他们小心一些了。”

西王母幽幽而言。

“什么奔月啊,什么射日啊……戏份不少呢。”

这位女神,此刻展现了强势霸道的一面。

大庭广众之下,径直放言威胁。

“金母,你过了。”羲和表情郑重起来,有杀机流转,常羲亦是如此。

“阻碍我巫族的大业,有几个能有那么大面子,可以不付出代价?”

金母昂首,“我们巫族,是来造反的!”

“做为祖巫,失败了都是元气大伤。”

“而那些大巫,更是要面对沉睡无量量劫时光的风险,有失我之危。”

“被抄家,被灭族,都是常规操作。”

“我等失败,下场如此。”

“你们败了,合该享受同样待遇。”

“天庭的太子、公主,就能高贵到哪去?!”

“既然可以因为身份,享受到超然福利,那在失势的那天,面对刀斧加身,也不要有多少怨言。”

“如果还是不服气,大可用实力去抗争,给自己争一线生机。”

羲和听了,微微沉默。

而后,她轻柔的笑着,“那看来,我们天庭可要加把劲,把你们这些反贼统统弄死才好了。”

“你们能做到,那就尽管去做。”金母语气铿锵有力。

“放心,你会看到的。”羲和嘴角一翘,“不说太远,就是现在。”

“飞廉飞诞,杀起一般的大巫,可不要太轻松呢。”

这两位被解放的妖帅,已经踏上了超神之路!

“还有,红云也进场了……”

羲和扎心的提醒。

金母豁然转身,冷眼看着开始倾倒的局势,目光森寒,“他们得意不了太久!”

“哦?是吗?”羲和沐浴在日精轮的光辉下,漫不经心的道,“那我可是很好奇了……祝融和天吴要出来了么?他们真的能力挽狂澜吗?”

羲和的眼神略有些古怪。

金母亦是如此。

她们不经意间望向了最大的战场,那里是女娲的被困地。

似乎,都在默默的等待着什么。

……

女娲和帝俊、太一,“大战”依旧。

他们打了个天翻地覆,战了个乾坤崩灭。

只是,这既是真打,却也是假打。

“娘娘还在等?”帝俊低笑着,不为界外人所知的交流,“可真有耐心呢。”

“不将天吴和祝融放出来,硬是囤在手里……这钓鱼钓的,我做为对手都心惊肉跳。”

“这究竟是娘娘你心智如渊,硬可付出代价,也要让五方天帝明牌?还是说,五方天帝只是幌子,就为了保存下天吴和祝融这两颗棋子,觉得他们的作用更大?”

“你猜?”

女娲老神在在,目光时有变幻,一会儿疑惑,一会儿镇定,“猜对了,没奖励。”

“我用不着猜。”帝俊莞尔一笑,“五方天帝,究竟是谁?”

“我可一点都不在乎。”

“他们不是我的菜,不是我要钓的鱼……那是娘娘你该操心的。”

“我啊,真正要钓的鱼,可是天庭里面的一些心怀不轨的家伙。”

“看起来站队在我妖族,实则心中的小算盘敲打个不停。”

“正好,此次借着大战的关口,暗中观察他们的表现……谁放了水,一目了然。”

“早些筛选出来,也好提前做些防备。”

“不然呐,我担心。”

“担心未来战胜了你们巫族之后,去讨伐天道的路上,遭遇到了最凌厉的背刺,倒在了紫霄宫的门前。”

“哦?”女娲倒是好奇了起来。

“那些曾经闲散的、游离在巫妖之外的大能……虽说最后,他们加盟进入了我天庭,平素里也看起来很老实。”帝俊悠悠道,“可是呢,我总是在暗中感觉到一股隐晦的阻力,似乎在串联着什么,组织着什么。”

“说实话,这暗藏在地下的情报工作能力,实在是让我钦佩呐。”这位妖皇的情绪不太美妙,“如果不是我就是吃这碗饭起家的,还真未必能察觉到这蛛丝马迹。”

“这是有能人在背后主持的。”

生活不易,帝俊叹气。

“你在怀疑,那些危险分子是鸿钧的布置?”女娲目光一亮。

“不错。”帝俊大方的承认,“把鸿钧定为嫌疑人,我也是没办法嘛……谁让我数来数去,横看竖看,目前来说,就属这位道祖,最有能力安排棋子。”

“最古老时代的丞相,当初我许多举报材料的交接人,御史工作的上级负责人……对于串联人手,构建组织,他也算是深谙此中内幕,知晓各种套路,有本事如此操作。”

“洪荒之大,这方面的行家就那么点……我没有理由不怀疑他。”

“而且,最关键是……动机方面,他也足够。”

帝俊笑笑,“我们妖族天庭,最终目标是要实现‘圣道祖垂拱而治’的目标,洪荒一应事务交给我等贤明臣子便好,道祖安心做好服务器,时刻准备更新,升级换代。”

“这点破事,道祖也不是不清楚……只是迫于你们巫族存在,不得不委任我等。”

“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一些防范工作,他是必然会做的,就等最后把胜利果实收拢到手里。”

“这不已经有圣人了?”女娲轻笑。

“圣人,能顶什么事?”帝俊摇头,不太在意,“也就是发挥发挥教化的功效罢了……真到关键的时候,顶天了就是做做宣传。”

“想杀我们满天庭的‘权臣’,没有刀怎么行?”

“除此之外,还得做好班底准备——杀完了权臣,能最短时间内派遣人手顶上去,去治理人道。”

“把人道安抚好了,让苍生黎庶生存无忧,修行舒畅……他们就不会老念着过往朝廷的好。”

“那样一来,就算把天庭诸公杀的人头滚滚,尸山血海,人道也不会管。”

“被清洗掉的权臣,也就没有了诈尸反杀的机会。”

帝俊吐出一口气,“我挺好奇,某一位的身份。”

“那昊天……究竟是谁呢?”

帝俊笑吟吟,对着女娲说道:“在钓鱼这一方面上,我们两家愉快的达成共识。”

“你钓五方天帝。”

“我钓昊天上帝。”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的对手并不止彼此啊!”

“是极!是极!”女娲拍掌赞同,“这年头,想做渔翁的,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我们应该告诉他们,真正的渔翁……究竟是谁!”

她冷眼注视着战场,将一切变化收入眼底。

从羲和常羲加入战场,再到天庭的诸多加盟者,如红云神圣、镇元大仙等等,参与到对巫族的围杀中,看起来巫族的局势要彻底崩溃了。

当然,女娲一直捏着杀手锏,哪怕钓不出鱼,巫族最多吃些小亏。

都天神煞大阵蓄势待发,盘古真身凝练在即,足以逼迫妖族施展周天星斗大阵,互相制衡。

少了周天星神,剩下的大罗,自然便平衡。

‘只是那样一来,我好不容易存在的棋子,就要失去作用了啊!’

女娲心底轻叹。

‘再说了。’

‘同样是人族的阵营……五方天帝一直憋着,看我冲锋在前,打生打死,这像话吗!’

‘今天不跳出来几个家伙的后手,我就得认真思考,我这么卖力的工作,到底值不值了。’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