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烽火台小兵 第710章 胡寨主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老白牛:三百万字了,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

    崇祯十六年二月下,河南,开封府,通许县境。

    正是仲chūn时节,万物复苏,山花烂漫,也到了chūn耕的好时候,不过今年河南还是处处干旱,到处灾情严重,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境内白骨纵横,已经残破得不成样子。

    其实就算旱情好转,河南短期内也不可能恢复,因为各地已经失去了秩序,到处的流民,匪贼杆子多如牛毛,百姓们又如何停下来安心耕种?这也是不患贫而患不安的可怕。

    干枯的地面满是尘土,到处白晃晃的一片,可以见到的树木,那些树皮全被饥民剥光了,可以见到的草根,一样被流民们挖光。天地之间,似乎只余一片枯黄,风随便一卷,就是漫天的尘土。

    这是一片榆树林,至少到树腰上的树皮全部被剥光,露出白光光的树身。还有杂草绕着树木,蔓延到远方,间中伏着几具尸体白骨,忽然一阵破锣似的声音,从树林那边传来。

    “大王叫我来巡山呦,巡完北山巡南山呦,巡了东山杀路人,巡了西山看rì头。我家大王三头六臂呦,喽啰我抢了小娘扛在背,可怜到嘴肥肉不下咽,何时才能翻身做大王呦。”

    然后又是一阵雄壮的齐唱:“他rì我做了山大王,做了大王不巡山,要叫喽啰抢天下,抢了豆蔻抢二八,抢了二八抢少龘妇,抢了少龘妇抢徐娘,咿呀咿呀呦,咿呀咿呀呦。”

    齐唱声音:“咿呀咿呀呦咿呀咿呀呦……”

    歌声有若激情的海洋,随着歌声,转过来一队人马,这些人中,有三百多人骑马,余下的是步卒,个个穿得破破烂烂,一sè裹着红巾,一杆破烂的大旗随风飘着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字:“巡山军。”

    边上还有一面更烂的旗帜飘着,上书“替天行道”四个字,天与道那边已经破了好几个小洞。

    不过这些人虽然穿着破烂,jīng神面貌却很好,面有菜sè者只占少部分,更人人拥有兵器,不是大刀就是长矛,甚至有两队各五十人的步兵,还扛着鸟铳,还尽是一sè青壮。

    这在本地,甚至附近的武装中,都属少见。

    他们走起队列也颇有样式各人一边走,一边兴高采烈放开喉咙高歌,歌声颇为整齐激情。

    此时人马领头的是三个壮汉,一人满脸横肉,神情粗豪,穿了件羊毛大袄,腰间负有弓箭背囊还佩了一把腰刀。

    另一人相貌奇特猪鼻,高眉,一边脸大一边脸小,一看就让人印象深刻。

    当然这种长相,按古时的说法,叫脸有异相,或是相貌古拙他穿了一件棉袄,戴了一顶毡帽肩上背了一杆鸟铳,腰间同样佩着腰刀。

    还有一人身材高大,脸sè微白,穿了件深蓝sè的长棉布袄子,戴着**一统帽。按理说相貌堂堂,只是唇上两撇鼠须破坏了他的形象,使他看起来有若一个贼眉鼠眼的师爷,宽布的腰带上插着一把短铳。

    却正是孔三、老胡、黄伟杰三人。

    三人是在去年十月下来到河南通许的,他们先混入一个小杆子群,靠的彼此火拼,相互撕杀为生。

    现在河南各地陷入无比混乱中,官府力量早荡然无存,民间各处,不是豪强结寨自保,就是一个个流民饥民窝点聚集,可谓小盗如毛,杆子如云。

    民间已没什么殷实,又毫无自保之力的人家,都是一窝窝人聚集,这种混乱的环境,当然谈不上什么各人安心耕种,想活下去,就要攻掠别人,抢夺别人的衣食。

    便若无数的小三国在河南形成,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只有生存,没有人xìng。

    三人依着自己的身手,很快就在这个杆子群中鹤立鸡群,老胡更发挥自己暗算上司的本事,某次在与别的杆子火拼时,一箭shè死了那个小头目。

    在退回自己小寨,群龙无首之后,在孔三与黄伟杰支持下,老胡又很顺利的当上寨主,孔三与黄伟杰分别为二寨主,三寨主。

    三人也算分工合作,孔三练兵,还抽选jīng锐又靠得住之人为亲兵,黄伟杰负责后勤,老胡统领全局,毕竟他长得最象大寨主,外人一看他这样子就心服,天生的首领人选。

    十一月中时,三人定下了“替天行道,保境安民”的方计,还定下“巡山军”的名号,在通许县内大力剿匪,逐步消灭境内的杆子小盗,抢掠他们的收获,壮大自己力量。

    抢劫的同时,也散些粮米救济一下饥饿的难民,很快就打出了名气,很多饥民纷纷过来投靠,老胡“踏地龙”的名号,也迅速的在通许闻名遐迩。

    境内百姓都在传扬,通许出现了一股义匪,与此时在睢州的小袁营一样,不滥杀人,只掠财聚众而已,连当地的费县令都对他们颇以好感,还意图招安,给他们一个官位。

    考虑到自己走的是匪路,招安了,后续工作就不好展开,老胡、孔三等人拒绝了,不过也保持彼此相安的默契,时不时可以去县城购买一些物品。

    又因为只是剿匪,消灭大小杆子,通许境内几个较为富裕的厚实堡寨也对这股势力抱以好感,慢慢的在老胡等人越发壮大后,也愿意借粮给他们,交纳保护费。

    这些堡寨皆是当地大户聚集,堡墙高厚,防守严密,内中又聚的是宗族同姓之人,凝聚力强,想攻下这样的寨子,是非常困难的,他们愿意交好,老胡等当然乐得如此。

    过了年后,老胡等人兵马更众,已经有步兵近千,马兵一百多,还是一sè青壮,区区一县内有这势力当然了不起,这也有情报部支持的结果。

    源源不断的支援,从开封等处送来,便如一些粮食,一些铁料,腰刀长矛,一些三眼铳,鸟铳等等。

    虽然这些武器,如鸟铳是那种没有火门装置,口径又大小不一,不能使用定装纸筒弹龘药的简易鸟铳,但也算jīng良,众土匪中有这类武器,当然是如虎添翼。

    在寨子各人眼中,三位寨主是有大本事的人,路子野,交游广阔,总是有能力搞来各种寨中需要的物资,使得已方实力不断壮大。

    当然,这种支援不是没有条件的,收罗妇孺送到都护府,就是他们的“主业”之一,眼下在河南很多地方,不论官匪,都在做这种“生意”,通许这边,“生意”更大。

    因为有着源源不断的支持,从年初开始,“巡山军”将触须伸到境外,兵马越众。

    这火拼途中,各处收来的惯匪恶匪,也在不断消耗殆尽,比如初时小寨当时那些熟面孔,已经全部不见了,换上的,是不断的新人,也是三位寨主希望的人员。

    无数的火拼争斗免不了危险,三人也算福大命大,到现在还活着,当然,身上的大小伤口是免不了,生死有命,三人早已看开了。

    此时三人就个个裂着大嘴贱笑着,一副贼鼠兮兮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他们是情报部的jīng英。

    同时老胡的马鞍上,还挂着几只扑腾的鸡鸭,孔三马背后方,横着一头噜噜直叫的肥猪,黄伟杰的马背后,则是一头拼命挣扎的母羊。三人部下,也是扛米的扛米,挑担的挑担,个个欢笑着,活脱脱象一群打家劫舍刚归来的土匪。

    由不得众人不高兴,昨rì他们“巡山军”在三位寨主带领下,与尉氏境内的“闯塌天”势力大干一场,打得拥有两千多人马的“闯塌天”狼奔豕突,更当场缴获兵器二百余把。

    还有粮米六十多石,纹银一千多两,又有彩缎、山绸、棉布、猪羊酒等等众多,怎不让人欢喜?

    经此一役,大寨主“踏地龙”的威名,不但在通许境内,想必就是尉氏,扶沟,太康几县也将大大传扬,作为部下,有个强力的靠山,也可更好的在乱世中活下去不是?

    不过说实在,“闯塌天”的失败也在必然,已方看起来人少,却是jīng锐,有马的马兵就在三百五十骑,虽然大部分人不是骑驴子,就是骑骡子,或是骑劣马,然拥有上好战马的人,也有五十骑,便是二寨主孔爷率领的大寨主亲兵。

    己方还有步卒一千五百人,虽然这次只出动一千人,但最犀利的鸟铳队有出马作战,一百杆火铳齐shè,“闯塌天”第一个回合就被打得惨败,死伤二十多人后,两千多青壮就一轰而散了。

    孔爷再率亲卫冲击,余者马兵跟上,“闯塌天”的大败就在眼前,他缩进老窝,再也不敢出动了,更妙的是,此战抓到了千多个跑不及的妇孺,这可是大财源啊。

    他们寨中主业,现“拐卖人口”第一,“兵器加工”是第二,“收保护费”第三,至于寨民闲时无事,在附近种麦种豆,那只是副业了。

    这千多个妇孺寨中未聚妻的分下,余下的送到开封府城,可以换到很多自己需要的物资了。嗯,唯一要小心的,便是陈留“shè破天”那帮人,他们早眼红己方“生意”,这回军途中,小心他们拦路抢夺。

    这帮人不是东西,将自己妻小都卖光了,还到处抢掠妇孺换取资源。

    满载而归,“巡山军”各人兴高采烈,“军歌”唱得响亮,只有后方跟着的那些“闯塌天”部下妇孺愁眉苦脸。

    这“踏地龙”部下巡山军别的都好,就是喜欢“拐卖人口”,听说那些被罗去的妇孺,是送到山西去享福,也不知是真还是假,前途的未知,让她们心情忐忑不安。

    拐过这片树林,忽然有负责侦探的亲卫马兵紧急来报:“shè破天倾巢出动,在前方不远处等待,人数怕有三千多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