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纷纭乱世一盏灯 第577章 脏活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看到杜勋,王斗笑着站起来:“杜公公来了?正好,我这边新到一批上好茶叶,你我二人,一起享用。”

    杜勋不悦道:“喝茶不急,眼下最重要的是,就是谈钱。”

    他一屁股坐了下来:“说吧,咱家那十五万两银子,侯爷什么时候给?”

    看了杜勋一会,王斗脸沉了下来:“杜镇监,本侯答应你的银子,自然不会不给。只是你什么事都没做,就白拿本侯二十万两银子,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

    杜勋还没说话,王斗摆摆手:“这样吧,宣镇现在进行大建设,仍然有一些豪强恃倚,挟制官府,这些杂七杂八人等诸事,就由你处理吧,反正你的职事也是干这些的。”

    他安慰道:“放心吧,本侯定然给你银钱,分期付给,你干好一项事,我就给一批银子,绝对童叟无欺。”..

    大明镇守中官权力颇大,可以干预地方军事、政治、经济、司法等权力,又可监督文武官吏,调遣卫所官军,弹压土豪大户等。

    如东路一样,宣镇诸事进行,自然有人阻挠反对,慑于王斗之威,他们不敢公然反对,然阳奉阴违是免不了,会拖延王斗不少时间精力,将这些事交给杜勋去做,再好不过。

    “什么?”

    杜勋气得发抖,拍案而起:“永宁侯的意思,是拿咱家当长工苦役啊?”

    他怒喝道:“永宁侯,你有没有将本监军放在眼里?”

    王斗冷哼道:“哼,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不干活,就想拿钱?那是不可能的!”

    他说道:“还有,我知道你控制了军器局与铸钱局,你去这二局盘点一下。看有什么上好的技师与器械,本侯有用!”

    “就这样,记住。不干活就没银子!”

    王斗最后抛下一句,背着手,慢条斯理转向后堂去了。

    “这个卑鄙小人。”

    杜勋呆呆的站了好久,最后对王斗离去的方向怒吼:“说好二十万两。结果只给咱家五万两,剩下还要分期给……永宁侯,人活在世上。最重要是什么?信义哇。”

    ……

    二月,仍然颇有寒意。

    从宣府镇城,到东路的驿道上,密密麻麻布满忙碌的人群,他们挑着担子,推着小车,先将沙子碎石铺上。甚至某些地方,还灌下一些石灰水,然后巨大的石碾碾轧。

    平整结实路面一日日蔓延,受到宣府镇上下一致关注,修缮官道是好事。更何况,有饱饭吃,有工钱拿,所以众人都干得热火朝天,人群中,除了一些青壮,甚至还有壮妇,也在奋力挑担。

    杜勋沉着脸,身后跟着一些小太监,还有标兵亲卫们,还未回到南关,就见自己一个心腹哭丧着脸过来,对杜勋诉苦:“公公,那帮大户太过份了,要价比官府出的高了三倍,奴婢好说歹说,他们怎么也不肯降下。”

    在王斗各人计划中,新修官道,连接东路,一直修到南面昌平门、宣德门、承安门三门面前,还有镇城东面的安定门,看情况,官道还会修到张家口。

    城内几条主街,也会修整拓宽,其实不是拓宽,只是还原,历年下来,不言城内街道,便是城郊道路许多地方,都被人占用了,不是盖房,就是挖田种菜。

    大明虽不比大宋,推行政策,官府需要雇佣妓女跳舞去向百姓宣传,很少强制执行,不过地方势力颇强,特别很多利益占用,都是豪门大族侵吞,各种公共事项推行,也不是易事,各类补偿款多少就是难题。

    因为补偿价格公道,一些良善怕事小民还好,然有一些大户或是刁民,则是趁机提价,镇城各人,畏惧王斗,然杜勋看起来好应付的样子,每每就死磨硬缠,纠缠不休,让负责此事的杜勋火冒三丈。

    他正要说话,又有一人跑来:“公公,公公,李大户家人尽数躺到街道,言要拆他们屋,唯有从他们身上踏过去。”

    杜勋的脸一直黑黑的,此时爆发了:“他妈的,什么阿猫阿狗都踩到咱家头上,小的们,给咱家听好了,拿起棍棒,上前去打,有敢反抗的,全部给咱家枷了,不拿钱来赎,休想咱家放人!”

    ……

    “看来为了银子,杜勋豁出去了。”

    那方情形,王斗尽数看在眼里,地方势力复杂难缠,他是知道的,太监,类似夜壶的存在作用,让杜勋来干这些个脏活,效果还是不错的。

    此时王斗离洋河不远,身旁跟着幕府官员,还有宣府巡抚朱之冯。

    听着那方哭爹喊娘的声音,朱之冯有些担忧:“永宁侯,杜镇监如此,可会……”

    他顿了顿,地方势力难缠,他深深了解,往日他要整改街头市容,最后都是焦头烂额作罢,杜勋自告奋勇,揽下这些脏活粗事,颇让朱巡抚意外,内心颇为佩服。

    只是,他担忧杜勋如此粗暴行事,会否激起民变?还有士绅等不利舆论?

    王斗说道:“杜镇监清正爱民,处事公道,朱公不必担忧。”

    他转移话题,继续方才谈话。

    指着这条河段,望着眼前洋河,王斗说道:“此段地势颇高,难以引水耕种,不过树木甚多,可以加以修建,整改为城内百姓郊游踏青之所。城内北门,西顺城街一带,遗屋塌毁,其屋多毁,然绿陌青畴,榆柳错置,也可整改,修建为百姓休憩之处,未来镇城整改后,也定然舒适洁净。”

    “街道与官道整改成后,会设专人管理,不会再若往日晴则泥沙埋足,阴则污泥满道,又垃圾污秽处处,更避免疫病。现时差役之弊积重难返,又设专人管理,定然使宵小敛迹,百姓称诵。夜不闭户。”

    王斗最后道。

    朱之冯缓缓点头,颇为神往,政绩是一。造福于民,也是他心中期盼的。

    在王斗幕府中,官道街道,向由民政司交通科负责。类似警察系统的巡捕,则由新成立的巡捕司负责。

    不过朱之冯强烈要求下,巡抚等衙门。也会设立相关机构,共同管理。

    王斗的打算,日后镇城只驻靖边军一营兵马,余者官兵尽撤城外,避免城内拥挤。

    镇城一些官兵,老弱交杂,兵油甚多。这些人气质萎缩,实在丢大明军人的脸,将他们移到城外,也可提高宣府镇城的档次。

    “听闻,永宁侯让部下研制有孔煤球。叫什么……蜂窝煤的?”

    朱之冯还对一项传闻颇感兴趣。

    王斗点头:“正是,大明北地诸省,广泛用煤,宣镇同样如此,烟宵冲天,灶烬炉灰遍处。这个蜂窝煤,烟火小,火苗足,简单易制,运输便利,若成,减少煤灰不说,小民也可增加谋生之道。”

    蜂窝煤,王斗在后世经常见,知道是个成本低廉、使用方便的东西。

    因为见多了,制作方法也知道,加入易燃的秸秆粉等,还有煤粉末,与一定比例黄土混合,加水搅拌匀后,然后用压制蜂窝煤的机器压出来,晾干即成。

    只是,到了镇城后,无意中想起这个东西,原以为制作简单,没想到后世光看到有孔,却不知道这打孔,却是个技术活,因为没有专门的打孔机器,想搞出蜂窝煤,却也不易,民政司还在研究,怎么个有效率的打孔。

    不过已经放出话来,王斗只得继续说蜂窝煤成本低廉、使用方便、制作简单等话。

    “读圣贤书,所为何事,便是造福国朝乡梓。”

    朱之冯铁硬的脸,露出笑容:“永宁侯在造福百姓上,下官颇有不如啊。”

    他向王斗施了一礼,王斗扶起他,微笑道:“朱公言重了,很多事情,本侯,也要向朱公多多请教才是。”

    ……

    二人说着话,远远的,一些大户士绅,商贾将官,儒学学生等,偷偷地看向这边,一边张望热火朝天的修路景象。

    “这么多钱粮,就这样白白用出去了,该说那王斗是愚蠢呢,还是别有居心呢?”

    一人看着,眼热之极,一边说着,一边心下叹息,这么多银粮花费,如果都给自己,该多好啊。

    “邀买民心,媚悦小民,自古此等作派者,哪个不是乱臣贼子?”

    一人咬牙切齿道:“国朝优待士绅,看看王斗,却在东路强迫士绅百姓纳粮纳税,惹得天怒人怨不说,真真是斯文扫地。更可恨的是,若不屈服王贼淫威之下,连进屯堡为官为吏皆是不能,此乃谋逆!”

    他说着,不过他的后半句话,声音越来越低,只有旁边若干放心亲近之人听闻。

    观看人群,还有些宣府镇外的来客,如在山西中官商一体的张家,沈家,杨家,李家族人不等。

    王斗公然派兵,在宣大抄查了各大家家财,虽然这些山西有名的官宦大家,都放弃了那些商人,然说他们,要对王斗有好感是不可能的,有些人甚至恨极。

    此时一个声音就道:“张公,高皇帝时,便有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之策,看王斗如此经营,所谋者大啊。”

    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道:“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王斗狼子野心,国朝危也。”

    “果真如此,大明之不幸,张公有何良策?”

    “此时王斗兵马强盛,武力难当,唯有等字一途,吾等静待时机,五年十年的等下去,王贼总有衰微之时,介时,便是抄其九族,贬其妻女为妓之日!”

    这略显苍老的声音说道:“听闻那纪君娇深得王斗贼子宠爱?果真有这一日,便是老夫年迈,纪氏半老徐娘,吾也当勉力御之,以泄心头之恨!”

    其话中刻骨的恨意,让人听之心头发冷。

    先前那声音道:“张公宝刀未老,晚辈佩服。”

    ……

    宣府镇与周边不断变化,当然,负责干脏活的杜勋遭到不少人怨恨。

    二月下,王斗端详手中一个白花花,圆滚滚的东西,他手指一弹,叮的一声,手中物体,发出了悦耳的鸣声。

    他又用手夹了起来,朝这物体的边缘吹了一口气,贴着耳朵听,一种嗡嗡的愉悦声音,传入耳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