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保安州城操守 第178章 卢象升视察(上)

作者:老白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崇祯十年十月中()。为了缝制五千套鸳鸯战袄。林道符与晦代民讨州城各布店的存货一扫而空让各商家大赚一笔而且需求远远不够还需大力追加定单让州城许多商家心思活络起来看操守大人这势头。以后需要的布匹棉花皮毛众多啊。如果自己能拿下这独家供应权那以后

    早有先例以往州城的万胜和米店只是小店就因为抱操守大人的大腿这两年急膨胀起来成为州城数一数二的大米店。规模虽大。却没人敢动他们一下笑话。不说操守大人支持便是郑经纶两介。侄女就嫁给操守大人心腹爱将韩朝()。韩仲兄弟谁敢对他们怎么样?现在的郑经纶走到商会之中谁不要恭恭敬敬称他声:“四爷?”

    想到那个美妙的前景很多人坐不住了往林道符齐天良那边活动的人多起来。

    随着布匹棉花皮料的购买前来舜乡堡被服厂也快开动起来。从堡内与州城各地招募来的大姑娘小媳妇们用她们勤劳的双手赚取自己的口粮与工钱大大补贴了家用。

    与此同时三千余个从州城及境内各地挑选出来的青壮军户们也汇集舜乡堡进行为期:介。月的封闭似刮练。对这些人还是老办法他们中的甲长管队官之类的军官头目。便从各个把总中的老兵挑选。新老结合可以加快这些青壮们的成军。

    这些人编伍后王斗估计自己手头将达到十几个把总的兵力。

    对新军王斗非常重视亲自前往舜乡堡勉。编伍完毕便开始正式的刮练。这些新军都是住于堡外新建的营房内练前他们很是过了几天好日子白面慢头大块的肉让他们有如处在天堂之感。

    不过接下来严酷的练就让他们哭爹喊娘苦不堪言了。新军很多是州城人氏比原来的舜乡堡军户更油一些更受不了苦短短几日。很多人便起了逃跑之心。

    不过操练前各教官早己言明有谁敢当逃兵的定会受到严厉处罚。不但如此他们的家小也会跟着受累。他们举了以前舜乡堡矫九高等人的例子又举了新近州城那些全家被驱逐出去军户们的例子让这些新兵们想一想敢逃跑的后果是什么?

    各新兵队中的甲长管队官们闲时也做这些人的思想工作言道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想当年”唉。真是不用说了终算熬出头了。听闻军官们也是这样苦过来新军们心理才舒服多了大家都一样这些老家伙能熬过来想必自己也能。

    经过各军官们的心理辅导新兵们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除此外各总现在还新增了一咋()。专门安抚军士心理的军官。

    该军官从各总中的识人员挑选长相都较为雅而且较细心较耐心。他们的工作便是注意总中军士的心理动向找那些情绪不稳的人拉拉家常听他们的倾诉或是哭诉向他们言明操练的必要性随便提提当年自己也是这样苦过来的。

    比起自己队中那些粗鲁的军官们。显然这些人更受军士们的欢喜向该员哭诉的军士排成长队虽然大部分军官对该人都不感冒。

    新军练进行得有条不紊!崇祯十年十月王斗在州城忙活时他接到一个消息卫城守备李贻安病死了。

    崇祯七年时因王斗之功当时为保安卫指挥使的李贻安升署万全都司都指挥金事。崇祯九年再因王斗之功。他又升署万全都司都指挥同知。李贻安在保安卫最后几年。累有大功他死后部议从优给于祭葬崇祯帝也下旨:“李贻安保障保安州地肤功甚著李贻安既殁联心缺然赡一子锦衣卫百户。”    李贻安死后署守备徐祖成接任保安卫城守备之位。

    拜祭完李贻安不久十月下王斗忽然又接到一个消息宣大总督卢象升前来保安州城巡视。

    卢象升的宣大总督府设在阳和。不过按倒秋日会移驻宣府镇城卢象升向来勤勉任后宣大各地几乎跑了个遍。此次他巡视宣府镇东路第一站就是先到保安州城。

    比起去年卢象升此次的仪仗规模大大减少只是一些随行的护卫及官员到了州城卢象升拒绝了王斗的宴提议他摆摆手迫不及待地道:“王斗你带我到处看看。”

    在仔细看过保安州城内城外军营教场甚至城外的屯田各地后卢象升久久不语他身旁各随从官员则是露出赞赏感叹的神情。

    卢象升任后大力督促各地操练兵马督理屯粮取得了颇为不错的成绩()。不过看过保安州城后。才现这边力度更大。一口气开垦几十万亩田地还尽数打灌井水车这种气魄气象让人耳目一新。更难的的是当地军民生活安定州城非常洁净流民皆有救济众人都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视察完州城各处后王斗将卢象升到操守府邸内休息卢象升在议事大厅内走来走去似乎神情激动良久他叹道:“屯田操练保安州有如此成效王斗你做得好啊连本督都是自愧不如。”

    王斗吃了一惊卢象升这样夸奖太重了他正要说话卢象升一摆手他道:“王斗。本督有一事不明你屯田操练想必耗费钱粮不少。你是如何筹措的可能告知本督?”

    卢象升善以治军屯田任来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不过卢象升还不满意认为没达到心中所想。主要是钱粮不足没有粮饷如何练兵士兵也要吃饱了才能操练不是?

    特别现在的大明营兵都是兵油子。不见粮饷根本不动自己只得激劝再三时时激以忠义并与部下同甘共苦日日下来卢象升感觉自己心力交瘁。

    看到王斗在州城的三个把总兵马皆是彪悍无比卢象升只能摇头叹气这些守兵朝廷都是不粮饷的需要卫所自给自足王斗却能操练如此。暂不说王斗的练兵才能。卢象升很想知道王斗养这些兵的钱粮是如何来的他也想学习借鉴一二。

    ※

    老白牛:

    回狮子滚绣球书友鸳鸯战袄又称胖袄大明会典军装篇:“凡折徵。弘治十一年奏准、山西大同、太原府等处胖袄、照旧徵收本色。平阳、并泽潞五州胖袄、该于本布政司寄库者、照先年例、每件折银一两五钱。候支尽之日、仍徵本色。”

    </div>