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松山血战 第414章 辽东消息知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在靖边军营制,旗号,军服定后,王斗还宣布了众人最关心的各营主将任命。

    不出所料,高史银被任为前锋朱雀营的将官,参将职。

    温方亮被任为左卫青龙营的将官,参将职。

    钟显才被任为右卫白虎营的将官,游击职。

    韩朝被任为后卫玄武营的将官,游击职。

    中军下面各营,炮军营将官赵瑄,参将职。骑军营将官李光衡,参将职。尖哨营将官温达兴,参将职。辎重营将官孙三杰,虽然孙三杰没有怎么打仗,但他保障了全军的粮草,劳苦功高,同样授游击职。

    钟调阳与谢一科职位再定。

    快五月了,兵部的升赏想必很快下来,到时会授出战各将诸卫指挥使,都指挥使,都指挥佥事什么的,不过靖边军中没人在意。

    卫所官就如后世的人大,大明武官养老休闲的地方,很多被免去营务职事的官将们,同样回到卫所任事,想要有一番抱负,实打实领一营兵是正经,特别在靖边军中。

    而营内的差遣职事,多由营中主将推荐,以王斗现在身份,朝廷也不可能驳回。

    不过粮草供给方面,可能会有一番扯皮。

    崇祯十一年清军入寇后,按朝廷的练兵之议,总督练三万,总兵练一万,巡抚视情况定,当时王斗也拿到五千名额,朝廷供给八千五百人的粮饷。

    然现在王斗麾下将有两万人。朝廷哪能实打实给饷?最多给一万人的粮饷名额,还会经常拖欠。好在王斗不靠朝廷吃饭,粮饷问题,自己可以解决。

    目前对王斗来说。烦恼的就是各营兵员问题。

    各营中,就赵瑄的炮军营好说,虽为一营,但不可能按普通的营伍来编,他营中将有近百门火炮,一甲人负责一门炮。

    内中最重要的,就是观测手,瞄准手。余者装填手、弹药手什么,技术含量都不高。这些年赵瑄随王斗南征北战,炮营中别的不多,就是技术高手多。所以他的营伍好说。

    孙三杰的辎重营也好说,大多数人只要普通士兵便可。

    让王斗烦恼的,就是尖哨营的夜不收,还有骑军营的骑兵们。

    这二者的技术含量都极高,不是普通士兵就能入选的。特别现各营都增加夜不收编制。上哪去找?

    依幕府练兵司情况,练兵司大使林道符言,练兵司成立后,下分步军。骑军,炮军。尖哨,护营诸科。其中步兵操练成果显著。

    现各屯堡军壮,闲时操练,忙时耕作,几年过去了,都有一定的军事技能,特别各堡守卫屯丁,皆是堡中优秀军壮选出,每堡视大小,有数十到数百人不等。这些人有万人之多,他们若再入营一段时间,差不多就可作战。

    余者方面,夜不收,这些年,挑选东路各火路墩,还有路中适合人选,才训练了二百多人,骑兵也不多。

    林道符又说,其实大明各地刀客,马贼不少,便是东路旧将麾下,也有许多家丁者,他们也有一部分骑兵,这些人中,很多都可作为骑兵或夜不收人选。

    林道符此话一出,就引起众人激烈争论,各人言,这些旧将麾下,多兵痞兵油子,他们入营,决对会带坏营中军士,宁缺勿滥,也不要这些人。外军之所以常常一溃千里,就因为这些人带头。

    不过林道符有不同意见,他说,这些人也可以改造,便若靖边军当年,也有不少家丁入伍,现在都成为靖边军优良战士,并没有明军中的不良习气,很多人还成为将官,如田启明,温达兴,田志觉等人。

    以靖边军现在的军势威望,就象大海,他们有若一滴水,只有他们入营融合,成为军中一份子,没有众将士被他们带坏的道理。

    反对人中,高史银特别坚决,当年他曾有过不良经历,所以深知这类人的本性,林道符也是个刻板的人,认为自己有道理,寸步不让。二人争论得要打起来,差点当堂吃了军棍。

    王斗也心下犹豫,确实,明军中许多家丁,个人技艺出众,很多人都是夜不收的优良人选,然他们很多又是兵油子,怕会带坏自己营中将士。

    此事暂且按下,营伍整编还是老办法,新军入营,成为新的乙等军,大量有功的甲等军战士则调下任职,担任甲长或队官等,估计会调下好大批人。甲等军的缺额,则由表现出众的乙等军战士补上,成为新甲等军一部分。

    此外,李光衡的骑军营,从各骑步军中挑选善骑军士,凑满一营人马。

    温达兴的尖哨营,也挑选精锐战士,连上这些年训练的夜不收,凑上三总,六百人。

    至于各营编制的夜不收,暂不设立,以后慢慢补齐。

    王斗的护卫营也暂不扩编,还是六队三百人,三队鲁密铳手,三队刀盾手。

    东路平静,所以钟调阳与韩朝原部下的甲等军守城太可惜了,所以保安州,以后将由乙等军守城。涞水之地,除留一总甲等军外,余者四总,也由乙等军担任。以后守城军士称守营,由各营的乙等军轮调。

    钟调阳、杨国栋、吴争春、沈士奇、高寻、雷仙宾、黄玉金、阴宜进等部,也编入各营中。

    新编营伍,又有一大批军将提拔升职,王斗除定下各营主将,余者皆由参谋司与镇抚司选拔进行,最后报由自己批准。

    诸事定后,众人心中欢喜,特别高史银、温方亮等人,实打实领一营兵三千多人。

    此时的大明营伍。各总兵营下副将,参将,游击多如牛毛,大多只能领一千多人。领二千人算非常不错了,相比之下,自然心下喜悦,更别说还是天下第一强军。

    特别沈士奇出来得意洋洋,不久后升赏下来,自己一个守备职是免不了,只有杨国栋颇为沮丧。他忙于卢督臣之事,一直留在宜兴。等自己回到东路,大将军己经出征。

    现在新军千总吴争春,高寻,沈士奇等人眼见就要升职。自己还是甲等军千总,曾在督标营的他哪能甘心?他暗下决心,这次说不得也要随军出征了。

    ……

    崇祯十四年四月二十六日的将军府议事后,幕府全力运转,从各屯堡征集兵员。东路的盔甲厂,军服厂,被服厂也全面开工,引来了一阵阵热潮。无数屯户欢呼雀跃。自家子弟,终于要参军了。

    东路原各军各将们。更心动无比,要求加入靖边军。随同出战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些将官们,他们没资格见到繁忙的王斗,王斗麾下各将就是他们活动的对象。

    保安卫城千户充任把总官的庄诲祖原与赵瑄交好,就连日到赵瑄处拜访,还有卫城守备徐祖成。

    徐祖成原有亲将杨东民,就极想出战,还有原卫城守备李贻安之子李守勤——在徐祖成任卫城守备后,就投靠了徐祖成。徐祖成当时有不过家丁百人,李守勤领麾下家丁近四百,因为李守勤的投靠,才能迅速在卫城站住脚。

    二人的意见,徐祖成岂能不重视?

    徐祖成仗着往日与王斗的交情,连日投贴将军府,还有温方亮叔父温士彦,受保安卫各方之托,也不断到侄儿温方亮处活动。

    延庆州守备李金盛,怀来守备黄昌义,永宁城守备王以德同样坐不住,他们虽只想太平过日,但他们有亲将子侄啊,也想谋取前程军功。早有前例,原州城千总田昌国亲将田启明,还有原张贵麾下家丁管队张堂功,现在都在靖边军中担任军官,前途无限。

    连兵备道马国玺,都被黄昌义、李金盛磨得心烦,还有道标营将官们。

    当年王斗倒没有整编他们,道标营由兵备马国玺直领,这点面子王斗还是要给马国玺的。

    不过当时马国玺却趁机将道标营整编了,对营中的老弱残兵,他也是心下厌烦。所以道标营额兵二千,编后不到一千人,倒多是青壮军士,战力有所增强。

    原怀来城内有游兵,不过东路游击毛镔升任参将,王斗不久又任游击,所以怀来城只有守军及道标营。由于东路平静,道标营那些官将,这些年在怀来城无所事事,又见王斗红火,产生强烈的随军谋取军功心思。

    马国玺不愿道标营加入靖边军,不过道标营各将却别有看法,各人算看清楚了,在东路孤立于靖边军体系外,是没有好结果的,若加入靖边军,想必有一个好的前程,道标营战力,总好过那些守备军吧?

    崇祯十四年五月初二日,王斗稍稍松了口气,这日在府内看各方的拜贴及贺礼。

    王斗回到东路不久,各方都有送来贺礼,如宣府镇各路参将,各驻外副总兵,宣府镇总兵杨国柱,镇城各都司官员军将,甚至谷王府,还有大同总兵王朴,宣大总督张福臻等人,都派人送来礼品,祝贺王斗升封忠勇伯。

    王斗岳父大人,宣府镇巡抚纪世维,更由心腹之人送来书信,随同他的二儿子纪仲崑,一起拜见王斗。纪仲崑仍在延庆州担任吏目,当年对王斗颇为鄙视,如今态度天悬地转,亲热得不得了。

    还有纪世维余下的几子几女,如任广昌县知县的长子纪伯清等人,也一一遣人来贺。

    还有“佥书官”,宣府镇都指挥使张国威,也派人送来重礼,不过来使被王斗拒之门外。

    张国威的部下,竟敢到自己地盘打劫?好大的胆子!东路之地,王斗付出无数心血,任何染指该地的人,不管他有心也好,无意也罢,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除了一大堆贺礼,就是一大叠拜贴,求见王斗的人多得不得了,拜贴中,就有卫城守备徐祖成等人,其实王斗知道他们的用意,对此,他心中有了盘算,今日无事,便接见他们吧。

    不过随后,王斗改变了主意,因为有更重要的人接见,便是温达兴领着进来的,远派辽东的夜不收把总龙二,还有夜不收甲长余猫儿等人,他们带回了辽东的重要情报。

    “什么,贼奴造了大量火炮,还编练了大批的鸟铳兵?”

    王斗不由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