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流寇诸事 第398章 你个奴才!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猛如虎、孙应元、黄得功,周遇吉等人探听王斗的口风,言是否可从东路购买鸟铳火炮兵器等。

    王斗与舜乡军各将商议后,同意了。东路也该有自己对外拳头贸易了,军火便是其中一种,只待自己回归后就展开贸易。当然,贸易对象必须好好审核。

    他还赠送各总兵,还有宋一鹤、万元吉每人十杆鸟铳,相应的一些定装纸筒弹药,人人欢喜。

    崇祯十四年,二月二十二日的傍晚,左良玉与贺人龙,终于从陕西兴安赶到,他们合军数万人,顺着汉水而下,到达襄阳时,舟橹布满了汉水的两岸。

    二军的到来,使襄阳城内外气氛紧张不少,毕竟二军都称不上良善,特别平贼将军左良玉,恶名远播,湖广人人畏惧,不论是文官还是武将。

    很多人还议论,左良玉到时会不会与定国将军王斗发生冲突?

    毕竟王斗杀了不少他的部下,其中更有其爱妾的哥哥,还放言左良玉若敢袒护乱兵,必诛之,可说非常不给颜面。左良玉又岂是易与之辈,会善罢甘休吗?

    对此事情,湖广巡抚宋一鹤,监军万元吉都颇为忧虑,到襄阳不久,便找到王斗询问此事,言可否要调解一二,王斗只说无妨,不过看巡抚与监军都心有惴惴,他们还是文官大员呢,可见左良玉在湖广的凶悍地位不是说说。

    当然,也有人兴灾乐祸,比如太监刘元斌等人,就等着看好戏。

    当日左良玉虽然没有进城,但襄阳内外己经暗流涌动,各人睁大眼睛,只是注视着事情的发展。

    由于左良玉、贺人龙到达,二十三日上午,督师杨嗣昌召集大家行辕商议军务,此时杨嗣昌病情更为严重。所以便没有在白虎堂升帐,而是召众人在侧厅议事。

    王斗到的时候,万元吉、宋一鹤、猛如虎等人己到。杨嗣昌斜靠在上首的檀木床几上,盖着厚厚的锦褥,不时咳嗽几声。

    他儿子杨山松及一些幕僚在旁边侍候,再看万元吉等人神色。显然都非常忧虑,阁部如此病重,还能继续督师吗?若换了督臣,形势会不会发生变化?毕竟放眼大明上下,大臣中能有杨阁部威望的人。极少。

    看到王斗,杨嗣昌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国勤来了?坐吧。”

    王斗谢过之后落座,侍从还上了茶,放在身旁的小几上,由此可见,此次的议事气氛很轻松的。

    不久之后,张应元、孙应元、黄得功、周遇吉等人相继赶到,还有太监刘元斌、卢九德等人。众人一一落座。只有太监刘元斌。看到王斗时神情极为阴沉,冷哼一声。

    随着这些大员一一到来,最后只余左良玉及贺人龙了,不过众人等了良久,左良玉与贺人龙却没有到达。

    杨嗣昌与万元吉脸色都非常难看,这二人太跋扈了。入川夹剿时,贺人龙噪归陕西。左良玉九檄九不至,更放开献贼。任其东出湖广,要不是王斗正好来援,事情不堪设想。

    现在听闻王斗斩杀献贼,便匆匆赶来襄阳,竟又如此无礼。

    终于,众人听到二门外一阵喧哗传来,隐隐有人在喊:“……我等也是参将,为何那王斗能入内,我等却不能入内?”

    却是左良玉部将王允成与其子左梦庚的声音。

    厅内各人都皱起眉,这平贼将军的部下太嚣张了,竟在行辕内闹腾,真是过份,只有刘元斌脸上露出笑容。

    好一会儿,才听到脚步声响起,两个大将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正是王斗见过的陕西总兵贺人龙,另一人身材魁梧,脸皮微红,年在四十许,打着华贵的貉子皮厚绒披风,鞓带上挂着的宝剑也装饰着金丝,加上亮闪的甲叶臂手,更显其威武不凡。

    他的神情威严又桀骜,还带着股难以言说的戾气,显然也是杀人如草之辈,心性无情,正是湖广总兵,平贼将军左良玉。

    见二人进来,厅内略有骚动,杨嗣昌神情阴沉,只是轻声咳嗽几声。

    万元吉沉着脸,猛如虎更望着左良玉恨恨,要不是此人,自己也不会黄陵城大败,子侄更不会身死。只不过现在他不敢跳出来说什么,自己兵将损失严重,实力不到往日的三成,远不能与左良玉相提并论。

    贺人龙眼尖,一眼便看到王斗,哈哈一声笑,叫道:“王老弟,哥哥又见到你了。”

    王斗坐在位上,含笑地拱了拱手。

    左良玉目光扫过王斗,眼中掠过一道寒光。

    杨嗣昌缓缓道:“左将军与贺将军落座吧。”

    贺人龙笑嘻嘻地道:“多谢杨阁部。”

    左良玉一声不吭,坐了下来,一双眼睛,只是凶光闪闪的瞪在王斗身上。

    杨嗣昌吃力地坐起来,目光向众人扫了一遍,强打精神,向北拱手,说道:“本督受皇上厚任以来,竭尽心力,整饬军旅,誓灭贼寇。现天佑吾皇,献贼己灭,余贼惶惶,正是一鼓余勇……”

    忽然左良玉出声道:“阁部,末将有一事,要询问王参将。”

    杨嗣昌脸上毫无表情,只是问道:“你有什么话要问的?”

    厅内各人则是精神一振,来了。

    左良玉看向王斗,沉声道:“王参将,我有部下一百多人,被你杀了?”

    王斗慢条斯理地押了口茶,说道:“不错,他们劫掠百姓,触犯军法,杀他们不对么?”

    左良玉大怒,他身子微微弓起,瞪着王斗一瞬不瞬,森然道:“他们是我的兵,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王斗冷笑一声:“兵?他们也叫兵?对上流贼贪生怕死,废物一群!对上百姓如狼似虎,畜生一批!他们庆幸不是我的部下,否则我早将他们杀光了!你左良玉的兵也不例外!”

    左良玉怒极而笑:“看来,王参将没将我这个平贼将军放在眼里,没将我数万大军放在眼里,好,很好。”

    他手臂支撑着身体,神情有若嗜人猛虎,若换成别人,慑于左良玉的威势,早己吓得魂不附体。

    王斗却只是冷笑:“平贼将军?听闻左将军的兵最喜入百姓家中勒索,每遇胖者,便用木板夹人,小火烧之。敢问,你左良玉领的是兵是贼,是人还是畜生?你这平贼将军,干脆去一个字,叫贼将军吧!”

    他微笑地看着左良玉,神情不屑,目光锐利:“至于你所谓的数万大军,我确实没放在心上,在我看来,皆鼠辈尔,我舜乡军七千众,一日之内,便可杀个干净!”

    他说道:“当日我处决乱军时,曾说过,你左良玉倘若敢纵容乱军,包庇乱军,我,必诛之!左将军,你是要为这些乱兵报仇焉?”

    厅内寒冷如冰,王斗脸上还带着微笑,但他身上发出杀气,山岳般的压力,却急速扩散开来,沉甸甸地压在每个人的身上。

    这种杀机与压力,来自于王斗的百胜军队,从崇祯七年起,战定州,战巨鹿,战平谷,两救藩王,阵斩献贼,这只军队便百战百胜,尸山血海,他们带给王斗山岳般的气势,给所有人沉重的压迫。

    在王斗的气势下,整个厅内鸦雀无声,左良玉铁青着脸,却迟迟不敢接口。他暗中看过王斗的大军,确实不敢真的翻脸,然此时骑虎难下,却不知该如何收场。

    厅内众幕僚,宋一鹤,猛如虎、孙应元、黄得功等人,也都惊讶地看着王斗,这些时日的相处,王斗一直表现温和,有若一个翩翩君子,没想到竟有如此杀气,如此不将左良玉放在眼里,不留丝毫情面。

    那太监卢九德更张大嘴,愣愣看着王斗,似乎重新认识王斗一样。

    杨嗣昌与监军万元吉面带冷笑,似乎看到左良玉吃憋,心中快美,一物降一物,你左良玉也有今天!

    陕西总兵贺人龙是知道王斗厉害的,他真怕王斗与左良玉火拼,在旁边不住打着圆场:“少说两句,大家都是袍泽兄弟,要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忽然厅内一声咳嗽,却是太监刘元斌开口说话:“啧啧,王将军好威风,一张口,就要将平贼将军数万忠勇将士杀个干净……啧啧,如此暴虐好杀,得好好查查,前些日在襄阳城斩杀的数千献贼首级,是不是真的,会不会是杀良冒功啊……”

    湖广巡抚宋一鹤,兵备副使张克俭等人色变,刘元斌这样说,不是同样质疑他们吗?毕竟这功次捷文,他们也是同意的。

    刘元斌自顾自说得痛快,浑没看到别人脸色,还有卢九德拼命给他使的眼色。

    王斗越听脸色越难看,到最后己是勃然大怒,他一掌拍在旁边的茶几上,一声巨响,茶盏咣咣的跳动不停,他站起身来,指着刘元斌厉声喝骂:“混帐,你个奴才!安敢如此辱我血战将士?”

    这声巨响吓了众人一跳,各人都不可思议地看向王斗,连左良玉看着王斗,也是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刚得罪自己,这王斗又得罪内臣?连自己都不敢轻易得罪内臣监军,这王斗却肆无忌惮,还真是熊心豹子胆了。

    刘元斌呆呆地站着,先是不敢相信,随后全身发抖哆嗦,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指着王斗颤声道:“竖子敢尔,竖子无礼,竖子安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