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这不是我,联手演娲!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攻约梁山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决战龙腾 诸天信条 霸体巫师 农家小福女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酆都大帝似声声泣血,惊动乾坤,带着无上悲意,卷动六月飞雪,覆了人间。

大热的天,这位鬼神帝尊身体微抖,像是被气的,一颗善良的心如坠冰窟,控诉着世道的不平——好能不能好了?我好冤!

这份悲怆的气息神韵,给人以感同身受的错觉,跨越了时空的障碍,轰击到每个生灵的心底,让他们的心微颤,不自觉的反思,犹疑不定——难道,是我们错了?真的冤枉了好人?

苍生迷惑、困顿,汹涌的舆情便是一滞,举棋不定了。

‘就是这样……’

庆甲的悲容之下,是稳如老狗的一颗平静心灵。

作为人道的良心……大号身为人道的良心,他耳濡目染之下,人道苍生什么尿性,他还会不清楚吗?!

那些妖神能泼脏水,坏他清白……难道他就不会卖惨装可怜、反手暴击?

左右人心的本事,他也有!

事实上。

人道的善念也清楚自己的优柔寡断、精神分裂,很容易被人利用,所以才会痛定思痛,决定亲手养成一个最强大、最能为苍生作主争取利益的帝……于是成就了风曦!

当然,人道能提供的帮助有限,后门是开了,但路还要自己走……可怜了庆甲,还是需要演技上线,倒打一耙。

不过,这其实却是小菜一碟了。

‘感谢罗睺老铁提供的帮助!’

庆甲真心实意的暗赞着,这一次罗睺魔祖立功了。

昔年风曦被女娲安排、伏羲干预,前往参与大罗干部进修思想教育培训,“偶然”路过了关押罗睺魔祖的绝狱,由此开启了轰轰烈烈横走的一生。

在那里,风曦经历了很多,明白了许多大申通者们乱掉节操的往事……其中相当令之记忆深刻的,到今天都无法忘怀,知晓失败者下场之惨的,当属罗睺魔祖沾血成书,连写七个“冤”字的痕迹了!

罗睺先生冤不冤的,暂且不予讨论——讨论了也未必有结果,毕竟很难翻案……谁让当年罗睺魔祖得罪的古神大圣太多、也太狠了点?

不过,在被丢进牢狱中时,他一腔悲愤、绝望心境下,在血书中镌刻的情感,却是很能震动人心的。

如今,庆甲揣摩借鉴了那其中的九分神韵,再在自己身上表现出来……果不其然,效果拔群。

让苍生动摇,开始怀疑和反思——这其中不乏庆甲的颜值到位,一看就是好人脸,让人三观跟着五官跑。

也让诸神惊诧,都用另类的眼光打量起这位初上位的酆都大帝,感觉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位了。

——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能直接调取无隐瞒历史信息的权限狗,还会不知道吗?

——炎帝大庭氏,就是你酆都大帝庆甲啊!

——竟然还矢口否认……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呀!

“糟了!”

天庭之中,帝俊眼神一厉,想到了什么。

恰在此刻,面对人道苍生倾情表演奉送的庆甲,有万亿分之一的弹指光阴,眸光划过了万古长空,与帝俊对了一眼。

那一眼,仿若是万年,含着笑意,带着若有若无的嘲讽,仿佛是会说话一般,传达出自己的意志——那是一句话。

“抱歉……我成替身了!”

天皇蓦然间起身,执剑轻划,似要斩破万古,击入过往的岁月时光。

但此刻,人道的反应速度却更快!

在这股更加强势的权限力量下,人族的气运喧嚣沸腾,在“公平”、“公正”的情况下,公开解封了一份封藏在人族重地中的档案,以作为对酆都大帝申请证物的回应。

——那是炎帝大庭氏的任命书!

有文字。

有图片。

还有一点点的微妙,让一些吃瓜看戏的古神大圣哑然失笑。

“震惊!”

天庭之中,既是妖帅,又是史官,还是洪荒八卦野史胡编乱造头头的白泽,此刻憋着笑意,在见不得光的洪荒诸多论坛上同时以小号狂发群消息,附带着“不转发不是洪荒人/妖/巫/龙”的蛊惑言辞,顶着大大的震惊体。

“女娃竟是大庭氏!”

“现任炎帝,竟追封自己死去的女儿为帝,这是否是一位人父最后的倔强?”

“让小编白白,带你们了解这背后的故事,体悟一代人皇的辛酸一生……”

白泽小号奋笔疾书。

作为一个文化人,他这是领了人族的钱,赚点小外快,大大夸赞着人皇的有情有义。

当然了!

同时作为一个讲究人的他,职业操守还是有的!

终究是领了妖庭的工资,也是要对得起这份待遇的嘛!

所以在另一边,又是一片小号发动,就同一件事情,进行了激烈的抨击和批判。

“震撼!”

“人皇绕过选举的规则,秘密授予自己女儿为帝,践踏了公平公正的原则,人族吃枣要玩!”

做一件事,领两份钱。

白泽妖帅很满意,同时笑眯眯的俯瞰轮回冥土,看酆都大帝的表演。

‘这是一出好戏。’

白泽大圣想着,很有击节赞叹的冲动。

‘吾道不孤……吾道不孤啊!’

……

“这是人族归档记录的炎帝大庭氏任命书,有据可查。”

酆都大帝低沉着语气,带着难言的沉痛和无力,仿佛是因为平白无故被栽赃,不得不艰难辩解的伤感。

“有些朋友,听风就是雨……让他们做事,他们不行;但是胡说八道?却比谁都强。”

“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得来的小道消息,知道人族炎帝序列里多了一号人;又不甘心在竞选中落败,秉着对世界、对人道最恶意的心,将本来不相干的两个身份糅合在一起,栽赃嫁祸于我。”

庆甲睁着一双眼睛,说着大大的瞎话,满口胡言,真真假假忽悠着苍生。

“大家现在看到了!”

“这炎帝大庭氏……是我吗?”

“这根本就不是我!”

“可那些陷害者,却偏偏说这就是我!”

“我冤呐!”

庆甲悲声大呼,“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

“幸好,人族有档案的存在,眼下也愿意开放,才能还我一份清白……”

他传音遍天地,于此刻“拨乱反正”,解释清楚——

什么人族巫族暗中合谋,鬼帝人皇一家亲……不存在的!

炎帝就是炎帝。

鬼帝只是鬼帝。

从来不存在身兼两职,既假惺惺的当着鬼神共主,口口声声说为人道苍生作主,另一边又与人族集团暗通款曲,化公为私。

一番表演下来,将苍生糊弄的都要信了。

不过,这世界上终究是有“明眼人”,也有“有心人”。

毕竟……天庭那边,是不想在这里输的那么不明不白,还有的挣扎。

“我不相信!”

又有一位竞选者高呼,发表了激烈的抗议申诉。

妖神小号,终是没一次性死完,还有人在蹲着,此刻跳出来了。

庆甲面上也不恼,表现的很是亲民,愿意接受质疑,“哦?你又有什么说法呢?”

“请说出来……我相信,人道苍生的眼睛,一定是雪亮的!”

“我指证!”这位妖神的小号一字一顿,“我曾经见到,这位酆都大帝,在竞选前与后土祖巫交往过密,被领着在冥土中四处转悠,到处作秀!”

“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哦?是这样?”

不等庆甲回答,人道模糊的泛意识便震动了,要证人提供具体的时间、地点。

这位妖神如实做了。

然而……

这次,都不用庆甲牵头表演了!

那个作为证据地点、被妖神光顾过的冥土店铺管理阴神,便已经跳了出来,用无比激动的语气,嗓门大小丝毫不逊色于先前敢于自杀妖神的全屏广播,“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这个吃霸王餐的家伙!”

“你点了我两桌的菜,却只给了一桌的钱!”

闻听此言,那妖神虎躯一震,再震,三震,张口欲言。

这世道太离奇。

他什么时候干了这事?他怎么不知道?

但是很显然的。

摊上了这样的事,他的证言便再难以有说服力了,信任度很成问题。

毕竟,连饭钱都欠的家伙,还能指望人品吗?

“我没有!”

这妖神大呼,申请时光追溯,以证清白。

但很可惜……他证明不了!

因为追溯的时光中,的确显示他点了两桌菜!

妖神呆滞了。

他发誓,这一幕是假的,真实情况被扭曲了!

可当他想要证明的时候,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制,根本无法洗掉这里面的剪辑甚至干脆是伪造的痕迹。

到了这时,他忽然间想起……后土,虽然是背景板,但终归是存在的!

“天真的家伙!”

就在此时,庆甲的轻笑声在这位妖神的耳中响起,“你也不看看,这是在谁的地盘!”

“你们遵守规则,堂皇正大的玩,我们也就光明磊落的跟你斗。”

“但你想玩阴的?”

“我们同样奉陪到底!”

“不就是不要脸吗?”

“不就是栽赃陷害吗?”

“说的好像谁不会一样!”

酆都大帝非常的狠。

不止杀妖,他还要诛心!

“请转告你们背后的那位妖皇……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

“往后外出,务必当心……说不得出去了,就回不来了!”

“你!”这妖神惊怒,想要说些什么,却已经晚了。

因为拖欠了天价霸王餐的问题,他已经被人拖走了……接下来,将要面对一连串的诉讼,小日子不会轻松。

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将酆都大帝的话转告了帝俊,让这位妖族的天皇脸颊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忽的大笑起来。

“这年轻人,有些刺头呐!”

“可惜,不知进退……霸气侧漏,找死!”

“正是!”诸多同在此殿的妖神妖帅齐声道,“若破冥土,当杀酆都!”

妖皇将鬼帝给记上了小本本。

当然,庆甲也不会在意就是了。

一番刷破底线的操作,十分的有效果……脏水被清除大半,作证的证人反倒是陷身在官司的纠纷中。

论耍流氓的行为,他显然深谙此中之道,连削带打,压制了妖庭嚣张的气焰。

不过,他也知道,这并能说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怀疑的种子的确已经被种下,尽管他直接解决了制造问题的人,但是疑心不会消失。

苍生心中,终究有了疑虑,只是将这份疑虑藏在了心中,不在嘴上说出来罢了。

就如同是一颗埋下的地雷,不知什么时候就炸开了。

毕竟,天庭绝不会干看着,终究会使劲的推波助澜,挑着他的刺,酝酿着绝杀一击的到来。

况且……

‘还有天道啊……’

庆甲眼底有一缕神光划过,冷漠的看着艰难走完流程,将一点神威绽放而来的道祖。

“好大一场风波!”

道祖于冥冥中出言,震动三界,“诸位,如何看?”

“让诸位笑话了!”人皇炎帝适时露头了,“没想到,因为我为女儿一番追思纪念的手笔,却让人产生了这么大的误会!”

“这不禁令人感慨,人与人之间最远的不是时空上的距离,而是心灵上的猜忌与隔阂!”

“我的女儿女娃,就是炎帝大庭氏;而炎帝大庭氏,也就是我的女儿女娃……这毋庸置疑,诸位以后不要错认了。”

炎帝一本正经的说着话,很真诚的样子。

庆甲看着这样的“炎帝”——女娲娘娘,嘴角有些抽搐。

‘娘娘学坏了啊!’

他心底暗叹,‘这回配合我撒谎造假,那么快就上道了……将所有的文书证件涂改,硬是造了假!’

‘除了在我这里的那份重叠炎帝和酆都大帝的关键文书,剩下所有的法理都没有了破绽!’

‘不过……’

‘娘娘……我觉得您或许、可能、掉进了一个大坑里……’

‘如果哪天,这份东西被丢出来……’

‘炎帝大庭氏,酆都大帝,后土女娃……这三者重合,您会被险进去的!’

‘毕竟……’

‘别的很多东西,都是权利,都是权柄……’

‘唯有这个东西,是巨大的责任!’

‘我现在很怀疑……’

‘冥冥中是不是有什么默契在达成?’

‘一切都很合理的上演,妖皇与我的对撞,道祖的跃跃欲试干预……’

‘但漫不经心间,却演了您一手……’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