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舜乡堡防守官 第九十四章 纪小娘子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品有成家遭变故后()。浑浑渠票的到处流浪。最后在保眉了下来。

    这些年来他靠自己的努力经营起了一个戏班广受保安州各地乡民喜爱不过他那颗对后金军仇恨的心却一直没变。王斗通过韩朝领的夜不收知道谢有成的情况后便起了收他为己用之心。

    在这古时戏班与茶楼说书都是一个很好的对外宣传工具特别是在这盲率居高不下的时代()。要贯彻自己的理想。一个有力的对民众宣传工具必不可少所以王斗便派韩朝与谢有成接触。

    听说防守大人要自己宣传打教子谢有成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他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加自己的戏班人员短时间内创造出了一系列的节目。果然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他脸仍是流着泪。听了王斗的话后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头道:“只要大人能打教子无论刀剑加颈斧钱临身小的都唯大人马是瞻

    王斗将他扶起道:“谢老板起来说话。”

    将谢有成扶起王斗交待道:“接下来。你不但要在舜乡堡还要到辖下各堡去演出尽量激起民心士气需要什么经费只管与我说

    在用戏班宣传激起民心士气的同时王斗还加强了对舜乡堡进出人员的控制。

    在通往舜乡堡几里处的各个路口王斗都设立了关卡每卡设立军士若干严加盘诘过往人员的路引及户贴身份有神色不对的。立时抓捕。敢反抗的可以当场格杀!

    对于流民乞丐也是强制收容。同时间。王斗还加强了对堡内商户的管理。

    王斗一直对明末商人满怀戒心这些人为了财帛与自己的家族可以作出种种不知廉耻的事情。谁知道舜乡堡内会不会有清国的细作?在战事最关键的时候如果有商户细作收买败类开门内应舜乡堡就会出现与铁岭开源抚顺辽阳等地一样的悲剧。

    从崇祯九年五月十八日起。与以前王斗在靖边堡一样舜乡堡开始实行商人市籍制度林道符令吏冯大昌领着几个书吏还有韩朝领着一些夜不收对每一户商户进行严格仔细的审核。登记他们的户主名店铺内有什么伙计身家何处经营何物等一一审察。

    特别是一些外来的商户对他们审核更是严格而且这些人还需要有保人才可以继续在堡内积营下去()。

    王斗的做法当然引起堡内诸商家的不满。在这明末要在各军堡开业设铺都需要一定的人头势力。舜乡堡各街道有商号店铺四十多家。不是各军官们的子弟就是保安州各大乡绅家族子弟他们可不是没背景的单纯商人。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不过这些商人暂时对王斗无可奈何往常他们擅用的手段就是罢行罢市引起物价飞涨行市不稳不过这一套在王斗手却是行不通。

    所谓手有粮心中不慌王斗现在堡内的制度算是配给制就算在堡内有向商家购买一些物资。也是可有可无。只要粮食在手余者的商品。有也好。没有也无所谓。

    而且王斗还严厉警告过有敢横行不法。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特别是罢行罢市者立时没收所有商货驱逐出堡永远禁止进入。    这些商人没办法只好出动背后的势力前来游说在他们看来王斗这样做。无非是为了敲诈一些钱粮罢了。

    同时间在舜乡堡还有几家让王斗比较棘手的商户比如说东大街的庆天福商行这家商行初经营粮油盐布等货崇祯八年下还开始经马、牛、骡、驻等役畜。

    庆天福的主人叫赖满成这人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的靠山很硬。是保安州城操守官徐祖成的外甥。

    在徐祖成任舜乡堡防守官时。赖满成就在舜乡堡内开设商铺 几年的经营生意做得颇大。崇祯八年下在杜恭与他妹夫谢赐诰死后。谢赐诰原先在舜乡堡经营的那家牛市行不知怎地就到了赖满成的手。

    听人传言谢赐诰死后他家人就将牛市行低价卖给赖满成了。想必背后赖满成使了一些手段。

    王斗对舜乡堡商人市籍登记在赖满成这遇到了钉子()。

    赖满成放言道:“防守王大人登记商户。以防堡内不法之徒这个。他可以理解。不过他赖满成最忠心大明对勒子与匪贼恨之入骨崇祯七年教子骚扰舜乡堡当时的庆天福商行也是捐钱捐物同仇敌忾。防守大人将他与别的商户相提并论。这就有点过份了吧!好歹自己是操守官徐祖成大人的外甥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

    操守大人的外甥话林道符与冯大昌都有些犹豫前来教王斗的意思。

    此类事情王斗以前就在杜恭与他妹夫谢赐诰身遇过当时自己坚持了原则对这赖满成同样也是如此不过关系到操守官徐祖成。自己还是亲自跑一趟吧。

    在庆天福商行见到赖满成时王斗略有些惊讶这赖满成年纪不大还不到三十岁生得油头粉面手还摇着一把洒金扇儿不象商人。反倒象一个公子哥儿。

    不过他虽然外表浮浪但眼中偶尔露出的精光却让王斗知道这人不象他外表那么简单。

    见到王斗赖满成也有些惊讶王斗这么年轻就担任一堡的防守官。也同样少见。

    赖满成待人接物很是老道。在面一点看不出来不久前他还说过对王斗抱怨的话只是笑嘻嘻地将王斗迎了进去两人轻松地寒

    不过谈起了舜乡堡的商人市籍登记赖满成只是嘻嘻而笑摇着扇儿不置可否甚是油滑。

    王斗看着他微笑道:“赖兄显皇帝当位时我大明铁岭开源抚顺辽阳等地的陷落。想必你知道原由吧?”

    赖满成摇着扇儿道:“此事舅舅到与我提过当时东奴甲兵犀利。国朝官兵有所不敌不过辽阳等地城池高厚若不是细作内应开门东奴想要夺取城池也不是那么容易”()。

    他口口声声不离他的舅舅徐祖成。王斗只当不知他微笑道:“不错。我正忧虑如此如果有此一日舜乡堡遭受贼奴攻击若是有那叵测之徒开门内应我全堡军民不保!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到时赖兄也难以身免吧?”

    赖满成摇头晃脑道:“我虽未从军从小就从商经营不过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他看了王斗一眼。淡淡道:“只不过王大人。作为一个州城操守官的外甥难道大人会怀疑赖某做出那等从贼降奴之事?我这样做难道想连累我舅舅被砍头不成?。

    王斗微笑道:“我当然相信赖兄不会这样做。”

    他正色道:“法令之所以严明下通行在于诸人一体同仁。如果我给了赖兄不一样的待遇那别人如此要求我又如何呢?”

    王斗道:“舜堡全体商人市籍登记势在必行任何人都不得避免!如果有得罪之处王某会亲自去向操守大人罪”。

    赖满成一时间脸色难看。

    崇祯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保安州城操守官府邸。

    “我那外甥仗着我的势头老是做些不对劲的事我己经责备了他。王斗你做得对登记商户防止堡内混入不法之徒眼下大明贼匪遍地为了防贼。这样做是必要的

    在王斗前面保安州城操守官徐祖成正舒服地躺在软椅两个丫头给他轻揉着肩背。

    因赖满成之事王斗来到了州城操守府邸。

    此时在王斗面前徐祖成这样说道脸神情看不出喜怒。

    王斗施礼向徐祖成谢过()。

    顿了顿徐祖成又道:“王斗啊我是很看好你的不过你还年轻注意施政不可过于急燥要轻缓一些

    前段时间王斗救济数千灾民很是在州城内引起轰动很多人都知道了舜乡堡有一今年轻的防守官叫王斗。当初听到这个消息。徐祖成也有些惊讶。

    不过他到是沉住气没有招王斗来问他为何有此财力。每个人都有灰色收入徐祖成也不例外。靠他的俸银他是养不活他手下那干家丁的就算克扣军饷也没用毕竟卫所之地。朝中很少有粮饷下来。

    徐祖成只要王斗掌握舜乡堡。保持对他的忠诚为将来自己争夺守备之位增添力量。

    让徐祖成担心的是前些时间许禄等人的离去舜乡堡一口气走了四个管队官虽说这些人都是温士彦以卫城管屯官的名义将许禄。蓝布廉、刘姊、余庆元四人调入卫城然后许禄几人才走。

    不过如果没有王斗的逼迫起由想必他们还是继续待在舜乡堡内。

    在徐祖成想法中应该是温方亮被逼走才是怎么会是许禄等人呢?

    现在卫城己有传言舜乡堡防守官王斗寡恩薄情排斥旧主心腹。这种言论对徐祖成对王斗都是不利的守备李贻安还待地派人来向徐祖成询问事情原由。

    徐祖成有些惊讶王斗的魄力。一口气赶走了四个管队官不过年轻人魄力过头可不是好事。    所以徐祖成有此一说。

    对徐祖成的施教。王斗只能深深施礼作揖许禄的事情他是没办法向任何人说的。

    从操守府邸出来王斗想了想来到州城还是去儒学学正符名启家拜访一下()。

    自三月起王斗与符名启结识以来两人竟成了知交好友不时往来。其实王斗现在几乎没什么朋友。旁人与部下不是对他畏惧就是尊敬要不就是仇恨很少有平等来往的人。

    和符名启接触深了就觉得这人说话风趣没有平常人的酸气也没有学正的架子与古板。王斗觉得和符名启聊天轻松愉快符名启也觉得王斗说话很有意思。有时看着王斗说话符名启总在想。这人还是一个普通的墩军出身吗?事实是肯定的所以符名启更觉得王斗神秘不时会去舜乡堡找王斗聊天。

    舜乡堡在四同时开设孩童学堂符名启还会经常下去教习几课。

    符名启的小院位于城巽隅很幽雅的一个小院。

    来到小院前王斗让几个护卫在院外等待同时将马匹停在外面。

    他推门进院高声叫道:“老符老符。”

    却听里面传出声音接着符名启与两个女子走出屋来一个少*妇打扮。年在二十余岁雍容华贵。另一个是花季少女年在十七、八岁脸容娇艳双目灵活流转中风情万种。

    王斗呆了一呆那两个女子自己都曾见过却是在去年时那个知州府少夫人还有那个人称纪小娘子的少女。

    二女出来时都走向符名启施礼那纪小娘子道:“有劳先生解惑实是感激”。

    她说到这里王斗的声音就响起。

    听王斗大大咧咧地喊符名启为“老符二女都是惊讶地向王斗看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