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 风评被害,策反!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农家小福女 诸天信条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破灭虚空 攻约梁山 决战龙腾 霸体巫师

应龙披甲,神威凛凛。

它于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出现在了苍龙的面前,给了龙祖一个大大的“惊喜”。

吉,让苍真正明白了一句话的意思——

你永远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会先来!

龙祖的脸色,这一刻彻底变了。

哪怕先前,被女娲威胁恐吓,他的神情都没有多么剧烈的变化,显出内心的震动。

——因为,那其实都是隐隐有着预感的,在龙族内部的诸多智囊参议下,猜想过类似的情况,并且做出了相应的预案。

可应龙的出现?

真正成为破防的那一根矛,刺破了无暇的心境!

论实力,应龙并不怎么被苍龙放在眼里。

大罗之下,苍生皆蝼蚁。

太易之下,对太易层次的巨擘来说,又何尝不是弱鸡?

但让龙祖心惊的,是应龙身怀的权柄和本源!

——那是如他一般,对龙族的号令,对水元大道的统御!

几乎就是另一个他了!

天有二日,民有二主,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

——是分裂!

这一刻的龙祖,脸上像是开了个染坊一般,五颜六色纷呈,变幻莫测,很是精彩。

他看着吉,又看着女娲,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可最后,苍沉默着,一言不发。

龙祖的心很乱。

事情彻底超出了预期,是全新的变化。

‘有备而来啊……’

苍心底轻叹,‘什么时候的事?’

‘竟然能窃取到我的本源?’

龙祖默默估算着。

很快,他便破开重重迷雾,得见部分真实。

‘是围杀东华的那个时候……’

‘呵……这算是女娲你的报复么?’

‘那一天,是东华落幕的日子。’

‘我设局,斩了东华。’

‘你反手就埋下伏笔——分裂我龙族的祸根!’

‘暗中侵夺我被斩落的本源,偷偷摸摸制造出另外一个“龙之始祖”……这是不是要到时候扶持一个“伪龙政权”出来?’

‘这般谋划,却是比轮回变故发生的时间节点还要早了……’

龙祖心思变幻,想到了许多,被迫害的妄想剧烈加强。

在他眼中,女娲现下的所作所为,尽皆是早有预谋!

不是因为轮回变故后自身实力的削弱,迫不得已对地方山头进行打压。

而是本来就有所谋划,布局深远!

苍龙审视着应龙,心头转过千般念头,猜测着什么。

‘这枚特殊的棋子……料想来,原本应当是在更往后一些的时日才会发作的吧?’

‘等巫族战胜了妖族,外部矛盾消失,仅剩下人龙二族对最后胜利果实的争夺,这会成为一支奇兵,直击我龙族的根本,试图造成分裂。’

‘龙族一旦分裂,便是对大一统最大的打击……我的盘古之路,很可能不战自溃。’

苍龙有远谋,人族、妖族,皆有涉及,是他角逐盘古的根基。

在妖族,有化龙之道,是躯体的蜕变;在人族,有龙之图腾,是精神的趋同。

躯体与精神混一,以龙之道辖制,就是偷天换日,将“人道”,变成了“龙道”!

所以,不周要断,天河要落……不如此,如何逼迫天下万千妖族,都尽皆化龙?

所以,人族要赢……只有人族赢了,这胜利者的精神被龙的思想给演变过去,才能成为最重要的支柱。

整个过程,步步艰辛,堪称噩梦难度。

龙祖也没办法。

简单模式不是没有——直接加入妖族,以妖皇的名义,名正言顺将这一个包容万千的族群给从肉体到精神上完全同化,再击败人族便足矣。

但!

太多强大的反对者了……道祖鸿钧第一个不干!

妖族全数变成了龙族,那他不得被彻底架空?

面对一个掌控了人道大部分中层、底层晋升渠道,并且还有被认可的皇者身份……道祖就真成了道祖,被供上神坛,却再下不来了!

直接淘汰出局!

除了道祖不愿意,还有那些曾经在龙凤大劫之中,跟龙族打擂台的凤凰一脉势力族群,它们也不干!

因此简单模式,注定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可龙祖,不抛弃,不放弃,硬是在黑暗中摸索前行,找到了他的出路。

只是,成道路上,磨难重重。

劫数横亘在前,成为了障碍。

实力越强,劫数相应的就会简单些。

实力差劲,容错率就很低,步步惊心。

苍龙神主的实力,自然是不差……可也要看跟谁比。

实力“低微”,便如眼下这般,面对意外情况,举步维艰。

‘唉!’

‘算人者,人恒算之。’

‘我多方谋划,算计布局,方才勉强掌握了人族的精神信仰正统,成就了超拔一切的龙之图腾。’

‘然而,女娲转手就给来了一手龙祖有二……吉?是群龙无首,天下大吉的吉吗?’

‘呵!’

‘没想到啊!’

龙祖心中感触万千,‘女娲的心机算计,竟是这般了得,能直切我的要害。’

‘更可怕的是,她偷偷摸摸的暗中埋伏我一手就算了,平日里面对我,演技还是那样的滴水不漏,一如既往的耿直、坦率、真诚……’

‘这份演技,这份心机,当真是绝了!’

女娲的形象,这一刻在苍龙的心中急速膨胀扩大。

当然了,这膨胀的形象,并不是多么的美好。

阴谋家、演帝……等等等等,混杂在一起,黑不溜秋的,象征着黑暗与邪恶。

一个个帽子扣过去,被龙祖脑补、丰满着女娲的“真实”,越来越离谱。

也就是女娲不知情。

若是她知情,怕不是立刻跟苍龙玩命的心都有了——这座殿堂,今天将只有一个人能活着走出去!

他都被黑成什么样了!

女娲很无辜。

可惜,龙祖却不这么觉得。

相反,他还认为自己寻思的很有道理,看穿了女娲的“真面目”。

‘也是。’

‘女娲……她是谁的胞妹来着?’

‘太昊伏羲啊!’

‘伏羲……这是个正经神吗?’

‘能指使东华卧底到我身边、能赖人道的账干脆利落跑路上岸……这要都能称呼做正经神圣,那我岂不是洪荒天地的道德楷模,人道苍生的最后良心?’

‘有兄长如此。’

‘女娲这经受潜移默化、耳濡目染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正直、坦率、真诚?’

‘定然不会!’

‘成为本时代最邪恶的阴谋家,理所当然!’

经过一番看起来很合情合理的考证,“细致、“严谨”的推理,龙祖自觉破案了。

对于真实的女娲,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表示有了最清楚的认知。

‘呵……呵呵……呵呵呵……’

‘我的龙生,就是这么的艰难吗?’

‘输给了伏羲也就算了,还要再输给他的妹妹?’

‘更可悲的是,我现在似乎还被她成功的给阴到了……这我上哪说理去?’

龙祖心中苦笑,又伴着三分庆幸。

‘幸好!幸好!’

‘还是鸿钧那边靠谱啊!’

‘直接以轮回做局,将她给坑了个半身不遂,一身战力半废!’

苍为鸿钧喝彩。

干的漂亮!

‘让她失去了对局势的绝对掌控,再不能隐藏在暗中,需要将未来的杀手锏摆出来,作为对我的威慑,确保度过自身的虚弱期。’

‘这,就便了我机会。’

‘女娲……你给我等着!’

‘这事儿,没完!’

苍龙面对着淡然端茶送客的女娲、笑吟吟做赶人状的应龙,眼神变幻了许久,慢慢的失态表情消失,换上了笑容。

“既然娲皇殿下不想被我叨扰,那我这便走好了。”

他从容起身,恢复了一方雄主的气魄。

“只是临走之前,我有几句话想送给女娲你。”

“请讲。”女娲很淡定。

“算人者,人恒算之……这一把,我认栽。”苍一字一顿,“女娲你心机深沉、城府险恶,以虚伪示人,硬是伪装了无数元会,将整个天下都给蒙骗了过去,我输的不冤。”

“不过……”

“这棋局尚未终结,笑到最后的……未必就是你!”

龙祖话音铿锵有力,情绪饱满,充斥着昂扬的斗志,还有不屈的打倒邪恶的精神。

这让女娲一脸懵逼。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

——这条龙在说什么?

——说的是我吗?

——我怎么就心机深沉、城府险恶了?

——我伪装啥了?

……

女娲心中排满了问号。

与此同时,她看着苍龙的眼神也逐渐不对起来。

——你害我风评,胡言乱语,诽谤于我……你是不是想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只是,还没有等女娲发作呢。

逞了口舌之利、发泄怨气的龙祖,便当机立断的选择了撤退。

徒留下一个匆匆的背影,将女娲的疑问给堵死在心里。

应龙“吉”瞄了瞄女娲,又瞄了瞄龙祖,作为在场唯一的知情人士,它保持着沉默,只是执行自己的工作。

——送客!

既然是送客,那肯定是要彻底送出去的。

它追上了龙祖的身影,将之礼送出境。

不过,就在这个过程中,苍龙做了一件事情。

收买!

没错。

苍龙在尝试着收买应龙。

更准确一些形容,是在策反!

是的。

应龙的出现,是苍龙大一统战略的巨大隐患。

那,把这隐患变成自己人……不就妥了?

“算算关系,你秉承我半数的本源降生,不是同胞,胜似同胞。”

“所以……你加入我的龙族如何?”

苍龙大圣暗中传音。

“放心,我不会亏待了你。”

“你入我龙族,便是二把手。”

“他年,我若成就盘古,龙族对我再没助力,可全数赠你,助你角逐至高尊位!”

应龙听着,整条龙都惊了。

开局就是王炸啊!

血本,都不足以形容此刻苍龙的开价。

几乎等同于指定了继承人!

而且,这般开价,针对的还是不久前为对手的存在。

应龙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琢磨了一下措辞,方才传音回去,进行交流,“苍龙大圣,你的这番厚爱……真的让我受宠若惊。”

“我还以为,你会对我喊打喊杀呢。”

“没想到……”

“喊打喊杀?”苍龙嗤笑,“萌新才会喊打喊杀,我们这个层次,讲究的是利益交换。”

“先谈判,谈妥了就交换。”

“谈不拢了,再动刀兵不迟。”

“一旦动了刀子,则是无所不用其极。”

“暗杀、围攻……百无禁忌。”

龙祖轻描淡写的说着了不得的话。

不过在这个时代,或许没有人比他更有资格说这些话的存在了。

毕竟,他暗杀了红云古神,又围攻了东华帝君!

的的确确是无所不用其极!

“如何?考虑考虑。”

“你跟着女娲做事,绝对没有跟着我干有前途。”

苍龙为应龙分析利弊,单刀直入,讲的清清楚楚。

“大家都是明白人,也就不要说什么违心之言了……你对女娲最大的用处,是针对我的龙族进行分裂。”

“我的龙族垮了,你的用处还剩多少?”

“只有龙族依旧存在,并且越发强盛,你的份量才越重,能得到的资源才更多,更快的去成长。”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苍龙言辞间暗含蛊惑,引诱着应龙哪怕不跳反,也要诞生养寇自重的心思。

“是有那么点道理。”

应龙略微颔首。

“自然的。”苍龙悠然一笑,“龙族强大,你这处理龙族问题的重要棋子,才能跟随着强大。”

“但是!”

“这样的局面下,你再怎样强大,也依旧只是棋子!”

“女娲,她不会给你更多!”

“因为,她的根基人族……而除了人族之外,她还有那么多的好朋友。”

“看看十二祖巫就知道了……里面有多少女性的古神大圣?”

“这些都是她的至爱亲朋、闺蜜好友。”

“女娲得了好处,取得胜利果实,能分多少给你?”

“还是给你这身上打着龙族烙印的小家伙?”

“你没有根基的!”

苍龙在说着他眼中的残酷事实,“没有根基,你顶天成就太易……盘古?想都不要想!”

“只有我!”

“才会对你不拘一格降人才!”

“所以,加入我的龙族,与我共图霸业……才是你应该做的选择!”

苍龙发出了招揽。

合情合理,挑不出多少的毛病。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