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保安州城操守 第149章 沸沸扬扬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千总田昌国所说的问题是明白的()。大明各州县日纭作的资金钱粮便是每年起运钱粮后余下的存留与羡余。

    各地税粮在征收后完成缴纳国库的份额余下的便供各地自己支配这便是存留()。

    而羡余。更是地方州县卫所独立支配的小金库一般来源于存留田赋的加耗有些心黑的州县卫所加耗可达到每石四、五斗。此外还有各样多征的赃罚银商税程羡银。又有吏员新参盐引线网署之征等也是羡余的来源。

    存留与羡余的支出一般为各地的办公费用并用于赈灾营建水利等公共事业到了大明晚期这些费用一般被用于各地官员的宴饮。送礼或是官将们以羡余养家。中饱私囊等也有很多地方用来抵补正额钱粮。

    存留与羡余都是各地官府卫所的小金库先的来源便是向军民百姓征收税粮为了多留存留与羡余。除了正税之外还有各样七七八八的常例。

    大明官场展到了现在各地卫所州县都是先向军民百姓征收常例。将自弓的小金库装满再说然后再征收正税。正税税额征不齐不要紧各样常例却是先收入自己私囊。层层附加从官到下面的吏员再到各级的里长甲长等。无不是如此。

    王斗明年不征收税粮军户百姓是得到实惠但这一年州城各级官吏没有了下其手的机会怕要恨王斗入骨。至于王斗明年如何应对朝廷应征税粮的份额很多人未必会考虑到想必他们会认为王斗打算以拖欠的形式过关保安州城的税粮年年拖欠每年交不足数额官吏下早习惯了。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王斗这样做要得罪很多人啊。而且州城内悄实有一些军吏清苦指望卫所粮过日明年不征收税粮州城一些吏员正常的月俸口粮城内怎么拿得出来?

    田昌国认为王斗年轻不了解官场内的潜规则他是打算投靠王斗的。好让自己前途光明怎么愿意看到王斗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所以立时出言提醒。

    下的杨志昌听得心中冷笑()。心想这王斗毕竟是个愣头青这样自寻死路的方法也搞得出来他不一言。面却象完全被王斗为国为民的伟大情怀感动了甚至还有点热泪盈眶。

    王斗微笑道:“老田你坐。”

    田昌国坐了下来王斗道:“你的忧虑不无道理州城众多的军士吏员靠下拨的钱粮度早此事本官会想办法解决。不但如此从明年起。本官还要提升州城各吏员的月俸钱粮。每月的粮米增加到一石让他们好生供养自己的父母妻”

    大明各地吏员月俸不过三、五斗。便是级别最高的令吏也是如此。王斗将月俸增加到一石足以让他们全家吃饱了。

    听了王斗的话。田昌国等人更是一惊看王斗信心满满看来他决心己下只是他哪来的银子?

    杨志昌也是惊疑不定他倒要拭目以待看王斗怎么凭空变出钱粮。不过想想王斗不声不响便在舜乡堡就练出千人强军他内心隐隐觉得王斗或许有办法说不定。

    张家堡防守官史敏嘴张了半天最后他问了一句:“敢问大人明年州城不征收屯粮到时我各堡军士的粮饷

    王斗道:“放心吧到时我核定各堡的兵员名册每堡军士都不会短少他们的口粮衣食。”

    史敏放心地坐了下来。

    王斗转而对镇抚官迟大成道:“明年起本官将免除州城军户的税粮征收介时你巡视各地如有人敢违抗我的政令私自征收屯粮的你尽管抓捕审问任他是谁我王斗必诛之!”

    他声音严厉让在场各人大气也不敢出镇抚官迟大成严肃地站起身来拱手领命。

    他那死板的样子谁也不会怀疑他会询私枉法。

    州城与各堡的事情暂时如此王斗重点关注舜乡堡()。

    他对舜乡堡防守官林道符道:“林大人明年起我州城要开始大规模屯田需要大量的灌井水车。相关的工具打造你要准备一下。”

    林道符道:“大人放心只要钱粮材料跟得下官定将诸事办理的妥妥当当。”

    王斗微笑道:“林大人的能力我是不怀疑的。你让匠头李茂森到州城来一趟一些能用的工匠人手只管选取过去。”    他沉吟道:“不但如此。以后舜乡堡还要开设枪械厂火药厂被服厂木工厂伐木场石料厂。煤厂。铁厂甚至砖窑石灰窑等作坊你要做好准备。”

    王斗估计等钱粮储备充足后。自己就要大练兵了。练兵需要大批的铁料盔甲军服。火统火炮等物所以平日的物资储备不可放松。关于铁料依后世涿鹿县的资料。保安州境内有铁矿储量近三十亿吨。不过大部分邸几嘉中在后世的太平堡乡大河南山镇等地。王斗舰”易于开采的铁矿己经被诸多豪强占据。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地方离舜乡堡或是离州城较远地点也偏开采不易自己在辉耀堡己经有优质的赤铁矿了也够自己使用几十百年就没有必要去抢占这些矿产了将辉耀堡那个铁矿经营起来便好。

    林道符听得热血沸腾他大声道:“大人放心吧下官定不会出一点差错。”

    听着王斗与林道符的问答千总田昌国几人都是双日安呆王斗要搞这么多东西他哪来的这种实力?五堡的防守官杨志昌也是悄疑不定。目光不时转到林道符身又转到王斗身。

    王斗道:“这些工厂作坊以后都设在卑乡堡附近铁厂也是如此对了从舜乡堡到辉耀堡那条路你组织人手修一修吧。”

    林道符又是大声领命()。

    各堡军官议事后很快的只是几天之内关于集斗开荒分地。甚至免征州城军户明年税粮的消息便在城内外传得沸沸扬扬。

    王斗以雷霆之势诛除州城乱军在保安州城竖立了空前的威信现在又分田分地免征税粮州城的军户百姓听到第一反应都是不敢相信。其实中国百姓对土地渴望是无限的。之所以没人愿意去开垦荒地是因为之后的税粮负担极重开垦田地得不偿失所谓的杀头生意有人做赔本的买卖没人干。

    如果操守大人真能保证分田后。以后田地第一年免粮第二年征一斗。第三年征两斗并一直保持不变的话那真是应者如云。就不知道操守大人是不是空口说白话。

    当然许多人从舜乡堡的经验中都是肯定操守大人所言必真。

    一片的议论纷纷中崇祯九年十一月十六日这天操守府贴出告示。肯定了众人的猜测为真。保安州城每户军户每户四到七口人都可以开垦荒地五十亩登记入册后;官府帮他们打制灌井水车授给耕牛农具。此外。还免征明年州城军户的屯粮子粒。保安州外的流民百姓如果愿意加入保安州军户的一样享受相同的待遇。

    一时间整个州城都轰动了。军户们欢欣鼓舞消息甚至快传到保安卫城内守备李贻安大人署守备徐祖成闻听都是大吃一惊赶紧招王斗前来问话王斗再三向他们保证明舞保安州城的屯田子粒自己定会如数缴纳决不拖欠。

    反复说明后二人才放下心来。只是不明白王斗到时拿什么来缴纳。

    十七日王斗开始了行动官兵作乱时州城抄没的乱军将官田地有五千多亩。这些田地王斗各分了二十亩给兵乱时受害的百姓家属被处决的乱兵家属每户也分到二十亩地。

    官兵作乱后这些乱军家属个个在州城内战挂度日没想到操守大人还会给她们分下田地甚至大部分还是良田她们感激涕零()。连日来。都有大批的乱草眷属到操守府邸前向王斗叩头道谢。

    王斗出来温言安抚她们言道当日自己处决乱兵时曾言不会祸及妻女只要她们今后各安生理母作非为自己仍会将她们视为治下百姓一体看待说得这些乱军眷属更是流泪不己。

    那些分到田地的受害百姓家属同样大批前来向王斗叩头感谢王斗也是一样温言安抚她们。

    有了这个例子在前还有谁不相信的?一时间州城军户四出虽然大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他们开荒的热情连日来州城内外一片热闹甚至还有周边军堡卫所许多军户偷偷赶来加入保安州军户户籍就是为了自己也能分下田地传家度日。急冲而来的流民更是不少。

    与此同时李茂森来到保安州城将保安州的一百多户军匠一扫而空带到了舜乡堡城内开始大干制造水车等物。

    与保安州城不同在舜乡堡内做事每月有基本的口粮每造出水车多少还有相应的奖励虽说天气寒冷这些保安州工匠们却是焕出了极大的工作热情可以用干得又快又好来形容他们。

    只有保安州城一干吏员们心情复杂。王斗免征明年军户屯粮军户们是欢呼雀跃他们明年却少了很多下其手的机会王斗虎威在前他们哪敢表示不满?而且王斗还承诺增加他们的月俸只要安分守己辛勤工作就可以养家糊口各人选择又应如何

    由于王斗开荒分地免征屯粮只是针对州城的军户这让城内许多民户情绪不稳很多人己经在盘算是不是加入军户户籍这样自己也能分田分地了。

    针对这个情况十一月二十日这天保安州知州李振蜒相操守官王斗大人议事。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