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松山血战 第630章 半渡而击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按戚继光的兵法来说,凡大军过河,先以架梁马高处哨望,然后一哨一哨渡水,只是眼前情形,容不得自己一总一部从容渡河,那是添油战术,至少需要一营人马同时过去,还要顶住对方冲击,立住阵脚。

    再转头看去,身后已经没多少流贼,只余一些小股马兵游荡,只需孙副将能立足,玉田镇新军再过岸去,除了必须的护卫步营的骑兵外,余下的骑士,都可以作为掩护辎重渡河力量,还有作为大军的总断后。

    很快,曹变蛟布置完毕,决定一刻钟后,就发起攻击。

    军号响起,在玉田镇官兵如cháo的欢呼与祝福声中,遵化镇新军们昂首阔步的来到河岸边一处地方整队。

    曹变蛟营中赞画们,早已选定这一方地带,河坡地平缓,对岸同样如此,或许除了河水中的淤泥,不会有任何东西对过河的兄弟造成障碍。

    鼓点声声,旗号飞扬,遵化镇新军一个个小阵飞快汇成大阵,因为需要密集进攻与防守,他们又恢复了那种四排铳兵,四排枪兵的阵列,如此,方能集中更为强悍的火力。

    当然,若是立住阵脚,再次行军,又会演变成那种灵活多变的凹凸阵。

    新军们行动快速,变阵动作之快,为普通明军所不能比。

    这些军士,皆训练有素,而且他们待遇优良,如果不是靖边军有功勋制。每次出战也缴获良多,论待遇,其实比不上曹变蛟与王廷臣的麾下新军,毕竟他们也有分田分地,而且还有军饷,靖边军就没有军饷。

    受靖边军影响,二帅麾下新军,还诞生了朦胧的,为谁而战的思cháo萌芽,远非大明麻木不仁的旧式军队可比。若非王斗在。他们就是大明最强的军队。

    当然,与靖边军相比不公平,毕竟他们是一系列先进制度的结晶,可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现能如此。已然颇为难得。

    孙副将自豪地看着自己部下。玉田镇的军官们,同时注目,二镇将士。在战火中结下深厚友情同时,也不免暗中比较,谁优谁劣,结论是二者不相上下。

    将士列阵完毕,旌旗猎猎,他们前方不远,约四百骑的骑士也集结完毕。

    孙副将猛地看向曹变蛟,曹变蛟重重点头。

    孙副将浓眉一竖,他的手一挥,马鞭用力指向前方,咆哮大喝:“过河!”

    整齐的踏步声,遵化镇新军们紧靠一起,他们身穿红sè棉甲的铳兵在前,身穿青sè齐腰甲的枪兵在后,他们各人将自己的火铳与长枪持在手上,斜斜前指,顺着前方坚定行走,整齐迈步。

    他们几乎所有人都脸容憔悴,衣甲褴褛,但个个目光坚定,神情坚毅,在他们队总左侧,各军官也始终将手中战刀前指。

    军阵在鼓声中从容前行,鼓点短促,有力,他们脚步也充满力量,大军顺着坡地列阵行进,一直走下河床,河滩风大,使得他们红旗越发招展,他们整齐的兵器寒光,也似乎顺着地势不断扭曲。

    大军似乎有若山岳前行,一直进入河水中,对岸边的流贼哨骑不断奔跑,或有人准备攻击,shè箭或是放铳,不过曹变蛟麾下,那四百骑骑士,已经先期过河,与那些流骑缠斗,杀在一起。

    因为流贼马兵众多,曹变蛟麾下哨骑早期已经施展不开,所以连一河之隔的对岸边都被闯骑们占领,不过他们气势如虹过去,岸边流贼哨骑不是对手,纷纷后退。

    只有这些骑兵过河时,因为河水滞碍缘故,被据于岸上的闯骑shè死或shè伤一些人马。

    对岸流骑反应非常快,在己方哨骑刚后退,甚至在明军开始过河时,他们云集的马兵军阵中,就分出大股马兵,不会少于五千骑,往河岸边急速奔来,意图对还未立足的新军进行冲击,后面还有若干股等待。

    “快速过河!”

    孙副将大吼道,一边用力鞭打自己水中的座骑,抢先上岸,观望敌情。

    他的护卫及旗手们,气喘吁吁的跟上,他的中军旗手,一到达岸边,就用力将大旗举起,一边拼命的摇晃。

    余下的遵化镇新军战士,也拼命的在河水中奋力前行,此时他们的队列不免有些歪歪扭扭,不过只要上岸,整顿阵列,就不怕流寇的马兵冲击。

    曹变蛟神情凝重,关键时候到了,他看到早期上岸的骑士,已经纷纷散往左翼,他们可能注意到了,前方过来的闯骑战士,有部分向左翼外侧移动的企图。

    曹变蛟决定,再次增派五百骑过岸,以免贼骑冲击上岸新军右翼,新军虽然战力出众,然两翼是弱点。

    同时,中军加紧抢修木桥,使得两岸交通恢复,杨少凡率领的镇内新军,同样列阵,随时准备过河。

    远处蹄声轰隆,半渡而击的流贼马兵来得飞快,转眼离渡河新军不是很远,好在遵化镇新军同样快速,很快的,在孙副将焦急目光中,他们纷纷上岸,顾不上脚上裤上的淤泥,立时整队。

    他们停留在离河岸约三十多步的地方,这里大片大片都是抛荒的麦田地,田地干硬中夹着杂草,算得上空旷与平整,新军上岸后聚于此处,依他们良好的素质,在流骑离得更近时,各人基本准备完毕。

    就算如此,敌骑此时离战线也不过二百多步,瞬间便到。

    这也是线形战阵的便捷之处,若是普通的军阵,前后庞大,上岸后整队不可能这么快速,敌方如此半渡而击。真是非常危险,步阵不整齐,面对骑兵,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密集的马兵cháo水般而来,孙副将反放下心来,终于过河了。

    “呼……”

    一名铳兵将火铳上的火绳吹了吹,让它燃得更亮,早在对面时,各人火铳上的火绳就已点燃。

    似乎到了这边,吹来的风尘更大。好在众人使用的都是东路火器。上有自动开闭的火门装置,火绳落下一瞬间,盖子闪开,除了极个别的倒霉蛋。引药很难被风吹走。这也是赵士祯轩辕铳yīn阳机的道理。

    当然这个装置技术含量不小。yīn启门,阳发火,二者同时配合不说。还需配合无间,早一步晚一步都不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造出来的。

    火绳枪机约六、七个主要零件中,若没这种自动闭锁装置,打造确实很容易,当然哑火率就高了,毕竟北地风沙大。

    这种装置,也是打造燧发枪所必须的。

    流骑离得更近,孙副将喝道:“准备作战!”

    “嘿!”

    这名铳兵随众兄弟大吼一声,将手中火铳放下,瞄准前方的敌人。

    随他一起的,还有前排三百五十多杆火铳,各人身后的红旗,则在寒风中极力鼓动。

    “放!”

    前排的铳兵发动一次齐shè,汹涌的火焰喷shè不停,随后化为浓密的白烟,覆盖了前方地带。

    猛烈的齐shè,打得奔腾来的闯骑马兵惨叫一片,这样的齐shè,是很难有军队抵挡得了的,本来见官兵如此快速过河,特别迅速集结成阵,这些准备半渡而击的马兵们,心中都有所犹豫。

    只是变化太快,奔驰中情况不明,特别心怀侥幸,让他们继续冲来,然一轮齐shè后,就将他们打蒙了。

    就在这新军战阵前七十步,三百五十多杆火铳齐shè,至少打死打伤流贼马兵们二百余人马,打得他们哀嚎一片,马匹惨嘶声音更是密集大作。

    若说中弹了是什么感觉?以肩膀处为例,就象突然被人狠狠打了一棍子,瞬间便觉得整个肩膀都找不到了,这半边没有感觉了,然后是突然的疼,钻心的疼。

    这还是后世的子弹,穿透力强,换成此时的铅弹,被打中身体的人,便如五脏六腑瞬间被扔入搅拌机内,十分之一秒内疯狂的被打成肉末,那疼痛似乎要深入灵魂。

    这也是柔软铅弹遇到阻力的结果,在身体和内脏中翻滚变形,将内中一切搞得乱七八糟……

    “放!”

    第二排的铳兵紧接着又发动一次齐shè,巨大的轰鸣声连珠般爆响,铳焰再次连成一片……

    ……

    遵化镇新军铳兵连shè三层,第四层还未开火,半渡而击的闯骑已经崩溃,冲在最前方侥幸还生的马兵们,更如无头苍蝇一般乱窜,很多人疯狂的叫喊逃奔,个个神情惊魂未定。

    骑兵冲阵,冲得越近,前方伤亡越大,当然,给列阵步军压力也越大,就看谁先顶不住。

    显然的,闯军首先支持不住,三轮齐shè后,凶悍的火力,五千多闯军马兵,人马伤亡至少在五、六百,以流贼的战斗意志,死伤这么多,不可能还有毅力战斗下去。

    事实上,在后方没有jīng锐押阵或是严令的情况下,就算清骑也没有这个战斗勇气,他们的伤亡承受率正常是在百分之六。

    靖边军每临战事,常常有前排铳兵齐shè一轮,就一次xìng解决战斗的事情,毕竟半热兵器时代,齐shè威力太大了,很少有军队可以忍受。

    闯营马兵比起饥兵、步营,虽战力强上不少,但因为硬骨头多是饥民与步兵上前啃的缘故,众骑的战斗意志,或许比疯狂的饥民们还低。

    特别流营兵制,马兵与老营骁骑多在后方捡便宜,少打硬仗,有便宜他们占,见势不妙,却可以第一个逃跑,众骑心中更多存有保留实力的心思。

    胜时一拥而上,败时一溃千里,对他们来说,一样是普遍现象,所以这些半渡而击的闯骑们恐惧的逃了。

    三轮齐shè,半渡而击的数千闯营马兵溃败,后方人马纷纷拔马逃跑。

    一些攻击两翼的闯骑马兵,原本正与曹变蛟的骑兵杀成一团,见此情况,也一样撒丫子回逃,数千马军狼奔豕突,流营半渡而击的设想,化为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