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保安州城操守 第145章 处决(下)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让保安州城南门外的平川“圭斗的二总军十肃然而办心驰个个一身披铁甲在寒风中一动不动()。他们的长枪火镜密密如林那种肃整与威势让旁人看得心惊肉跳。

    在王斗身旁知州李振斑与一干吏员都是脸色白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这个场面。千总田昌国州城管屯官张贵几人也伴在王斗身旁。他们己经得知消息王斗耍在众百姓面前将乱军尽数处决他们庆幸自己没有参乱的同时也吃惊王斗的决定内心始终不敢相信王斗会这样做。他们呆呆地站着都是一言不敢。

    在王斗三总军士的旁边还战战兢兢地列着千总田昌国部下的几百人。这些人没有作乱但今日的事情他们尽数知晓乱军在街肆虐时。他们中有些人蠢蠢欲动暗自埋怨官为何不让自己街否则自己也可快活下。

    不过接下来王斗冷酷无情的镇压。又让他们胆战心寒他们吃惊操守大人的狠辣。正在坐立不安时千总田昌国来了他带着大队家丁脸色极为难看他招集众人出城并声色俱厉地道:“你们都给我规矩些。不要闹出什么事如果有人敢惹事我第一个砍了他。”

    当时一个军头不知趣仗着自己与千总平日关系好还笑问几句田昌国立时正反甩了他几十个耳光尖声道:“多嘴。”他脸色铁青。吓得一众部下大气也不敢出。

    出了城来眼前凝重的气氛也深深震慑他们看着身旁王斗的千铁甲大军他们都是不敢有任何的移动与喧哗一个个只是木然地站立着。

    “百姓都到齐了吗?”

    王斗忽然说话吓了李振斑等人一跳李振蜒道:“到齐了应该都到齐了。”

    说到这里他感觉这样说话在众人面前有失自己的官威体统他咳嗽一声对身旁的州尉韩大官道:“韩州尉你负责招集城内的军民出城他们都出来了吧?()。

    韩大官道:“回大人接到两位大人之令卑职立时吩咐左右去招集军民百姓现在他们尽己出城。”    在对面黑压压的尽是保安州城的军民百姓连城内的居民连外来的商户怕有近万人的样子。或许还有一些人躲藏家内不敢出来。午那场兵乱将他们吓坏了。就是此时出城的人也是惊魂未定个个恐惧不安。

    他们接到城内通告说是知州大人与操守大人传令让他们出城汇集。他们不敢不来在城内各坊长的通传下他们一户户的从城内出来。网遭劫难众人都是脸色白。又不知道出城什么事。见周边站满的尽是官兵他们更是害怕。不过见到城内两位官在此又见到王斗的铁甲大军知道操守大人部下军纪森严才略略放心。

    韩大官部下一些民壮在维持秩序。寒风中城外黑压压的站满了人。

    看着周边各色目光四野一片安静。王斗道:“将乱军押来吧”。

    韩朝冲王斗抱了抱拳喝道:“将乱军押来

    很快那边传来阵阵喝骂声众人一齐看去就见韩朝部下一队火镜兵押解着数百个乱军来这些人无论是军官还是士兵个个都是五花大绑他们被驱赶前来神色惊疑不定不知道自己被押来干什么。

    这些乱兵被擒获后被看押在军营内。他们起先还满不在乎不就闹饷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特别其中池登善郑禹一些心腹官将家丁他们还安慰各自部下国朝闹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以安抚收局。

    他们是官兵朝廷要靠他们镇守。离了他们官去哪找当兵的人?大家只管放心很快大伙就自由了。说不定因祸得福大赚一笔呢。被看押时他们还大声谈笑此次兵乱自己收获多少抢了多少银钱()。玩了多少女人烧了多少店铺等当然了王斗的镇压也让他们心有余悸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他们这些余下的人肯定没事。

    他们互相安慰直到他们被五花大绑押解出来时才各自慌乱起来。看情形不对啊。出了城看外面黑压压的尽是人头还有操守大人麾下让他们胆寒不己的铁甲大军肃然列阵他们神情更是恐惧。

    这些乱兵被押解出来时无数双眼睛看向他们其中更有一道道仇恨的目光就是这些人在城内干下种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抢夺自己的财物淫辱自己的妻女焚烧自己的房屋甚至杀害自己的家人自己恨不能生唉其肉。

    仇恨的目光下又是集体无声的沉默。感受到那种目光就算乱兵中那些最凶悍的兵痞也是大为不安其中更有许多人感觉不妙全身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而在众百姓中又有一些人是这些乱兵的眷属见自家男人被五花大绑押来她们都是一片惊呼不知道自家男人要被如何处置。她们的惊呼引来周边百姓一道道仇视冰冷的目光让下面一些乱兵更为不安有些人己经脚步软迈不开步伐。

    乱兵被押解过来韩朝向王斗禀报道:“禀大人城内作乱官兵五百余人当场格杀一百五十八人擒获三百八十七人据察这些乱兵皆为把总池登善把总黄显恩。镇抚官郑禹等人部下其中不乏其亲随家丁。”

    王斗冷笑:“池登善黄显恩郑禹这三个乱贼好大的狗胆

    他扫了面无人色的李振蜒田昌国。张贵等人一眼又看了看周边同样脸色苍白的人群说道:“将受难百姓的遗体抬出来吧。”

    韩朝领命而去很快的兵乱中一具具百姓的尸体被抬出来越积越多最后达到一百多人。他们中有男有女有老人也有小孩脸都带着临死前的极度恐惧。其中更有一半人是赤身**死难女子的尸体()。每次劫难总是女子第个遭殃。特别是一些有姿色的女子。她尔所受的折磨更是惨不忍睹眼下也只是用一床草席粗粗包裹。

    这些遗体多是王斗等人从街收玲而来估计兵乱中还有众多死难者的尸体留在各家各户来不及统计。看着地一具具尸体百姓中终于哭声大作许多不见家人的军民百姓己经可以预料地那些尸体中就有他们的家人。

    听着众百姓的哭声看着地那些尸体那些乱兵更是按耐不住他们感觉到自己末日来临很多人瘫倒在地就算乱兵中那些自持悍勇的兵痞家丁也是个个全身抖。

    李振蜒等人都是叹气摇头千总田昌国麾下的那数百官兵们也是个个张着嘴那些百姓尸身一具具摆出来时对他们冲击都是非常大。他们第一次认识到身为官兵如果不谨守军纪会给百姓造成多大的

    害。

    王斗出来他缓缓看着众人开口道:“我曾看过戚爷爷的兵书他书有言兵是杀贼的东西贼是杀百姓的东西。身为官军。本应保护百姓护卫乡邻。

    若是不守军法祸害百姓便与贼寇无异甚至更为可恨!”

    场内静静无声万双目光只是注视着王斗。在人群中还站着知州府的少夫人与纪小娘子她们身旁还有一些护卫丫鬟等人物王斗说话时她们都是一样看着王斗说话。

    王斗继续朗声道:“我王斗惭愧啊。治下的官军做出此等禽兽之举。我王斗愧对州城的军民百姓!”

    他对众人深深一揖人群中一阵骚动没想到王斗会如此表态。

    王斗继续道:“对奴贼畏落不前对百姓如狼似虎。这样的官军要来何用?”

    他喝道:“军无纪不严官兵作乱()。罪无可恕!今日我便在众百姓面前将这些作乱贼军尽数正法以告慰那些死难的军民百姓众军都需引以为戒!”

    “我愿治下清明从我保安州城始。为此我王斗刀剑加颈斧钱临身也在所不惜!”

    场内鸦雀无声王斗的话将所有人都吓到了。将这数百人尽数处决?不说各军民百姓听得呆就是那些哭泣的人们也是吓得个个。哭声停止。

    知州李振蜒。千总田昌国还有他部下那些官兵都是面无人色只有王斗身后的韩朝韩仲钟调阳谢一科几人还是肃然而立他们个个板着脸神情非常严肃。

    在人群中纪小娘子也是吃惊的对少夫人道:“挽云姐刚才那王斗是说”说将这些乱军尽数处决?我没听错吧?”

    少夫人道:“好象好象是的。”

    她闪亮的目光紧盯着王斗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那些乱军一片的哭叫求饶他们道:“我们不是乱军我们是官军我们只是要饷要饷

    王斗指着地的尸体喝道:“你们的话对那些死难百姓说去吧。”

    他看着对面那些放声哭喊的乱兵眷属摇头叹息道:“尔等要饷。本可向本官讨要为何祸害百姓做出此等禽兽之举?为肃法纪。本官必定处决你们不过我不会祸及你们的妻女如本官在州城实行新政。也同样会给她们分下田地。”

    他喝道:“来人行刑。”

    口令声四起:“行刑!”

    “甲总火侥队准备!”

    “准备()!”

    韩朝的甲总两队火统兵出来他们两队合一一百余人高举火锁 大步前进在军与民两地的平川前行几十步后停了下来。

    “提人!”

    一百个乱军被甲总的两队长枪兵提来。他们大声惨叫:“我不要死啊。不要死”

    那些乱军再挣扎哀求也无用他们在火锐队的前面被排成一排看着前面那黑压压的火镜他们全身颤抖得厉害。很多人裤档湿了仍不自知更多人则是放声大哭。

    “行刑开始预备”

    一排的火统放下瞄准了前方那些乱兵。

    “放!”

    “放!”

    火镜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一股的烟雾腾起。

    一切的声音都停止了场内各人鸦雀无声没有人敢稍稍动弹一下。

    好一会众人才听到前方口令声传来:“查验行刑结果!”

    两队长枪兵前一个个察看那些乱军有无打死没死的各人或用长枪或抽出腰刀再补一下。

    排统的声音一阵响过一阵乱军处决了一百人后再提一百人很快的便有三百个乱军被处死。场中尸积如山鲜血味道与硝烟的味道传来。很多人都是大声呕吐起来。

    特别王斗用火统行刑;给在场军民以最大的震慑所有人都是面无人色双脚软。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