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妖庭之谋,过去种种,烟消云散!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诸天信条 农家小福女 攻约梁山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决战龙腾 战场合同工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霸体巫师 我能升级万物 破灭虚空

惊世变局,由此展开。

这一刻,整个洪荒世界都是无比神圣的,似乎洗去了时代的影响和氛围,没有那种盖世的杀劫气息,有的仅是隽永超然的道韵弥漫。

女娲解开了轮回的守护,输入了正确的验证码,开启了尘封宝藏的大门,并且没有被横空飞来一斧给追杀的满洪荒跑路。

于是,便有——

光耀万古,光耀诸天。

那是性灵的光辉,是真灵的根本,承受了最古老、最强大者的衷心祝福,超越了时光的束缚,让每一个生灵都有无限的可能,或是循规蹈矩,或是改天换地……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哪怕某些“可能”,被实现希望连兆亿亿分之一都不到,可它终是存在。

不过,这些外显的光,其实只是边边角角罢了,远非盘古开辟、洪荒凝结的轮回核心,更遑论是全貌。

唯有抵达血海的深处,闯过一条冥冥中的界限,那里另有一片玄奇的时空天地,凌驾诸世外,方是轮回的根基,是人道无量苍生的最宏大真灵数据储存库。

某种方面来说,冥河魔祖又“守门”了,身负重任。

对此,冥河表示都是小意思——连关押罗睺的工作,都着落在他身上,再多一个轮回又有何妨?

这么多年,还不是照样过来了?

只是在今天,女娲堂而皇之的踏入……冥河却也不阻止,反而还大开方便之门。

没办法。

不管是女娲,还是气运道主——“伏羲”,他们给的都太多了!

轮回的改造,地府的建立,实在是牵动了太多的人心。

有人视为战略上的突破转折点,有人视为人道变化的关键……推波助澜者甚多,罗列出来足以让无数人道苍生瞠目结舌。

青史之上,必将铭刻下这一幕……因为,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天庭中,诸神公认的史官——白泽,此刻正面无表情、客观公正的开始书写,无有疏漏任何一个细节。

在他周围,已经坐满了妖族阵营里顶尖和一流的人物——这都是女娲在搞大动作的那一瞬间汇集到此地的。

天皇、东皇、羲皇,三皇齐聚。

白泽、钦原、商羊、呲铁、计蒙……十大妖帅就座。

另有鲲鹏妖师,天后羲和、天妃常羲等等重量级天庭股份持有者列席,抿唇皱眉,眼神飘忽,似乎陷入了人生迷惑。

再往下,还有相对寻常些的妖神大能——譬如夔牛大圣,他们相对于那些妖皇、妖帅,显得普普通通,若敢无理取闹、胡乱抬杠,会被当场打死,但欺负些普通大罗,却还是轻而易举,因此有资格踏入这属于妖族的最高殿堂。

哪怕他们绝大多数的时候,都能听能看,却没有多少机会发言。

“有人对轮回动手了……”天皇帝俊幽幽道,“还真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呢……本以为,她会晚些时候才行动的。”

帝俊说着,拿眼神微微示意羲皇,让他说两句。

既为羲皇,又为青帝,左右横跳技术点满的伏羲,一开口就没有让人失望,完美符合人设,糊弄了事的能力不要太强。

“咳咳……看我做什么?这明明是‘后土’做的事情,跟我妹妹女娲有什么关系?”

“你们说话的时候,注意点!”

伏羲轻咳一声,让在座的各位注意一点,莫要胡乱攀咬,冤枉了好人。

虽然,他的妹妹这些年没个正形,都不老老实实当大家闺秀了,正在积极行动,造她哥的反……

但是呢,家丑的事情之外,共同利益还是要维持滴!

女娲,她就只是妖皇,只是人祖,跟眼下对轮回动手的巫族祖巫——后土,莫得半点关系!

反贼头子之一——青帝,如是表示。

天皇语塞,短暂的沉默后,才接着道,“伏羲皇兄误会了。”

“哪怕女娲和后土神躯法相都是人身蛇尾,我也不会怀疑她们是同一个人的……对,就是这样。”

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面子话,帝俊嘴角抽搐,“我只是想借助一下皇兄独步天下的天机易数,为我等推演一下‘后土’此行的个中隐秘,还有成败如何,我等是否能插手干涉一二?”

“轮回之地,为人道重地,不可轻忽……”天皇一脸的神圣高洁,“尤其是我妖族,与之关联太深,绝不能被外人卡住脖颈,那太致命!”

“只要朕一想到,天下群妖的降生与逝去,有可能被一个外族冷眼注视整个过程……我的心头就在颤动。”

随帝俊之言,天庭中的诸位大能纷纷露出赞同的表情。

是的,这太危险了。

授人以柄,这绝非一个成熟的阵营政体能接受的事情,更遑论是轮回这样的根基重地,是命根子!

“天皇勿忧。”伏羲沉吟一二,面皮有那么一点点红润,然后便恢复了正常,从容回复,“我素闻后土祖巫,有宅心仁厚、温柔善良、端庄贤淑、品德高尚……当不至于做出怎样出格的事情。”

“须知。”

“前些日子,人族方面还颁布了‘人道和平奖’,由当代人皇风曦颁奖,后土祖巫获得了这份荣誉!”

伏羲振振有辞,把队友们惊的是神躯一震、再震、三震。

——宅心仁厚?温柔善良?端庄贤淑?品德高尚?

——伏羲你是认真的吗?

——这形容的对象,确定是洪荒当代女神团体中的杠把子兼第一能打的女娲陛下?

——再有,人道和平奖……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人族的人皇,什么时候能代表人道的意志了?还颁下了这么一个荒唐的奖项?

——说句现实的……这玩意儿,人道祂认吗?!

在场的大能,集体陷入了失语状态。

哪怕是能炼成屠巫剑,将人道之恶给抽象汇聚出来的天皇帝俊,此刻似乎也有那么一点接受不能,要缓冲一下。

半晌后,他才轻轻叹息,“好吧,我知道了,后土她宅心仁厚、温柔……咳!”

帝俊都没法说完这些溢美之词,便强迫自己含糊着跳过,“可惜,个人是个人,阵营是阵营。”

“我们不能把整个妖族的存亡,还有天庭的利益,寄托在敌对方领袖的个人品德之上,彼此间充满了温情。”

天皇缓缓道,“大势博弈,大家都要冷血,算计一切能算计的,夺取一个个制高点。”

“现在,我只关心……”

“这轮回变局,是否能为我天庭所用?”

“如果能,该如何操作?”

“如果不能,应怎样破坏?”

帝俊展现着一个合格皇者应有的作为。

无情、冷酷,所有的一切,都是算计,唯有算计,不择手段让本方阵营壮大,不吝任何肮脏下作的手段。

别人家的孩子哭,总比自家孩子哭强!

死道友可以,贫道不能死!

轮回的变化,若能夺过来,便夺过来!

夺不过来,便想方设法的破坏!

后土要做成的事情,都是天庭所要破坏的目标!

同样,对于后土而言,亦是这般。

——凡是敌人想破坏的,便证明她走对了路,越是要坚持!

巫妖间局势的变化,就在这博弈中进行,看最后哪边技高一筹,才能收获胜利的果实。

“这些问题么……”羲皇皱眉,似乎在斟酌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片刻后,他沉吟着回复:“我觉得,想方设法使轮回为天庭所用,还算靠谱一些,破坏后土的计划……却是太难,可以说几乎是想都别想。”

“哦?此话怎讲?”帝俊略微动容。

“轮回根基,非是善地。”伏羲垂下目光,看着“后土”踏过了血海的界限,进入了另一片天地,超然诸世外,坦然答道,“众所周知,盘古开天辟地,功成后殒落,身化万物,造就诸天万象,并一切元气物质。”

“众生躯体凭依,其实都是来自于殒落的这尊盘古。”

“可……仅仅是这样吗?”

“不然!”

伏羲微笑道,“还有一种时常被大家所忽略的东西……当年盘古的死,死的不止是肉身,还有灵魂!”

“盘古的肉身崩解,化作了众生的躯壳源头。”

“那你们猜……”

“盘古的灵魂如果崩碎,被‘洪荒’给格式化干净……会成为什么?”

明明伏羲是笑着说的。

可在场的诸神,却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冷。

盘古的灵魂,化作了什么?

这是个疑问,但也不是疑问。

参照盘古身躯的变化可知,造就了物质的属性……

那这灵魂,自然就是——真灵属性了!

此刻,诸神再看那遍布天地的性灵光辉,眼角跳动,嘴角抽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苍生真灵的源头,灵魂的生产地……也即是轮回之地!”伏羲给出了答案,“这便是‘殒落’的那位盘古灵魂的葬地。”

“破碎的灵性,分化演变,成就了众生的真灵……在红尘中打滚,在时代里熏陶,满满的渐行渐远,最后都不一样了。”

“而这不一样的无穷灵性,又不断的排列重组,冥冥中沟通共鸣,最终造就了一个奇迹般的存在——人道!”

“人道,起源于盘古,又迥异于盘古,已经不是同一个存在了,是独立的、自主的。”

“当然,因为根脚的不凡,汇聚出人道的苍生,与那轮回之地,有不少玄妙的特性。”

“比如说——无限增殖。”

伏羲漫不经心的说着轮回的玄妙,“因为根源在盘古,在这无中生有太易层次的集大成者,所以自然继承了一部分那个层次的特殊之处。”

“一来,是本质的高贵,可谓先天自带盘古的祝福——自己对自己好一点,再正常不过了。”

“二来,轮回之地的灵性,会无中自生,因此无需担忧哪天投胎、点化出真灵,会出现断供少货的问题。”

“三来,则是冗余清理,因为最初的根源为一,逝去后也会自有吸引,无论在哪,都会归于冥冥,融汇进最广阔的大海,所有沾染的后天记忆情感,都将被清洗干净,返还本初,纯净无暇,正如我伏羲那一刻纯洁的心灵一般。”

伏羲叹了口气,“然后,经历一系列复杂的步骤,从大海中淌下的一滴灵性的水,自然而然的随机适配在全新诞生的生命中,开启多姿多彩的人生——这其实是一种本能。”

“一种逝去者诈尸的本能——灵性加身躯,源头为一,再活一生。”

“可惜,逝者已逝。”伏羲唉声叹气的,“人道目前已经不承认之前的法统了,等于是革了前代的命,自己当家作主。”

“诈尸,是不可能诈尸的喽……”

羲皇随意的说了句很不相干的话。

诸神尴尬的笑笑,也不知如何接话才是好,索性沉默是金了。

“以上,便是轮回之地的运转内幕了……”伏羲咂咂嘴,“所以,我说那里非是善地……想来你们也可以理解的。”

“盘古泯灭了意识的残灵,格式化了不知道多少次的人道大本营……这是能乱闯的地方吗?”

“除非像后土这种,盘古的血脉嫡系、好女儿……”说到‘好女儿’三个字的时候,伏羲的笑容太戏谑了,“她身上的气息,可以不触碰到警戒线,能做些小动作。”

“换作他人……敢对轮回动手,怕是立刻刺激到什么,让残念复苏,紧接着找回过往,再然后燃血爆种,分分钟回归巅峰姿态,一位盘古站在你面前……”

“所以诸位……”伏羲笑眯眯道,“你们要不要进去,试着能不能打断后土改造轮回的进程?”

“这……这还是算了。”帝俊连连摆手,“盘古大神残念葬身之地,我等就不以刀兵血火亵渎了。”

“是啊。”羲皇点了点头,“在后土突然行动,走进了那轮回之地的时候,我们对这过程就已经改变不了什么了。”

“轮回改造之事,已成定局。”

“破坏,太不现实。”

“还是想想,该如何从中取利。”伏羲的笑容逐渐玩味,“后土改造了轮回,其实只是有了一招先手权。”

“如果我们操作得当,阴招尽出,未必不能反令之为天庭所用。”

“毕竟再怎么说,后土也是在妄动先人之法……哪怕她喊了口号,是要为人道苍生谋福利。”

“但既有了口号,便只能成,不能败!”

“一旦出了问题,就不要想着能再进行第二次修改。”

“到那时,轮回不仅不会成为她的助力,还会反而把她给陷进去,成为一桩‘地府门’事件。”

羲皇说的清楚。

落在诸神耳中,转换一下解读的方法,清晰明了。

——你们放心,开挂也要讲基本法滴!

——后土这事情,她喊着为民请命,乱改她哥我的指令,明目张胆的造反,我忍了。

——但是呢,她得出成绩。

——如果成绩不理想,人道不买账,那我就只好顺理成章的把她在这里面的投资给扣下来,让‘后土’血亏,不会再给她重新对轮回下手的机会。

——没错,我是希望女娲盘古不假,但开后门开到这样的程度,她还是烂泥扶不上墙,那我也觉得丢人啊!

——干脆把她关回家,好好反思上几个时代,也别想着争位盘古了。

“多谢羲皇直言。”帝俊含笑道,“有伏羲皇兄这番说辞,我等也就心安了。”

“改动轮回,非是易事……后土如此妄为,必有灾殃加身,遭遇不详!”

“是极!是极!”

在场的大能纷纷道,“这种行为,妄动洪荒根基,人道轮回,若是出了差错,如何是好?”

“再有!”

“轮回重地,那可是归属于人道所有苍生的宝贵财富,岂能为一人所独占?”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咪咪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mimiread.com 】

“为了天下苍生,诸天公义……打破垄断,从我做起!”

这些古神大圣,一个个义愤填膺。

听他们的说辞,不知情的,还以为这个顶个都是正义的化身,要打破万恶的垄断行为!

天下苍生,诸天公义……轻描淡写的便被挂在了嘴边。

“众志成城,邪恶终会被我等所战胜!”帝俊欣慰的表示,一手抽出屠巫剑,一手在上面拂过,“后土变革轮回,号称是为万世谋福祉。”

“我等暂且静观其变,窥其破绽……若是有一点不实,屠巫剑下见真章!”

“正是!”白泽暂且搁下了笔,摆出一本《盘古史》,“真正能谋福祉的都已经心累退场,后土的那点本事,能不能做到她所言说的程度?我看悬!”

“如今的轮回,可能系统老了些,也拉胯了些,但好歹最起码的公平公正还是能保证。”

“若是乱来,看起来或许表面上比以往更加光鲜亮丽,取得一个又一个突破性的成果,可是背后是否增添了无数沉默的铺路者的苦痛与悲哀?人道有灵,在注视着一切!”

“自绝于人道,必将有清算!”

“站在天庭的立场,我自是希望后土扑街的惨烈。”

“可站在苍生的角度,我还是希望后土的步子不要迈得太大,最后伤了胯,扭了筋,倒霉的不止是她一个,而是千家万户、兆亿黎民!”

白泽一脸肃然。

相比于往日里稍显不着调的模样,今天的他太正经了。

“这一切,就要看后土自己的能力,还有智慧了。”帝俊笑笑,跟着传令下去,“太一,去大动员,最大程度的备战,随时做好打响全面战争的措施。”

“不管如何,战争总是一种很不错的手段。”帝俊眸光深邃,“如果后土轮回改造的很成功,足以给我们带来巨大内部压力,那就把内部矛盾转化为外部矛盾去解决。”

“如果她改造失败,把自己坑里头了……那么我们一手恰到好处的趁火打劫,总有些便宜可赚。”

“好!”

东皇领命了。

诸神为之默然了片刻,都将目光垂落到血海之中。

他们在等待,等待一个结果。

后土的轮回一行,注定影响深远,由此掀开巫妖大劫的最高潮序幕!

……

“不管多少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总觉得还是那般的绚烂。”

女娲昂首挺胸的走进了轮回的根基之地。

那是一片海,一片无始无终、无穷无尽的海,无数灵性凝聚汇集而成的真灵之海!

光的海洋,覆盖了她所有的视界。

除了光,还是光,这是此地唯一的主题,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最耀眼的芒在闪耀,一种最富有灵性的光辉浩荡弥漫,覆盖了上下前后左右,笼罩了过去现在未来。

它无所不在,无所不至,时间的长河流淌经过,却也被其所渲染,归于同样的色彩。

在那苍穹的最高远处,无时无刻不有光点纷撒坠落,它们飘飘荡荡的,缓慢悠扬,落进这光之海,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这景若雨、若雪,浩荡连绵,瑰丽壮观。

那每一点从天宇中坠落的光,都是圆满无暇的真灵之光,代表了一个生灵存在的根本。

光点有明有暗,普遍都是很微弱,却偶尔也有闪亮如星辰,划出耀眼的轨迹。

那是修为境界的强大与否,给真灵所带来的本质提升。

然而不管怎样,当它们划过最曼妙的轨迹,最终却依旧融入到这片海洋之后,便都没有了意义,成为一个整体,再不分彼此。

在这里,可谓是洪荒天地人道众生最后的坟茔!

每一点真灵之光,都代表了一个生命的终结……或许来源各不相同,但是目的地同样。

跨越了无尽遥远的空间,沉坠了无比漫长的岁月,终于在此地汇聚,成就了这一片无止无境的光之海洋。

当知道一切,再去凝视这片璀璨耀眼的海,总是令人感受到一种压抑到极致的属于死亡的哀伤。

不过,死亡并非终结。

还有着——新生!

这片壮阔的海洋,超脱在诸世外,亦笼罩了时间长河,辉映了宇宙八方,除却汲取外,还有赋予和返还。

在一种至高的宏大机制运转下,这片海洋中时有光芒分化和脱出,辗转无穷时空,在新生生命的体内化作真灵烙印,缔造灵魂的基石!

这里,不仅是真灵的最终归宿,还是新生的原初起点!

只是,新生归新生,逝去的却回不来了——因为曾经所拥有过的记忆与情感尽皆被斩尽,所有的经历都化作虚无,只剩下一点真灵。

且,这一切真灵还要回归整片真灵的海洋,与之混元为一……大家庭下,再是有什么执念残留,也都被彻底冲刷和磨灭了。

过去种种,烟消云散!

什么因果,什么执念,都要成空!

很无情,很冷酷,轮回的太彻底,前生谈不上前生,来世也不算来世。

死了,就是死了。

转世?

那只是曾经构筑真灵的材料的转世罢了,那最刻骨铭心的记忆和情感,都成了空!

什么有情人,什么来世续姻缘……抱歉,天地不允许!

“唉!”

女娲徘徊在此地,感受着一种横跨无穷岁月的哀伤,蓦然间叹了口气。

“或许,我有些明白了当年,人道为什么会与兄长翻脸相向了……”

“也不全是因为对某些利益的觊觎,妄想万世称尊……”

“还有一些心殇的沉积,一点同情的共鸣。”

“未尝他人苦,如何劝人善?”

“这样的轮回规则,太公平,却也太无情……让苍生理解,又难以完全接受,有一点小小的异议。”

“老哥……你不懂人心啊!”

“法理尚且不外乎人情……你是天帝,而不是天地!”

“你要在人和天地中做平衡,而不是成为一个绝对公平的符号!”

女娲老气横秋的批判,对太昊的执政理念进行了驳斥。

她的话音刚落。

“哗啦啦!”

真灵的海洋便荡漾出浪花,前浪刚落下,后浪就汹涌过来了,顽皮的落在女娲身前,似乎要对她诉说什么。

女娲俯身,掬起一捧海水,仿佛在倾听后浪的呼声,去了解它们究竟想要什么。

半晌后,她放了下来,像是明白了什么。

“轮回当变。”

女娲脸色平静,轻声自语,“权当是我的一次尝试,也是在为人道去踏出一条全新的路。”

“我知道,这很危险,翻船的可能性不小。”

“尤其是,正值我盘古的关键,外面还有群敌环伺,失败的可能更大了。”

“可这,却也是最能证明我能力的时刻。”

“若是在无数风雨下,我依然能迈步前行,抵达终点,这更有意义一些。”

“而若是无风无浪的成道……纵然盘古,又有什么滋味呢?遑论是与那人争个高下。”

女娲,她有着自己的骄傲。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