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0、我决不能死在一个疯子手里

作者:李氏唐朝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热门小说推荐: 破灭虚空 我在武侠世界当老大 我能升级万物 诸天万界是这么来的 霸体巫师 攻约梁山 诸天信条 决战龙腾 农家小福女 战场合同工

审讯室内,看似气氛剑拔弩张,但实际上顾晨根本没放在心上。

黄鑫的一番辩解,让顾晨感觉奇奇怪怪。

至少他那迷之自信是哪来的?

“你说那奥施康定是给自己服用的对吗?”顾晨直接问他。

“没错。”黄鑫并不否认,摆出一副你能把我怎样的姿态,就差把二郎腿翘起来。

“那你服用了没?”顾晨又问。

“服……服用了,怎么了?”黄鑫一愣,感觉顾晨的眼神不对。

“那好。”顾晨将写字笔放下,抬头看着黄鑫道:“不介意我把你送到市局技术科,对你做一次身体检查吧?有没有服用奥施康定,我们检测室里来揭晓答案,你觉得呢?”

“什……什么市局技术科?你……你说得再明白些。”感觉情况有些不对,黄鑫内心也有些慌张。

卢薇薇噗笑一声,也是告知黄鑫道:“就是专门检测尸体的地方,在那个检测尸体的检测台上,就连你什么成分,有多少根骨头,我们都能帮你算得清清楚楚。”

“既然想证明清白,行啊,我现在就可要带你过去,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为了演绎逼真,卢薇薇特地瞥了王警官一眼,催促着道:“老王,把他带走吧,正好邹强的尸体刚在那检测过。”

“得嘞。”王警官说罢,便将文件盖上,伸上一个懒腰,准备要将黄鑫带走的样子。

黄鑫此刻是真急了,赶紧反驳着道:“这……这检测尸体的地方,怎么能用活人去检测呢?会不会很不卫生?”

“什么卫不卫生的?那里虽然是检测台,但也是还死者一个公道的地方。”

“你不是说你使用过奥施康定吗?跟我去一趟,我还你一个清白,走吧。”

拉住黄鑫的胳膊,王警官真要把人往外拉的意思。

黄鑫顿时胳膊一甩,又缩了回去。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提醒道:“王师兄,你先回来吧。”

“行。”王警官见闹也闹够了,直接折返回来,坐回到自己位子。

顾晨则是淡淡说道:“黄鑫,你也别装了,要调查你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服用奥施康定,必定需要医生叮嘱,或者你之前在医生那里开过类似的药物,这些都是有记录的。”

“还有就是你最近有没有服用奥施康定,我们通过检测都是可以得到想要的结果。”

“可结果是,从来没有购买过奥施康定的邹强,我们却在他体内检测出了奥施康定的成分。”

“而更凑巧的是,就在他溺毙之前的短暂时间,是你去购买的奥施康定。”

“而且邹强死亡当晚,你有跟他通过电话,并且曾经前往过蓝山别墅方向。”

“种种一切,都能说明,你跟邹强的死有莫大的关系,你还想给自己找什么借口?”

“我……”

知道自己的谎言,终究逃不过检测结果。

而这些时间又非常微妙,黄鑫看着面前顾晨那犀利的眼神,有些畏惧,只能默默低下脑袋。

“为什么杀邹强?”顾晨再一次问道。

“因为……因为是邹强逼我的。”黄鑫说话声音很小。

虽然在案件的审讯室内,这个音量足以让大家听见,但顾晨还是提醒着道:“你大点声。”

“是邹强逼我的。”这一次,黄鑫明显提高了音量。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慢慢的把事情经过说出来。”顾晨见黄鑫有悔改的意思,也是提醒着说。

黄鑫听话照做,但他不敢直视顾晨那犀利的眼神,自能眼神躲闪着道:

“事情是这样的,邹强原本是我那个楼盘的投资客,我们是因为一次酒局认识的。”

“后来他听说这个楼盘大有可为,也是在几个朋友的怂恿下,想在我低价拿房,而且一次就是好几套。”

“那你是怎么做的?”卢薇薇问。

“我……我当时也有些不太乐意。”黄鑫吸了吸鼻子,也是不由分说道:“因为他要的价格很低,基本上就是想利用这层关系,低价拿房,然后再捂盘惜售,高价卖出。”

“因为他跟我要的几套房子,都是楼盘最好的位置,所以我并没有马上答应。”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后,继续问他:“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因为是在酒桌上,大家都是朋友,他又是我一个合作伙伴的铁哥们。”

“想着在酒桌上,也不好不给人家面子,所以我当时也喝酒上头,就当着众人的面,允诺他,要几套,随便挑。”

“但这个黄鑫也是个实在人,知道自己占了便宜,赶紧回去大肆举债。”

“短短一周之内,就筹集了大量资金,愣是在我的楼盘最好的位置,购置了四套房子。”

顿了顿,黄鑫又道:“当然了,我也知道,他这是在跟亲戚朋友一起炒房,我也曾提醒过他,炒房有风险,投资需谨慎的道理。”

“但他那个时候,已经被利益熏昏了头脑,哪里还听得进去,愣是把钱打给我,说要是不给他签订预售合同,那就是不把他当兄弟。”

“但是……但是后来如何,你们也看到了,各种操作出现问题,各种债务复杂多变,没人想这样。”

“可是这楼盘也不是我黄鑫一个人的,那各种开发商股东参合进来,大家都想分一杯羹。”

“可就是因为参股伙伴太多,才导致大家资金来源极不规范,许多合作伙伴高举债务,导致后来工程因为债务纠纷过多,屡屡停工。”

“但这一来二去的,整个工地就难以维持,大家的资金窟窿也越滚越大,直到这个楼盘彻底歇菜,成为了烂尾工程。”

“烂尾楼都是这么产生的。”卢薇薇由于之前就听说过顾晨对烂尾楼的理解,所以也非常清楚这烂尾楼是怎么产生的。

基本上,每一个烂尾楼的背后,都是各种复杂的债务关系。

王警官继续追问道:“那你杀邹强的动机是什么?”

“我说过,这是他逼我的。”说道此处,黄鑫的眼神忽然间变得狰狞。

抬头看向众人,黄鑫也是一脸悲愤道:“因为烂尾楼的关系,我跟邹强之间的关系跌入冰点。”

“他原本指望我这个楼盘,能让他大赚一笔,可谁都没想到,工程会烂尾。”

“而他付过的房款,也根本无法再收回,所以,他成了被套牢的投资客。”

“不仅每天背负着巨额债务,还得各种努力工作才能让债务利息得以填充。”

深呼一口重气,黄鑫也是努力平复下心情,这才喃喃说道:“没办法,谁都不想这样,可事情已经发生了。”

“为了弥补黄鑫的损失,我决定将那栋别墅出售,而且我也跟黄鑫商量过,一旦别墅售出,他的佣金抽成只高不低。”

www.huanyuanshenqi.com

“而且我还告诉他,烂尾楼盘是需要时间消化的,依照目前这发展趋势,过不了几年,这里的地价就能翻上几番,到时候,烂尾楼就是赚钱楼盘,接收的老板会有很多,照样能赚钱。”

“不是。”听着黄鑫在这滔滔不绝,王警官不由冷笑着说:“你说这话的时候,你自己信吗?”

时间短暂的静止了几秒,片刻之后,黄鑫缓缓摇头:“我没办法,我知道,这个楼盘已经没救了,现在想靠着地价上涨来解决这个问题,根本不现实。”

“我也知道,邹强的钱是打水漂了,根本收不回来,如果能收回来,那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

“但是我必须这么说啊,否则这家伙早就要杀了我,上次因为楼盘烂尾的事情,他就已经被他打个半死。”

“要是不用这个谎言来忽悠他,他早特么弄死我了,我也是没办法呀。”

“所以,这次他知道了真相?”袁莎莎问。

黄鑫默默点头:“我知道,这个谎言迟早会戳破,烂尾楼复盘无望了,但是我必须要让他相信,所以我一直在用蓝山别墅的事情来炒作,来让他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是因为债务缠身,邹强把能借到的钱都已经借过了,再加上我那栋别墅,曾经也因为跟一个小开发商起过冲突,导致小开发商摔下楼,最终变成了凶宅。”

“这年头,虽然凶宅价格便宜,可真正的买家却很少,因为价格也很高。”

吸了吸鼻子,黄鑫也是无奈道:“可是从那次邹强跟徐方志直播之后,他就跑来质问我,是不是一直在欺骗他?是不是烂尾楼复盘无望?”

“这家伙当时的眼神可怕极了,生活的压力,或许让他已经难以承受,所以,那一天,我差点被他掐死。”

“也就是在最后关头,我借机说,如果别墅卖出之后,全部所得归邹强所有,这才让他放过我一马。”

“可是,那栋别墅你真的愿意送给邹强?”卢薇薇表示怀疑。

但黄鑫也是摇摇脑袋:“当然不是啦,那可是我最后的希望,我怎么可能拱手送给他人?”

“再说了,想找我麻烦的人也不止他一个,他自己要选择在这个楼盘投资,并且用最低的价格拿到最大的实惠,那他是不是也应该承担相应的风险?”

“这在法律上,也是说得通的,我也没义务赔偿他什么。”

“可就是这个邹强,他把自己所有的投资失败,全部算到我头上。”

“那要真这样,我都不知道被这些投资客杀死多少次了。”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沉思几秒,继续问道:“那你既然不想将别墅售出的所得款项给邹强,也没必要杀死邹强。”

“不,他必须死。”黄鑫一提到邹强,整个人就脸色突变:“他邹强已经疯了,已经彻底没救了。”

“这家伙,要是拿不到自己的投资钱,他会一把火烧掉我的别墅,他甚至都已经买好了汽油,就准备威胁我答不答应。”

“你想想看,别墅一烧,那我岂不是一无所有?”

“他邹强虽然背负高额债务,但他已经无所谓了,抱着大不了跟我同归于尽的想法。”

“可这光脚不怕穿鞋的,我能拿他怎么办?钥匙他有,真要烧房子,那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我必须要有所行动。”

话音落下,黄鑫也是扶额悲伤。

感觉把自己这些天的憋屈全部道出,似乎压力也减轻不少。

而另一边,顾晨与众人面面相觑,似乎也得到了大家想要的答案。

这跟顾晨之前的推理几乎一致,黄鑫最终选择用非常手段解决掉邹强。

“你继续说下去。”审讯还没有结束,顾晨依旧催促着说。

黄鑫带着沮丧的表情,微微抬头,也是唉声叹气道:“没办法呀,我也是被他逼上绝路。”

“如果他真的烧掉我那栋别墅,那我连最后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我得反击,我得让自己支棱起来,我可不能让一个邹强给打倒。”

“只要我的别墅还在,我就有最后翻身的可能,我就能撑下去。”

“可如果我的别墅没了,那我最后的希望也就破灭了,我不能让邹强这个疯子毁掉我的一切。”

“所以,他必须死,只有这样,我才能摆脱一个大包袱。”

“你够了。”见黄鑫有些抓狂,卢薇薇也是赶紧打断道:“你知道杀人是什么后果吗?”

黄鑫没了刚才的激动,默默低下脑袋。

“既然知道,你还加害邹强?”卢薇薇黛眉微蹙,感觉顾晨之前说的话没错。

这能把楼盘搞烂尾的老板都是狠人,现在看来,一点没错。

黄鑫就是狠人中的狠人。

王警官不由摇摇脑袋,也是继续催促着说:“所以,你就去购买奥施康定,和酒精组合在一起,让邹强走进你设计的圈套对吗?”

“是的。”黄鑫默默点头,这次没有反驳:“因为我没有办法,但我必须这么做。”

“我只当奥施康定和酒精组合的危险性,所以,我利用这个方式,约邹强来别墅谈话。”

“他也是在我的精心布局之下,导致副作用产生。”

“我一看实验奏效,可一想到如果自己就这么离开,那你们警方很快就会查到是我。”

“所以,你在浴缸放水,假装布置了邹强在浴缸泡澡的假象对吗?”顾晨问。

黄鑫默默点头:“是的。”

“但是你有个细节出卖了你,你用自己的泡澡习惯来放水,以至于将邹强放入浴缸的时候,将大量浴缸里的水溢出,从而将地砖上的污垢冲刷明显,我们也是根据这个发现了猫腻,尤其锁定了你。”

王警官之前也是听顾晨这么说的,所以现在复述一遍,让黄鑫感觉自己是个狠角色。

黄鑫也是一脸惊愕,默默点头:“没错,看来是我大意了。”

“不,你很聪明。”顾晨并没有认为黄鑫很大意,恰恰感觉这是个聪明的家伙。

“黄鑫。”顾晨盯着黄鑫的双眼,也是郑重其事道:“你利用浴缸溺毙的方式,伪造了一起邹强的死亡现场。”

“你也想利用这点,让邹强暂时与外界失去联系,因为邹强有你别墅的钥匙,你以为不给钥匙,即便答应凶宅试睡主播徐方志的直播要求,他也没方法进入别墅。”

“可是你不曾想,徐方志竟然会主动找到你,并向你索要钥匙。”

“或许在那个时候,你也想借此机会,让徐方志来替你背黑锅,让他在直播间,不经意的发现邹强的死亡对吗?”

顾晨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下来。

黄鑫沉默了很久,这才咧嘴一笑,默默点头:“没错,起先我并不想让外人知道,邹强就是在别墅浴缸。”

“但是尸体总得需要人发现,否则他将一直待在浴室。”

“想着如果我去开门,假装报警,或许会显得太唐突,所以我必须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让徐方志在直播的时候发现尸体。”

“这样一来,事情看上去就显得比较自然。”

“当然,你也根本不像售卖别墅对吗?”顾晨似乎看出了黄鑫的心思。

黄鑫一愣,但很快却反应过来,只能冷笑着点头自嘲:“没错,凶宅试睡直播,这只是一个噱头。”

“因为邹强的步步紧逼,我也没办法,只能搞出这样一个噱头来忽悠。”

“一旦售卖成功,或许我能得到一笔钱,但是问题来了,许多债主也是主动找上门。”

“到时候,我那点房款,还不够他们剔牙缝的,所以我表面上请徐方志来直播,但其实只是为了花点小钱来稳住邹强。”

“只要邹强不闹,我的别墅还在,以后的事情,我可以通过其他手段来解决。”

“可邹强终究是打破了这种格局,自寻死路。”

抬头看着面前的四名警察,黄鑫忽然长叹一声,道:“终于说出了这些年积攒的怨气,舒坦。”

“如果没有这个邹强的步步紧逼,我也不会如此心狠手辣,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低下脑袋,邹强却又道:“但是,我也过于冲动,要不是那天邹强一心想掐死我,我们还是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可他没给我机会,他疯了,彻底疯狂,我黄鑫决不能死在一个疯子手里。”

……

相邻推荐: 快穿之女主不当炮灰大当家不好了绿海大亨武侠之最强BOSS只种田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从长坂坡开始席爷每天都想官宣返回2006诸天大道图遮天之地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