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纷纭乱世一盏灯 第600章 不可回头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看了这最后两排铳剑兵的开火情况,场中各人,都露出振奋的神情,太猛烈了,火力太猛烈了,一般情况下,面前的敌人,面对此等打击,基本上都会崩溃。

    面对慌乱茫然的敌人,铳剑兵还可以趁机戳死几个,加速他们的崩溃速度。

    当然,这等战术,战士们需要拥有精良的火器,否则一不小心炸膛,倒霉的,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这等战术,还很考验心理素质,毕竟板机就在耳边扣响,火光在旁边冒起,刺鼻的硝烟味道近在咫尺,除了甲等军战士,新入伍不久的乙等兵们,怕是不能胜任。

    所以两排两排训练射击,暂时只是甲等铳剑兵。

    “轰轰轰。”

    蹄声如雷,各军骑步兵在操练,中军的骑兵营同样在训练,如今的操场,已扩大到原来的数倍,各类兵种,都可操练。. .

    火红的马鬃飞扬,骑兵营与各军骑步兵的区别,就是马鬃,还有各骑士左臂上的圆盾,都染成统一的红色。

    王斗举起千里镜,场地那方烟尘滚滚,此时,正有一排排手持马槊的骑士列阵冲击,威势惊人,又有一排排手持马刀的骑士,正在努力训练阵列。

    扩军后,中军骑兵营,扩为了二营,骑兵左营,骑兵右营,左营为甲等营,右营为乙等营。

    他们的兵源,一部分从各营抽调外,大部分新丁来源,便是沈士奇的忠义营,练兵司平日训练的种子,进入宣府镇的大明刀客,少量的新附营蒙古人等。

    原本,李光衡想从各营抽调骑马步兵的。不过各营将官皆是呱呱叫,扩军后,营下的甲等军本就供不应求。还要抽调到骑兵营去?

    经争论协商,最后,便从沈士奇的忠义营调兵,因为他的营中。基本上,都是原各旧将家丁,骑术倒是出众。

    沈士奇当然也呱呱叫。不过,从宣府镇各路选拔的旧军,又源源不断进入忠义营中,让他叫嚷的声音低了一点,不过想想这些人,以后很大部分,还是要选入靖边军各营之内。他不由感慨:“某就是奶妈的命啊。”

    骑兵二营,左营为马槊骑兵,右营为马刀骑兵,一色精良的战马,余者各军的甲等营。虽然也要人人装备马匹,不过靖边军扩军,原本富余的马匹紧张起来,有马就不错了,战马就别想了。

    王斗给了各军的甲等营,那些骑马步兵,一个响亮的称号:“羽骑兵。”

    不过这些正牌的骑士,对上那些“羽骑兵”,还是充满优越感。

    看那些马槊骑兵,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向前冲锋,李光衡自豪地道:“大将军,不是末将吹牛,放眼大明各处,能与我左营相比的骑军,已然找不到一只,便是鞑虏下马列阵而战,我左营将士,也可将之破开!”

    李光衡说话时,余者各将,都是又羡又妒地看着那些骑士。

    闻言高史银撇了撇嘴:“什么年代了,还用骑兵破阵?我靖边军中,火炮最是犀利,远远轰击也安全,便是用火铳轰击也好啊,轰开了口子,骑兵随后冲上不是好?”

    “就是。”

    赵瑄也流着口水看那些骑士的战马,他的炮营,虽然人人装备马匹,不过除军官外,骑的尽是骡马,他说道:“李上都尉的骑兵多金贵?便是损失一个,也不是好事,还是跟在后面吧。”

    看着众人的神情,李光衡哈哈大笑:“某明白,你们是在嫉妒。”

    他心情快美无比,当初自己入舜乡军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拥有这么多彪悍的骑士。

    ……

    第二天,王斗等人巡视的,却是火炮的训练场所。

    这火炮训练场地,在教场的东南边上,这片地方地形复杂,有平川,有山地,也有丘陵。东南再离场地几里,便是新设的镇城火炮铸造厂,离贾家营军工厂,不是很远,除了永宁城那个炮厂,这是靖边军第二个炮厂。

    辽东之战,鞑虏使用十斤以上的重炮,让靖边军各将集体震动,所以,回到东路之后,铸造重炮之议,便提上了王斗的案头。

    对靖边军来说,他们战力之所以出众,火炮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往往远远的,就将敌人轰得溃败,最短的时间内,将最多的炮弹砸到敌人头上,射程之内,尽在掌握。

    不过辽东之战,他们却饱受汉八旗重炮打击之苦,虽说这些汉旗都覆灭了,谁知道会不会又有这样的敌人?就算防患于未然,这个重炮,也必须得铸。

    否则,又出来这样一个强敌,不是列阵挨打吗?这不附合靖边军暴强火力欺凌对手的风格。

    镇城铸炮厂,主要铸造的,便是红夷重炮,还有臼炮。

    永宁城铸炮厂,则是铸造打三、五斤炮子的红夷中小炮,还有开始铸造佛郎机炮,百子铳等。

    “嗵,嗵。”

    沉闷的炮响中,眼前二十门打十斤炮子的臼炮,喷出了大股的浓烟,然后一颗颗毒烟弹,就飞出炮口,往目标所在而去。

    众人都是看着,就见二十颗炮子,有些射到半空中,就自己爆炸了,有些继续飞去,不过能实际命中的很少,远远比不上现军中的红夷大炮。

    打得慢,命中率低,这就是臼炮的现状。

    毕竟曲线炮弹,涉及到复杂的数学计算,引信特别是个问题。

    看众人表情,特别王斗的表情,赵瑄连忙说道:“大将军,经军工厂研制,已将引信加以改进,实际上,我军中臼炮发射速度,还有准确度,都比别的军伍,提高了不少,假以时日,还可更高。”

    他对新式武器,始终充满热情,也对臼炮抱以很大的期望,害怕王斗不满意。就削减臼炮的研究铸造,连忙说明。

    王斗点头道:“如自生火铳一样,臼炮虽有各种弊端。然显而易见的,日后定然成为炮营一大利器。”

    赵瑄放下心来,喜滋滋地道:“大将军英明,这臼炮确实不错。末将觉得,应该多装备些。”

    扩军后,他的炮营。也扩大不少,还设立专业的护卫战士,不过没分左右营,还是一个大营,而且,营中拥有火炮越多。

    因为有铁模法,四季可以铸炮。从崇祯十四年四月起,炮厂又铸了不少火炮出来,特别镇城铸炮厂开设,眼下王斗已拥有红夷大炮一百四十门,内打十斤以上炮子的重炮五门。又有臼炮三十门。

    不过暂时的,装备营中的,只有红夷大炮一百门,臼炮二十门,余者作为库存,五门重炮也没有装备。

    收集宣府镇一些佛郎机,加上原有营中佛郎机火炮,又有五十门大将军佛郎机炮,一百门中小佛郎机炮装备营中。

    此外,除自造外,还想办法从各处获得佛郎机炮。

    毕竟大明各处,虽红夷大炮不多,佛郎机炮却不少,嘉靖三年到现在,大明仿制成功第一批佛朗机后,铸造的各类佛郎机炮,怕不下万门,有时一个边镇城堡,就达到数百门之多。

    所以赵瑄的炮营,非常的庞大,火力凶悍。

    原本打算,还要各军各营,都装备一部分火炮,不过赵瑄力排众议,坚持火炮集中使用,他认为,各军各营都装备火炮,这会大大分摊炮火威力,虽有一定利处,然而弊大于利,得不偿失。

    余者各将,当然希望自己军中装备火炮,他们与赵瑄展开长达一个月的争论,最后王斗记起,似乎历史上,拿破仑、威灵顿和查理大公都曾经尝试过将一些火炮直接配给团,甚至团以下单位。

    但是,由于此种办法自由度太大,很不利于集中炮兵火力,最后还是改回原状。

    穿越者的优势,便是可以借鉴,少走弯路,眼下军中使用的红夷大炮,佛郎机等,毕竟威力还是小了,不集中使用,难以体现出火炮威力的,最后,王斗同意了赵瑄之议。

    折中之议,便是视情况,若某军某营出征,或战场情形,炮营派遣一部或是一总的火炮支援,内备专门的护卫队,如此,集中了火炮,又灵活的照顾到各军情况,为各将所广泛接受。

    “不错,臼炮引信如能解决,就可大量装备军中,眼下我靖边军有红夷炮一百多门,还是少了,要大大铸造,二百门,三百门,五百门,最终,炮营要拥有火炮达到千门!”

    王斗一番话,说得众将个个豪情大发。

    看着眼前金戈交鸣,人喊马嘶的训练情形,温方亮意气风发道:“以正治军,堂堂列阵,万众如一,火力爆强,天下无有军伍,是我靖边军对手!”

    “便敌手为举世名将,我统将为一员庸将,然以我士卒之强,堂堂列战,也早立于不败之地。”

    “名将?”

    高史银叫道:“老子打的就是名将!”

    他叫道:“当年征讨流贼,那刘芳亮,便是闯营的名将,数万兵马围困,反被老子打得溃败!”

    “兵不强,将强有个屁用?”

    众人大笑。

    王斗也是微笑点头,说实在,虽外界对靖边军非常关注,也常常点评靖边军各将之优劣,不过王斗知道,自己麾下,并没有惊天动地的人才,个个不过中人之姿。

    不过标准化,制度化,加上强悍的火力,足以碾压一切对手,横扫一切历史名将。

    “这就是我真正的本钱,真正的实力啊!”

    看着火热的操练情况,王斗心驰神往,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本钱,只是,未来该走向何方?

    人都是这样,心境,随着能力与环境的改变而改变,没有人,是天生的英雄豪杰,曹孟德,最初的愿望,不过是做一个小官,和朋友游山玩水的过一辈子。

    明太祖朱元璋,最初的愿望,不过是吃顿饱饭,让兄弟家人,不要饿死。

    自己最初,也是为了生存苦苦挣扎,走到这一步,是当时自己不可想象的。

    “有时,心中总有遗憾,想念后世的父母双亲,妻子与女儿,想念那条憨厚的大土狗……”

    “有时,也羡慕记忆中的王斗,那种没心没肺,没有压力,更没有烦恼与负担……”

    “有时,也想念靖边墩与靖边堡的生活……”

    然王斗知道,自己,已然不可回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