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清洗名单,钓鱼挖坑!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诸天信条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战场合同工 决战龙腾 农家小福女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攻约梁山 我能升级万物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只需……这样!”

后土虚虚一指,在脸色扭曲的风曦身上,一条若有若无的气运通道现出。

这是炎帝风曦,供养挺尸女儿——女娃的渠道脉络,冥冥中就有了因果。

此刻,在后土一指之下,这段因果在模糊、扭曲,逐渐成了似是而非的特殊亲缘主次关系……这足以蒙蔽许多不知内情的外人了!

“咦?比我想象中的要顺利?”女娲嘀嘀咕咕的,“你跟我的相性好像挺高?”

她有些疑惑的自语,想了想之后,姑且归因于风曦对她的信任与忠诚,于是冥冥中降低了难度。

“嗯……这样一来,想看破这里面的门道,估计也没谁能做到了。”

女娲摇摇头,将困惑抛诸脑后,提点风曦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纵然是我的兄长,在你之前的那任人皇——青帝,在他不知情下,也有一半的把握骗过去!”

“当然,为了避免暴露……你使用后土这个身份时,尽量避免跟他打交道。”

女娲蓦然轻叹一声,“他对我可太了解啦……怕是你在他面前一张口,他立刻便知晓你是伪装的。”

“……”风曦沉默,实在不忍心戳穿某一件事实。

——怎么可能不打交道?

十二祖巫里面,天知道有伏羲大圣多少的耳目!

像是那个帝江!

就大有问题!

‘女娲娘娘,心中实在是没点数。’风曦心底轻叹,‘设身处地想一想……自己的妹妹出去创业,做兄长的能放心吗?’

‘不前后左右在里面安插足够人手,甚至干脆亲自下场,乔装扮演……才是见鬼了呢!’

‘唉……娘娘也是在心里把伏羲大圣给妖魔化的太严重了,加强了双方之间的敌视关系,忽略了一个兄长对妹妹的拳拳关怀之心。’

‘一步错,步步错啊!’

风曦为女娲默哀。

默哀之后,他保持沉默,没有揭露实情。

毕竟,现实已经足够残酷,还是让孩子保持点美好的梦想罢!

揭穿了真相又如何?

除了打击女娲的信心斗志,并没有多少用处。

该怎么做,还是要怎么做……不可能说,改变对天庭方面的主要矛盾,去打击伏羲大圣这个次要矛盾嘛!

如此一来,秉持着初心,一直去奋斗,更合适一些。

心中盘算着,风曦低眉顺眼的应是,伪装期间,一定多听多看少说话,绝不违了神圣如后土祖巫一般的人设。

“这就好。”后土满意的点点头,“此计操作周全,说不得能送走几位妖帅,重创天庭本部。”

她瞅了一眼似乎是有些不太相信的风曦,宽慰道,“你也不用太过慌乱……我的情况,谁都知道,被一重一重的大山压着,一时半会很难亲自下场出手。”

“所以呢,打架的事情,一般轮不到你,只需要你坐镇后方即可。”

“甚至坐镇后方,处理巫族日常工作的也不需要你烦心……我化身千万,随便抽调一个便行。”

“你的职责,就是用太易的实力为我打掩护,告诉敌人,也告诉队友——我剩余的那些主要战力,一直都在此地!”

说到这,后土祖巫的语气变得萧瑟起来,“唉,也是惭愧……这些年过来,我带的队伍都被渗透的严重,不知道其中有多少居心叵测之神。”

“搞的我如今都不得不昧着良心,连队友都一并欺瞒了。”

世风日下。

人心险恶。

女娲被逼出此下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娘娘勿忧……相信其他祖巫,事后一定能明白您的苦衷。”风曦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但愿吧。”后土摇了摇头,“对了,你伪装成我,也不是什么都不干……鉴于你表面实力问题,我想交付整个巫族人族的情报系统给你,反对的阻力却很大。”

“像是那帝江,便从中作梗过。”

后土顺手黑了帝江祖巫一下,让风曦小同志明白立场,知道谁是他未来的政敌。

“因为缺少人手,之后我会顺理成章的自命为该系统的统帅……但实际上是你伪装的我来掌管。”

“在任期间,你注意一下某些人员……”

后土掏摸了一阵,最后取出一份名单,交到了风曦的手上,“就是这上面的神圣,我怀疑他们抱着歹心,想要算计于朕。”

风曦接过一看,瞬间而已,心脏差点漏跳半拍。

因为,他看到的一些名字,实在太触目惊心了。

都有谁?

首当其冲。

灵宝天尊!

准提古佛!

冥河魔祖!

道、佛、魔的头目,都名列其上了!

且,这还不是结束……前面那两个名字的后面,各自都有一行小字标注——道统的可信任程度存疑!

换而言之,这直接就差一杆子打死了,表示道德天尊、元始天尊、接引天尊,未必就是无辜的……顶多是他们能装!

而实际上……

这些标注,还真就没错!

风曦嘴角抽搐,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五运道主,有三运道主上了嫌疑人名单,这开局简直血崩啊!

短暂的怀疑人生之后,风曦心中升起了巨大的迷惑。

——这不应该啊?!

五运道主密谋的时候,全都偷偷摸摸的,怎么会被女娲娘娘知晓呢?

‘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风曦不断反思着。

‘是有谁出卖了组织?不对啊……五个人,被标注了三方,剩下的,就我和罗睺了!’

‘我是不可能出卖我自己的,罗睺都凉凉了,现在还填在诛仙剑阵里头。’

‘问题出在哪?他们在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思忖无果,风曦只能暂且压下心中困惑,继续往下翻。

再一看,风曦的眼皮开始狂跳。

——帝江祖巫赫然在列!

还连带着一个强良祖巫。

风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连帝江都被写上嫌疑名单了……而这位,也的确是有问题,还问题很大!

一时间,风曦对女娲的这份名单来历很好奇起来。

这份名单,几乎将风曦所知伏羲大圣的绝大部分布局给一网打尽了,含金量堪称十足。

但风曦他左看右看,都不觉得……这是女娲娘娘靠自己本事能鼓捣出来的。

毕竟……

如果女娲能查到这样的地步,那还用跟他风曦废话什么啊?

直接就喊人将他风某人给拿下了!

‘这名单,来历存疑啊……别不是娘娘胡乱蒙的?看谁不顺眼,就把谁的名字写上去,有枣没枣打两杆?’

风曦本心上是不想这么想的。

但是偶然间灵机一动,脑海中闪过精卫鸟的行为,一下子就犹豫了。

嘿!

还真说不准呢!

抱着大不敬的想法,风曦试探的询问后土,“娘娘……这名单,您没拿错吧?”

“这么多人,都对您抱有歹意?我想,您的人缘……没那么糟糕吧?”

后土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实在组织自己的语言,半晌后开口,“咳咳……你那么快就忘了?”

“之前围杀女娃的,有多少太易大能?!”

“这样的阵容,总不可能是平白无故跳出来的罢!”

“一个萝卜一个坑!”

“嫌疑人就那么些,跑不掉的!”

“经过我的反复斟酌筛选,初步确定了这些目标……他们未必就一定是谋害女娃的凶手,但是防范的意识不能少了。”

后土高举女娃这张牌,可以打消一切的怀疑。

而风曦一听到此事,质疑的想法也就消泯了大半,眼神变得冷酷,“好,我知道了。”

“此事,我定会详查!”

“甚好!”见成功糊弄过去,后土心中也暗地里松了一口气。

毕竟,有些事情好做。

但对外,怎么说?

难不成女娲还要解释,说她娲导为了这份名单,不仅辛辛苦苦自导自演了一波,把女娃给封号了,还在事后被某人疯狗似的追杀了好久,差点都没跑掉?

得到的这份名单,虽然是物有所值,对某些人开始提防,防止未来踩坑。

但这过程……丢人啊!

麾下小弟,会拿什么眼神看她?

为了避免气氛变得尴尬,索性就不要让这件事情发生。

女娲故作平静的转移话题,“对了。”

“你此次登门寻我,是有什么大事吗?”

“的确有大事。”风曦肃然,“天庭出兵,地府动荡,我来寻您,欲平定阴间事,稳固大后方!”

“地府的问题吗?”女娲皱眉,“这倒是不容小视。”

“天庭一方蓄谋已久,却真的打了我一个出其不意。”

“轮回地府的概念,本是当初我巫族对妖族底层的策反攻心……只是现在,忽然间就攻守易位了,天庭反过来掺沙子。”

“关键时刻,他们倒也是能狠得下手。”

女娲感慨,“猪养肥了,就直接开杀,将矛盾送到地府之中。”

“再设法阻断轮回进程,尤其是强族的投胎,欲坏地府的信誉。”

“几番齐下,这是要积怨、蓄势……他们是在为未来屠巫剑的锋芒加持啊!”

“损毁巫族的信誉,破坏巫族的道路……言出不行,则生怨怼。”

“现在,每一分的积怨,都是将来屠巫剑的一分凶戾!”

女娲对地府中的变故,也是洞若观火,万分留心。

这也是自然。

昔日,一位盘古就在类似的事情上栽了跟头,她又如何能不重视?

吸取教训,十万分的警惕,想要将之解决。

只不过,天庭方面使用的手段虽然阴损,却也是堂皇正大的阳谋,将妖族方面的问题转嫁了过来。

说到底,妖族在“形势”上,终究还是占了些许便宜的。

终归是得了天道精灵——鸿钧,亲口认证的天地正统,有一份先手的权利!

稍微鼓捣。

妖族的问题,就变成了整个人道的问题……拉人下水,找替死鬼的能耐,不要太强!

“正因为此,我们不能让天庭的谋划得逞。”风曦说的斩钉截铁,“他们在转嫁问题,这是在害怕,这是在逃避,失去了真正作为人道栋梁支柱的信心,只想继承更古老时代的荣光,躺在功劳簿上混吃等死!”

“而我们的人族,却是要披荆斩棘,迎难而上!”

“时代的矛盾,终究是要有人站出来面对的……妖族选择了逃,我们选择了战!”

“问题,必须被处理!”

“当我们能背负他人所背负不了的责任,成就他人所成就不了的功绩……天地之主角,舍我其谁!”

风曦一字一顿,震动了整片时空。

在冥冥中,人道的洪流在为他而喝彩。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女娲脸色严肃的点头。

她也有足够的担当和格局,在处理人道的难题上没有选择逃避。

毕竟,她是一位足够接地气的古神大圣!

执掌造化的源头,苍生都与她有着因果,也因此最是富有同情心。

哪怕如今的她,创立巫族,看起来跟妖族死掐。

但源头上,也是抱着一些想法,要解决某些积重难返的问题。

“只是,说易行难。”女娲叹了口气,“地府问题发作的太猛烈……我纵然执掌制定规则的大权,也快压不住了。”

“人道还在看着,另有天庭那面的挑拨离间……”女娲磨牙,“我想,他们已经时刻准备好了……当我这边压不住的时候,便高呼着‘自由’的口号,大举兴兵,入驻轮回!”

“彼时,我后土的身份失了道义,还真不好出手处理呢……那就成了独裁了。”

“但……”女娲突然间笑了,“如果跳出个不知名的太易临时工,行恐怖之事,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却也不能怨我不是?”

“一定是魔道干的好事!”

女娲给了风曦一个眼神,让风曦自然而然的明白了。

他做后土替身,其实也是去进行坑杀行动的。

哪天撕破了伪装出手,路见不平一声吼,或许就能覆灭哪支妖族的大军!

“如果局势糜烂,地府难救,那就进行兑子吧。”对于地府的得失,女娲看得很淡,真正的拿得起放得下,让人动容,“换掉妖族的一部分主力。”

“不能阻止屠巫剑变得更锋利,那就去打断持剑的手!”

女娲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但,我想尝试着救一救地府。”风曦迟疑的说道,“看看我这些年对屠巫剑的防范成果,究竟如何?”

“你这么想的么?”女娲挑眉,“也行。”

“后土的身份给你时,你大可放手施为……”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