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龙吉,女娃有劫,革轮回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决战龙腾 我能升级万物 战场合同工 破灭虚空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信条 霸体巫师

盘古的遗留,不是谁都有资格觊觎的。

若有哪个不晓得轻重的,肆意妄为……那必有清算!

关系户除外。

不过,这再一次论证了鸿钧的说辞,现实是款垃圾游戏,总有一些人,出生的起点就与众不同,让人直呼“天理何在”?

此刻的女娲,信心满满,摩拳擦掌,便要干一番大事业。

她“代表”着民意,将对轮回进行划时代的改造。

这不是乱来——尽管那民意有些奇葩,有些扭曲,但好歹也是真的民意嘛!

比如说,能够从版本更新的轮回中获利的集团,是地府体系下能够先一步壮大,而后能带动后来者壮大的声音。

又比如说,不甘愿今生公测的现实游戏,竟是那般差劲开局,觉得自己的手气不该如此糟糕——再重新抽一次奖,一定一定能出货!

哪怕出的货不是理想中的那款,歪一下……也不是不能接受啊!

金色传说,总比一身白板强嘛!

这也是一种人心期望。

再有,人生无奈……人们不知道,意外和明天,究竟会是哪个提前到来?

意外之下,亲友遭劫,不愿意接受这个残酷的结果,试图挽回。

可挽回……这说简单很简单,说困难也是难如登天。

真正的“登天”!

证道大罗!

成就大罗,无尽时空永恒自在,一切皆是现在,一切皆可扭转,治愈所有心殇,人生自然大圆满。

大罗之下,时空则是变成了难以触摸的禁忌,时光之龙——烛龙,徘徊在岁月长河上,守护洪荒天地的时光秩序平稳运转。

烛龙并不反对亡者的救治复苏……他所反对的,是那些胡乱折腾,干扰时光岁月导致各种灾难发生与扩散的人,那种叫嚣着“为了心中所爱,活祭了过去时空无量生灵又何妨”的心智扭曲之辈。

亦或者,虽然没有如此邪恶想法,但实际上造成的破坏一点不低……这些都是要扼杀在萌芽。

不成大罗,便难以尽识洪荒时空岁月规则,合法合理拯救亡者,总要触碰到一些禁忌,是要被打击的对象。

而若能彻底搞清整套天地宇宙的时空系统?那也差不多证道大罗了。

这难度有多大?

洪荒无数时代,无量量大数的生灵,才出了多少尊大罗!

三千大罗,这三千是虚指,并非恒定三千之数,实际上要超出不少。

可再是虚指,再是超出,洪荒顶天了就是万八千大罗,这还没算其中是否有人多占了几个坑位,巨佬装大佬,大佬装萌新,暗搓搓的憋着坏,指不定哪天就坑了谁。

对此,东华帝君现身说法,苍龙古神满脸是血——踩雷踩到了一位盘古身上,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这种坑人的情况,不会是唯一,仅仅是开始,为老实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洪荒的水很深,腹黑的古神大圣也着实多了点……应该说,能够混到那种层次的,再怎么想单纯,也单纯不到哪去,最多是手段层次上有些高下之分,依旧是一路人。

即使是那种家中弟位分明,因为上面有长兄给遮风挡雨,所以培养的心性、节操还算正直的神圣,如太一、女娲、灵宝等等。

他们就简单?

太一为东皇,为天庭兵马大元帅,掌妖族兵戈杀伐,冷酷起来,真的是铁血无情,杀伐果断,哪天被送上人道法庭,裁判下战争犯的罪名,也一点都不会冤枉他。

灵宝天尊,道门元老,目前加入被巫妖两大霸主不知情便罢、知情一定会扣上恐怖/组织帽子的五运道主联盟,干的是造反杀头的买卖!

女娲……这还算好,但当年她年幼无知,也做了一番好大事业,因为特殊行业来钱快,于是娲皇地产名声响彻了一段时光,直到被太昊亲自镇压。

如今。

娲皇再起风云。

她要为诸多不甘愿接受现实的生灵出头,为他们打造一个梦想中的“理想乡”,是能够有后悔药的,能够让人生换过再来的圣地!

轮回当变!

地府当出!

亲友遭劫、逝去了?

不要伤心。

不要难过。

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悲痛接受无可奈何、无可挽回的现实,只有证道大罗这样渺不可及的希望——笑死,这根本不可能!

后土轮回公司,将提供相关业务,让你逝去的亲人能够有来生存在,让你失而复得!

失去了,才知道痛苦。

由此而产生的,是更激进与澎湃的情感,强烈倡导与支持。

再有不满意于现实这款游戏的玩家,打算删号重开,换过出身;以及琢磨着在地府当道情况下大赚一笔,亦如当年娲皇地产风靡一时的盛况……

于是乎。

在这一刻,女娲还真就是代表了民心民意!

——直到世人广泛的认知到,这样模式下带来的严重后果,是弊大于利的。

那时,很可能未来明白错误的人道,会派遣“救世主”逆着时光而上,来一手猛人天降,力挽狂澜于大厦将倾,扭转乾坤。

针对女娲倒是次要。

为这个时代的人道治病,平抑苍生黎庶的思想疾病,才是核心。

对此。

风曦笑而不语——他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明白,而且做为女娲娘娘麾下的头号狗头军师,还要努力的给出谋划策,力争实现轮回地府的收支平衡,乃至于是大赚一笔,为人族未来的战争军费做好后勤工作。

加速!

加速!

加速就完事了!

“其实,鸿钧之前说过的话,也不算错。”

当女娲立身血海之上,当洪荒天地骤起波澜,当道祖秘密约谈佛道两门……

风曦微笑着对应龙说道,“人道病的不是一般的重,已经到了需要下猛药的地步了。”

“不过,这也别以为鸿钧就是什么好人……他只是想等女娲垮了,再去捡尸体罢了。”

“人道,终归是需要将话语权和力量,掌握到自己的手里。”

“保持最强的威慑力,才能杜绝一切趁火打劫,将往后所有时代的大劫,控制在苍生所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否则,每一次大劫过去,各种经济发展危机并起,都是古神大圣收割苍生、进行获利的盛宴啊!”

风曦感叹,让一旁的应龙听得额头布满了冷汗。

这是一条举世皆敌的道路!

可惜,它已经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必须要死心塌地的干,那说不定还能杀出一片天,成就非凡的道果。

有朝一日,未尝没有那么一丁点的希望,给自己升级,超越许多老资格的神圣,证就最不可思议的道果。

应龙畅想着。

什么司掌风雷、雷雨,什么号令天下水仙、水神、河伯之属,什么司四季、司中岳、司中土、司河、江、汉、淮、济之水……落后啦!

做龙,要有梦想。

目前已经挣亿,是该展望一下垄断巨头的层次了。

比如说,成为集创世、造物、灭世三位一体的巨神!

当乾坤破碎、溟涬茫昧,则有应龙腾举托天开,垂云矫翼廓清氛。

苍天既开,再有应龙辟壤,致宅土于遐年……天之祚圣,复在于兹!

开天辟地!

这是指向盘古的成就!

同样,也只有这样的成就……应龙琢磨,如此才能苟全性命于女娲手下,不至于哪天在乾坤鼎中看到一锅应龙杂碎汤。

想到这,它恭敬询问人道的良心——风曦,“主上,如今娘娘已按照计划,进入了棋局,另有道祖蓄势待发……猛药已成。”

“接下来,我该何处去?”

“往女娲处去。”风曦平静回道,“该是到了你走上前台的时候。”

“我会给你背书,将你的真实身份原原本本的对她道来——这本就不是不能见光的事情。”

“我赐你神名,曰——吉……群龙无首,天下大吉,为苍之敌。”

“你本为腾蛇,噬龙祖半身而蜕变,化作应龙。对娘娘来说,这可是一件扬眉吐气、报复应龙谋害其半兄——东华的好消息。”

“苍龙有了道敌,龙族听谁的开始有了说道……这对女娲是利好。”

“再有我这边的关系,你是她臣子的臣子,爱屋及乌,很难不对你亲善厚待。”

“先入为主,你日子会好过很多,接下来的计划也更好执行——告知女娲,你有一颗奉献之心,欲引道祖、龙祖入瓮,以己身特殊根脚为筹码,分裂道祖龙祖关联,使之反目成仇……过程之中,需要她进行配合。”

“这些都是实话,没有半句虚言,你大可坦坦荡荡,如实相告。”

风曦指点应龙,如何做好一个完美的骑墙派、墙头草,又还能保持自主。

“等跟娘娘搭上线了,便到了最考验你演技的时候了。”

“时间管理,人际关系管理,这全看你的手腕……”

风曦顿了顿,思索一二,才继续说道,“你要开始疏远鸿钧、断开联系——以你走到女娲身边,被女娲器重这一事情,在鸿钧面前伪装做局势突然发生了转机,共工和后土坐下来商谈,将前嫌暂时摒弃,重新开始人龙联盟,与天道死掐。”

“另一方面,你要在苍龙面前若有若无的透露,你身上的敕封是鸿钧所为,如今又随侍在女娲身边,是这两大棋手的联盟,要共同镇压龙族这个不稳定的、反复横跳的变数!”

“最终,女娲是旁观者,是最清楚的……她知道你在进行一项艰难的工作,为龙祖和道祖之间制造误会和对立;可她又是最不清楚的,不知道这一切的基础,都建立在你卖了她的前提下。”

“……呃!”应龙擦了擦冷汗,强自镇定,“主君,这很危险的……一旦苍龙亲身踏足紫霄宫,与鸿钧对峙,我们这里就穿帮了。”

“所以,在这些步骤进展的过程中,还当有一件惊天大事发生。”风曦话音低沉了下去,“彻底把水搅浑,让所有人都不会再有坐下来谈判、交流情报,导致我们计划穿帮的情况。”

“是什么大事?”应龙肃然。

“女娲……不,是女娃,这位人族的储君,如东华之于伏羲……”风曦眼中有忧色,“我觉得,她可能活不长了……”

“一旦她遭劫——未必是死亡,或许是半死不活。哪怕是这样,人族会发疯,巫族也会发疯,直接就会进入到最癫狂的战争之中,一下子就是高潮,不会因为谁的意志而改变。”

“那时,所有坐下来谈判的可能,都会被掐死在萌芽中。”

“谁敢这么疯狂?”应龙震恐。

“我无法确定,那下手的人究竟会是谁……”风曦有些无奈的笑笑,“这局势,一团乱麻……讲道理,道祖和龙祖,未尝不希望‘女娃’就此遭难,痛失在人族中的一张手牌。”

“而恰好。”

“轮回若能限制住‘后土’,在本就有天道圣人的牵制之外,再分散掉女娲的一部分精力……她就真到了一个危险的临界点!”

“还有……咬人的狗不叫。”

“我们看着龙祖和道祖,除此之外,还有天皇帝俊呢!”

“再加上,女娲的兄长也无良,伏羲指不定猫在哪,准备推波助澜。”

风曦感叹。

“近些时日,我分析局势,推演诸般可能,豁然间发现娘娘她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最危险的一个节点。”

“更新轮回,立下地府,这是她最强的时候,也是她最弱的时候!”

“很多人都可能会针对她,成为她改造轮回的一场最可怕人劫!”

“我曾纠结,亦曾犹豫,是否要提醒娘娘一声……可……”

风曦摇摇头,不说话了。

“可什么?”应龙这一刻没有点眼力见,追问了一声。

“可最终,我什么都没有做,连提醒都没有提醒。”

风曦伸手捂脸,“心中有愧,事后帮她报仇……这是我能做的极限了。”

“忠义两难全呐!”

……

女娲不知晓她心腹大臣的推断,给她的头顶挂上了一颗死兆星。

她尚在血海中盘桓,双眼明亮,望穿时空天地,像是在做最后的实地考察。

直到某一刻!

“嗡!”

十方天地皆颤,万古岁月断流!

女娲的身上在发光,照彻了一切时空次元!

“轰隆隆!”

她是那般的强势,化掌为刀,撕裂时空,打破永恒,古今未来皆不能逃脱,都在这一击刀光的覆盖下!

这让苍生震撼,令万灵惶恐,不能自己。

因为,那是能葬下万古诸天的一击,灭度苍生!

除非,人道复苏,驱动“洪荒”的道果……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此时此刻,女娲套着后土的马甲,她太恐怖,太可怕,立身在最巅峰的状态,名副其实的当世第二,仅逊色于不出紫霄宫的道祖。

不过,纵然她有凶威无边,但那一击却并非是为灭杀苍生所为,非其本意。

她所作所为,所斩所指,是为了打破天地间某种万古长存至今、从开天辟地那一瞬间便诞生的枷锁禁制,那是轮回的藏匿,如今要逼出来!

“轰!”

天地一震,再震,三震。

“咔嚓!”

当连绵不断的震荡后,人道苍生蓦然间有一种幻听,像是虚幻的镜面褪去,咔嚓咔嚓着破碎成了千百万兆亿份,而后露出了镜面之下的真实。

那是……

光!

无尽的光!

苍茫天地间,岁月长河上,诸天万界中……一草、一木、一山、一河……在这一刻,万事万物都在发光,甚至于连生灵自身也概莫能外!

一种代表了“性”与“命”最高最浓缩概念的光,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涌现,照亮了整个洪荒世界!

光,洒遍了天地的每一个角落。

甚至于,它蔓延向过去的时空,倾洒至未来的岁月,不知其所往,不知其所去……那光倒映于生灵的心中,恍惚间竟有模糊了岁月的感觉,未来生于过去,现在葬下未来。

“轮回……”不知几多古老神圣,微微抬起了手,轻轻握住了一抹微不足道的光。

“最初始、最本源、也最普通的真灵之光,苍生的根本……”烛龙大圣轻叹着,“盘古的祝福,超越时空的伟大,是我等大罗先天不灭灵光的雏形。”

“如此,方成就了人道的强大……”

“因为那苍生黎庶在最基本的地方,与我等神圣同列啊!”

所谓同列,便是——或许实力上有高下,但还能勉强算在同一个物种的范畴之中!

人道,无穷生灵,它们的根本,都是受到过盘古的祝福。

这位在大罗道路上最不可思议的成就者,曾经诚心诚意的祝福,再有“洪荒”拯救永恒的红利分润……这洪荒天地中的任何一个生灵,生来就是特殊的。

真灵之中,自带有一点似乎最微不足道的永恒灵性,那灵性能超拔于时光之上!

生灵踏上修炼路,参天悟地,闻道修法,便是在借天地之假,修己身之真,锻造出最坚固的道基,以研究参透己身自带的最宝贵财富,掌握核心技术,演化至高道果,超拔时空,立身永恒!

每一个生灵,都有这样的潜力。

所以,汇聚了所有生灵的人道,当盘古不出,它必将是洪荒天地中最强大的存在!

因为,苍生与大罗,并没有不可逾越的天堑。

至多,一边还是雏形,是胚胎,是受精卵,另一边已成人,撑起了一片天地。

当真灵的一点光辉,闯过无穷劫难的磨砺,一次的升华蜕变,最终从雏形超脱,化作了一道永恒不灭的先天不灭灵光,是大罗的根本!

只是,这过程太难了些。

要有智慧的累积,要有心性的圆满……诸般种种,横亘于前,让成道大罗近乎可望而不可及。

但,大罗的成就是值得尊重,却不足以盲目崇拜……只要不放弃希望,再卑微的蝼蚁,也未尝没有极尽升华、俯瞰永恒的变数可能!

当这份变数可能,得到了某位女神编写的外挂之——人生重来器的帮助……或许,会有飞跃式的放大!

“我为万世革轮回!”

女娲幽幽轻语,回荡在万古时空,震荡苍生魂魄,让它们失神,莫名的喜极而涕。

“变轮回,立地府……吾之道也!”

女娲轻轻迈步,走向了那真灵光辉汇聚现象最强烈的地方,那是血海的根本,神色越发圣洁了。

她在阐述自己的道,以此获得人道最大的支持,去变革轮回的根基。

PS:这两天破事一堆,还好做完了,更新也将正常。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