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松山血战 第620章 让我们奋战吧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战马的铁蹄震撼天空,王廷臣的麾下骑兵,排列成整齐的攻击阵式,有若奔腾的铁流向前冲过。

    看他们这种冲击威势,外间那些窥探的流贼马队sè变,很多人忙不迭让开,也有不知死活之辈意图上来拦截。

    “杀!”

    眼见双方距离越近,骑兵组成的狂涛,很快距离那些流贼二、三十步,双方可以彼此看到各人脸上或兴奋或狰狞的神情,王廷臣一声咆哮,前排的战士,整齐举起自己的三眼铳。

    轰轰!

    火摺子点燃引药的滋滋声音,一门门铳口喷出浓密的火烟,有若短炮鸣放时的爆响,火花四shè中,流贼纷纷中弹,惨叫着摔落马下。

    三眼铳的轰鸣有若响雷,鸣放时,那声音比鸟铳响了数倍,声势颇为惊人。

    ..

    而且近距离威力不小,就算身着棉甲,也难以挡住三眼铳弹的轰击。

    一阵阵人仰马翻,在王廷臣麾下骑兵cháo水般席卷下,那些窥探拦截的流贼马兵大乱,特别在三眼铳弹shè击下,更是惨嚎声响成一片。

    轰轰!

    持着三眼铳的骑兵不断策马轰击,他们冲击同时,不时转动自己铳管,点燃火门上的引药,或是引信,冲流贼瞄准shè击,打得拦路的贼兵惨叫不已。

    不可否认,三眼铳在马上准头不高,不过九边,特别辽东等镇,马上骑士,还是喜欢使用三眼铳。

    就算在教场中打靶,鸟铳命中十倍于快枪或是三眼铳。五倍于弓矢,鸟铳还可以在八十步外击破二层湿毯被子,五十步外击破三至四层湿毯被子,三眼铳的有效杀伤力不过二三十步,然北地骑兵的装备三眼铳,仍然非常普遍。

    原因就是使用鸟铳cāo作繁琐,北兵不耐烦剧,三眼铳就便利多了。

    而且三眼铳一杆三管铳,每铳可入铅子二三个,三、四个。shè击时。可直接使用引药,又或是引线,视战场情况,是三条引线并在一起。三管齐发。还是每管先后连shè。非常灵活。

    如此,每管轰击时,数弹而出。或是三管齐shè,十几个铅子爆出,就算马上准头不高,一个铅子打不到敌人,十几个铅子,总有打中人马的。

    加上三眼铳哑火率不高,shè击完后,还可以执铳当作闷棍或是狼牙棒,因此饱受北地骑士的欢迎就可以理解。

    百年下来,对三眼铳的使用,北地将士早发展出一系列战术,很多老兵战士,已经懂得什么时机,什么时间点燃引药,或是引信最佳,有些人甚至使用五眼铳。

    当然,五眼铳较重,非身强力壮者不可为。

    轰轰轰轰!

    王廷臣麾下骑兵战士,一排一排的冲过,他们铳兵在前,奇兵在后,铳声中,周边流贼马兵乱成一团。

    流贼马兵虽有马匹,却没有几人有马上骑shè,或是铳shè的能力,刀枪相击范围之外,只能光挨打不能还手,这也是当年关宁骑兵一出现,流贼恐惧非常的原因之一。

    虽不若辽东镇,不论马步,普遍装备三眼铳,他镇内的正兵营战士,除了奇兵jīng习骑shè,可堵可伏外,余者也皆持三眼铳,火器手人数众多,火力充足。

    王廷臣更是使用三眼铳的高手,烟尘滚滚中,他领家丁冲在最前,此时使用的,却是大号五眼铳,他骑在奔驰的马背上,虽然马匹颠簸,但他持铳的手,却是稳如泰山。

    他铳柄夹在右腋下,左手托着铳身,右手持着火摺子,纯以双腿控马。

    每遇前方有着流贼马兵,一瞄,火摺子往三眼铳一孔火门一点,轰的一声巨响,浓密的火烟闪动,该管数弹飞出,立时便有流贼马兵嚎叫着被打落马下,或是马匹中弹。

    铳身一转,火摺子再一点,巨响中,又有流贼马兵中弹,五个铳管打完,单单他一人,就打中了四个流贼,这还是在奔驰的马匹上,可谓铳shè技术杰出,高手中的高手。

    五眼铳打完后,他挥舞咆哮着,左敲右击,将沿途许多马背上的流贼脑壳活生生敲碎,脑浆飞溅,非常的血腥暴力。

    与王廷臣一样,身旁的骑士在打完三眼铳弹后,不能立时装填,他们同样挥舞三眼铳,当作狼牙棒使用,一路敲得意图拦截的流贼马兵筋断骨折,马吐鲜血。

    外围流贼马兵看起来稀疏,其实围得众多,而且越聚越多,不过在王廷臣三眼铳骑的凶猛冲击下,很快被撞得横七竖八,有如nǎi酪遇到烙铁。

    不但如此,明军骑兵们,还使用轮番更打战术,以队总为单位,前方shè完,后方的三眼铳兵,驱马赶到前方shè击,让三眼排铳声音一波接一波,击打不绝。

    很快的,王廷臣又一声爆喝,手中沉重的五眼铳,重重砸在一个流贼的胸膛上,渗人的骨折声中,他镶铁的棉甲连着胸骨陷进去一大片,口中狂喷鲜血落于马下,眼看活不成。

    眼前一亮,前方广阔的平原上,已经找不到半个敌人。

    “突出来了!”

    身旁骑士兴奋的高声大叫,与王廷臣一样,他们人人满身的鲜血与脑浆,杀气腾腾,胆小者不敢目视。

    “好!”

    王廷臣大喝一声,抺了抺脸上一片红白粘稠的东西,吼道:“马不停蹄,立时朝夏邑出发,越快巩固城池,大军突出重围,就越多了几分把握。”

    众骑士又往前方奔了十数里,忽然,众人纷纷勒住马匹。

    就觉地面颤动,且抖动越来越厉害,往后看去,铺天盖地的烟尘,似乎要将后方大地笼罩,烟尘中。若隐若现海一般的旗帜,还有数不尽的马队,从后方左右奔来,意图汇合。

    流贼马军主力到达了,看他们疯狂奔涌,黑压压无边无沿的样子,内中有多少万马兵?

    放眼身旁战士,个个紧咬下唇,脸sè铁青,流贼步卒饥兵虽然未到。然这么多贼骑到达。后方的兄弟不被缠住是不可能了,若到时数十万流贼步骑围拢,他们凶多吉少。

    王廷臣深深眺望了一眼后方,见后方贼骑。似乎要分出一些人马追来。他yù言又止。最终,喉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走,依原定方略。继续前往夏邑,不要顾惜马力,越快越好……”

    ……

    闷雷似蹄声中,流贼马兵黑压压涌来,cháo水般似乎漫无边际,旷野平原都被他们铺满了。

    曹变蛟就见骑兵的洪流,浪cháo似从前方两翼涌来,他们前边有若cháo水,后边不见尾巴。

    初,只是流贼的先头马队到达,汇合原先周边窥探的流贼马兵,毕竟闯贼虽有合围计划,也约定地点,然战局随时在变化,被围之人地点也随时在变化。

    要jīng确知道被围之人之地,需要不时联络搜索,否则到达某地,人却走了,就有扑空的可能,这个时代,可没有后世的侦察手段,差之毫厘,缪之千里。

    不过二镇大军毕竟难以实现战场遮蔽,余下人马众多,一样目标浩大醒目,寻找便利,很快的,相互联络接应下,后续流贼骑军明确地点,滚滚到达大军附近,他们越来越多,成千成万。

    欢呼中,他们不断汇合,彼此激动的叫喊声音,似乎要将天空都震破了,骑阵中,更一杆杆将旗举起。

    此时曹变蛟领余下马步大军,在王廷臣先行后,他率二镇军队,急行跟来。

    只是步兵机动xìng毕竟不能与骑兵相比,曹营中的骑兵,要掩护二镇步营,还有军中辎重,一样走得很慢,走不了多远,终于被流贼骑兵追上了。

    看贼骑大部奔来,更在大军周边合围,曹变蛟立时下令停止行军,结阵下营。

    贼骑比想象中来得快,而且看起来颇为jīng锐,很多将官脸sè都不好看,就算闯贼骑军还未全至,然就眼前所聚人马,已经够二镇大军喝一壶了,更不说他们全军到达,只是时间问题。

    形势严峻,左右将士神情或坚毅或惶恐,曹变蛟神情不变,只策在马上细细观望。

    流贼这么快马兵就到达了,还jīng骑甚多,看他们主力马队,似乎从砀山方向过来者,打了“刘、李”等旗号,豪州过来者,打了“袁、郝”等旗号,后方永城方向过来者,看旗号,是革、左五营的人马。

    或许奔得急的缘故,他们许多马匹喷着鼻息,打着响鼻,远远看去,战马喷出的白气似乎汇成一片,各sè旗帜蔓延天边尽头。

    粗粗估计,此时到达的闯贼马队,已然有二、三万人。听蹄声不断,仍有一**的贼骑到来,且越是后来者,人马越是jīng锐,黑压压的,后方还越多人马奔来。

    杨少凡也策马曹变蛟身旁,他眺望四方,前方与两翼不远,所到闯骑已经汇合,围着大军周边,密密匝匝不知围了多少重。

    再看永城那方,虽然围上来的马兵略少,但那肯定是流贼的陷阱,若往后去,不说与先前方略不合,更会主动陷入流贼步卒浪cháo中,后果不堪设想。

    他端详良久,咬着牙道:“尝闻流贼选兵练兵,有若养蛊,从饥民到步卒,从步卒到马军,从马军到老营骁骑,历经战火淘汰,能活下来的,都非等闲之辈。特别其主力jīng骑,个个老卒,一兵倅马三四匹,以人腹为槽饲马,久之,马xìng暴烈,临阵见敌,锯牙思噬有若虎豹,将士乘之,如虎添翼。”

    再看周边很多贼骑,举止颇显彪悍之意,与往rì颇有不同,他眉头一皱,续道:“见番见阵,皆是贼普通饥民步卒,或是部分马兵,现贼骑数万围来,内中颇多jīng锐,闯贼下本钱了,到时怕有一番苦战。”

    众将都聚在曹变蛟身旁,王廷臣新军营也托付给曹变蛟,主将是一员副将,姓孙,身材魁梧。身上黑毛甚多,杀猪屠夫出身,不过征战多年,满是疤痕的脸上尽是风霜之sè。

    与王廷臣一样,孙副将xìng子颇烈,脾气暴躁,倒甚合王廷臣胃口。

    他喝道:“苦战也得战,现流贼只是部分马队到达,围困之处破绽甚多,立时突围还有生路。若待他们马兵全至。步队围上,那数十万人缠着,真正拼光老底,有死无生了。”

    他xìng子颇直。说话时就没考虑自己语气。曹变蛟当然不会怪他。杨少凡神sè不动,拱了拱手,只看向曹变蛟。

    “大帅。”

    “大帅……”

    众将也是焦急地看着曹变蛟。等待他的决定。

    “男儿到死心如铁。”

    曹变蛟缓缓低吟,他扫看四周,这个大明伯爵虽然杀意冲天,然声音仍然低沉而威严,他说道:“依原定方略,趁流贼立足未稳,大军立向前方猛攻,步骑交替,轮番更打,有进无退!”

    他说道:“哪怕是战死,吾等身为朝廷官军,又岂会怕了流贼?”

    “诸君,让我们奋战吧!”

    曹变蛟定下方略,轮番更打,步骑交替,且战且行,眼前情形,前方开阔地贼骑太多,若以骑兵突击,恐怕会陷入流贼马兵海洋,骑卒消耗殆尽,这是闯贼希望的。

    为了缠住二镇大军,等待步卒饥民到来,那些贼兵恐怕也会拼命。

    眼前这些贼骑虽比己方战力略差,然数量太多,蚁多咬死象。

    所以曹变蛟决定以步营攻击,最大发挥火器的威力,后方夹着骑营,在步兵胜利时追击,用来扩大战果,适当的时候,也可以骑营在前,步兵紧随而上。

    不过为防止贼骑从后方突来,大军后方,也需布置一营人马,两个步营轮流掩护或攻击。

    曹变蛟想过纯以二营步卒攻击,以骑兵掩护后方,不过单单只是步兵攻击追击的话,难以扩大战果,所以步骑交替,最为合适,当然适当时候也可如此。

    孙副将自告奋勇,想要率营充当先锋的攻击部队,曹变蛟拒绝了,王廷臣将步营托付自己,自己岂能有着消耗其部下的心思?毕竟这波的攻击,显而易见不容易。

    只以自己镇内杨少凡率领新军营先头攻击,步营后,自己正兵营紧随。

    曹变蛟军伍森严,方略一决,掌号一声,立时镇内步营各挨队伍肃定,骑营士卒上马,再喇叭号令一声,立时步骑大军各照队伍前行,行在最前的,便是曹变蛟新军营战士。

    他们一sè云翅盔,火铳兵着红sè棉甲,长枪兵皆着青sè齐腰甲,他们如墙而行,长枪火铳如林。

    最后孙副将的新军营,同样训练有素,依令而为,保护大军后方,还有辎重。

    见明军启行,附近流贼没有轻举妄动,只在周边跟随窥探,前方贼骑,甚至一**的让开道路。

    边军威名素著,很多流贼潜意识内心害怕,曹变蛟又下令结阵而行,气势森严,一看就不好惹,周边闯骑岂敢轻动?

    这古时作战,骑兵遇到步兵,也素有列阵不战之说,典型的便是辽军遇到宋军,宋军只要一结阵,辽军便静静不动,否则一攻阵,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骑兵也有优势,步兵这结阵而行,周边群敌窥探,不免jīng神紧张,久之,必出毗漏,介时就有机可乘。

    密密麻麻的闯骑随在军阵周边而动,空中俯瞰,宽广的平原一望无际,树木、村落、河流散落其间,大地上,布满黑蒙蒙的马cháo,尽随着中间一窝人影涌动,且马cháo周边远处,有更多的马cháo涌来。

    如此快速行了数里,慢慢的,周边贼骑有些燥动起来,因为再往前去,前方一些地带,有着较为密集的村落,沟壑,林木等,不怎么适合骑兵作战。

    这骑兵作战,一样需要地形,而且要求比步阵还高,平原上一道突然出现的沟壕,就有可能让气势如虹的骑兵冲锋成为笑谈。

    若让明军到了那方,又有可能让他们往夏邑方向,轻松的多走十几里。

    号鼓声响个不停,前方与两翼的闯骑不断汇合,开始列阵,对逼来的明军步营,将要发动试探xìng的攻击,后方革、左五营的人马,也逼得更近一些。

    “前进!”

    杨少凡领新军营战士,仍然前行,看贼骑呈扇形缓缓抄来,慢慢离得不远,他一声喝令,立时摔响钹一声,步鼓停止,在掌号喇叭中,各队快速摆列齐备,执铳持枪,作好战斗准备。

    这些新军营战士,个个训练有素,他们更经历辽东血战,面对过凶恶的鞑子,虽然流贼势众,并不慌乱,举止有条不紊。

    黑压压的贼骑越逼越近,渐渐的,他们加速了,成千上万的马兵冲锋,蹄声越来越密集,大地不停的震动。

    这些人的气势,果然比以前的饥民步卒马队凶厉多了,他们一些人马,甚至拥有骑shè与投掷能力。

    双方越来越近,地面的震动越来越清晰,骑兵的冲锋,不论马兵骑兵档次,总是让人感觉心惊肉跳的,不过杨少凡的新军营战士,还是肃然列阵,人人不动。

    转眼间,cháo水般的闯骑,进入一百五十步。

    “举铳!”

    军官们大声咆哮喝令。

    身着红sè棉甲的所有铳兵齐声大喝,前排密密麻麻的火铳翻下,对准前方逼来的贼骑。

    他们神sè坚定,没有害怕,他们盔上的红缨,在秋风中拂起飘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