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流寇诸事 第390章 伏击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王斗在襄阳城外安排的伏军中,温方亮在黄家湾,高史银在张公祠的西面,离山林不远处就是襄阳到宜城的官道。从官道西去不到一里,还有一条水渠,两边布满了麦田。

    张献忠领精骑前来襄阳,自认为行事隐秘,无人知晓,其实他们一举一动皆在舜乡军的眼中。在他们从黄家湾及张公祠边上经过时,温方亮及高史银无不是看着他们的人马冷笑。

    当襄阳城大乱,特别是舜乡军独有的火铳声响起的时候,高史银猛地站起,狠狠一伸腰,一身的骨骼啪啪作响,他眼中射出骇人的凶光:“好了,终于轮到老子出手了。”

    四个把总,千总部众官,镇抚,抚慰,赞画等人,都聚到高史银身边。

    高史银指着山下的官道,意气风发地道:“看到那块坡地了吗?离官道不到百步,我军可以在那布置火铳手……等献贼溃逃过了水渠,到坡地旁边时,火铳手就可以射击,几百杆火铳的轰击,献贼大部,怕要交待在这里。”

    说到这儿,高史银脸上横肉剧烈抖动,这是他兴奋的表现,显是想到那个情形,心中快意。

    一个把总略有些迟疑:“高千总,火铳兵全部要布置在那吗?”

    高史银道:“屁话,火力就要集中使用,这是将军说的……就象火炮千总一样,火炮全聚在一起,威力多大?要打,就集中火铳一起打,才能显示出火器的能耐……”

    那把总道:“那长枪兵呢?”

    高史银指着官道那边的水渠道:“看到吗?长枪兵骑马,全部埋伏在水渠边,等火铳兵射击后,献贼大乱,他们就冲过来,两面夹击,献贼不死也得褪层皮!”

    千总部各官都在沉思。余下把总也在沉吟,在各人心中,鸟铳兵后面要有长枪兵护卫。否则内心难免有些不安。困兽犹斗,逃跑中的敌人是非常危险的,那些献贼马队会不会冲上山来?

    虽然舜乡军战力无双,火铳手们也自信敌人冲不破他们的火力网。那些流贼也不会放着官道不跑,傻了吧叽地往山上冲来。不过大军作战,任何可能性都要考虑在内,这关系到将士们的安危。

    当然,任何方略都有利有弊。不可能百分百万无一失,这就需要主将的决断。

    高史银的方略,从表面上看来,是没有问题的。

    看着众人沉吟,高史银差点发火,好在加入舜乡军多年,遵守军律,己经深入骨髓。下属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主将必须倾听。这是军队的军律规则,便是王斗都要遵守,更不要说高史银了。

    等待片刻,高史银一挥手:“好了,就这样决定了。”

    “是!”

    众将神情一肃,一起拱手:“请千总授以方略!”

    按照军律。方略的布置授于,是高史银的权力。赞画等人,可以提出意见。谋划方略,但采纳与否,还要看主将的意思。而且上官一旦作出决定,军令就不容置疑。

    下属可以事后申述,但当时的军令,便是错误的,也必须执行,这是上官的威严。

    高史银说道:“每总火铳兵全部挑出,由各总的副把总率领,四百火铳兵,在那块坡地上列阵,分为四层,由我亲自指挥作战。每总长枪兵,由各把总率领,由副千总统一指挥,看着千总部的旗号,我让你们冲出来,你们就冲出来。”

    舜乡军中,一部战兵共有八百人,长枪兵与火铳兵各一半,而且每一总都是长枪、火铳兵各两队。

    听完高史银的军令,众将一起高吼:“谨遵千总方略,我舜乡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向无敌!”

    高史银满意地挥挥手:“诸位,献贼很快就会逃来,这个流贼不简单啊,烧了太祖爷的坟墓,不论谁提起来都是咬牙切齿,将军也是记在心上……不然他为什么这么关注襄阳?就是为了此贼!也是将军星宿下凡,神人附体,才能预知献贼的踪迹,换成杨阁部他们,现在还傻傻的在四川转悠呢。”

    最后他道:“好了,记住献贼的样子,长身黄脸长须,杀了他,大功一件!”

    众人皆是心头火热,如能击杀献贼,那功劳可就大了。

    “行动!”

    立时全军运动起来,所有的火铳兵们,在各自上官的率领下,全部跑动着,来到林地下的山坡上,在一个平缓处,展开了四层的队列。每层一百人,由每总兼任副把总的队官指挥列队安排。他们的马匹,则集中在千总部处,由那边统一看管。

    四层火铳兵在山坡上展开,他们的鸟铳,指了指坡下的官道,不过几十步距离,在他们的火力打击范围之内。

    献贼还没有来到,火铳兵们,最后检查了自己的子药及火绳情况,便在坡地上坐了下来,养精蓄锐,等待着战斗的来临。这些火铳兵都是甲等军战士,身经百战,对将要来临的战斗,并无多少激动之色,很多人静坐着闭目养神,神色沉稳。

    火铳兵们行动的时候,长枪兵们同样动作起来,他们在各自上官的率领下,由那兼任副千总的甲总把总带领,策马前往了官道西面的水渠那边,然后个个下马,在水渠边埋伏下来,同样等待战斗的来临。

    高史银站在最上边的坡地上,靠近林地边缘,掏出自己的千里镜看去,见部下们很快布置完毕,满意地点了点头,万事俱备,只等着献贼来了。

    他仔细倾听襄阳城那边的动静,又等待着夜不收的回报。

    话说温达兴派一队夜不收,分为数伍,专门在城外刺探情报,此时有两伍与高史银的壬部配合,一起作战。

    每每看到这些夜不收,高史银总忍不住内心的羡慕,他的壬部,还有舜乡军各个骑步军中,虽然也各有一队骑术精悍之人兼作哨骑,不过这些哨骑,当然不能与温达兴专业的夜不收相比,对此,高史银等人颇有意见。

    高史银心想,将军应该在各个把总,千总部内设立夜不收才是,便是每总十人,每部二十人也好啊。

    不过想想也难啊,各个把总,千总要设立夜不收,每部就要六十人,舜乡军这么多部总,全部要多少人?

    此时连温达兴的夜不收千总都不满员,又哪来的夜不收补充给他们?只能在内心羡慕了。

    等待中,终于官道上有几骑夜不收奔来,他们马术娴熟,直接控马冲入山坡,向高史银禀报:“献贼溃兵己至,离此地不远!”

    高史银追问:“献贼有多少人,离这里有多远?”

    夜不收伍长答道:“献贼溃兵一千三、四百,狼奔豕突,己过岘山!”

    这就离得不远了,高史银赶紧传令:“全军偃旗息鼓,不要让献贼发现这边的情况,免得他们奔往别处去了。”

    全军静悄悄的伏下,就等张献忠来了。

    ……

    张献忠从南门冲出襄阳城时,东门也有贼兵溃败出来,奔到南门正好与张献忠汇合。

    张献忠不敢停留,匆忙收拢一些人,绕过襄阳城西南城墙,率领余部匆匆往襄阳城的西面奔去。那边有襄阳到宜城的官道,要回宜城与罗汝才汇合,只能走那条路。

    奔到西门时,这边也有大股的贼兵溃败出来,其中便有他的义子刘文秀,还有军师潘独鳌等人,获救的几个妻妾也是惊惶地骑在马上。刘文秀见了张献忠,惶恐的要说什么,张献忠摆摆手:“什么也别说,随老子先离开襄阳再说。”

    他阴沉着脸,连自己获救军师与妻妾也懒得理会,率领溃兵,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只是慌忙逃窜,浑然没有了先前奇取襄阳的气势。

    奔逃的时候,张献忠看了看左右,沉痛地发现身旁所余马队不过一千多人,余者不是溃散,怕就是死在了襄阳城之内。

    一直到这个时候,张献忠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王斗会突然出现,为什么他麾下的战力,竟会如此出众?

    损兵折将,败得莫名其妙,特别义子艾能奇身死,更让张献忠痛楚,好在自己逃出襄阳,大部仍在,只要甩脱后面追兵,回到宜城,这天下,还是任由自己纵横。

    官道前面出现一道水渠,水渠上架着宽阔的石桥,众贼快马加鞭,个个奔过石桥,进入前面的官道上。

    过了水渠,官道左面是大片的坡地山林,右面则是大片大片的田野,上面种着小麦,麦田一直跨过水渠,蔓延到汉水边上。

    张献忠吐了一口气,正要说话,忽听左面离官道不远的山坡上传来一声尖厉的孛罗声响。

    张献忠一惊看去,却听呐喊声不断,山坡上站起了密密匝匝的官兵,他们持着鸟铳,黑压压的铳口,只管指着官道上的各人。

    他们的装扮,却与襄阳城所见的王斗兵并无不同。

    “是舜乡军!”

    “有埋伏……”

    众贼大乱,各人凄厉的大喊着。

    张献忠吼道:“不要停,冲过去!”

    却是来不及了,猛听山上传来一阵尖厉的喇叭声响,接着排铳的声音响起,立时官道上人叫马嘶,一个个贼兵从马上摔下来,那些中弹的马匹,痛楚之下更是胡蹦乱跳,长声的嘶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