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纷纭乱世一盏灯 第599章 调虎离山(上)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早在李自成、革、左五营等攻打罗山时,丁启睿等人,就聚集在襄阳、随州、应山等处,眼睁睁看着孙应元孤军无援战死。

    丁启睿毕竟肩负朝廷托付之重任,曾要求明军主动出击,以解孙应元之围,不过兵力最强的总兵左良玉,却主张坚守,不要出战,他言:“贼锋锐,未可击也。”

    他都这样说了,别的明军将领也不愿出战,免得自己被围点打援了,一直到孙应元战死,闯贼等领军北上,才集体的松了口气。

    李自成等联军一路北上,沿途将汝宁府州县攻占个遍,也尝试攻打了府城汝阳,然没攻下,便领军退走,丁启睿等大军,一样眼睁睁地看着,无可奈何。

    再三确认证实,李闯、革、左五营诸军,离开了汝宁府,有逼向开封的意图,又在圣旨严令下,丁启睿等人,才匆匆忙忙由襄阳北上,经南阳府等处,前往开封府。

    不过依路程,他们至少要在六月中,才能到达开封城外。

    ……

    保定军到达黄河北岸的时候,曹变蛟、王廷臣二人正在操练兵马。

    二人从河南府回归后,驻地便是开封城东南,离陈留县不远的一片地方,睢水边上。

    这些地方皆是平原,原本是附郭市镇密集之所,然经流寇往复扫荡,一个个市镇,皆成废墟,瓦砾成堆,荒草满地,偶尔一些人在内中流荡,有如鬼城。

    不过二位伯爵在此扎营后,因为严厉打击匪盗,剿灭周边一些小股流贼匪贼,营地四周,也开始聚了一处处窝铺。或做买卖的,或种菜的,或趁机种点粮的。比往日热闹了不少。

    虽仿效靖边军,曹变蛟、王廷臣二人力图严明纪律,尽量不去骚忧百姓,然聚在军营附近。很多百姓,心下多少有些惴惴,毕竟官兵的名声太坏了。

    只是再坏的秩序。也比没有秩序好,离开军队的保护,若不居于大城中,或没有能力结寨自保者,现地方上多如牛毛的杆子,匪盗,就会将他们连皮带骨的吞到肚中去。

    这些打着“劫富济贫”、“替天行道”、“除暴安良”的货。不但烧杀抢劫大户,对穷苦人家一样不放过,鸡鸭牛羊尽数抢走不说,仅余的杂粮一样抢光。

    各户有姿色的小娘子,一样抢去糟蹋了。敢于反抗者,立时杀了,没有反抗者,莫名其妙也杀了,加上他们互相抢夺撕杀,想安心耕种生活,只是枉想。

    因为流贼来回扫荡,官府势力越弱,现河南很多地方,已提早进入,许多小说主角喜欢的,弱肉强食、讲究丛林黑暗法则、无政府主义盛行的时代。

    只是,人之所以不是野兽,便是存在秩序,拥有一定的道德底线,若真的讲弱肉强食,往往已经到了皇朝末世,百姓生活最凄惨,丁口十不存一的时代,这并不是美好经历。

    看二位伯爵的军队与众不同,周边窝铺之人,甚至建议他们收点费用,这样,他们便是受大军保护之人,可以有效躲避开封城内,差役,兵丁,青皮恶棍们的骚扰。

    营地内。

    “射击!”

    几排鸟铳兵扣动板机,啪啪声不绝,火光烟雾大作,前方靶子木屑横飞。

    “好!”

    王廷臣高声叫好,叫部下拿来靶子,看上面破开的一个个大洞,哈哈大笑:“阎王铳就是阎王铳,这打在人身上,哪还有活命?”

    曹变蛟点头:“东路鸟铳,确是犀利,只是王兄弟,如此训练,是否会消耗子药太多了?要知我等并不生产,这子药用一发少一发。地方上虽有铳药,威力小不说,子药铳弹,往往还不合式样,还是要省一点。”

    王廷臣说道:“不要紧,库中鸟铳与子药还多……且,当初我等与永宁侯辽东作战,他也不是说了吗?鸟铳兵,最重要的,便是平日训练,训练得好了,打仗的时候,就显得犀利。他也说了,参战时,他的鸟铳兵,每每打个二、三发,一场仗就结束了。”

    王廷臣道:“当然,不得坐吃山空,好在你我二人粮饷供给不错,最近剿匪,也获得一些钱粮。听说三晋商行,在山西平阳府,潞安府,设立了几个叫什么‘办事处’的地方,专门卖铳卖药,离开封这地方不远,赶紧的,再去买一些子药回来。”

    王斗的经历,现广泛传扬,他初发家时剿匪起家的经过,也被许多有心人关注,所以的,曹变蛟、王廷臣二人没事,也遣军马到处剿匪,清明地方同时,还可收获一些钱粮。

    不要小看那些匪寨,现河南各处,能结寨之人,不是豪强大绅,就是悍匪,往往拥有田地数百顷,还有众多牛羊,李自成当年在商洛山,就是靠攻寨存活,往往攻破一个寨子,就能让大军吃喝好久。

    官兵经过时,也经常向各大小寨子“借粮”。

    王廷臣这样说,曹变蛟多少放下心来,现二人军中,鸟铳兵是决对战力,所以对威劲子药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大。

    “射击!”

    又一波的鸟铳,向前方喷射出大股的烟雾与火光。

    二人在营中巡视,此时营内,号角不断,杀声震天,官兵们,正在进行训练,初升的霞光,映在众人身上,闪闪发光。

    这些官兵,神情彪悍,不过显然的,他们人数,比初南下时少了一些,依靖边军编制训练,就是补充人数不容易。

    而且,二人的军伍,一般只是早上操练一会,一是天气热起来了,二是要长久操练,对军中伙食,是个严峻考验,没有或少肉食供应,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消耗体力甚大的长枪兵与刀盾兵。

    只有鸟铳兵,只需有子药,训练时间,却可以比别的兵种长久。

    正看着。忽有哨探来报,保定总督杨文岳,率总兵虎大威等人。渡过黄河而来。

    王廷臣大笑:“虎帅也来了,必须前去迎接。”

    ……

    第二日,又闻有工部与兵部的使者,从潞安府过来。随行押运大批的东路精良鸟铳与子药,他们取道山西这条路,却是从这边走。更加的安全。

    随行的,还有个叫什么“宣府镇军事观察团”的队伍,由一些靖边军赞画,书吏,镇抚,武官等组成,还有一队靖边军鸟铳兵随同护卫。领头人物之一,便是拥有左校尉勋阶的赞画温士彦,却是来观察河南战事的。

    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王斗送了兵部一万杆鸟铳。众多火药,对他这个古怪的要求,朝廷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他们也提出要求,该团只有观察权,别的权力,一率没有。

    ……

    六月十四日,太康。

    太康离开封城东南约四百多里,北面有涡水流过,此时城池早被李自成等攻下,沿着涡水两岸,似乎是无穷无尽的营寨。

    一大早,李自成就带着部下将领巡视营地,还有士兵操练情况,他们联军,在此停留也有几日了,主要是众人闻听官兵大部增援,特别内有众多强军强将在,所产生的疑惑与忧虑。

    对五营将士,李自成的操练是抓得很紧的,这是在商洛山时,就养成的习惯,当然,限于给养,他们的操练时间也不能长久。

    对于步队,主要是操练长矛,明军中,一般通行杨家枪法,列阵作战,来来去去,也就是那么几招,闯军同样如此,对他们要求,不可能太多,能往前刺,能列好阵就不错了,当然,数万人练习枪阵,颇为壮观。

    更精锐的士兵,则是练习刀盾,还有弓箭等。

    “义军的队伍,越来越大了。”

    听战马嘶鸣,杀声呐喊,身旁的众闯将,都是兴奋,只有李自成叹了口气:“就是粮草难支啊。”

    李自成此言一出,众人同样感慨,确实,粮草难为,闯军在河南府分田分地,五年不纳粮,一颗米也收不到,不能成为助力,只能不断的攻掠城池,然后又增添人马,更增粮草困难,不断循环下去。

    李自成,曾不止一次感叹粮草供给之苦,历史上侯恂也曾言李闯此等情况。

    “……臣乡自贼中来者皆言百万,今且以人五十万、马十万计,人日食一升,马日食三升,则是所至之处日得八千钟粟也,中原赤地千里,望绝人烟,自兹以往,安所致此哉……”

    为了供养他庞大的“大军”,李自成只得不断的流窜,席卷。

    各处看过,已近午时,各部当家,已经邀请到了。

    “走吧,是不是北上,逼向开封,今日该做个决意了。”

    老营驻地,城西南一处庙宇内。

    “早闻闯王过得节俭,与将士同甘共苦,吃的是粗粮野菜,喝的是粗酿米酒,果然如此啊。”

    “是啊,怎么说麾下也是几十万兵马,闯王何必这样亏待自己?”

    大殿内,摆了几大席,革左五营众当家,老回回马守应、革里眼贺一龙、左金王贺锦、治世王刘希尧、争世王蔺养成,还有曹营的罗汝才,原献营的孙可望,李定国等人列席而坐。

    各人麾下将领,则由各闯将陪伴,猜枚划拳,相互对饮。

    看席中,酒菜粗劣,几只鸡,还是为招待各当家临时杀的,有人赞叹,有人心下不以为然,造反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过好日子?过这样的苦日子,还不如不要造反。

    特别罗汝才,享受惯了,再艰难,收罗的几百个妻妾舞姬什么,也从来不会放弃,粗茶淡饭,感觉实在难以下咽,不过他为人圆滑,自然不会表现出来。

    当然,此次前来议事,吃喝只是小事,匆匆忙忙吃过午饭,众人坐定商议。

    “官兵势大,特别内有不少精锐边军,真要硬碰硬,胜负难料。”

    摸着自己两撇鼠须,有若富商似的罗汝才叹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