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 一个必须完成的愿望(上)

作者:飞鸽牌巧克力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破灭虚空 霸体巫师 诸天信条 决战龙腾 攻约梁山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农家小福女 战场合同工 我能升级万物

她们和姬寻并不站在同一条战壕里,但那也仍然是一个坏消息。

翘翘天翼高声问:“失败了?”

“是的。”姬寻说,“我无法立刻把这台机器关闭。安全测试的结论是,如果我这么做,那会导致我在接下来的影响中被杀死,因此我撤销了这个愿望。”

“那别的呢?你创建了多少个测试愿望组?你有试过要求它听从你或是降级之类的吗?”

“我想我试了所有曾经被联盟公开过的测试组。我也试过我自己设计的几个组合。”姬寻不紧不慢地说,“请相信我已竭尽全力,并且,当我这样做时,很少能有发表在公共领域内的使用教程比我计算得更周全了。”

正像是要为他的声明添加一点注脚,安全区域又一次往内收缩。现在的空间仅仅能供翘翘天翼来回奔跑百步。尽管这还不至于站不下这里的所有人,然而也足够激起受困者们的危机感。翘翘天翼用蹄子指着朱尔问:“她是谁?”

“一个不老者。她的到来为我提供了必要的定位,因此我才得以重返这里。”

“噢,我听说过她。但是另一个呢?还有一个叫基摩的?”

“如果你们是从常规路径进入计算中心,我想你们应当已经见过面了。他和我的一个搭档在外面等候。或许他们是躲了起来,因此你们没注意到他们……”

“哦,不不,没有。我想起来。当我们被赶进来以前是瞧见两个什么东西站在路口……我们没时间看得太仔细,那个蜥蜴脑袋的东西当时就在外面后头。我们只好跑进来。不过那两个人没跟进来……噢……你说里面有一个是你的搭档?”

姬寻默然地点了点头。

“抱歉。”翘翘天翼说,“也许他们在那东西靠近前躲起来了。我记得我喊了一句,告诉他们那东西快过来了。也许他们能领会我的意思。”

“又或许他们都被杀死了。”姬寻接话说。他的语调里显露出一种漠不关心的平静。在他三步以外,朱尔坐在地上,对这场谈话冷眼旁观。这会儿她已重获自由,但看不出有采取行动的打算。翘翘天翼将信将疑地望着她。

“我不确定我在那个基地里见过她,这些家伙长得都差不多……”

“我们见过她。”雅莱丽伽说,“她当时在园子里。”

翘翘天翼凶恶地瞪了波迪一眼。

“这位是朱尔。”姬寻介绍道,“她与我们眼前这台许愿机现在的表达形式有很大关系。并且,我认为她可能是最早使用它的人之一。”

“那还用说吗?”翘翘天翼愤愤地答道,“那乱子是他们惹出来的!又造了一台只会惹祸的机器!”

“那不能归责于他们。”

“为什么?”

“这台许愿机的制造与他们无关。”姬寻说,“至少,他们并不是那真正敲响旋律的人。”

“旋律?”

姬寻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朱尔寒亮而仇恨的目光投射向他。尽管新来的三人里有一个显然是她的同族,她似乎也不再关注了。此时充斥在她思绪里的像是某种被侮辱的愤怒。不过,那也只是姬寻这么猜测。他没有试图用任何读取神经电的方法去验证。最后方案已经敲定了,他决定把不老者的内心世界留给她自己去品味。他可以收集一些征兆,再试着加以猜测,可以无限地用语言去接近真相,但一个人的内心里到底有怎样的景象,那的确只有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往后退了一步,从金铃底下的位置让开了。两位新来的女士都防备而疑惑地观望他的表态。姬寻面向她们,随意地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我很意外玄虹之玉会有来自他故乡以外的朋友。”他轻松地说,视线望向外围的污浊,“你们是来找他的。在进入许愿机环境以前,你们应当明白这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这正是为什么我试图向后来的探索者们隐瞒这点。虽然如此,你们还是出现在这里了。”

“哦是啊,”翘翘天翼说,“因为我们不会把什么都不懂的幼崽到处乱扔!你这个罪犯!你到底在搞什么?你和这个……叫朱尔的,是你们把那个蜥蜴脑袋的家伙引出来的?现在你又告诉我们你根本搞不定?那你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我犯了一个错。”姬寻回答道。

“你以为你只犯了一个错?”翘翘天翼不可思议地问。

姬寻不出声地笑了。翘翘天翼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她考虑过是否要对这个显然非常危险的罪犯发动一次冲锋,但最终还是转头望向雅莱丽伽。

“你觉得他精神没问题吗,雅莱?”她悄悄地对同伴问,“你觉得会不会是这台许愿机损害了他的智力?或者他在跟我们耍什么花样?”

她的声音的确很轻,但那是以贵族口音的标准。姬寻听见她的话,看起来反而更开心了。他简直就是兴高采烈。

“是我的错。”他高高兴兴地说,“我太急于想要完成这件事,所以把风险估计得太小了。我曾经以为自己收集了足够的信息来克服一个一级许愿机——在一个很有限的物理展现力范围内的东西。结果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我的急切和冲动导致了失败,又让我不得不以新的冒险来弥补旧的失败。你看,这实际上是很不明智的。我又一次因为突发状况而陷入困境。我觉得现在可以这么说了,伦理之家已经击败了我。这会让你觉得好受些吗,朱尔?尽管我诞生在一个比你的时代要有利得多的位置,我依然和你一样遭到自我蒙蔽。我并不介意你嘲笑我,如果你想做的话。顺便问一句,你仍有志向要加入那个小小的联盟吗?我希望你还没有改变主意。”

“你疯了。”朱尔说。接着她便因骇然地陷入了失语。姬寻表现得那样高兴,亢奋,他那借来的假面孔也仿佛绽放出了热烈的光彩。她也不是唯一一个产生质疑的。翘翘天翼和雅莱丽伽都好奇地望着这一幕。但她们还不像朱尔那么反应剧烈,一个性情有神经质表现的逃犯并不能说是这个空间里最糟糕最让人担心的事。

“我疯了吗?”姬寻继续愉快地说道,“这判断很奇怪,朱尔。我只不过想确定你最迫切的愿望是否发生了改变。我认为你是可以再考虑一下的。不过,加入联盟也不错。我已经想到了一种形式。可如果你想要做唯一的主人,事情就要麻烦得多了。我也许只能把你从这片区域请出去。”

朱尔已经把姬寻的话当做了疯言疯语与完全的嘲弄。当空间又一次向内收缩时,她只是轻蔑地抛下一声冷笑,说:“如果你觉得这会让我害怕,那么你并不懂得我们承担过的事。”

“我相信这是真的。”姬寻说。他又转头望向雅莱丽伽:“能否请教你的名字?”

“雅伽莱。”

“这是一个假名。”

“现在它是真的了。”雅莱丽伽说,“我的名字我决定。”

“那么,雅伽莱,你能否告诉我,如果你打算使用许愿机,你想让它做什么?”

“我不会使用它。”雅莱丽伽说,“我有的是办法弄到我想要的。”

“而我是可以用技术手段确定一个人是否撒谎的,雅伽莱。那当然也可以被同样的知识和技术蒙蔽,不过你刚才说的并不符合你的本能反应。我们就把它当作一个最理性的回答吧——不得不承认,非制造者使用一台抢来的许愿机完成自己的愿望,这种情况下发生事故的概率比制造者本人使用要高得多。”

“就像你现在做的?”雅莱丽伽说。她飞快地又朝外侧看了一眼,不让焦虑浮现在脸上。

“我想我明白了。”姬寻说,“感谢你的到来。你是让这件事变得容易了。如果没有你,我恐怕将一无所获,或者被迫将他抛在这里。我并不知道具体的实现路径。自然,我也不会把你请出去。那么接下来——”

他转向翘翘天翼。

相邻推荐: 我有一棵神话树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求生重生浪潮之巅绯红法典我在和平精英捡福娃殉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