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东路桃源 第325章 进剿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崇祯十二年六月初二日。:#随#梦#小#说#网#

    一个月前发出的告示限期已到,依情报司的侦测,境内数百股大小土匪,大部分已经乖乖地投降,或是举寨窜逃别地。毕竟舜乡军的威慑力非同小可,凶狠无比的dazi都望风而逃,更不要说他们这些虾兵蟹将了。

    当然,也有一些冥顽不灵者,他们虽说没在告示期间下山劫掠,不过却在闭寨观望,静待风声过去。这也是他们的经验,官府的严令,总是保持不久的。

    对这些人,王斗已经在内心判了他们的死刑,便是他们想投降招安,王斗也不会允许了。

    依情报司的哨探,东路境内仍有十几股冥顽不灵的土匪,最大一股是人称“田霸王”的匪贼,据说部众近千人,盘踞的山寨位于保安卫不远,临近宣府镇分巡道北路的长安所。

    情报所知,“田霸王“原名田大榜,宣府镇著名一代积匪,听闻在万历年间,其家族曾是当地一个把总,为何后世子孙代代为匪,已经不能考证。总之这田大榜出身土匪家族,深受”熏陶“,从小耳睹目染,为匪之道,早已精通。

    他的部众来源五花八门,有马贼有刀客有地痞流氓,有积匪,有兵痞等等等等,他们的山寨山高林密,人烟稀少,有有理活动。对他们,不论是保安卫,还是长安所的官兵,都围剿多次,却对他们无可奈何。

    而且田大榜很狡猾,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老鹰不打脚下食“的道理,兵并不允许手下在保安卫及长安所一带为非作歹,否则追查到底,决不轻饶。官兵围剿多次失利,未必没有当地人通风报信的结果,或许两处官兵,就布有他们的眼线。

    他们往往进入怀来,延庆州,龙门卫等地劫掠,有时聚成大帮,有时分成小股,抢杀猪羊,奸淫民女,百姓深受其害。王斗决定将之剿灭,还东路一个朗朗晴天。

    早在上个月,参谋司已经制定了详细的剿匪计划,王斗决定不依靠各地卫所官兵,出动自己舜乡军作战,大军出动后,兵分多路,消灭田大榜,只是其中之一。而依夜不收的哨探,田大榜等人还在寨内悠哉悠哉,浑不知大难将要临头。

    王斗签发命令后,此时的永宁城西山军营宽阔的校场上,正爆发出一阵一阵的喝彩声,众多的军士围成厚厚一圈,正观看场中两个人比试。高台上,坐着千总高史银,还有千总钟显才。他们部下几个把总,则站在他们身后。

    看场下黑压压的人头,这场比试,似乎吸引了军营中一大半的军士。

    此时场中比试的,一个是高史银麾下一个军士,一个是钟显才麾下的军士。高史银麾下那军士名叫赵荣晟,他年纪不大,怕就二十出头,却长的十分健壮,似乎比一般人粗一圈。

    此时他赤裸上身,全身的肌肉如岩石般鼓起,吼声如雷,一对拳头威猛无比。打得对手毫无招架之力,看得台上高史银哈哈大笑,果然不负他所望。

    不过略让高史银可惜的,这赵荣晟新军出身,便是崇祯十年操练的那批兵,长枪兵种。也是赵荣晟倒霉,朝韩领新军出站后,他们内有六百多人,一直留在保安州,没机会参加崇祯十一年那场轰轰烈烈的战事,更谈不上立功。

    以高史银千总之尊,麾下没有军功,便要升迁一个小军,也要引来如潮的非议,镇抚司那边首先就过不了。

    此次整编后,原来那六百多训练好,却没有作战过的新军们,相继编入各个千总麾下,高史银与钟显才的千总内,都有一总的新军。

    不过赵荣晟身手确实不错,虽是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军,却打得对面那老军节节败退,终于拱手认输。

    场下嘘声四起,高史银的千总官兵,各个欢呼大叫,旁边钟显才的部将们,则个个感觉颜面无光。虽只是普通比试,却也关系到两军的荣誉。

    为了鼓励军中尚武的精神,王斗思前想后,终于开放军中比武条例,从阵式到单人比武,花样繁多。而且军士现在可以越级挑战,当然只能越一级。

    赵荣晟以中等技艺军士身份,打败了对面上等技艺的军士,特别对手还是上过战场的老兵,顿时让人刮目相看。而他挑战成功,立时跻身上等军士之列,不说别的,这伙食待遇立时不同,军中也更受人敬仰。在战友的簇拥下,赵荣晟来到台前,对高史银大叫道:“向高千总复命,标下幸不辱命,没给我们壬部兄弟丢脸。”

    高史银大笑:“小子,打得好,赏你一钱银子,好好干,来将来立下军功,当个甲长,队官,把总都不是难事。”

    赵荣晟欢喜地接住劈面而来的一钱银子,爷爷最爱喝酒,将来积了钱,给他老人家买几壶美酒乐乐。只恨自己运气不好,去年不的参战,否则跟在定国将军身后,早立功无数,全家吃香喝辣了。

    在赵荣晟退下后,高史银得意地看了身旁的钟显才一眼,在他身后,丙部把总田志觉,沈士奇,雷仙宾等人脸色都极为难看。只有钟显才白净的圆脸还挂着温和的笑意。

    “种钟千总,要不要再比?战阵,长枪,火铳,随你挑。”

    高史银洋洋得意地道。

    钟显才细柔的道:“好,再比火铳,由……”

    他顿住了话语,看向营门那个方向,见他如此,高史银也一样看向了那边,半响,他说道:“是老温,不是将军招他议事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军营门口,正有几骑进入营内,为首的,是个俊秀非凡的将官,正式温方亮。舜乡军军律,除了传递情报的哨骑,千总级别军官与他们护卫外,军营内一律不得骑马,温方亮,高史银,钟显才等人身为千总,有这最~快~手整~理~个资格。

    很快的,温方亮来到演武台上,笑道:“几位兄弟都在,老高啊,你又拉住钟兄弟比试了,你好胜心太强了吧?”

    高史银叫道:“我说老温,什么时候,跟兄弟我比试一把,你老推事多,什么时候能闲?”

    温方亮一笑:“放心吧,等办完正事,我们两部的兄弟,好好比一比。”

    他忽然脸一沉,神情严肃起来,一展手中一份文令,喝道:“定国将军令!”台上不论高史银,钟显才等人,还是台下的所有军士,都全体单膝跪下,双手抱拳,喝道:“标下领命。”

    场中数千人同时喝应,声响如雷。

    温方亮展开手中的文令,昂然道:“匪患猖獗,贻害百姓,今有匪首田大榜部,冥顽不灵,抵抗朝廷。为万民生灵计,兹令壬部千总高史银率部进剿,予以歼灭。七日为期,尤为切切!”

    高史银大喜接过文令,神情都变得狰狞起来,“太好了,总算出战了,在营中每日操练,都憋出鸟来了。”

    与他一样,他部下将士,个个都是兴高采烈,个个欢呼,“打仗了,打仗了,终于打仗了。”

    ……

    初三日一早,高史银就领部下军士出发,与舜乡军余部所有千总一样,高史银麾下也是八百战兵,内中还有一总崇祯十年的新军。火铳战兵共四百,其中有一百的鲁密铳手。王斗从崇祯皇帝那要到鲁密铳一千杆,每个步军千总都分到一百杆,虽然没改成燧发样式,但让那些火铳军爱不释手。

    大军出了军营后,快速向保安卫方向行进,舜乡军训练有素,行军队列严整,高史银的壬部也不例外。与以前的步军千总不一样,下奶舜乡军每隔步队,各人都有分到一匹马。王斗已经打定主意,除了炮队与辎兵,将自己所有步兵,都变成骑马步兵,提高他们的机动性,不论他们能不能变成真正的骑兵。

    当然,虽然军中士兵大部分有马,在装备上,李光衡的骑兵千总还是与步兵略有不同。

    他们的骑兵全体披棉甲,装备上,使用马刀与手铳。在未来燧发手铳大规模造出来的话,每个骑兵,都将配备两到三把手铳。为了提高手铳的破甲能力,将将会加大手铳的口径,使三十步内,尅击破清兵的棉甲。

    之余长款燧发枪或是火绳枪,就不必装备了,骑兵在冲锋时根本无法正常瞄准开火。后世也满是战例,经常有骑兵嫌火枪碍事,在冲锋前将其丢弃。尽管事后要为丢掉火枪而受到经济处罚,骑兵仍然认为这是值得的。

    虽然说骑兵防御,或者下马作战时长款火枪很有必要,不过王斗认为,骑兵就是进攻的兵种,要防御,自己用步兵防御就行。骑兵抛弃长款火枪,利大于弊。

    在战术上,以后舜乡军骑兵的作战也是冲锋时使用马刀,混战时使用手铳,这是战史上经验之谈。只前排的骑兵多加一杆长矛。当然,舜乡军现在的对手主要是冷兵器军队,为了防护弓箭,每个奇兵配个小圆盾,作战时用皮带缚在左臂上便可。

    提高军队机动性的结果,便是王斗负担的大大增加,毕竟马匹耗费的粮食草料不少。所以王斗打算正规军数量只定在一万五千人一下。未来各屯军壮忙时耕种,闲时操练,只是作为预备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