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灵山有巫,战神归来!

作者:星之煌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霸体巫师 诸天信条 攻约梁山 我能升级万物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决战龙腾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战场合同工

“我那玄都徒儿,可以随你调遣。”

“我有几个嫡传,是广成子他们,也都随陛下所用。”

“我这里也有些扩散的道脉,遍布山河,人皇大可安排一二。”

“……”

三清天尊你一言,我一句,把道门的家底翻了出来,给风曦展示了一番。

传承多年,道门也算有了气候。

真的拉出队伍来,虽然还是远比不得巫妖这样的超级霸权,但是多多少少也能撑起一个小诸侯了。

对另起灶炉的风曦而言,足以派上用场。

风曦对此很满意。

钱——功德,他是不缺的。

在人族里面多年经营,且又是兼职掌握了人族情报大权的领袖人物,各种信息网络同样具备。

倒是明面上能撑起局面的人手,稍有些迫切的需求。

毕竟在前期,他于火师中的忠实班底不好动用——刚开了一个口子,号召人族英杰自主创业,自立为王,还在示范期内,结果一大票火师大臣就立马下海转业,如此的“离心离德”,中央势弱……还怎么跟女娲娘娘交代?

固然是要以人族为大局。

可火师人心离散,板子是要打到他头上的!

只能等自家的事业起来了,展现出了一定的成果后,才能合情合理的“吸纳”火师中的人才,混杂在百舸争流的局面下,不过于引人瞩目。

这便是后期的事情了。

在现在,还是需要倚仗道门一番。

“几位天尊,你们的这些弟子,不妨在人族中各自挂个号,做为英杰人才,驰名一方,拉起人马,抗击妖族。”

风曦坦率直言,“然后在抗争中,逐渐的发现自身‘有所不足’,对抗妖族过于艰难,因此在历史的大势下不得不联合,最后归于一面大旗的统御之下,认真做事,造福苍生。”

“这般合理的转变,多少能自圆其说,明确正统,消弭误会于萌芽。”

“不然,若是有心人造谣,说你们道门其实是在化整为零,潜伏进入人族,意图夺权,建立地上道国,便有些不妥了。”

“我不想见到事情往悲剧的一面发展,迫于舆论,你我之间不得不刀兵相见,那真是一场悲剧。”

风曦感念于道门的支持,却也不是无限的信任与放纵。

一些问题,提前便说开了。

像是地上道国!

这是他从人道中领悟的微妙道理——

人心易变!

永远不要去考验别人的忠诚,因为考验不起。

风曦并不想斗倒了先天神圣的集团之后,再去收拾道门神仙集团,镇压地上道国。

一开始便说清楚了,免得日后刀兵相见。

而纵使刀兵相见了,也莫怪他彼时下了狠手。

“人皇陛下且放心。”三清天尊很上道,非常的上道,“我等乃是山野闲人,只一心教化,如何会贪恋权柄?”

“弟子是会精挑细选,他们入世救民,也定不会胡乱干预人皇大权,左右不过是临时统兵的将帅,事毕则离。”

三清天尊也交了底,并不想恶了人族。

“三位天尊如此通情达理,吾感念至深……”人皇慨叹,“你们的弟子,将来到了我的手下,我定然不会亏待了的。”

“将来,若是人族取胜,定是还有论功行赏,以全多年心血付出!”

人皇许诺。

正如他之前所言。

道门作了贡献,那人族不会忘,人道也不会忘!

有功则必赏!

“功赏之事,不过是旁枝末节罢了……我等只愿天下能安定祥和,苍生能喜乐平静。”道德天尊幽幽一叹,“山河静,则百业兴;百业兴,则教化成。”

“没有一个安定祥和的环境,我等又如何成就大教化之功业,凭此去取得盘古的成就呢?”

“说来,我们也不全是为了天下苍生啊……还有一点,是与自己的一点私念相合,是共同的路线。”

“哈哈哈!”风曦大笑,“私心公心,合二为一,随世而移,有情不累。”

“天尊坦诚而无过矣……盘古的成就,谁又不想呢?无需自责!”

“让我们遥祝天地,喝未来人道之华彩!”

天尊与人皇同心,共同描绘起了未来的画卷,亦或者是青史的华章。

道门……

由此动了!

……

“钱,我有了!”

女娲杀气腾腾上须弥。

去时,她还是两袖清风。

回来的时候,却是盆满钵满,富的流油。

——她差点便将整个佛门都给搬空了!

八宝功德池,这满满的一池子功德水,当女娲走出来时,便近乎干涸了。

不过,这对女娲的事业而言,也仅仅是迈出了一小步而已。

光有钱,是不行的。

“还要有……人!”

女娲站在灵山之巅,这是她刚入手的地产,上好的仙山净土,遥遥眺望火师的王庭,陷入了沉思。

人手,这是一个问题。

做为“战神归来”,并且图谋不小的大人物,她有自己的想法,并没有直接回归火师、将自己暴露在明处的打算。

这其实就是在钓鱼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庆甲殒落,女娲伤感之余,得其提点,要谨防人心……于是,她也打算做一回局外人,去好好的看看人心。

她深信。

这个时代如此滔天可怕的变化,连续两次版本大改动,一定是脱离不了她的兄长的手笔,是他在背后运筹帷幄。

一个盘古道果降临!

一个五运道主显威!

在这里面,与伏羲相关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而最后,更是还有羲皇神秘失踪!

这么繁杂的工程,如此神秘的举动……

废了那么大的功夫,难道就是为了一点恶趣味吗?

女娲不信。

她认定,从此刻起,才是图穷匕见的时刻!

一些隐藏在暗中的,瞄准着娲,针对着娲的力量,必然会跳出来,粉碎女娲在人族中留下的秩序规则,取而代之!

本来,敌暗我明,局势大不利。

不过现在,女娲做出应对,打算敌明我暗了。

火师,便是那个明面上的饵,用来钓鱼。

等鱼儿上钩了,才是大娲皇神兵天降的时候!

既然是神兵天降,自然不可能一个人冲锋陷阵,同样是得踏上自立为王、自主创业的道路。

这条路上,光有功德、资金可不够,还得有人!有兵马!

女娲一番苦思冥想,连夜奋战,逐渐有一张名单浮现。

“唉!”

“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一天,我会需要自己挖自己的墙角。”

女娲看着名单,唉声叹气的。

“希望能有用吧……”

“以灵山为根基,暗中抽调巫委系统中可信的人才……这本就是用来制衡氏族领袖、人王共主的组织……”

“如此,构建成一方势力……十为极,便唤作灵山十巫好了!”

“十方领袖,联合一体,走在前台……而我,则在幕后。”

“若是有朝一日,人族有变,为王者野心蓬勃,这当是我用来制衡的手段!”

女娲摩挲着名单。

在名单之上,有很多成员的身份太过于复杂了。

他们有的是龙师放勋的大臣,有的是火师王庭沉默低调的政务官……看起来十分的复杂,但却有一个简单的共通点。

——那便是女娲在古老时代便信任、器重的老臣!

当然,因为实力、能力有限的原因,导致他们虽然被信任器重,女娲却也不敢给他们加上太多的担子,在这个时代并不如何出彩,被后来者轻松追上,乃至于是超越。

但是……

信任!

这两字,价值无量。

女娲的根基底蕴,远远超过了一般神圣想象的极限,那是耕耘无数年、一直不曾被打压、伤损的庞然势力!

哪怕再窘迫的局面,只要她肯用力的去挤一挤,总还能有一些收获,压榨出人手来。

“不过,仅是他们的联合,道理上似乎有些站不住脚,缺少理由……”

女娲思忖着,忽然眼神一亮,决定甩锅……啊不,是借用一下白手套的问题。

“有了!”

“我可以请托金母小妹出面,再给我套上一个壳子……”

“而如此一来,灵山的道统源流……便用‘不死药’好了。”

女娲写写画画间,计议便定下了,安排的妥当。

瞒天过海搞大事,到时候捏死几个野心勃勃的家伙!

“只可惜纵是如此,不缺钱粮不缺人,还是有些不足啊。”

女娲忽然间幽幽一叹,“顶尖战力上,却是有差距,比不得积年经营下来的大势力,大组织。”

“想要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还是差了很远。”

“唉!”

“也是我想要的太多了。”

“又不是人人都能如我这样冰雪聪明,得以保存此身巅峰战力,以死为遁,成为漏网之鱼……”女娲自恋起来,几分自吹自擂,几分唏嘘感叹。

“神圣三千,尽被削弱……饶你昔日何等辉煌,今朝也是过了气。”

“要是大家同为沦落人也就算了,偏生有人毫发无损……还不是乱杀?”

“就如我。”

女娲感慨间,负手而立,稍有几分得瑟。

不过。

得瑟了一会儿,她忽然间醒悟了什么,仿佛是哪跟神经被触动了,想到了什么微妙之处。

“死……活……漏网之鱼……”

女娲缓缓踱步,眉宇间时而犹豫,时而振奋,似乎灵感大爆发。

忽的,她身形动了。

一步跨越万千时空,横走无量山河,无声无息间超拔了洪荒的束缚,直抵一处亡者净土,隆重而庄严,布满了无数凝重可怕的气息。

在这里,有无上法仪笼罩,万古沧桑的神韵流转,妖皇人物的大道镇压,让等闲人物不可冒犯,违背者会死无葬身之地。

当然,这对女娃来说不足为道,并不如何在意。

女娲一步到此,悠然踱步徘徊,不时驻足,最终抵至了庄重的祭坛、坟茔之前,站定了身形。

一块墓碑,铭刻了天皇帝俊充斥哀伤的悼词,祭奠了一位对妖族而言曾经功勋卓著的大人物,立下了无数战功,可却没能为妖族征战到纪元终末的时刻,便倒在了半路上!

这位大人物,便是——

妖帅……飞廉!

而亲自出手击杀他的,则是——

女娲!

那是娲导扬眉吐气的一战!

在东皇纠集了四位妖帅,前往围杀“炎帝”的时刻,女娲撕下了伪装,战力全开,盘古真身都显化出来,直接打死打残了围杀的队伍!

做为最大的倒霉蛋,飞廉妖帅被女娲盯上了,直接当场击毙!

他身躯撕裂,元神破碎,一道先天灵光,虽是不灭,却也蒙昧了真我,万世沉沦。

理论上来讲,这不知要多少年时光过去,才可以归来。

盖因属于女娲的盖世大道横压,击碎了它的道果,封禁了飞廉的法则。

可这是“理论上”。

总会有“例外”的情况出现,不讲究基本法。

比如说……

作为凶手的女娲,自己修改那一段过往,为之留下一线生机。

这本是不可能的。

巫妖相争,逐鹿山河,都想着把对面往死里打,生怕复活归来的快了,大决战的时候又蹦出来,恶心人。

谁又会琢磨着怎么复活对面呢?

但今天……

女娃眸光深邃,弹指一点,天皇所立的坟茔便无声剖开,仗着道行的优势,瞒天过海得挖坟掘墓,把飞廉的尸骸再现。

信手一划,时空错乱,此地便成为“法”外之地,隔绝了天机因果的探查,预防了某些人可能的窥视与卜算。

做好了这些后,才有绚烂神光闪耀,辉映了岁月纪元,悄然间一段过往在修正更迭,时光在倒置,独属于女娲与飞廉。

慢慢的,死寂的尸骸有了动静,黯淡的灵光开始拂去了尘埃,有一道意念在复苏与归来,妖帅的气机由无变有,再到强盛。

最终,达到某种极限时,昔日的妖帅复活了!

“今昔是何年?”

飞廉妖帅还没睁眼,还未感知外界,便预先轻语,有种寂寥当世的孤独,作为自己复归的第一句话。

说完,他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眸……一睁眼,便看到了面无表情的女娲。

顿时,他心脏便停止了跳动,连呼吸都不敢了,满眼的骇然与惊恐。

“娘娘!”

“不至于!”

“真的不至于!”

“您没有必要等我无数时光,只为了杀我第二次啊!”

相邻推荐: 惊世第一妃万古神帝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我在西北开加油站斗破之丹王古河丽人爸爸名门第一闪婚想死太难了元始魔域这就是套路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