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保安州城操守 第139章 州城同僚与百姓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让保安州城的南关来董门外州城管屯官张贵与干大”兄日呗热情地迎接了王斗一行人()。

    说起张贵往日的下属王斗成了他的顶头司不知道他的心情怎么样不过想必与当年钟大用等人的心情是一样的。听闻王斗在确定为保安州城的操守官后张贵很是失眠了几日不过他的角色转变很快。很快就携带丰厚的礼品笑呵呵地前往舜乡堡找王斗拉关系千言万语只一句话就是希望保住州城管屯官的位置。

    对张贵王斗当然会重用自己在保安州城没什么熟人有熟悉州城底细的张贵协助自己相关的事宜才可以迅展开()。

    老远的王斗就听到张贵爽朗的笑声他连同州城一干大小官员大步流星地迎了来。

    看着王斗带来的那数百人张贵等人都是大吃一惊心想王斗在舜乡堡不声不响的什么时候己经展出了这么多强悍的家丁怪不得能斩大捷火箭般的升官任职果然是有一定的资本倒不是他的官运

    。

    张贵身还穿着那身正五品武官的熊黑绣服那是千户官服比起王斗的指挥同知官服己是低了两级他飞快地迎了来笑容满面地地道:“下官等在此相迎操守大人鞍马劳顿实是辛苦了。”

    他殷勤地服侍王斗下马昔时的顶头司如此服侍自己王斗内心也很有快感他微笑道:“张大哥。这些时日在州城可好?”

    见王斗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称呼自己张贵大感脸有光他连连作揖道:“托大人洪福下官很好只是大人如此称爱真是折杀下官了

    王斗早知道张贵虽然神情粗豪却极会说话当年自己随他去见许忠俊或徐祖成时就领教了这一点。他脸带着微笑又看向他身旁的家丁队头张堂功此时他脸陪着恭谨的笑容他的身份己经与王斗天差地远。从他脸王斗似乎看到当年自己在他面前的样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是世事难料。

    王斗对张堂功微笑地点了点头。张堂功立时受奂若惊腰杆一下子弯了许多。

    王斗与张贵寒暄了几句他看他身旁身后的一干州城官员张贵会意殷勤地道:“大人下官为您引见。”    他一个个为王斗介绍州城的一干武官们千总田昌国快五十岁了。却是保安卫指挥金事的头衔()。州城金书官管着保安州城的营操、验军、巡捕事物此人骨瘦如柴有些似醒未醒的样子两个大泡眼。他揉揉惶松的睡眼向王斗施礼时。道:“大人下官是田昌国啊。大人有听说过下官吗?大人看起来真是年轻有为啊。”

    王斗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什么时候。自己与田昌国这么熟了他用这么亲近的口气称呼自己?他对田昌国第一印象不好感觉他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家伙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他昏聩。

    再接下来是把总池登善千户官衔。领着州城一总的兵三百多人池登善约在四十人长得精瘦不过双目闪着精明的光似乎是个油滑有城府之人。他仔细打量王斗王斗的年轻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然后又是把总黄显恩也是千户官衔年在三十多岁却是长得极为肥胖他见王斗看向王斗忙点头哈腰地道:“下官黄显恩见过操守大人早听说过操守大人的威名。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大人虎威见面更胜闻名

    王斗微笑地对他点了点头接下来是州城的镇抚官郑禹年近四十。脸闪着不健康的青黄。他在一旁仔细端详王斗好久张贵引见到他。他前来向王斗施礼王斗第一感觉这是个比较阴冷的人。

    最后是令吏张学焦王斗与他说了几句话典型的官场老油条人说吏滑如油或许指的就是这类人了。

    眼前的便是保安州城武官中一干高级官员了说实在王斗很失望。感觉州城内没有什么人才腐朽之气太重将来自己在州城可用的人。或许还不如舜乡堡。

    不过眼前的人以后都是自己的下属与同僚了不能用眼下也要用王斗微笑地与众人寒暄几句说些场面话。

    众人寒暄的同时王斗那数百铁甲军士仍是端坐马一动不动只有一些马匹不时骚动几下扬声打几下响鼻。看他们森严的样子身散出一股摄人的气势那气势中似乎还隐含着一股噬血的味道那是与清兵血战后不知觉露出的威势()。

    这股威势让州城那些老爷兵看了个个胆寒眼前的州城官员们也有一股心悸的感觉各人对王斗的实力暗暗心惊。

    以前的州城操守官徐祖成大人麾下可没有这么强悍的家丁而且徐大人麾下的家丁们只有一百多人。眼前王斗的家丁却是有近四百人真不知道他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心;操练出来的正因为有了泣此强悍的家丁他才能轿教多。荣升操守官的高位。

    城门两边还有许多围观的百姓对那些铁甲军指指点点惊叹声不时响起张贵笑容可掬地道:“大人远来辛苦。下官等己与徐大人在鼓楼为大人备下酒宴大人这便进城吧。”

    千总田昌国也是道:“是啊是啊进城进城。”

    他一边说一边揉着自己的两个大泡眼看他似醒未醒的样子王斗怀疑他昨晚干什么去了。

    过了南关堡城王斗领军从迎恩门进入州城内过了“政教坊。后。便是保安州城的南大街了。青石板大街两旁密密麻麻的尽是酒肆茶楼红男绿女夹着众多衣衫褴褛的军户民户还有到处的乞丐流民。各样口音不绝这就是保安州城。

    王斗领军进城时街两旁尽是围观的民众看着这些滚滚而来的铁甲骑兵街头街尾似乎一眼望不到边畏惧与惊叹的声音就没有断过。各人都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有人道:“看那就是新任操守王大人王大人看起来好年轻似乎还没到三十岁啧啧真是年轻有为啊。”

    一人道:“听闻王大人悍勇无比领军斩八十级新任督臣卢大人都对他赞不绝口呢。”

    又是一片的啧啧称羡众人都是感叹王斗的好运为什么督臣就不来赏识自己呢?

    又有人道:“不对我怎么听闻王大人是斩二百多级?”

    另一人道:“胡说()。王大人分明是斩八百余级。”

    这一群人争吵起来又有人道:“王大人来了就好了他的兵马这么强壮又打得教子望风而逃。有他老人家坐镇州城大伙儿就安心了。”

    一片的声音道:“这位夫哥所言极是。”

    王斗领着这近四百兵进城虽说这些军士个个看起来凶悍无比给他们以畏惧的感觉不过有这样的强兵在也增强了他们的安全感只要这些军队不是太贪做得不太过份在州城百姓需要的时候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各人就心满意足了。

    有时候老百姓的要求就是这么简单。

    听到周边的议论声马的舜乡堡甲总军士们更是昂挺胸尽力让自己显得雄赳赳气昂昂些连谢一科也是严肃起来他端坐在马目不斜视不了解他性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一个沉稳有加的年轻人。王斗身后的韩朝也是默不作声地策丐而行着。不过他看到街旁一个女子的身影那火热的目光让他有些不自然。

    王斗策于马有些感慨地看着眼前的大城曾几何时自己看这座城池还要以仰视的态度现在自己却成为这座城市的主人了。

    张贵有幸与王斗并辔而行听着街旁的议声张贵叹道:“大人斩二百余级虎威之下奴贼望风而逃有大人坐镇州城城内的军民百姓都安心多了。”

    王斗着了张贵一眼淡笑道:“老张你很会说话嘛。”

    他很自然地转换了对张贵的称呼张贵也觉得理所当然。他连声道:“这是下官的肺腑之言肺腑之言。”

    一行人马很快来到了南街与东街的交汇口街口处搭着一座大市坊()。便是保安州城的“承恩坊。”在街的对面又是一座高高耸立楼高近三十米的鼓楼这便是保安州城的昌阁站在楼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保安州城的情况。

    当年王斗与韩朝、韩仲、钟调阳几人前来州城时高史银还赞里面的酒菜味道不错可惜最后没有楼去喝一杯这个机会直到自己任保安州城操守官才实现了。

    保安州城一干官员为王斗接风洗尘就是设宴于此在这条街口。早己重兵把守为了迎接新任的操守大人从清晨起这一带便是清场由官兵严加看守。

    此时在鼓楼下王斗看到了将要离任转调入卫城的原操守官徐祖成。在王斗前向徐祖成行礼参拜时徐祖成一把按住了王斗的手。含笑道:“王大人不必行此大礼。”

    他打量了王斗一会亲切地道:“王斗你这一路来可是辛苦?”

    王斗与徐祖成寒暄了几句最后徐祖成携手王斗一起进入鼓楼内徐祖成现在是署保安卫指挥使很快就能成为下一任守备眼见徐祖成对王斗如此亲热众官都是眼热非常又急忙跟在身后。

    ※

    老白牛:

    回湘军统领书友确实搞错了。钟调阳是百户不是副千户多谢

    正。

    高素质的者是每个作者渴望与喜爱的感慨一下。

    平均订过三千了不知有没有机会精品频道。如欲知后事如何登陆 肌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