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策反,移花接木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诸天信条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破灭虚空 农家小福女 攻约梁山 霸体巫师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太子?”

“大权?”

伏羲似笑非笑。

“这种位置,若是命不够硬,上去就是一个死字!”

“帝俊如果打这种主意……那心可不是一般的大。”

“未必啊……”白泽压低了嗓音,呈密谋状态,“你看。”

“那人族,不就是玩内定、钦定什么的,玩的很溜吗?”

“一位在位的人王,配上一位储君,才是人族王庭的完整配置……哪怕是意外之下,人王嗝屁了,还有能扛旗的储君顶上,贯彻原本的路线,一路走下去。”

“人族都能这么做,妖族为什么不能呢?”

“这能一样吗?”伏羲轻叹,“人族是有钦定、暗箱不假。”

“可那被钦定的角色……简单吗?一点都不简单!”

“他摆出自己的光辉战绩,便足以让这世间九成的大罗失声。”

“即使把我换成他那般的开局,也不见得能比之做的更不要……更好了。”伏羲对风曦不吝赞赏,表示他看好这位人族下任的风后,是本时代一颗冉冉升起的黑……太阳,丝毫不逊色于他本身!

若是两者同台较技,棋子筹码不相上下,那最终的结果,多半是五五开!

“可惜,他生不逢时。”伏羲笑了笑,“赶上了一个很蛋疼的时代进场。”

“跟他博弈的那些古老大罗,谁不是经过不知道多少代的努力?这积攒下来的优势,不是他一个人的寒窗苦读便能一下子追平的。”

“但是嘛,他运气不算差……一番机缘巧合,终于让自己发光发热。”

“还在新手村的时候,就跟帝江和后土两位村长一起出去见世面,虽然只是个司机……”

“可司机也没什么不好,身份特殊,凭此跟凤栖山一脉搭上了些关系,得以建立商盟,拿到了很宝贵的第一桶金。”

“此后,更是开始了传奇的一生。”

伏羲大圣易道通玄,是所有天机术士的开山祖师……在他眼里,洪荒几乎是没有秘密的,此刻很淡然的翻阅起风曦小伙子的人生简历,那叫一个火花带闪电,秀的飞起。

“先是去昆仑山……”

“明面上,最初始都运会的主办者,文明圣火的守护者。”

“暗地里,还是轮回神教的扛把子,巫族很大一部分情报工作的主持者。”

“这两部分的工作,多年来他就没有出现过大的差错,一直兢兢业业,让哪怕是再挑剔的旁观者都找不出多少毛病。”

“后来,及至人族诞生,他又是最早的元老,一次次出谋划策,为人族建设添砖加瓦,流血流汗,功劳有,苦劳也有。”

“……”

“当天庭会盟天地间有数的大神通者势力,邀请人族赴会,名为尊重,实为恐吓,他也从容不惧,有精彩反击,代表人族傲骨节气……虽然立刻就碰上了夔牛小同志的精神病发作,临时走火入魔,要弄死他……”

羲皇谈笑之间,将风曦摆在明面上的职业生涯讲的明明白白。

而讲明白了,也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这样人物被钦定,谁能有意见?

哪怕是大罗的群体中,如风曦这种狠人都很罕见了。

当然,罕见不代表唯一。

还是有那么一些存在,在业务能力上不逊色于风曦的……这些人物若是掺合进去,那钦定的风后位置就有的说道了。

但……能力达标的,谁能拉得下那个脸,去矮女娲一辈?!

现任风后是庖栖,然后风里希垂帘听政,偶尔指手划脚,装模作样,树立女王威严,两人地位不相上下。

下一任的风后,在他们面前能不低头?

早中午三请安,态度要做到位……除却是铁杆心腹,拿过这一对兄妹天大好处的人物,别人谁会那么轻贱自己?

更别说,风曦做的更进一步,能捧着、哄着女娲,别人……不行呐!

“这种角色,要功绩有功绩,要能力有能力,要人脉有人脉……下属尊敬他,上级信任他,这才能得到储君的资格。”

“甚至,还仅仅是人族的储君,难以染指巫族方面……兵权,被十二祖巫死死握在手里。”

“你说。”

“女娲的阵营,是人巫二元制度,尚且对储君要求那么苛刻。”

“天庭这种近乎一元独裁的系统,储君尊位贵不可言……帝俊想要划拉到自己的碗里?可能吗?”

伏羲嗤笑着。

“我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内幕。”白泽先是点头,然后又是摇头,“但对我们这样层次的人来说,最值得挑战的,不正是往往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吗?”

“变不可能为可能,哪怕是这个过程失败了,也能从中收获些经验。更何况……”

说着说着,白泽沉吟起来,斟酌着,一字一顿,“我梳理了一下,这是一个顶好的机会,适合帝俊洞察天庭中的各种派系啊!”

“将自己的子嗣立为太子,如果成功,是对其皇者权威的更进一步贯彻……而若是失败?他也不亏什么。”

“上蹿下跳的反对派,自然就进入了他的耳目之中。”

“谁与我同心?谁与我异志?盘古的路上,谁是我的绊脚石?”

白泽微笑着,“搞清楚敌人,目标准确,下杀手的时候也就轻松,不用犹豫。”

“这波操作,帝俊可能站在第三层上,套路那些站在第二层,准备着众正盈朝、群情激奋的臣子们。”

“谁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谁是为了天庭往好了发展而反对?谁能体谅天皇陛下的烦恼,提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是真正有能力的大臣……都将在那时得到解答。”

“不……帝俊未必只是第三层。”白泽突然皱起眉头,稍作沉思,而后眉梢舒展,“搞不好,第五层都有可能。”

“哦?愿闻其详?”伏羲开始感兴趣了。

“因为羲和跟常羲……可能不太简单。”白泽目光闪亮,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逼人神采,像是在用最自信的语气说着‘真相只有一个’。

“我记得很清楚……巫族十二祖巫,可还没有全出来呢。”

“还有,先天神圣群体中,女性的神圣……那不是一般的团结。”

“所以……”羲皇若有所思。

“所以,这天后天妃……其实在我眼里,有那么一点点问题。”白泽语气幽幽。

“话可不能乱说。”伏羲提醒,“这种事情,你要有证据才行。”

“证据……我是没有的。”白泽叹气,“这样巅峰的博弈,各方棋手把棋局搅得一团糟,越是牵涉重大的人物,就越是难以看破他的马脚。”

“巫族方面若是有心掩盖,我也没辙……再怎么说,里面可是有四、五尊太易级数的大罗蹲着,我能有什么法子?”

“不过,虽然没有证据,但也不妨碍我们自由心证不是?”

“即使不盲杀,防上一手也是应有之义……像是人族那头,不就是顺手给五方天帝挖坑,设立下巫祭体系,实现分权制衡么?”

“我们也差不多。”

白泽呵呵笑着,“帝俊心智不逊色我,更因为职业原因,他其实比谁的疑心病都要大。”

“我都怀疑羲和跟常羲,伏羲你说……他会不多长几个心眼吗?”

“应该是会的。”羲皇点头,而后又摇头,“不过,我看他们夫妻间的关系不错,不像是彼此提防戒备的样子。”

“那是他的高明之处。”白泽竖起一根大拇指,“有的事情,不需要拆穿的太彻底……给彼此留上一线,也许下一招就是妙手呢?”

“强硬的拆穿,不说猜错了会怎样……猜对了又如何?”

“大聪明的天皇陛下,立刻就要面临跟两个夫人刀兵相见的结果。虽然看起来找出了卧底,但实际上是打击了天庭的威信,巫族也没有多少实际损失。”

“找机会策反、同化……他不香吗?”

“这才是真正能创伤到巫族根基的方式……敌弱一分,我强一分,一来一去,双倍快乐!”

“你的意思是……这策反的方法,就应在了这储君位置的确定上?”伏羲眸光流转变幻,看不清、道不明。

“很有可能。”

白泽颔首。

“如果羲和常羲真的有问题,还有她们的孩子只是一般的孩子……我说的冷血些,哪怕这些孩子出了什么生死危机,倒在大劫中,她们都不会太担忧和为难。”

“毕竟,大劫之后再去扒拉尸骨,满血复活就完事了。”

“天庭赢了,就享受帝俊那边的荣光;巫族赢了,就跟着自己的母亲混。”

“百分百躺赢的二代。”

“因此哪怕挨上几顿毒打,也算不了什么。”

“但如果想要有大出息呢?”

白泽啧啧感叹,“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卷入到大劫之中,并且成为相当关键的一份子。”

“储君的位置,是很有价值的。”

“而且,当自己的孩子坐上了储君的位置,还怕当母亲的不转移重心?”

“羲和跟常羲,哪怕是在巫族里头混,可她们的实力终归是羸弱了一些。”

“到最后,即使巫族胜了,盘古的名额跟她们关系也不太大。”

“只是漫漫岁月中的姐妹情分摆着,女神都很团结,多半是胜过帝俊这个全都要的花心帝皇。”

“但一个帝俊不够……加上子嗣的成就呢?”

“能坐稳储君位置,保送大神通者!”

“到那时……姐妹情分,可就要面临考验了。”

白泽低声笑着,“我翻阅诸天史册,查阅万界资料,那是见过许多有趣的故事呢。”

“有的太后,为了自己儿子的皇位稳固,连自己手握兵权的兄长,都是能给坑死!”

“伏羲你说……到时候,类似的场景会不会发生?”

“羲和常羲,坚定天庭的立场,逮着巫族里的朋友暴捶?”

伏羲沉默着想了想,然后展颜一笑,“说不定,有这个可能呢。”

“是啊……”白泽握着一只拳头,捶着另一只手,“因此我才寻思着,这波帝俊搞不好至少在第五层呢。”

“将储君的事情摆出来,做一个大大的饵,进行控场。”

“他的提议通过了,意味着天庭里面初步实现了‘家天下’,他的权威就更强大,离盘古的位置也更靠近。”

“同时,能收买天后天妃,不会有同床异梦的隐患。”

“哪怕失败了,也能明晰天庭之中各派系的立场,顺带着在两位夫人面前装可怜表示一番——我是很宠你们的,为了咱们的孩子,我冲锋陷阵,头都快被打肿了。”

“作为孩子们的母亲,你们是不是要稍微支援一下?”

白泽一只手支着下巴,“羲和跟常羲,只要心稍微一软,动用一下自己压箱底的嫁妆……啧,就很容易越陷越深,最后被套牢进去。”

“到头来,即使不被策反和同化,但是本钱填了进去,其实就是废掉了巫族的一部分战争潜力,自己这边则多了两个不干事也不坏事的吉祥物。”

“怎样?伏羲?这套路你是不是很有即视感?”

白泽问道。

“嗯……”伏羲沉吟了一下,最终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白泽,我希望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哦。”白泽从善如流,“好的。”

“帝俊这家伙,看起来最近城府很深,但经你的提醒,加上本人的智慧,对其从追求盘古的结果倒推,顺带分析一下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立刻他就原形毕露了。”

“我不需要知道他玩什么骚操作,不用去猜测他站在第几层……我们只要在目的地等他就好。”

“在鸿钧隐退的日子里,他的主要矛盾是巫族,次要矛盾是天庭内部派系……储君,是最合适他进行破局控场的落子点。”

“还剩下的问题……就在于帝俊想要给他的孩子们,添上怎样的履历?”白泽抬头,目光深沉,“能够有希望去争夺储君的位置?”

“一般的操作,时间上完全来不及。”

“生育!多胎!”伏羲突然一字一顿的说着,“他们将作为新时代、新战略的象征,获得一份先天上的大义,汇聚荣光……而这个过程中,一份属于东华的功绩,将要被移花接木!”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