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婚礼,应龙见鸿钧!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决战龙腾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破灭虚空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风曦心生绝望。

——明明都给了那么多次机会,可为什么女娲你就是不中用?!

侧面提醒、暗中示警、委婉劝说……

到现在,甚至干脆就是直接明示。

——熔了五帝印!

可惜。

提醒无用。

示警无功。

劝说无效。

明示无果。

——这还玩个毛线?!

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

女娲……

没救了。

等死吧。

告辞!

风曦大仙,尽管法力无边,终究也救不了女娲,超脱伏羲的苦海。

他暗地里摇头。

在这一刻开始,风曦亲手斩断了对女娲的最后希望和期盼寄托。

这一个天坑,带不动,真的带不动。

索性,那就不带了。

走自己的路,贯彻始终,杀出一片天地,救人道于危难中。

等到胜利了,有足够话语权,那个时候再来试着调和调和女娲跟伏羲间的关系,让女娲在太昊的压迫之下能多喘几口气……也算是报了这些年的知遇之恩了。

风曦决心既定,便果断的不可思议。

他面上不动声色,一边对已经成为储君的女娃赞扬,说她必将成为一个合格的人皇,能带领人族继续壮大,横击天道,吊打天庭。

另一边,也径直索要来女娲承诺的库房通行证,写下清单,审批通过,中央王庭漫漫岁月储藏的资源和天材地宝,源源不断往南方山河输送,建设基地,立下政权。

风曦执政人族,时光并不短暂。

当他放出风声,将参照白帝故例,自成一方诸侯王庭时,应者如云。

一位位火师系统中身居高位的大臣,追随他的脚步,离开不周,前往洪荒南部。

这里面,不乏有女娲援助风曦建造火师的人才,甚至还非常之多。

当大臣站队完毕,连风曦自己都有些吃惊——

我去!

中央王庭空了一半还多一点?!

要知道,这其中很多都是有着大罗背景,甚至干脆就是亲身下场,本尊担任官职,绑死了阵营。

可现在。

他们跟风曦混了,没有继续在中央王庭里头混日子。

“嗯……怎么回事?”

风曦摸摸下巴,问了侯冈,“女娲娘娘当权摄政,福利良好,待遇上上,难道还留不住你们的心?”

“事先说明,”他咂咂嘴,“去了南方,差不多是白手起家,可没中央王庭里面那么好的待遇了。”

“女娲娘娘啊……”侯冈沉吟片刻,给了个答复,“看着女娲娘娘开出的工资条,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对于殿下她的厚爱,我们十分感动……然而深思熟虑之后,还是选择了拒绝她的挽留。”

十动然拒。

“这……你们图啥?”风曦疑惑。

“可能是搏个未来吧?”侯冈犹豫着道,“同样是当领袖……我承认,女娲很有人格魅力,很容易让人誓死追随。”

“如果是和平时代就好了,女娲她当君主,大家都会很开心。”

“可惜,这是个大劫征伐的纪元。”

“女娲她不够无耻,不够缺德,不够不择手段……所以福利虽然高,但是未来总让我们发虚。”

“相较于一时的高收益,能保障胜利的结果……还是更重要一点。”

侯冈分说的清楚。

大家都是成年人,都知道用脚投票。

——虽然女娲给钱多。

——但俺们还是认为,跟着风曦靠谱。

——毕竟,战争时代,就讲究一个刷破下限嘛!

——这点上,俺们承认,风曦比女娲靠谱,更有希望做出点事业!——

——最起码,战争期间,一个擅长谋略的领袖主持,能刷破下限,能警惕敌人刷破下限,牺牲率也会因此低上很多嘛!

“我谢谢你啊!”风曦有气无力的回道。

明明支持率很高,可就侯冈的这种说法、广大火师派系大臣支持他的原因,实在让他高兴不起来。

竟然因为人品问题而赢了!

‘艹!’

风曦心头徘徊的,只有这一个字了。

脸色黑黑,他打发侯冈赶紧滚蛋,去帮忙迁徙大部队。

而不知怎的,这番对话传到了女娃的耳中。

刚刚摄政,位置还没坐热乎,就因为干活的人手跑了很多而郁闷的她,听着这些内容,一时间也不郁闷了,不再纠结人心聚散,笑的前俯后仰,乐不可支。

“哈哈哈……”

女娃连连拍着桌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我还以为是什么情况呢,风曦比我还能笼络人心?原来是这个样子!”

“殿下,是否要追回部分人手?”警卫队长——大巫尤,上前一步,郑重询问。

“罢了,罢了……人心如此,随他们去吧。”女娃摇头,不以为然,“说到底,风曦还是我的心腹手下……他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东西?”

“唔……”女娃脸上的笑容灿烂,似乎想到了什么,“小风曦,我的好大臣……这么多年来,多亏了他为我出谋划策,主持了一个又一个阴险腹黑的计划。”

“如今这局面,风评被害之惨烈,可见一斑呐!”

“唉,可怜孩子。”

女娃托着香腮,取来纸笔,写写画画,“算了,我再给他贴补一些东西,当做他风评被害的精神损失费好了。”

“嘿嘿,顺带着也调笑他一番……他既然自己当家作主了,就不要再碰那些阴谋诡计、魑魅魍魉,走上堂皇正道。”

……

当风曦拿到精神损失费补贴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虽然我知道娘娘您是一番好心,但我怎么感觉您是在特意嘲笑我诶?”

他唉声叹息的感慨,“再说了,走什么路,那是我能决定的吗?”

“力量对比那么悬殊,堂皇正道是别想了,阴谋诡计才适合现在的我啊!”

“高筑城,广积粮,猥琐发育,挑拨离间……等我雄起的时候,我要让整个世界都颤栗!”

纠结过后,便是斗志昂扬。

他掐指一算,行程安排了然于心,“唔,到了后羿大婚的时候了?”

“还有,娘娘的轮回改造工作暗中准备就绪了,可以卖了?”

“两件事情赶在一块……正好,一并处理了吧。”

“趁着后羿成亲的大动作,好说歹说能吸引一波目光,也算是给应龙的行动降低一点难度,少一点暴露的可能。”

风曦悠然动身,往东夷而去,作为见证,主持婚礼。

一路上,排场浩大,尽显人皇威仪。

——尽管储君女娃摄政,可他依旧是名义上的皇者,还没有退位!

人皇出行,格调不能差了。

同时,东夷阵营里也开始了张灯结彩,大搞仪式,为新人搭建舞台,仿佛要以此冲刷白帝少昊亡故的沉重气氛。

在这一天,哪怕是妖族的天庭都很宁静,罕有的停下了兵戈冲突,与巫族在前线的对峙消停,没有再喊打喊杀。

毕竟,这是“白帝”的女儿大婚,嫁了个还算有本事的英杰。

那无可奉告姓名的某位妖皇,做为岳丈,也不想难为女婿。

可想而知。

未来的一段时日,洪荒多半会很祥和,老丈人将给女儿女婿一段安稳度蜜月的时光,不用操心族群大事、战争风云。

除了寥寥几人外,再没有谁能理解这其中的猫腻了。

不过。

也正因此,又是一位大能被牵扯其中,全程观看婚礼,无力关注其它,对风曦是个好消息。

在一片云波诡谲下,风曦抵达现场,感受着一道道跨越时光岁月、诸天浩淼的目光落在此地,脸上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一边招呼姮娥跟后羿,一边暗中指使,亲手推动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迈出了震动时代的步伐。

“就决定是你了——应龙!”

他下达了指令。

于是,那得了龙祖半数本源,并且彻底消化干净,凭此完成生命层次终极跃迁的腾蛇——如今唤作应龙的刚出蛋壳宝宝,哭丧着脸应了一声,兜兜转转,跃入岁月的长河,在洪荒的一角悄然现身。

当它真身出现,天地间的龙种,都若有若无的感受到了血脉的躁动,冥冥中有预感,某些大事在发生。

苍龙是反应最敏锐的。

第一时间,他龙睛圆睁,要将整个洪荒纳入眼底。

可惜。

这一次,龙祖的神通失效!

洪荒没看见。

只看到了一个大脸盘子,吓他一跳。

苍龙骇然,心脏都漏跳了几拍。

他看到了谁?

看到了伏羲!

这位古神大圣,不知道何时蹲在了他洞府的门口,在地上画圈圈、数蚂蚁,看起来无聊的很。

伏羲……堵门来了!

“咕咚!”

苍龙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再三告诉自己——

不要怕!

不要怕!

外面的那个家伙,正被人道列入黑名单中,根本不能全力出手,会被人道强烈干涉。

但……

还是好慌啊!

“怎么?”

龙祖慌,羲皇可不慌。

“知道我来了,也不请我进去喝杯茶?”

苍龙沉默。

半晌后,他才犹犹豫豫的开启了洞府大门,将羲皇请了进去。

“太昊陛下有何贵干?”

在一番奉茶招待后,龙祖开门见山,直问根本。

奈何。

羲皇只是笑吟吟的摸出一副棋盘,往面前一放,“闲来无事,想找个人下棋,仅此而已。”

“我关注你很久了,知道老龙你棋艺精湛,世所罕见,所以特此来请教一二……希望你不要不识抬举。”

龙祖咧嘴,清晰无比到感觉到了来者的不善,指不定憋着什么坏水。

不过,一番犹豫后,他还是捏起了棋子,陪羲皇对弈。

当然,暗中也勉强分出点精神,在洪荒天地中探查摸索。

只是,时机已过。

应龙已经完美驾驭了对龙族统御的权限,收摄自如,甚至还能套上龙祖的壳,仿佛真的是代表了这位龙族之主的意志!

一层迷雾罩身,神神秘秘,鬼鬼祟祟,藏头缩尾,但是又故意泄露一点真实不虚的信息……对于寻常大罗来说,看不出什么。

可对于顶尖的大能来讲,就差把“我是龙祖代言人”顶在头上了。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就是要让人猜……人们未必会相信直接摆出来的事实,更热衷于相信自己猜到的所谓答案,并且不断的脑补、自圆其说。

也因此,有了种种美妙或者不美妙的误会。

这,也是应龙行动的第一步。

而走完第一步,就是第二步。

它要往紫霄宫一行!

从新手村出来,直接就是最终boss!

“我太难了!”

应龙唏嘘感叹,自我怜悯。

龙生悲剧,遇人不淑,摊上了那么一个陷身泥沼中的主人,只能陪着一条路走到黑。

“罢了,木已成舟,多想无益。”

它搓了搓手,镇定心神,自我安慰,“风险虽然大,日后的收益也同样高。”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拼了!”

不知道是真的有这样赌博的心态。

还是说彻底放弃了挣扎,破罐子破摔。

总之,它偷偷摸摸的踏上了前往紫霄宫的路。

有风曦的暗中掩护,这一行很顺利。

“感谢东华帝君!”

“感谢太昊陛下!”

风曦一路报平安,看应龙踏过混沌海,走过时空路,闯过了一些不知道是天成亦或人为的阻碍,心底松了一口气。

幸好。

幸好东华帝君走前,把苍龙硬生生杀成了太易中的萌新!

如此一来,苍龙跟风曦便没有了道行上的差距,对上道祖可能有的试探行为,便不会有因为道行而穿帮的可能。

这跟五运道主联盟的情况不一样。

五运道主,没人敢跟气运道主动手,全都客客气气的。

龙祖面对道祖,其实是居于守势的。

实力不够,就很无奈。

想到这,风曦也好,应龙也罢,都有些发愁。

——若是鸿钧看苍龙变菜了,想要逞威风,耍蛮横。

——他们是反击呢?还是不反击呢?

——要不要怒喷回去,大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鸿钧你丫的走着瞧,本龙迟早有一天弄死你!

“唔……这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风曦摩挲着下巴,觉得这未尝不是一种选择,可以帮龙祖拉一点仇恨。

当然,应龙是坚决抗议的。

放狠话容易,被鸿钧当场打死了怎么办?

——让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好怕怕,干脆直接把你拍死当场,不等三十年后,如何?

一想到这样的画面,应龙的心态就有些崩。

这是在作死啊!

“我觉得,我应该在能发挥更大作用的地方牺牲。”

应龙一本正经的传递心声。

“好吧。”

风曦遗憾的放弃了不着调的念头。

……

事实证明。

应龙,是个被幸运眷顾的崽。

没有遭遇什么打脸的剧情,自然也不需要它捍卫自己的尊位,死鸭子也得嘴硬。

事情还算顺利——最起码鸿钧没有为难它。

相反,还很热心的招待它,奉茶添座,并不倨傲。

“诶呀!”道祖笑眯眯的,“苍你又来啦!”

“我不是苍。”应龙谨记着宁可少说、也不说谎的真话骗人原则,实事求是的发言,“鸿钧你不要误会。”

“我跟苍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一边说着,一边应龙不经意间释放出一点炼化的龙族本源气息,让它刚刚说的话好像没有任何一点说服力。

不过,这也创造了足够的让人去误会与脑补的空间。

鸿钧先是一愣,而后沉吟,再跟着脸上露出了“我懂”的笑容,“行行行,我知道……”

“你不是苍。”

“苍,可是站巫族一方的,又怎么会跟我这妖族背后的大股东有关系?”

“我们之间,从来便没有过交易。”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只是巧合而已!”

鸿钧拍板,定下了基调,表示贵客登门,想装糊涂?

好!

那就装糊涂!

道祖很贴心,从来不让客人为难。

一番交谈,让人发自内心的感觉到舒畅——道祖这么大牌的人物,竟然会如此礼贤下士?

了不得啊!

风曦远程观望,不得不感慨,道祖是个被诸神轻视了的人物。

不要看鸿钧,日常零零七加班,全年无休直到无量量劫……但其个人魅力和风度,绝不容忽视。

‘除了女娲殿下,这个时代的棋手,其实都不差了。’

‘苍龙布局,弄死了红云和东华——如果东华的坑不是那么深,也不会让他摔着。’

‘天皇帝俊,一手屠巫剑亮出,直切要害,人道都要紧张。’

‘道祖鸿钧,看起来静坐紫霄宫,与世无争……但是观其几次出招,又哪里简单?’

‘我若非身在暗中,人道打了所有人一个出其不意,让诸神没料到蠢憨憨的苍生意识也会玩阴的……现在的路会很难走,举步维艰。’

‘可能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可惜,没有如果……现在,是我占了先手!’

风曦微笑着,为后羿和姮娥主持了婚礼,朗声开口,“请新人上前!”

……

“我跟你说一件事,你听了不要笑。”

应龙语气幽幽,在晃点着道祖。

“你请说,我不会笑。”鸿钧道。

“伏羲,来堵……堵苍的门了。”应龙话音沉重,蕴含一点惆怅与无奈。

为保证情感真实,应龙带入了自己此行身不由己的心境。

“嗯?”道祖打眼一看,望穿诸天万界,看的分明,便是一笑,“噗嗤!”

“咳咳!”笑声出口,鸿钧立刻停住,干咳两下,缓解了尴尬,“这……可真是一件让人感觉到震惊的事情啊!”

“堂堂盘古,堵人家门……这叫什么事?”

“道德沦丧!”

“神性扭曲!”

“不外如是!”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